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宏一天的大手段/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深吸一口气,他此时的心态要比以前在镇魔碑面前的时候要好太多。

“我来了。”不管他听不听得见,他依旧回答了这句话。

“希望你来之前,你已经见过镇魔碑了。”沧桑的声音带着惆怅,“也希望你是第一个,打破宿命之后,来到这里的苏北。”

当年的宿命轮回了不知道多少个苏北。而每一个到这里的苏北,都是轮回后已经身背悲剧的夜一白。

他们在这里知道了事实,但却已经无法挽回。

苏北的嘴角一笑:“我应该是第一个打破宿命的人吧。”

“苏北,我是上一个轮回的夜一白,而我之所以知道这一切,是我上一个轮回的夜一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苏北没有说话,心中有悲哀弥漫。

他是个悲剧人物。

“现在由我来告诉你真相。”

“其实,我们身具所谓的轮回,在那个世界的眼里,只是一个小小的闹剧而已。”

这句话让苏北的眉头一皱,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述说。

“世界上最强大的境界是问天大神境,但是你知道问天大神境之上是什么境界吗?”

“是真正的神之境,问天大神境是炼气者世界的说法,但跟神之境相比,你应该知道我当年的实力吧?”

千里弑神的力量,苏北听闻过。

“不过,炼气者世界是不被允许有神之境的存在出现,因此那个世界降下镇仙碑与镇魔碑。”

“我就是被镇仙碑和镇魔碑镇压的人物。”

“镇仙碑镇压的是一心向善,追求炼气巅峰的人物,镇魔碑镇压的是物极必反,由善变魔的人物。”

苏北听到这句话,心中蓦然一惊。

夜一白似乎就是这样的人。

因为狐苏的死,心境大变,从仙变成魔。

“我选择在镇魔碑前自杀,可我后悔,因此我后来知道了一个事实,狐苏她没有死!”沧桑的声音中带着无限的愤怒和不甘。

“你知道我为什么被骗吗?”

“是因为宏一天啊!”

“宏一天?”苏北喃喃。

“他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跟贪狼和破军一样,一直牵引着我进入炼气者世界。他们原意是要帮助我打破宿命,但宿命打破不了,就会杀死我,让下一个苏北继续打破宿命。”

苏北的心中一沉。他对宏一天本身没有什么好感。

“当他们把狐苏的尸体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那个时候真的想要毁灭整个世界,所以,在南方大陆的时候,我斩杀了砂妖宫的一名问天大神境的人物。”

“可是我并没有对炼气者世界的强者赶尽杀绝的原因是,宏一天告诉我,狐苏是为了救我而死。”

声音中有颤抖。

“因为我的实力太过强大,破坏了炼气者世界的平衡,神权势力祈祷上天,降下镇魔碑和镇仙碑。”

“两大仙魔碑,我不过走哪一条路,都会被镇压。狐苏为了让我不被永世封印,自愿背上我身上的大魔之名,自杀与问天牢之中。”

苏北深吸一口气,他能感受得出夜一白身上的愤怒。因为,他就是即将成为夜一白为没有成功的苏北。

“你知道的吧!我所说的,一切都是骗局。是宏一天主导了这一切,他利用狐苏身死,让我心死,让我回到家乡自杀。”

苍凉地笑了笑。

“我从海底的世界大门出去的时候,救了一名孩子,现在我清楚,她是我的孩子,蒋吟吟。当时我并没有多想,心死之下,我做的最后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把那名孩子救活了。”

“没有轮回吗?”苏北淡淡地问。

“她没有轮回,而是陷入沉睡,直到苏北在某一天在江海市遇到他为止。”

“但当时的我,已经选择死在镇魔碑前。死之前,我的三魂六魄中的六魄于炼气者世界之中自我封印。”

“我的三魂,死之后进入轮回,变成新的苏北。而苏北你想要完成的成为我,就必须要得到另外六魄。”

苏北已经得到,是夜一白自愿把六魄归于他的身上。

也是从那一刻起,宿命才被打破。他猜想。

“就在我死去的那一刻,狐苏来了。”他的声音在颤抖,“我当时好恨宏一天,他为何要这样做!”

“想要让我死,也没必要这样做!”

可苏北清楚,如果真的硬碰硬,整个炼气者世界都可能会毁于一旦。

但宏一天也没必要这样做,只要把狐苏归还给夜一白,一切都会归于平淡,根本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而他为了让轮回打破,硬生生制造出了这场悲剧。他要夜一白死,让新的苏北出现,直到宿命被打破为止。

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苏北不解。

“我选择自杀之后,神权势力把所有骂名放在狐苏的身上,斩断她的三魂六魄,封印了她的实力。”

“当她回到我的家乡地球,在这里遇见快要死去的我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三魂。她选择自杀于此。”

夜一白的声音沉默了一下,似乎是情绪还在激动之中。

“可神权势力并没有放过她,在宏一天的指示下,编造出了利用霸体的炼气者才能够彻底镇压狐苏这名要毁灭世界的大魔。”

“所以,宏一天在昆仑死亡谷制造出了葬神塔,让破军和贪狼守护被镇压在葬神塔内的狐苏的魂魄,也就是外界俗称的帝王魂。”

“其实破军和贪狼根本就没必要守护,他们只是在等苏北出现而已。”

“而他们为了让狐苏能够得到正常的轮回,放出了狐苏三魂中的唯一一魂,飘荡在地球上。”

“这唯一一的一魂,轮回成为了天生残魂的婉清。她很单纯啊!”

