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大喜大悲/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雷神,此事你不要在插手,让我这个老婆子来收拾收拾他。”老妪压抑着怒气,森然地盯着谭风,“我要他血债血还。”

苏北冷冷一笑:“此人必死。”

他看了一眼老妪,两人冲向了领域之中。

“你放心战斗,我控制领域,不会波及到你。”雷神对老妪说。

妖神的心中一沉,这两大王者领域,相当于是双神在对他攻击。

如果在来两位神,也就是四位神在对他下手。

这已经危及到他的生命。

这一刻,他不得不去考虑,是否要扔下谭风不管?

眼前的局势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可是,谭风是砂妖宫的希望,他的内心还是有极度的不舍。

老妪做法,身后出现玄龟,庞大的玄龟,拥有着能够重伤神的变态物理攻击。

只见到玄龟怒吼一声,尾巴化作大蛇,往妖神咬去。

苏北手持利剑,火系霸体能力灌注在疾风剑中,疾风剑瞬间化作一轮太阳,无数的剑气炙热地往妖神镇杀而去。

他准备两个都杀。

妖神一咬牙,刚刚要放弃谭风,只感觉到身后有阴风传来。

“来这里。”一道声音幽幽地传进了所有神的耳中。

雷神的神色一变:“上!”他也顾不得这么多,直接冲向妖神,诸神不再犹豫,纷纷围攻上去。

只是,他们的行动还是晚了一步。

只见到妖神抓着谭风的肩膀,忽地后退,进入到了一个突兀出现的黑暗空间之中。

“空间转移术。”雷神阴沉着脸,看着已经消失的黑暗空间,“这已经是失传已久的神术,为何还有人使用的出来?难道说,这世界上还有神?”

在这个炼气者世界之中,每一位神的诞生,都会让天地降下威压,动静很懂。

但根据雷神所料,这世界上成神的只有他们这几位,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散修成神。

那么,是谁有能力使用这种神术?

苏北压抑着愤怒,叹了口气:“砂妖宫!”

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老妪一句话不说,脸上阴沉无比,也跟着苏北而去。

雷神沉默地看着这一切,摇头:“时运不济啊!”他清楚苏北和老妪的愤怒是如何产生的。

两大霸体王者忽然说没就没,这谁能够接受得了?

其余神默默地离去,其余,对于霸体王者的消失,对他们来说是有很大好处的,只是谁又会说出来呢?

特别是隐世家族朱氏以及水氏,他们少了祝氏家族崛起的危险。

苏北散去了身上的命格之力,双眼中流露出悲哀。

安苏抱着昏死状态的蒋吟吟低声哭泣。

“她的心脏没有跳动。”云鸟低声说,“不过王的神力在帮助她运转身体机能。”

老妪从云鸟的怀中抱过祝晓琳,老泪纵横:“为何会这样啊!”他们的希望就此没了。

她释放出神力,维持祝晓琳以及蒋吟吟的身体机能。

苏北压抑着怒气,但四周依然有杀机造成的寒冷气体出现。

安苏抱着蒋吟吟,把头靠在苏北的怀中,低声哭:“公子,吟吟她这么活泼可爱,不会就这么去的,是吧?”

“大叔,你这么厉害,能救活她吗?”刘淑的双眼溢满眼泪。

苏北的双眼发红,抱过蒋吟吟,雾气遮住了目光。

一股悲哀从心底涌现。

小狐狸在蒋吟吟的身边低声哀嚎,整个气氛都在悲哀之中。

“我们回去吧。”老妪摇了摇头说。

“前辈,是否有办法救活她们?”苏北问。

“生机被人夺取,想要救活她们,难。”老妪的双眼中有犹豫的目光。

“那就是说,有办法?”苏北的双眼中带着炙热的光芒。

“走苦行路,上圣地塔,拿转命果。”老妪喃喃,“已经有一千多年了,没有任何人从苦行路上回来过。”

苏北深吸一口气:“等我调整好状态,请前辈带我去!”

“你真要去?那可是有去无回的路。”老妪认真地说。

安苏抱住苏北:“公子,我不要你死。”

“可吟吟会死。”苏北的双眼发红。

刘淑还是第一次见到苏北的这般痛苦模样。

如此坚强的男人,竟然也有流泪的时候。

她莫名地心疼起来:“大叔,我陪你去。”

“此路也叫做成神路。”老妪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化虚境界以下的人进去,第一步必死。”

“我意已决。”苏北的目光中有坚定的目光,“安苏,我救回你的孩子之后,我就前往苦行路闯一闯,还请前辈引导。”

“真是个鲁莽之人,什么都没有问,就想去。”老妪忍不住说。

苏北抱着蒋吟吟站起来,感受着她身体温凉的温度,深吸一口气,把头埋在蒋吟吟的脖子处,低沉地说:“人都要死了,我为何不去?”

