第943章 苏醒的记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蒋吟吟已经在担心苏北,那么她已经开始猜测,苏北就是夜一白。当今天下,没有人知道苏北就是夜一白。

除了宏一天等人。

苏北吃着包子,看着身旁的蒋吟吟。

蒋吟吟小口小口地咬着包子,目光在闪烁,似乎是在思考很多问题。她的智商和情商都是无法质疑的。

当然,苏北也很有耐心。关于蒋吟吟的事情曝光之后,会对很多人产生很多影响。

“叔叔,夜一白抱着一个女孩从海边走了出来。”蒋吟吟的目光很湿润,好像有什么东西触摸在她的瞳孔之中。

她转头看着远处的大海。

早晨,有腥味的海风吹来,扑在脸上,并不是让人感到舒服。

苏北也顺着蒋吟吟的目光看了过去,一句话没说。深邃的目光中,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酝酿着。

从百慕大直接跨越到江海市,这相当于是跨越了一个亚欧大陆了。

从东大西洋横跨北美洲,然后在跨越太平洋,来到欧亚大陆西岸。

“叔叔。”

苏北转头看着蒋吟吟。

蒋吟吟嘟了嘟嘴,看着手中的包子,并没有动。许久,她才说:“你陪我去走走嘛?”

“你们吃着,我带她出去走走。”苏北果断地看着白画扇和安苏等人。

“等我们一起啊。”白画扇没有多想,直接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不用,你们就在这里呆着。”苏北拒绝。

他拿起一笼包子,把蒋吟吟抱在怀中走了出去。

这种反常的举动,让众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安苏放下筷子,平静地看着苏北离去,她没说话,也没跟上去。

白画扇犹豫了一下,少见地没有说话。

谁都看得出来,苏北有心事。

越过围栏,苏北抱着蒋吟吟往沙滩上走去。

“禁止翻越的。”蒋吟吟指着围栏旁边有些生锈的牌子说。

“我们就呆一会,马上就出来。”苏北没在意。

走在沙滩上,柔弱的感觉从沙子之间传来。

看着远处的蔚蓝大海,有浓雾覆盖在上面。苏北迎着微风,淡淡地说:“你说吧,想说什么说什么。”

蒋吟吟这件事情,苏北很看中。虽然,她的记忆一旦苏醒,并不会对周围引起很大的影响。

但苏北担心的是蒋吟吟的成长问题。

她就是蒋吟吟,世界上唯一一个,所谓的蒋舒吟,早已经消失在了地球上。苏北可不想让她拥有两种人格,这样会生存的很痛苦。

“从我第一次跟着叔叔姐姐回家的时候,我就在想,我的父母到底去了哪里。”

蒋吟吟这个年龄,说这种深沉的话,实在是让人绝对不舒适。但苏北必须听,否则的话,麻烦会越来越大。

“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的吧?叔叔。”蒋吟吟看着苏北的侧脸,她已经没了食欲,“当初有人绑架了我,还说他们是我的亲人。”

原来,蒋吟吟还记得这么清楚。

在江海市的时候,蒋家的人绑架了蒋吟吟,后来他们才清楚,蒋吟吟是他们蒋家的人。

苏北想不通,蒋家到底是联想到了什么,竟然会阴差阳错地把蒋吟吟归于蒋家人。但他确实清楚,蒋吟吟的前世是属于蒋家人。

更重要的则是,蒋吟吟还是一名霸体王者。仅仅是这件事情,蒋吟吟就算不是蒋家人,也会被他们强制性的说成是自己这一方的人。

苏北没有反驳蒋吟吟的话,因为他还想要从蒋吟吟的口中得知她一直憋了很多年的话语。

蒋吟吟平时乖巧可爱,但是他清楚,作为一个孤儿来说,她总是比其他人还要成熟。

但胆子小这件事情,她始终都没变。

“叔叔怎么没问我啊?”蒋吟吟用肩膀碰了一下苏北。

“我还想听听你的看法。”苏北抱着蒋吟吟,在沙滩上不断地走动。

“那个时候我在想,我应该是有家人的。”蒋吟吟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轻松,很向往。

苏北看着她的侧脸,心中忽然有些不安。

她在憧憬自己的家人。

“你的家人是我和她们。”苏北摸了摸蒋吟吟的头发。

“叔叔是怕我不喜欢你们啊?”蒋吟吟聪明地猜到,并且说了出来。

苏北淡淡一笑:“所以你要时刻都要记住,你也是有家人的。”

“嗯。”蒋吟吟双手抱着苏北的脖子,小脸蛋靠在苏北的脸上,看着远处的天空,“只是,那个梦,不是我第一次做。”

苏北浑身一震。

“不过,昨晚上的那个梦太真实了,而且也被叔叔发现……”

“你想不想让我变成夜一白?”苏北忽然问。

“我不!”蒋吟吟一口回绝,语气坚定,神情愤怒,“你不能变成他。”

“我不可能变成他。”苏北一笑,“那你愿不愿意成为蒋舒吟?”

