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东山组与樱木家/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名礼服男人转眼看向身旁的车盖。

两份档案从其中漏了出来。

只是一瞬间,他就察觉到这起事件不是单纯的车祸。

“我们回去。”礼服男人转身就走向车内,“把两份档案拿出来,让我们的人回去。”

他急忙走进车内,其余人跟上。

也许是男人的语气有变化,其余的保镖纷纷警惕四周。

苏北怀抱在胸,冷淡地看着。

就在礼服男人进车之后,人群之中忽然冲出十多名大汉,这些大汉全是苏北注意到的那几个。

他们从腰间拔出枪,往黑色轿车围住。

一名带着眼镜的男人大喊:“樱木南野,木村吉野是你杀的,你为何见到我们就跑?”

他对着车内开枪,其余跟随他的人也开始开枪压制。

周围的人纷纷四散逃离,尖叫声四起。

保镖见状,纷纷反击。

只是一瞬间,便有人中枪。

从人群中冲出来的人,有四个瞬间倒地,地上流满鲜血。

而两辆轿车也在保镖的火力压制下,纷纷往后撤。

苏北闪身躲在一栋咖啡厅的一角,双眼目睹了这一切,微微抬起头,在看那栋高楼上的人,早已经不知去向。

他深吸一口气,刚要走,目光顿时一凝。因为,他看到地面上那四个早已经死去的家伙,竟然动了几下。

“装的?”他仔细地观察那四个人。

也许是枪声导致四下无人,那四个家伙微微动弹了一下。

不过一会,他们的人出现,纷纷抬起这四个家伙远去。

在这一过程,苏北震惊地发现,那四个家伙睁开了眼睛。

“这一切都是演的。”他推断。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两辆黑色轿车的保镖内,有他们的人,而那四个到底身亡的人,身上应该装备了防弹衣以及血袋。

当所有人全部消失在这里,苏北从咖啡厅的一角离去。

这件事情虽然有蹊跷,但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的联系,因此,只是想一想就行,没有必要去惹麻烦。

他只要把花瓶的家人救出来就行,其余的事情,能不管就不会出手。

从另一个街道离去。

街道上,警车出现,纷纷往之前枪战的方向冲去。

苏北叹了口气,感觉这地方简直比华夏还要混乱。至少,华夏的混混团伙还没有合法化。

一辆黑色轿车急刹过头,歪歪斜斜地停在人行道上,把一旁的路灯撞歪。苏北看过去。

他在人行道的另一边。

“青雪?”苏北别过头看去,“还真有缘。”

忽地,他往车的后方看去。

一辆银色三菱快速开了过来,他看得清楚,车内的人手持热武器,目光都聚集在黑色轿车之上。

“随缘再见。”苏北喃喃一声,忽地冲向黑色轿车。

车内的青雪有伤势,头部受到撞击,有大量的鲜血流出来。但她还很清醒,正在绝望焦急的时候,苏北出现。

“木泉君。”她泪如泉涌。

老管家在副驾驶见到苏北,犹如看到了希望,他回光返照一般,双眼忽地睁大,抓住苏北的手臂:“先生,求求你救救小姐!樱木家被陷害,其余两个组织的人正在清理樱木家的人。”

“我知道先生不一般,但请你一定要救救小姐,老头子无以为报,只能够用命来帮你们抵挡一下他们的追杀。”

他激动地抓着苏北的手。

苏北诧异地看着他,这一刻他才感觉得出来,这个老管家对于樱木的态度竟然如此的坚定。

樱木青雪大哭:“父亲,母亲。”

“求你了!”老管家死死抓住苏北的手不放。

“你不放开,我如何救她?”苏北见车门卡住了樱木青雪的大腿。

“求求你,不要走。”老管家赌博一般地看着苏北,他松开了手。

苏北叹了口气:“随缘,我能救,就会救你。”他从副驾驶门外走向后座门外。

看了眼正在接近的银色三菱,单手撕开车门,强行把车座往后移,抱住樱木青雪。

“木泉君,能不能救救他们。”樱木青雪看着车内的其余人。

老管家头靠在座位上,他浑身是血,喘着粗气说:“所有人,掩护小姐离开这里。”

在车内的两名保镖面无表情地检查枪支弹药。

苏北在想,应该是死士。

“我们走。”苏北抱着樱木青雪,闪身冲进了人行道的另外一个拐角。

三菱车内的人见状,竟然放弃了黑色轿车,转而去追击苏北两人。

“木泉君,我珍重你,你走吧!”樱木青雪转头看到银色三菱正在追击上来。人怎么可能会跑得过车呢?

苏北冷哼一声:“别总是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他的速度瞬间加快,“闭上双眼。”

樱木青雪没有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苏北抱着她,跳入一旁的两米多高的围栏之内。

里面是一座花园。

抱着一个人,直接跳过去,这谁能够相信?

