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少妇与杀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气机的接近,他大气也不喘。

一旦被发现,虽然他的实力可以镇压化虚境界初期的炼气者,但也会暴露他的行踪。

走过一座石桥,他远远地就看到那处湖边的八角亭。

八角亭中有人存在。

苏北锁定的气机携带者,也在八角亭之中,也就是说,有一名化虚境界初期的强者正在里面。

黑暗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阻碍作用,双眼看过去,只见到八角亭内有一男一女。

男的站在八角亭边,女的坐在石椅上,喝了一杯茶,似乎是在说着什么。

苏北感觉的出来,男的气息均匀,气机就是他散发出来。想到这里,他把目光投向那名女人。

女人的实力低,一眼就看得出来,只是凝丹境界中期而已。

一个凝丹境界的炼气者,坐在石椅上,似乎是用命令的语气,在对那名化虚境界初期的强者说话。

这只能够说明,那名女人的背景和身份不一般啊!

“他们这是……|苏北隐隐的猜到一些什么。

那男人是马车内的大人物的护卫,但他现在却在跟一名女人传递消息。这个女人也许是府邸中人。

如果苏北猜测不错的话,这家伙是在泄密。

当然,这不是苏北需要管的事情,他现在需要知道,关于隐世家族更多的事情。

只要知道隐世家族的位置,他也就有了前进的方向。

在暗中观察了良久,终于见到那男人离去。苏北闭上双眼感受了一下,发现那男人的气机正在远去,并且是往另外一股气机接近,也就是另外一个护卫靠拢。

他是要回去了。

苏北再不关心这两股气机,而是把目光看向那名女人。

女人坐在石椅上,黑暗之中,她好似一座雕像。

苏北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隐藏的护卫。

这女人是只身一人。

当然,在自己的府邸之中,也没必要带着护卫。

她的眸子看着平静的湖水,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苏北感知到气机已经远去,深吸一口气,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女人在八角亭内坐了半响,忽然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准备离去。忽然,一股清风从她的面前吹过。

她迷离的双眼看了看身后,什么都没有。她不疑有他,往自己的厢房走去。

一路上,下人丫鬟纷纷称呼她为少夫人,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平淡地点头。

回到屋中,有下人端茶倒水,丫鬟则是为了更衣就寝。

但所有人都不清楚,苏北早已经潜入了进去。

这一刻,他已经确认,这个少妇就是府邸中的人,而且地位不低。不过,他还没有动手质问此人。

他还想要在暗中,得知其他更多的信息。

这些信息,也许会从她的只言片语之中露出。

苏北要的就是这些信息。

少妇脱光衣服,在屏风的遮挡下,洗浴身子。

苏北背靠在屏风上,听着水声,他闭上双眼,听着一切动静。

他可不是那种龌龊之人,只是为了得到某些信息,才不得不进来。

“真的一天比一天还要烦闷。”女人低声说。

“红儿,你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她似乎是在问身后的贴身丫鬟。

“自然是来看望少夫人您了,就算您远嫁于此,娘家的人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你。”红儿的声音清清脆脆。

苏北皱眉,他回想起八角亭内的场景,觉得自己猜测的似乎有些偏离方向。

“也许吧。不过,他们能够来到这里可是很敏感,神权势力的人一向是排斥他们的。”女人幽幽地说。

也许是心中烦闷,即使是自己知道的事情,也非要说出来。

“这更能够说明夫人的娘家对夫人的关心程度了。”红儿一笑。

“当初是我太固执,非洛元不嫁。”女人轻轻地说了一声。

关于这些私事,丫头不敢在接话。

“你说,我这样做值不值的啊?”女人问。

“只要是为了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红儿觉得是值得的。”

