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我想成家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精神上出现了问题,正是因为你的孩子的出现,才救了她一名,没有让她寻死,而是以孩子作为精神寄托。”

安苏低声哭泣:“可是她是我的孩子。”

“我知道,那是你的孩子。既然她现在就在这里,何必急于一时?狐铃铛这名在意孩子,一旦你抢过去,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苏北叹了口气:“她是一名凝丹境界中期的炼气者,一旦在抢夺过程中伤到孩子,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安苏再不敢说话,她低声哭泣。

“她不会伤害孩子,比谁都要爱惜孩子,相信我,这一定是暂时的。”苏北不断地安慰安苏。

“兵哥哥说的对,狐铃铛的精神出了问题,这样的人,一般对自己爱护的东西非常执着。这也许是好处,因为孩子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安琪儿为苏北说话。

“这个世界没有心理医生,要不然的话,用来治疗狐铃铛,倒是正好。”周曼心软,她听到狐铃铛的家族被屠戮,并且自己也被关在砂妖宫内,心中怜悯。

“等一切事情结束,带上她,去地球治疗。”苏北平静地看着安苏,“孩子会没事的,你会成为孩子的妈妈。”

“孩子的爸呢?”柳寒烟忽然说出一个敏感的话题。

“是公子救了我,孩子他爸已经不在了。”安苏瞬间就想到了柳寒烟问这句话的意思,她急忙解释。

“对不起,说到你的伤心事。”柳寒烟低声说。

“没事。”安苏被刘淑扶着,“我先回房了。”她现在的心情很劳累。

本以为回到这里是个大喜的日子,但却因为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让大喜变成了大悲。

苏北和安苏,是其中最受伤的人。

辛辛苦苦抚养蒋吟吟,没想到在最后一步上,让蒋吟吟出了意外。

而安苏的孩子,却莫名地被一个陌生女人抢去。

整件事情,苏北清楚来龙去脉。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在轮回之中,其实狐铃铛才是狐苏的真正的母亲。是狐铃铛,成就了狐苏。

安苏不过是生下了狐苏,但是宿命没有选择她,让她成为一个过路人。

但从母亲的角度来讲,安苏才是狐苏的真正母亲,她有权利抚养自己的孩子。

众人散去。

没有人有心情分享某些喜悦。

苏北走在长廊上,周曼黏在他的身边,轻声说:“不知道我的母亲怎么样了。”

“都很好,被燕京的那个大家族在暗中照顾,现在还不知道你在这里。”

周曼吃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北并不想告诉她们,他已经回到过地球一次,便说:“在来之前,我已经暗中做好了一切准备。”

“太晚了,早点去休息吧。”他的内心有着疲惫。

从天都城回来,各种纷乱的情绪充斥在内心。

妖神以及谭风的无形威胁,因为蒋吟吟的出事,苏北对谭风的愤怒而无处发泄,到最后,是狐铃铛对孩子的执着。

最后一件事情就是,他决心走上苦行路。

在这段时间,外面的事情,他无法参与,就算是身边的人出现危险,他也无法插手,而且,走进苦行路,不一定能走得出来。

复杂的情绪在心中酝酿。

“还有一件事情,宏一天,你准备拿我怎么办?”他喃喃。

狐苏已经救了回来,按照苏北的推断,宿命轮回已经彻底被打破,既然如此,宏一天的任务也就完成。

那么,对于苏北的生死,他想如何办,都可以。

这是苏北担忧的,也是他想反抗也无法反抗的。

打破仙魔碑,就会惊动宏一天,虽然解开了束缚,但没有反抗宏一天的实力,终究没有任何的意义。

不打破,他永远被宏一天控制。

“那就暂时不打碎吧!至少有仙魔碑在,宏一天应该在心里不会认为我是个危险人物。”他的双手枕在脑后,双眼望着昏暗的天空。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这么晚了。

南宫瑾本是跟在苏北的身边,但却被祝氏家族的祝仟叫去,似乎是要嘱咐什么。苏北看了一眼,并没有多说。

“兵哥哥,两年多没见面了,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安琪儿是个大胆的主,她黏在苏北的身边,述说着相思之苦。

周曼有些不适应,手足无措。

柳寒烟更不会适应,作为一个倔强臭脾气的她,强忍着去见苏北的冲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哎呀,曼曼,你在这两年了,难道还没有看开吗?”安琪儿扫了一眼周曼,哼了一声,“这个世界有三妻四妾很正常,祝氏家族里面更是习以为常。”

说到这里,周曼的脸色一红,但没说话。

“我也喜欢苏北,你也喜欢,那就都嫁给他不就行了。”安琪儿想的很开,主要是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三妻四妾的思想已经潜移默化了她。

不仅仅是她,其实周曼、柳寒烟等人也是。

不然的话,周曼和柳寒烟的关系也不会这么好。

苏北浑身干燥,肩膀动了一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总有一天要说,那我还不如现在就直接公开呢。”安琪儿把头靠在苏北的肩膀处,粘着不放。