进入花园之中,苏北的目光犹如鹰眼,快速地搜索有力的地形,然后冲过去。

从花园的另一边跳出去,他抱着樱木青雪来到一片湖泊之后的竹林前面。

四周安静了下来。

从嘈杂、危险到宁静祥和。

樱木青雪的头部流血,她好似发呆一样地看着四周的竹子。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

特别是,这些事情还发生在她和她的家族之中。

苏北把她放在地面上,看了一眼她头部的伤势,摇了摇头,撕下自己的衣袖一角,释放出真气,为她擦拭。

不过一会,头部的血止住。

“青雪?”他问。

问了好几遍,她才反应过来。

“我家里出事了……”她忽然大哭起来,抱着苏北大哭。

苏北轻拍她的手背,轻声安慰:“人没事就好。”

“现在你不能够多想,只要人还在,一切都可以重新再来。”苏北的目光深邃。

等青雪的情绪稍微安稳下来,苏北忽然问:“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樱木南野,是我的父亲,也是整个家族的首领。”樱木青雪咬着牙说,“他肯定出事了,我好怕,我想回家。”

苏北的心中一沉,基本上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

有人陷害樱木家族,准备先斩后奏,清理樱木家族的人。

樱木青雪很不幸,刚好要回到家族中去,却在半途遭到那些陷害者的袭击。当然,她也很幸运,因为她遇到了苏北。

“你现在不能够回去,否则会更危险。”既然是阴谋计划,那么樱木青雪现在回去,只会造成更大的混乱。

黄昏时分。

湖泊最冷,竹林中更冷。

她开始发抖,从内到外。

苏北紧紧地抱着她,微微地释放出自己的真气,保护着这个已经身心受到打击的女孩。

“管家说你很不一般,木泉君,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我真的求你了。”青雪乞求地看着苏北,“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包括我自己。”

她大哭。

苏北沉默地看着她,一句话说不出来。

他并不是一般爱多管闲事的人。

救樱木青雪,是因为他们有一面之缘,有过相识。

“求求你了,否则东山组肯定会覆灭我樱木家的。”樱木青雪大哭,哭的开始语无伦次。

“东山组?”苏北抓住了一个重要信息,他的双眼一亮,问。

“我们的家族为东山组效力,现在他们肯定在樱木家族。”樱木青雪的双手抓住苏北的肩膀,“求求你了,木泉君。”

“你要什么?要我吗?我可以给你,求求你,只要救我的家人。”

苏北叹了口气:“不要这么践踏自己的身体。”他的手轻轻抚摸在她的头发上。

“木泉君,我喜欢你,请你也帮帮我好吗?”她的内心快到了崩溃边缘。

“冷静一下。”苏北深吸一口气,单手释放出真气,直接按在她的脑袋上。

下一刻,她的身体的气血开始平缓下来,莫名地,她的心境平静不少。

“我会帮你,但现在你必须要冷静。”苏北的双眼定定地看着樱木青雪,平静而坚定的说。

樱木青雪的胸口起伏,她不断点头:“我听你的,木泉君。”她的双眼中还有泪水。

“接下来,你要告诉我关于你家族的实情以及与东山组的关系,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搞得清楚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

苏北的目光冷静而镇定。

“这样有用吗?”她急切地想要救出自己的家人。

“有用,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我如何去救人。”苏北说。

樱木青雪深吸一口气,忽然,她浑身发抖了一下。

苏北把她抱入怀中,真气释放,防止四周的冷气侵入。

她的手贴在苏北的胸膛,细细讲述。

原来,东山组在岛国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地下组织。

他们的手已经伸向国际,而在本地,则有三个大型家族是他们的爪牙。

樱木家族是其中之一,管理着他们在白道上的各类事情。樱木家系中的每一个人,在商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木村家族管理着东山组的地下事物,各种法律上不能够见光的事情,都由他们来处理。

这也就造成,他们这个家族是东山组内最暴力和嗜血的家族。

最后一个则是香泽家族。他们的任务是渗透入国家政治内部,为黑白两道开绿灯。

因此,香泽家族是樱木与木村两大家族都需要讨好的对象。因为是黑白的两个对立问题,即使是在一个组织内部,他们的关系也并不友好。

樱木与香泽从建立到如今,公认的是东山组内部的两个对立面家族。而香泽则是站在中间,时而被他们拉拢向一边。

虽然时常有摩擦,但并不会生出重大的祸事发生。

不是他们不想覆灭对方,而是东山组不能够让他们玩过火。哪一方出事,都会给东山组带来巨大损失。

“木村的人与香泽家族合作,想要覆灭樱木,前提是过了东山组这个坎。”樱木青雪哭泣,“今天这种情况,东山组迟迟不出手阻止事态恶化,这只能够说明,他们默认了。”

她低声哭泣,像个无助的孤儿。

苏北叹了口气:“东山组内部原来如此复杂。”他抱紧樱木青雪,“你放心吧,这些大局势我不会管,但你的家人,我会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