“小妮子的内心还真的很纯洁。”女人一笑。

红儿清脆的笑声传来。

洗浴完之后,她更衣进入里屋。

至于其余的杂物,有红儿和下人处理。

苏北松了口气,化作一道风,跟着进入里屋。

闺房中有香味飘荡。

只是,引起苏北注意的不是这些女儿家的事情,而是闺房中的人。

女人慵懒地走进房,丝毫没有注意到,屋中的人拿出了散发寒光的匕首。

身穿黑衣的杀手手持匕首,在女人刚刚进房的瞬间,匕首豁然戳了过去。

女人的双眼一惊,但在那一瞬间,她已经来不及反应。

苏北在那瞬间心念急转,果断出手。

女人的脸上刚刚出现煞白,一只手环住她的细腰,把她拖入房中的另一面,拉开了与杀手的距离。

杀手明显一愣,但是在下一刻,他把所有的力量灌注在匕首之中,再次往女人的胸口刺去。

这一刻,他的心中一沉,知道有人在帮助这名少妇。但是情况紧急,他只能够强行击杀目标。

“不要发出声音。”苏北的声音在她的耳垂边发出。不过,他即使是这样说,还是怕女人发出声音,他直接捂住了女人的嘴巴。

另一只手,释放出无形真气,空中抓住匕首的刀身。

杀人浑身一震,释放出真气,想要震开这只突兀出现的手。

只不过,这一切并没有让他如愿。

苏北冷哼一声,真气强行控制了这名杀手。

“凝丹境界后期,好一名杀手。”他冷冷地说。

同时,他的力量融合于天地,直接把里屋的空间与外界斩开联系。

苏北在里面说话,即使是战斗,也不会惊动外面的人。

“此事与你无关,劝你离开。”杀手冷冷地说,“否则,我们两个都会死。”

苏北的目光闪动,这家伙似乎是在用心计。

跟踪这名女人,必定是抱着目的。而杀手为了杀死这名女人,肯定在前期做了很多的准备,苏北在他的准备当中,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这样就说明,苏北不是女人的暗中护卫,也是跟他一样,携带某些目的而来。

“真以为我不清楚你之前做的一切吗?”苏北作为兵王,受到专门的心理战培训,怎么可能会被这种半吊子出家的家伙给糊弄过去?

反心理战。

在一瞬间,摸清楚这家伙的用意,并且进行反击。

杀手一时间沉默起来,他在怀疑是否是自己在前期的时候暴露了什么。

“不管你说什么,如今你是走不开这里。”苏北的真气早已经控制了他,只是他还没有发觉。

当这家伙刚刚要动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控制,顿时开始惊慌起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女人一直处于愣神状态。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局势给吓到,直到杀手被控制,才镇静下来。

“夫人,我可是来帮你的。”苏北传音给女人。

“你现在放开我。”女人丝毫不清楚身后的男人是谁,她传音说。

“行。”苏北轻松地放开她。

出乎苏北意料的是,这女人竟然没有想象中的张口叫人。其实,不管她叫不叫,外面的人根本就听不见。

女人稳定住心神,先是忌惮地看着这名杀手,问:“能否先废了他的修为?”

说的风轻云淡。

“给我一个理由。”苏北说。

杀手这个时候才看出来,苏北不是女人身边的人。只不过,他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他肯定来自于砂妖宫的人,想要杀了我,挑起镇煞殿和某个大家族的矛盾。”女人冷冷地说。

苏北想了一下,联想到之前女人说的话,他忽然问:“那个大家族,可是你的娘家?”

女人的脸色瞬间一红,她怒:“你刚刚偷看我洗澡?”

脸颊上绯红。

“本座做事,还用不了这么龌龊!不过是在屏风之外听到了你与丫鬟的对话。”苏北冷哼一声。

不过,女人依然是很羞愤,但还没有失去理智:“不错,那个大家族就是我的娘家。之前我就收到娘家人的消息,说砂妖宫的人最近要对洛府动手,这才让我有了防范之心。”

“今天来到洛府的人,是否就是你娘家的人?”苏北想到了八角亭的那名男人。

也许,在八角亭,那名化虚境界初期的男人与这女人的对话,就是在说关于砂妖宫的事情吧。

“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女人愤怒地看了一眼苏北。她现在还不清楚苏北的底细,不知道他的背景,说多了反而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

“这么跟你说吧,我跟砂妖宫的人同样有仇。”苏北说到这里,女人特意看了他一眼,“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同样对砂妖宫有仇怨”他见到女人的目光在闪烁,便补充一句,“今天来到洛府的人,我知道有哪一些,两名化虚境界初期的炼气者。”

语气平淡没有任何的惊慌。

听到这句话,苏北注意到,杀手的双眼出现绝望。

看来,他也不知道今天在洛府之内,会出现如此多的高手。

即使他杀了这名女人,他也难逃一死。

女人听到这话,脸上一变。

明知道有化虚境界的强者,还敢来此,这只能够说,他有足够的实力逃脱或者是斩杀那两名强者。

“我跟你们洛府没有任何仇怨,我只是想要从你的口中,知道一些我需要知道的信息。”

“只要你杀了他,我就跟你说。”

“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你连问都没问我要说什么,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

女人沉住气,她犹豫地看着苏北。

不管眼前的男人是否会听她的话,斩杀这名杀手,她本人始终是被眼前这名男人给控制的。

总之,在此时此刻,她没有任何的发言权。

但这名男人却没有明说,依然在跟着她商量。

“你就不怕被他们发现吗?”女人试探性地看向苏北。

“我连砂妖宫的人都敢杀,你觉得我还会怕?”苏北的嘴角有桀骜的笑容。他从女人这里得不到任何消息,便把目光看向杀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