苏北听到这句话,莫名地出现愤怒。

是啊,婉清就是为了救他而死。

“婉清与帝王魂结合,那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不过主导者是婉清罢了。”

“宏一天的手段太狠,即使是婉清和狐苏结合,他为了让婉清与苏北建立关系,便利用了南宫瑾。”

婉清就是受到南宫瑾的影响,才爱上苏北。

“事后,他还要让婉清死,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苏北永世无法忘记婉清,以至于有了夜一白的我,为了狐苏可以做出任何事情。”

声音低沉而悠长:“也就有了现在的我。”

苏北叹了一口气,喃喃:“为了让南宫瑾遇到我,那么南宫家族也是他屠杀的吗?”

手下意识地握紧:“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宏一天来自于神界,他与贪狼和破军从神界降临,只为了完成在神界的一个任务,也就是打破我身上的宿命。”

苏北脸色平淡,但身体却受到了震撼。

所有的一切,只是宏一天手中的一个任务?

为了这个任务,他可以屠杀南宫家族,为了这个任务,他让婉清死了又死,让苏北在轮回中迷茫走失,让所有的一切悲剧重演。

“这些秘密,是我在无数个夜一白的口中得知。苏北,如果你是宿命的终结者,那就打破他吧!”

“我如何不能打破?”苏北紧紧握住自己的双手,“我怎么能够让宿命在继续?狐苏在问天牢中,我必须要救回她,我不能够让南宫瑾、柳寒烟她们死在炼气者世界。“

是啊,一旦死去,那不代表,宿命可能真的会重来吗?

他很清楚自己的心态,一旦南宫瑾等人死去,他可能真的会成为大魔。”

“无数个岁月,无数个夜一白达到了神之境,他们虽然死去,但是身体中蕴含的力量依旧没有消散。”

“告诉我,你是苏北还是夜一白?”

苏北的心中一惊,他感觉到了一种精神上的波动,这句话中有精神波动,这也就说明,这句话不是死后留下。

他的双眼释放精光,清醒无比地说:“我现在还是化虚境界,我还是苏北,狐苏还是婴儿,还在问天牢之中。”

此时,他散开了在身上的问天大神境实力。

在他的身后,夜一白的尸体散发出蓝色微光,一道虚影出现。

“苏北。”

苏北猛地转身,惊异地看着这一幕。

“我并不是上一世的夜一白。”这道虚影与苏北一抹一眼,只是头发花白,“我是无数个轮回的夜一白留下来的精神寄托,只为等待真正的苏北出现。”

苏北深吸一口气,稳定心神,点头。

“仙魔碑并不是神权势力祈祷而来,是宏一天从神界带来的宝物,只是神权势力认为是自己祈祷而来。”

“而镇仙碑的启动,被宏一天暗中放在大陆上的一个汉氏家族的成员之中,想必你已经知道这一世的解封者是谁了吧?”

苏北点头:“是汉莎。”他庆幸自己收留了汉莎。

“而镇魔碑……”虚影停顿了一下,缓缓说,“它也许已经被神权势力带走了。”

“他?”

“是一头火兽。”

苏北的嘴角莫名一笑:“在镇魔碑前听到自己的轮回悲剧,我还会选择天命所定吗?那头火兽,至今还在我的身边。”

虚影一愣,悠扬地说:“打碎镇仙碑和镇魔碑,将无人束缚你。”

他说到这里,手一挥,一股莫名的大道规则覆盖在四周。

虚影的语气一变:“从这一刻起,宏一天将无法监视到你,我接下来说的话,你永远不要说出来。”

苏北的神色严肃,点头。

他清楚,之所以宿命会发生,就是因为宏一天。

“宏一天希望你打破宿命,但也不希望你拥有神之境的力量,因为这会超出他的控制。”

“打破镇仙碑和镇魔碑,我们在这里等你。狐苏再也不可能会重生,她的两魂变成帝王魂,唯一一魂变成婉清,还有六魄寄存在两只小狐狸的身上。”

苏北镇静地接受这震惊的事实。

“你记住,如果你回到炼气者世界,直接打碎镇魔碑和镇仙碑,救问天牢中的狐苏。”

语气忽然放松下来:“等一会,宏一天也许会彻底发现我的存在,并且震碎我。希望你能够完成我所说的任务,因为,我的出现,是无数个岁月的夜一白留下来的,一旦我消失,这几千年来,夜一白凝聚的心血将会耗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