“让我好好的适应一下。”周曼的这句话,让苏北的浑身瞬间就热血起来。

在所有女人中,苏北最怕周曼。

在地球上,周曼为苏北付出太多,因此周曼每一次为苏北办事,苏北的内心都会生起愧疚。

她是个心思细腻,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的女人。苏北可不会让她受伤,但因为柳寒烟与他有婚约,以至于让苏北很矛盾。

如今听到周曼的话,苏北的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滚烫。

走在走廊上,黄昏之下,静幽幽的气氛,让三人的心情平静不少。

“苏公子好。”有丫鬟见到苏北,恭敬地行了行礼。

苏北点头:“你也好。”

丫鬟惊异地看着苏北,脸色一红,跑开了。

“她们似乎很习惯于这样的行礼,要是我们也对她们行礼,她们会很吃惊的。”安琪儿耸了耸肩说。

“也是,这里可不是地球。”苏北说到这里,脑中忽然想到苦行路。

有些滚烫的内心瞬间沉寂下去。

一旦走上苦行路,他可能再也回不来。

这是不是有些太对不起周曼她们了?苏北的内心猜测。

但一想到蒋吟吟的笑容,想到她被淋血重伤之后,单纯的笑容,苏北的内心就忽然疼了起来。

想起柳寒烟对蒋吟吟的爱意,想到以前的日子,苏北甩了甩头。

既然要去,那就不要多想了!

他不能够失去任何一个人,婉清的死,让苏北不想再让任何人出事。

“苏北,你在想什么呢?”周曼问。

她敏锐的发现苏北的情绪出现变化。

“也许是想家了。”安琪儿轻轻一笑。

玩笑之中,有一半可能是真的。

“你想了对不对?”苏北反问安琪儿。

“那样的老爸老妈,我才不想。”安琪儿歪着头打量着四周。

“不想才是假,等我救活吟吟,解决掉砂妖宫,就回去。”苏北说。

“要如何救?”周曼吃了一惊。

“我自有办法。”苏北淡淡一笑,“对了,我准备回到地球之后,成家。”

他可不想把之前那个话题继续下去,否则一旦让周曼知道他要走危险之极的苦行路,绝对会大哭大闹。

苏北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到女人们的情绪。

一句成家,让周曼和安琪儿的心中一动,浑身一颤。

每一个有着爱人的女人,都想有一个稳定的家,特别是这些历经奔波的女人们。

“恩。”周曼的大脑空白,她做梦都想和苏北有一个家,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意外地出现。

“好啊好啊!”安琪儿挽着苏北的肩膀,“我也老大不小了,该给兵哥哥生孩子了。”

苏北咽了咽口水,瞪了一眼安琪儿:“你像不像个女孩?”他说完,悄悄看向周曼。

却见周曼正在看着他,吓得他急忙收回眼光。

噗嗤!

周曼被苏北的表情给逗笑。

“好歹你也是个绝世高手,怎么这么怂?”她忍不住嘲笑苏北。

深夜,阁楼上。

苏北坐在躺椅上,放松地看着远处的夜空。

安静的阁楼上,有脚步声传来。

他侧过头,发现南宫瑾走了过来。

盛装如雪,美如妖的她静静地看着苏北。

她本来就是一个话少的女人,苏北见她过来,轻轻一笑。

他挪了挪位子,伸手把南宫瑾拉了过来:“只有一个躺椅,将就坐。”说罢,直接把南宫瑾落在了躺椅上。

两个人躺在上面,瞬间拥挤起来。

南宫瑾的脸色一红,感受到苏北温热的肌肤之感,她不安地看向四周。

苏北从躺椅下方环住南宫瑾的腰部,淡淡地说:“在这里生活的还好吗?”

“还行。祝氏家族准备把我当成第二个祝晓琳培养。”

对于这件事情,苏北并不感到吃惊。

也许祝晓琳出事,南宫瑾与祝氏家族签订契约,成为他们家族的未来保护神,这是必然的事情。

今天,南宫瑾被祝仟拉去议事,应该也是讲这件事情。

“你做好准备了吗?”苏北并不排斥。

只有这样,南宫瑾才能够在这样一个庞大家族之中,平安地成长起来。

苏北清楚自己为何能够每次都活下来,因为他是特殊者。

夜一白在暗中保护着他,他还有命格之力。

正是因为有这些,他才能够一次次地在逆境之中变强,走到如今,苏北感叹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好。

苏北微微侧过头,把脸埋入她的脖子之中,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说:“后天我要离开这里,处理一件大事。”

南宫瑾没有说话,他抬头,却发现南宫瑾正在如秋水般地望着他。

“祝仟前辈已经告诉我了,你后天要出去,能告诉我要去做什么吗?多久能够回来?”

苏北沉默地看着南宫瑾,忽然伸出头,在她的脸上轻轻点了一下:“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一定会回来,至少在你成神之时,相信我!”

南宫瑾咬着嘴唇:“我不想你去。”

“非去不可。”苏北缓缓地说,语气很坚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