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9章见见故人就离别/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的时候也很沉默,晚饭是一顿很安静的一顿餐。

到了夜晚,苏北找了个借口出门。其实,在晚饭的时候,他就考虑好,别管多少天了,早点离开这里,否则留久了,他会舍不得。

所以,今晚,他要去告别。

走出别墅,他提着一沓钱递给花瓶两姐妹。

他已经让樱木家族的人安顿好花瓶两姐妹的家人,现在只需要让这两姐妹回去就行,至于之前的任务,因为在东都的一些变化而变得可有可无。

“以后我们还能够来找你吗?”瓶问。

花犹犹豫豫地看着苏北,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

其实,苏北知道花要问什么。

“以后的话,等我回来再说吧。”苏北想了一下,又说,“我救不了死人。”

他现在开始说出真话。

对于苏北的话语,花瓶两姐妹表现的很平常。她们也生活在别墅内,因此也隐约感觉出苏北并不是她们想象中的神。

当然,能够救出自己的家人,而且还能够平安的回去,不必躲在华夏,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这对于花瓶两姐妹来说,是莫大的幸运。

“我们能理解的。”瓶叹了口气,有些微怒,“不过以这种方式来骗取我们,我们会很愤怒的。”

苏北一笑:“不这样,你们也不会答应我。”

“以后不能这样了,因为有些事情不是哄骗就能够解决得了的。”瓶牵着花的手,对着苏北躬身,“谢谢苏北先生的救济。”

两人离开了。

他们拿着苏北给的钱离去。

苏北站在车库前,见花瓶两姐妹离去,抬起头,看着满天星空,他摇了摇头,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当他出现的时候,是在夜空之中。

也许是在万里苍穹之中,情绪纷杂的他,心胸忽然大开。

深吸一口气,他的双眼中有火焰的光芒闪过。

“啊!”低声喝了一声,只见到他的身上瞬间释放出了火焰。

火焰外放,然后控制火焰变化外形,最后在自己的后背幻化出了两只火焰翅膀。

凝实,不断地凝实。

苏北压缩身后的火焰,最后实体化。

他微微皱眉头,动用全身的真气开包裹这对翅膀,然后想象着自己拥有着老鹰的翅膀,缓缓地扇动起来。

这是他忽然想出来的火焰利用方法,所以他在尝试。

经过半个小时的努力,他终于让翅膀扇动起来,而且还有风挤压而过。

苏北开始放松身体,内敛真气,一瞬间,他就开始往地面坠落下去。他没有使用气海境界以上专有的飞行能力。

极速坠落中,他开始扇动自己的翅膀。

不过,他失败了,只能够在快要被下面的城市发现的时候,往上方飞去。

一次不行,他就两次,直到学会使用翅膀为止。

在其余的炼气者强者面前,这样的做法,不过是有些哗众取宠,没有什么意义。但今晚的苏北,心态大有不同。

深夜,他学会了翅膀的使用。

悬浮在空中,他内敛飞行能力,开始让真气随着火焰翅膀开始缓缓地扇动,最终,他飞了起来。

苏北的嘴角一笑,开始缓缓地飞行。

“瞭望台。”他低声喃喃。

在夜空中,他的全身化作了火焰流星。

从地面上看,人们只能够看得到有一团火焰飘过,只会认为是陨落流星。

在公园的公共瞭望台上,一名痴迷于太空文化的眼镜女孩利用望远镜观察地球之外的星空。

忽然间,一个满身都是火焰的男人,挥动着翅膀从她的镜片中飞过。

这一刻,她被吓了一跳。

“啊!”她一声尖叫,然后继续观察。

苏北在上空似有所觉,转头去看。那一刻,女孩与他的双眼相对。他一笑,然后飞向了远方。

女孩呆呆地看着望远镜内的苏北,不知所措。此时的她,内心是震撼的,以至于她忘记给身边的同伴说起这件事情。

等她彻底反映过来,苏北已经消失。

在一栋高楼大厦上,一名女孩穿着睡衣,站在楼顶阳台边,在她的身后,一干人紧张地望着。苏北从斜上空飞过,他看到了这一幕。

“跳楼?”苏北摇头,“生命只有一次,当你知道它宝贵的时候,你会觉得已经晚了。”

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对于生命的看法,比很多人都要理解的深刻。

远远地看着,苏北伸出手,微微推了一把女孩的后背。

“想要深刻的理解,我就让你去体会。”苏北在远处看着。

女孩忽然从高楼上跳下去,一声尖叫发出,呼叫救命依然来不及。那一刻,她的内心在颤抖,大脑从空白瞬间想到自己身边有很多留念的事情。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一股无形的气体托着她微微偏移了一下方向,稳稳当当地落在了气垫上。

