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践踏砂妖宫/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今天他们要聚集起来反抗的时候,却骇然的发现,力量不够。

当他们想到有这一天的时候,却骇然的发现,所有的神都在冷漠地观望,不伸出任何一只手。

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造成。

“轰隆!”

苏北使用全身的力量,也无法对钢柱产生任何的破坏。

每一次挥斩上去,上面都有神纹在保护着钢柱,免受其伤害。

“你的力量很强大,但在神力之下,什么都不是。”囚犯低声说,“你走吧。孩子我不会给你,我也不准备给任何人,她需要我的照顾。”

“你可不是她的母亲,她的母亲现在还在外面等着呢。”苏北的话让囚犯沉默无比。

“你为何想要她?”苏北问。

“因为,她需要照顾。”

“你不给我,那我只能进去了。”苏北深吸一口气,控制利剑悬浮在身后,双眼中有白金色的光芒闪过。

“上破苍穹,下镇大地!”

冥冥中的声音,幽幽地传荡在整个问天牢之中,也传荡在了外面的天空之中。

在外面,祝胜天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震,他很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忽地转身,看向外面天空上的一群人。

“王生?”祝胜天清楚这名在砂妖宫,资历最老的化虚境界强者。

在王生的身后,有六十多名化虚境界强者。

“来的真是时候啊!”祝胜天冷冷一笑。

问天牢之中有幽冥般的声音传来。

“七杀帝君,因势而现。”

王生的脸上大变:“命格之力!”

几乎下意识地他想要带着人离开这里。

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砂妖宫作为神权势力,不可能会因为一个命格之力的霸体王者而选择退避三舍。

一股神之威压,从世界苍穹顶端降下。

整个世界,再次感受到了这股无敌的气息。

雷神站在俯瞰台,惊奇地说:“为了打破神纹牢房,不惜使用命格之力。”哼了一声,“那名婴儿应该对你很重要吧。”

所有的人都没有出现,但是他们都清楚这神威是从何处而来。

问天牢之中。

寂静无比的牢房瞬间沸腾起来。

“神!”

有人在牢房中震惊地说。

一股股强横的神识往苏北的身上搜索而去。

他们震惊地看着,苏北身上的力量正在以无穷无尽的速度在转化为神力。

他也成神了!

不过,苏北面前的牢房中的那名囚犯,才是真正受到震撼的。

她忽地转过头,精致的脸庞上出现震惊:“神!你成神了!”

苏北紧闭双眼,一股股冥冥中的力量灌注在身上。

神威降下,瞬间成神。

睁开双眼,反倒是把苏北吓到。

“狐苏!”他惊骇地说了一声。

那名囚犯,竟然是狐苏,那名为苏北而死的婉清的模样。

之前囚犯低着头,面目被大衣炮笼罩,苏北的神识无法看清楚,此时,他才见到了让他心惊的一幕。

“神……”这名神似狐苏的女人,惊骇地看着这一幕。

双方都为彼此而惊讶。

苏北最先沉住气,他冷静下来,吐出一口气,手持利剑,神力灌注在其中,对着牢房斩了下去。

“轰隆!”

神纹钢柱应声而断。

“神,求求我,我是被冤枉的,求你放我出去。”其余牢房中有声音传来。

“砂妖宫拿我做实验,把我关在这里,日夜折磨我。”有愤怒的声音传来。

苏北释放出神力,直接屏蔽这些声音。

此时,整个世界就只有苏北与墙壁面前的囚犯。

“孩子给我。”他走了过去。

囚犯恐惧地看着苏北,她背靠墙壁,抱着孩子,摇头:“我不能给你。”

苏北叹了口气:“你竟然如此的像我的一个故人,只要你给我,我便带你离开这里。”

“不要!我的族群被砂妖宫的贼人全部杀害,我哪儿也不去,我只要这孩子。”她祈求地看着苏北,流下眼泪。

苏北一愣,忽然间想到了一种可能。

眼前的囚犯,心理出现了问题。

也许是家族惨遭屠戮,心中即将崩溃而无处发泄愤怒和惊恐时,把这股情绪转移到了婴儿的身上,

每天照顾婴儿,成为了她的精神支柱。

这是一种病态的心理病。

“那你带着婴儿,我带你出去。”苏北淡淡地说。

他决定先把此人带出去再说。

“不!我不出去!外面全是砂妖宫的人,我不去!”囚犯抱着孩子,躲在角落里,畏畏缩缩地看着苏北。

苏北单手一挥,控制囚犯来到自己的身边,

囚犯挣扎无果,想要反抗苏北,但她的双手死死地护住婴儿,这反倒是让苏北心安。

“砂妖宫为何杀了你的族群?你现在可以申诉罪责,我帮你审判。”苏北的声音定在这名女人的心中。

他在震耳发聩地压住女人内心的惊慌情绪。

“他们要奴役我狐族。”女人喃喃,双眼不断地流出眼泪。

“狐狸一族?”苏北浑身一震,这才开始仔仔细细地打量这名女人。

女人被苏北的神力震得心神平静,内心开始不由自主地涌现出那份恐惧。

“我的族群宁死反抗,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不,还有我的孩子。”女人抱着孩子,不准苏北靠近。

苏北的嘴角一扬,好似想到了什么,他笑:“未来的九狐大仙,竟然出自于你之手。”轻笑,笑声悠悠荡荡传到了外面。

“狐苏本是人,我就疑惑,她为何成为狐狸了,原来如此,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你。”他摇头叹气,直看得女人呆呆不解。

“不过幸好有你,狐苏才得以存活下来。”苏北冷冷地笑了一声,“否则,她早就被砂妖宫的人饿死了吧?”