“我为什么要变成她?我现在好好的啊!”蒋吟吟哼了一声。

“包子要冷了。”

“我不饿。”蒋吟吟摇头。

对于这种举动,苏北沉默了一下。

怎么可能没有食欲?这只能够说明,蒋吟吟还是非常在意梦到的事情。

“蒋舒吟最后怎么样了?”

“被夜一白那位大叔送到这里之后就消失不见了。”蒋吟吟说。

苏北在确定一件事情。

也许,蒋舒吟没有死,也没有转世,而是陷入沉睡,十多年过去,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忘记了自己是谁。

那个时候,她还是七岁,并且在孤儿院长大,自称是蒋吟吟。

可能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中间还有个舒吧,所以把吟改成了两个。

某一个隆冬之夜,蒋吟吟遇到了苏北和柳寒烟。

就这样,他们相遇了。

苏北深吸一口气,不敢再多想下去。因为,这是一个轮回。

他恐惧轮回和宿命,他不想让命运被这种宿命给掌控。

“那他去哪了?”苏北问。

“夜一白大叔走进大海中自杀了。”蒋吟吟畏惧地看着远处的大海,“好真实啊!我真的以为,那是真的。”

“只是假的而已。”苏北轻轻拍了一下蒋吟吟的胸膛,“这个梦,你做了多久?”

“我在孤儿院的时候就有了。”蒋吟吟低着头,像个认错的孩子,“叔叔,对不起,我没有告诉你们这件事情。”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苏北哼笑一声。

看着远处的大海,他在想着夜一白。

忽然,他的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关键性问题。

夜一白从异世界的海底大门中走出来,顺带救出了蒋舒吟,最后还出现在江海市。

那个时候,他好像还没有死。

换位思考一下,一个人心死之前,必定是缅怀着曾经的家乡。

地球就是夜一白的家乡。

那么那个时候的夜一白,他去了哪里?又因为什么而死?

“昆仑死亡谷、灵隐山……”苏北喃喃。

灵隐山是婉清身死之地,是为了救苏北而死去。最后婉清转世在异世界,成为狐苏。

而那个时候,苏北不再是苏北,而是世界大魔头夜一白。

一切的轮回就是从婉清开始的。

当夜一白还没有真正与转世后的狐苏在一起时,狐苏再次为了救他而死。

灵魂分散,一部分化作天生残魂的婉清,另一部分不知去向。

也许是被异世界的神权势力镇压,然后镇压在了地球上的葬神塔之中,成为帝王魂。

而夜一白回到地球之后,他应该会去昆仑死亡谷葬神塔,也会去灵隐山。

这段时间,他做了什么?

他又是在哪里选择的自杀?

“百慕大……”苏北喃喃。

“也许百慕大的那座大门,至今还没有关闭吧。”苏北面向大海,头脑中回想着那座大门。

那座大门,不只是夜一白出来过。

还有一个女人也在寻找着夜一白,并且从海底的世界大门之中走出。

苏北猜测,她是狐苏。还没有死,但是夜一白认为死去的狐苏。

否则的话,夜一白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千里斩神的实力,怎么可能会选择自杀?

正是因为他认为狐苏死去,心灰意冷之下,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自杀葬于地球。

而狐苏却糊里糊涂地回到了地球上,寻找着她还在寻找着的夜一白。

至于夜一白的残魂为何留在异世界之中,苏北并不清楚。

他也不清楚,狐苏是如何死的。而且,他也不清楚异世界的人到底是如何欺骗夜一白,狐苏死去的消息。

要知道,那可是要承受着夜一白毁灭世界的愤怒的代价啊!

当年在异世界的南方大陆,夜一白弑神之怒,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苏北在猜想。

越想越乱,越想越心烦。

他使劲摇头。

“叔叔,你怎么了?”蒋吟吟的两只小手捧着苏北的脸颊,纯净的大眼睛担忧地看着,生怕苏北出现什么意外。

“没什么。”苏北淡淡一笑,安慰蒋吟吟。

“再过一个月,就是你的生日了,你准备怎么过?”

他看着蒋吟吟。

“我的生日?”蒋吟吟怪异地看着苏北,“我没有生日啊。”

“你有!我们收养你的那一天,就是你的生日。”苏北一笑。

“嗯!”蒋吟吟撒娇地嗯了一声,她蹭着苏北的脸,“吟吟现在的心情好多了。”

“既然好了,那我们就回去吧,省的其他人担心我们。”苏北轻吻了一下蒋吟吟的额头说。

在滨江游玩了一早上,众人回去。

中午时分,苏北掌厨,一帮女人们抢着帮忙,结果越帮越忙。

吃过晚饭,他找到李琳,决定让她帮忙找到那辆奔驰TT5当初的主人,那名富二代。

他需要了解富二代当初在那辆车上是什么身份,从而找到关于东山组的更多线索。

至于昆仑死亡谷,在没有真正出事之前,他暂时还没有想去的想法。

赤阳深渊下的生物是否是傀儡兽,这一切都还得他去了才清楚。

而灵隐山的袁天行墓地,在没有进入世界大门之前,什么时候去都不急。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决定把东山组的事情解决。还有就是,他需要去寻找夜一白是如何死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