“那砂妖宫呢?”老妪定定地看着他,“此仇不报,我此生难安。”

“还有你的南宫瑾,假以时日,必定也是一名霸体王者神。”

“总不能看着她们死吧?”苏北凄凉一笑,“只要我苏北还活着,就一定会想办法救治吟吟。”

深吸一口气,缓了口气,继续说:“至于报仇,我想等救了吟吟再说。我现在生不起报仇的心思。”

人还没有死,苏北还无力报仇。

救人才是目前为止最重要的。

“如果我一路不回,还请前辈您安葬她们,至于报仇,我想雷神殿的那名王者以及您家族的南宫瑾,会协助你们的。”

安苏大哭:“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我们的实力太弱了。”苏北忍着悲痛,抱着孩子,面向大海,心中苍凉无比。

“走,我们回去。”老妪被苏北的想法震撼到,同时也感动到。

世间有情之人,总是悲情不断。

神力释放,包裹苏北等人以及不远处的巨龙、蛟龙和火兽,消失。

当他们出现的时候,是在无尽之海的深处。

老妪再次释放出神力,不断地带着人跨越无尽之海,短短两分钟,他们就横跨了一个大陆。

回到东方大陆之上。

“前辈,你可知道砂妖宫在问天牢中关押着一名婴儿?”苏北沙哑着声音问。

“可是这名女娃的孩子?”老妪似乎知道些什么,她问。

“正是,名叫狐苏。”苏北认认真真地回答。

“明天随我去救人。”老妪冷淡地说,目光中有杀机,“你做好杀人的准备!”

既然是砂妖宫的事情,那她必定要针对,而且是强硬针对。

隐世家族存在于深山内的一个大阵之中,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笼罩,外人难以看清楚隐世家族的居所在哪里。

老妪带着人瞬间进入其内。

众人出现在一个大庭院之中,惊吓到其余人。

“老祖。”有人看清楚是祝氏家族的神,纷纷恭谨下跪。

老妪哀叹:“通知一下,会议厅召集众长老,准备议会。”抱着祝晓琳,她带着人离开庭院。

苏北抱着蒋吟吟,一语不发地跟在身后。

刚刚从庭院之中离开,往长长的走廊走去,柳寒烟穿着水烟裙犹如东方古装美人,轻盈盈地走了过来。

她神色慵懒地看了看天气,一转头,浑身一震,她呆呆地站在原地。

在她的身后,周曼走了过来,挽住她的手臂,笑着问:“你怎么啦?”

“他回来了!”柳寒烟的双眼掉泪。

周曼一愣,转头看去,大惊:“苏北!”

没有任何犹豫,冲向苏北。

“你没事!我就知道你不会出事。”周曼的情绪失控,忽地扑入苏北的怀抱。

柳寒烟激动地走过去,不知道说什么。

苏北抱住周曼,也把柳寒烟抱在怀中。

在她们的中间,是半死状态的蒋吟吟。

“我们过会在叙。”苏北的声音低沉。

“她怎么了?”柳寒烟注意到苏北怀中的孩子。

她伸出手,发现蒋吟吟的脸颊有些冰凉,心中忽然出现不安。

“她……”周曼没说完。

“对不起,我没保护好她。”苏北低声说。

柳寒烟的大脑瞬间空白,忽然发出一声痛哭。

大喜大悲。

整个祝氏家族内部发生了巨大的震动。

在会议厅之外,族长为首的一干强者聚集于院中,浑身上下释放出杀气,整个家族处于一种哀兵必胜的气氛之中。

在院子的一角,苏北坐在台阶上,呆呆地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柳寒烟、蒋寒雪、周曼、安琪儿以及南宫瑾围在他的身边,情绪复杂。

“为什么会死?”当初,最疼爱蒋吟吟的就是柳寒烟,也正是因为她,蒋吟吟才被收留。

她想不通,蒋吟吟为何出事了。

这句话问的,问得苏北的心好似被针扎一样,感觉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自己。

“苏北,她为什么会成这样子!”柳寒烟生不起气,但她还是想要问。

“我……”苏北摇头,“是我没有看好她。”

柳寒烟扑在周曼的怀中大哭。

“兵哥哥……”安琪儿抹泪。

南宫瑾浑身杀气腾腾:“苏北,什么时候替吟吟报仇?”

“等你成神之时。”

“我等不到!”当初她们进入世界大门之后,在大雪地内走散。

也是那个时候,蒋吟吟走进了南宫瑾,走进这个冰冷的女人。

南宫瑾最疼蒋吟吟,甚至两人经常打扮成母女装。她为了蒋吟吟而学习如何给别人理发,一切的一切,在于她把吟吟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如今,她却被祝氏家族封存在了冰棺之中,等待可以复活的某一天到来。

苏北双手抱头:“一定要忍,忍住!”他的身体在颤抖。

“你们不能够在质问大叔了!”刘淑在一旁忍不住说,“你们在这里生活,根本就不知道大叔在外面经历了什么。”

安苏哭泣:“一路走来,公子几乎每天都在紧张的情绪中度过,好几次,好几次都差点被砂妖宫的人逼迫到绝路……”

所有人默默地聆听着,气氛凝重无比。

“不要再说了。”苏北阻止安苏继续讲述他们的各种经历,“走过的风雨就没必要再去回味,现在要想的是,如何救活她们。”

“你说!”周曼稳定下情绪,看向安苏,“请你说出来。”

安苏抹了一把眼泪:“在西方大陆锻造城,西方大魔也就是初代鬼人,一棒子砸在地窖之中,公子以为我们身死,拼了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