“她本来就是我的孩子。”女人抱着孩子,轻轻摇晃。

“疯了的女人。”苏北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无视其余牢房中的人的求救,手持利剑,带着女人,冲天而起。

没有从走廊中走出问天牢,而是释放出神力,强横穿破问天牢的穹顶。

“砂妖宫做了太多罪孽!”苏北的利剑,指着王生一等人。

“神!”王生身后的化虚境界强者吓得脸色苍白。

祝胜天大笑:“砂妖宫,你们终有一天要被灭绝。”

身后的强者纷纷释放出庞大的气势,压得王生等人毫无反抗之力。

“龙,焚灭砂妖宫,我要让他们记住,我苏无墨不是这么好惹的。”苏北冷淡地说。

神威降下,谁敢不服?

王生拱手低声下气地说:“还望这位神尊重一下砂妖宫,里面也有一位神存在。”

“妖神也配为神?”苏北大声质问,声音传荡在整个大陆上空。

他是故意为之。

今天,他就要让这样一个神权势力受辱,让他们也常常,欺压别人的感觉。

“现在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我苏无墨,曾经被你们砂妖宫逼到绝境多次,今日我来此,是要警告你们砂妖宫。”

神力浩浩荡荡,在整个大陆的各个角落飘荡。

“妖神你最好永远都躲着,只要你敢回来,我苏无墨必定斩下你的人头。覆灭一个砂妖宫,对我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霸气嚣张!

神权势力砂妖宫,今日的屈辱历史,被载入史册。

整个中州大陆震动。

他大手一挥,带着所有人离开了满目苍夷的西方问天牢。

出现的时候,是在砂妖宫正殿之前。

不过,砂妖宫开启了防御大阵,没有人进得去。

苏北冷哼一声,看了一眼王生这一群人,他淡淡地说:“龙。”

说完,手持利剑,一剑斩开砂妖宫的防御大阵。

“今天看好了,我苏无墨,今日敢放火烧了砂妖宫,明日我就敢斩杀你们的妖神。”

破开防御大阵,巨龙声震九霄,喷发出一道道龙息。

“玄龟!”祝胜天沉声。

玄龟怒吼,撞击向整个正殿。

“轰隆隆!”

砂妖宫的正殿被崩灭,四处着火。

王生等人愤怒地看着这一切,敢怒而不敢言,更不敢动,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我们走。”苏北见做的差不多,脚踏巨龙,当先离去。

祝胜天等人也乘骑在玄龟背部,离去。

横行在中州大陆的上空,无人敢挡。

“你毁灭了砂妖宫……”身边的女人不可思议地看着苏北。

“留着以后在毁。”苏北淡淡地说。

其实,他之所以毁了问天牢,救出狐苏,而没有与祝胜天一起杀进砂妖宫,是一开始之前就深思熟虑过的。

砂妖宫,暂时不能灭。

因为,他们有双神。

一旦毁了砂妖宫,双神的怒火,一个祝氏家族可承受不起。

除非祝氏家族也有双神。

虽然苏北也有神的实力,但是他很快就要进入苦行路。

苏北给砂妖宫一条后路,就是不想把它们逼迫的太急。

没有人比苏北更恨砂妖宫,但是苏北也是当中最冷静的一个人。

在祝氏家族没有强大实力之前,他们不能够与砂妖宫开战。

苏北不明确妖神和谭风何时出来,只能够静等。

毁灭问天牢,是因为他们有理由去破坏。

一名襁褓中的婴儿被当做大魔,仍谁听了都不会相信,反倒是西方大魔初代鬼人和这些神权势力合作。

这些事情,所有神权势力都是知根知底的。

正是因为如此,苏北才敢大闹问天牢。

日后妖神要是寻求其他神的帮助,或者是要镇压祝氏家族,他也没有任何理由去做,只能够白白吃黄连。

如果毁灭了砂妖宫,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当然,愤怒中的苏北,让化虚境界的火龙喷发龙息,让玄龟撞击砂妖宫正殿,纯粹是要恶心恶心这群高高在上的家伙。

这些好尊严的家伙,苏北就是要把他们的尊严踩得一无是处。

否则,真要毁灭砂妖宫,苏北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动手,只身就可覆灭了他们。

今日与祝氏家族来,是要告诉砂妖宫的人,他苏北已经与祝氏家族联合起来。你要是敢动我和祝氏家族的人,后果将会比今日更严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