苏北哼了一声:“希望你能够知道什么叫做生命。”他想到了安琪儿,那个曾经不把生命当做生命的家伙。

他也是在一场赛车之中,让她理解生命的珍贵。

有时候,命不是你自己的,而是别人的。

叹了口气,他快速扇动翅膀,双眼中闪过妖异火光,冲向远处。

在庄园的小亭子中。

陈雪菲抱着自己的孩子,她叫退身边的保姆,然后端着咖啡喝了一口,安静地看着远处的夜空。

她在询问着孩子的学习成绩。

双眼也在无意间看到上空有火焰光芒闪过。

她的神色一愣,再仔细看过去的时候,火焰光芒消失。

“很会享受啊!”苏北站在她的身边轻轻地说。

陈雪菲的心中一惊,忽地转头看去,脸上大喜:“苏北。”

苏北的嘴角一笑,坐在她的身边,看着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小孩子:“以后长大也是个祸害女人的主。”

“他可不会像你。”陈雪菲幽幽地说,“我不希望他变成你。”

“为何这样说?”苏北奇了。

“不明白身边人的心意。”陈雪菲叹了口气。

苏北不敢接话,他转移话题:“最近过的还好吧?”

“还行。”陈雪菲悠悠地说,“你此次过来,是来告别的?”

“还是你懂得。”

“每次你要出去,都会跟身边的人告别。”陈雪菲的语气中有惆怅,“你很一般,所以江海市肯定留不住你。”

她握住苏北的手,轻轻地说:“只是你要在外面注意安全,身体是自己的,不要不爱惜。”

“我比任何人都要爱惜我的身体。”苏北真心实意地说。

“什么时候回来?”

“不清楚。”

苏北跟她告别,说的含糊其辞,但终究还是要离去。

从陈雪菲这个这里,他挥舞翅膀,往清河小区而去。

在那里,曾经也有他的一份记忆。

上了楼,敲门。

从猫眼中,有一只眼睛在观察门外的人。

“苏北?”门内有人惊诧地说。

“是我。”苏北淡淡地说。

门开。

苏北看着姜涛,嘴角一笑:“好久不见。”

“才几天而已。”姜涛才洗完澡,身上卷着浴巾。不过对于苏北的到来,她并没有多少的掩饰。

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身后,清纯可人的笑容绽放。

“你这大忙人怎么会来到我这里?”姜涛的身上散发着清香味,披着浴巾往房间内走。

苏北走进去,看了一眼,感慨:“想见见你,就这么简单。”

姜涛转过身看着苏北,那一刻,她的眼神让她回想起了当初的那一幕。

黑暗中,她抱住苏北,不让他出门,她的双眼中有情愫。

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姜涛在对苏北情有独钟。

此时,那眼神再次出现,不过姜涛很震惊地压在了内心。她不敢在放出那种情绪,否则,她还会在苏北的身上受伤。

勉强一笑:“那这是我的荣幸。”

她压下内心的澎湃,坐在沙发上,美腿半露,为苏北倒一杯水。

“这么晚来我这里,是想要借宿吗?”她打趣。

“我倒是想,只可惜你只有一间卧室。”苏北同样调侃。

简单的对白,却让气氛变得忽然暧昧起来。

姜涛差点就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和澎湃。她看着苏北,嘴动了动,最后还是忍住没有开口。其实,在她的内心,还是有苏北这个人的影子的。

“还有沙发啊!”姜涛缓解了暧昧的气氛。

苏北抽了抽鼻子,一笑:“年纪也不小了,该去找个男朋友了。”

“我现在还是事业的巅峰期,还不想去找。”姜涛确实为此而烦恼,“我爸妈在外国也是经常催我。”

“你以后会成为大龄剩女。”

姜涛耸耸肩。

深夜时分,苏北再在这里待下去就有些不合适,他找了个理由离去。

他并没有让姜涛感觉到自己是真的来这里借宿。

在夜空中,他挥动着火焰翅膀,俯视着江海市的夜景,心中有莫名的安静。

他在今晚去了很多地方,去了很多他曾经有过记忆的地方。

直到凌晨时分,他才回来。

第二天早晨,苏北宣布让李琳和白画扇回到各自的家族中去。不管她们愿不愿意,苏北已经带着安苏等人离开别墅,离开江海市。

对此,李琳和白画扇两人没有任何办法。

“小哥哥,一路上要小心。”白画扇抽泣地说。她不舍地站在别墅前的草坪上。

李琳嘟着嘴,双眼中有雾气,没说法,但是她的感受跟白画扇一样。

真正到了分别的时候,她才感觉这真的很难受。

“等我回来。”苏北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也没底,但他必须要说出来。

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苏北看着在场的人:“都走吧。”释放出真气,控制住所有人,往上空飞去。

“公子,你的实力……”安苏知道,苏北要是想要回到炼气者世界,实力就必须要提升。

“大神境!”刘淑倒吸一口气说。

“你们想多了。”苏北淡淡地说,“还是老样子。”他之所以要回去,是因为有机会回去。

他在海底之中无意间发现那里的大门还没有关闭,这给了他想要进去的yuwang。

柳寒烟等人还在里面,他不能够在等下去,否则的话,时间越长,对于她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