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狐铃铛与安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后悔来到这个世界。”南宫瑾低着头靠在苏北的肩膀处,长发遮住了她双眼中的泪水。

两年多,苏北已经与她们分别两年多。

这两年,世界上发生的大部分事情都与苏北有关系,每一次都是如此的惊险。

她们却什么都不能够做,只能够每天在担心受怕中度过。

深深叹了一口气,苏北抱着她的肩膀,轻轻拍着:“马上就要过去了,等我回来!我一定会成功的!”

深邃目光中,那份沉甸甸的瞳孔,纹丝不动。

是的,他必须要回来,因为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很多。

有时候他在想,自己的生命早已经不是自己的,而是她们的。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么当自己的生命也不能够由自己掌控的时候,内心的那份压力到底有多大呢?

千万别死!

他在心中咆哮。

“等我回来!”苏北重复着,紧紧地抱着南宫瑾。

“听说雷神殿的王者天才是蒋琳琳。”南宫瑾忽然转移话题说。

苏北一愣,看向怀中的南宫瑾。

南宫瑾与蒋琳琳之间有矛盾,这是苏北清楚的事情。没想到,她还一直关注着蒋琳琳。

“已经过去两年多,在这个世界里我经历得多,也已经看开了。”南宫瑾清脆地说,“她毕竟是跟我一起进来的人,总归还是要关心一下。”

“雷神殿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她的身上,她现在的身份比我们还要高贵的多。”苏北悠悠地说,“也许这样做,对她也有好处的。”

“为什么?”南宫瑾反问。

“她能够有自己安稳的生活,不是很好嘛?不像你们,我还要不断地奋斗,才能够给你们好的生活环境。”

“我与你一起创造。”南宫瑾的心中一暖,得知苏北的想法,她的身体有热血出现。

“我们拭目以待。”苏北淡淡一笑。

不管发生什么,不管周围是否有危险,苏北从来不会让她们知道,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决定,自己行走于黑暗之中,带给其余人光明。

就像是现在,只有祝仟、刘淑与他知道,他要前往苦行路。

刘淑也清楚,但已经被苏北警告过,此事不要在谈。而安苏,祝仟直接强行利用神力,抹去了她的那一段记忆。

凌晨时分。

苏北从躺椅上做起,他抱着南宫瑾轻声问:“你准备睡在这里?”南宫瑾的脸上出现红晕,没说话,但是却已经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忽然间,异变突生。

安静的环境忽然变得寂静无比。

一股让苏北觉得熟悉而冰冷的气息,从远处传来。

他的眉头一皱,当即释放出神识。

刚刚释放出去,他就感知到祝氏家族内有成千的神识在搜索那股冰冷的气息。

“啊!”一声凄厉的呐喊从远处传来。

“不好!是狐铃铛!”苏北的脸色一变,他转头镇定地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他一步往前走去,人已经消失。

“还我的孩子!”专门给狐铃铛安排的房屋外的院子中,有蓝色的光芒释放,里面有九尾要摇动。

苏北出现在上空,皱眉看着这一切。

狐铃铛好似失了神一样,穿着红色衣袍,周身释放出蓝光,身后有九条半透明的尾巴要摇动。她疯狂地地看着四周,然后往门口冲去,身上的实力直接从凝丹境界中期瞬间飙升到达化虚境界初期。

苏北吃了一惊。

他竟然没发现这女人隐藏了实力。

“我的孩子,还给我。”女人冲向门口。

“糟糕!”苏北此时再不出手,就出事了。

瞬间出现在门口,单手释放出真气,控制好狐铃铛。

只是,实力提升到达化虚境界初期的狐铃铛,苏北竟然一时间要抵挡不住。

要知道,苏北可是化虚境界中期的存在,而且还是霸体级别的强者,竟然快挡不住初期的炼气者?

“你在干什么?”苏北回头怒喝了一声。

只见到刘淑身穿夜行衣,怀中抱着孩子,站在门槛外。她慌张地看着苏北以及发狂的狐铃铛。

“我的孩子,给我!”狐铃铛的瞳孔竖起,愤怒地盯着刘淑,“那是我的孩子,你不能抢走她!你是不是也要把我最亲的人抢走?”冰冷的目光有眼泪流出。

此事已经惊动了所有人。

祝氏家族的人纷纷来到现场,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祝仟在房中没有出现,但却了解到了这一切。她叹了口气,闭上双眼,继续养神。

安苏忽然从人群中冲出,她看了一眼刘淑,见她的怀中有孩子,急忙冲过去。

“你知道这会产生什么后果吗?”苏北有些怒了。

他瞪眼安苏。

安苏刚刚要走过去,听到苏北的话,转头一看,吃了一惊。

“这件事情急不得,你这样做,无疑是在害她!”他严厉地说。

安苏缓缓走到刘淑的身边,抱着孩子,倔强的说:“公子,我只是想见见孩子。”

“孩子不会出事,你还给她,以后我会想办法给你要回来。”苏北从没对安苏如此生气过。

安苏沉默地抱着孩子,双眼流着眼泪:“公子,我只是想要自己的孩子。”

“但你这样太冲动了,会害人的。”

“她不是人。”安苏深吸一口气说。

“你想害她吗”苏北示意她看向狐铃铛。

此时,苏北已经释放出火系霸体,实力提升到达化虚境界后期,强硬地拦住了狐铃铛。

狐铃铛也许是冲不过去,她开始乞求苏北:“求求你了,神明,我只是想要我的孩子。”她跪在地上,九尾在虚空摇曳,脸上流满眼泪。

安苏的心中一紧,紧闭着嘴唇不敢说话。

“我的父母,我的弟妹全部都死了,被很多很多人害死,我现在只想要回我的孩子,她要是不在,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活下去。”凄凉的哭声在安静的四周传荡开去。

苏北不忍看着狐铃铛的样子。

“求你了!”狐铃铛大哭。

整个族群被灭,自己还被关押在砂妖宫之内不知道多少年,现在就算是出了问天牢,她依然是孤单的一个人。只有狐苏这名孩子,是她唯一活下去的精神寄托。

苏北理解她的这种精神状态,这才没有强行从她的手中抢过孩子。

哭声显得四周更为安静。

突然,安苏怀中的孩子哭闹起来。

狐铃铛痛苦地叫了一声:“她饿了,她真的离不开我!求求你,神!我只要我的孩子!求求你!”

“给她吧!”人群中,有少女不忍,低声说了一句。

苏北沉默地看着狐铃铛痛苦的样子,缓缓地转过头,看向安苏,双眼瞬间一亮。

安苏抹干眼泪,抱着孩子,走向狐铃铛。

“小心她暴起伤人。”刘淑提醒了一声,然后把目光转移向苏北。

“不会伤害她的,给我孩子,她饿了。”狐铃铛期待地看着安苏,她流着泪,跪在地上,注意力全在安苏怀中的孩子身上。

苏北释放出真气,弥漫四周,防止意外出现。

安苏面色苍白地抱着孩子走到狐铃铛的身前,她跪了下来,看了看怀中哭闹的孩子,轻声说:“以前孩子每次哭,我都给她喂奶,她就不会再哭了。”摇了摇嘴唇,“现在,她却要你的才行。”

之前她试过,没有用。

“给我孩子,我其他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孩子。”狐铃铛轻柔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我不会伤害人类的。”

眼神中带着深深的畏惧。

也许,砂妖宫的人,对她产生的影响太大,空有一身化虚境界初期的实力,却连一个普通人都害怕。

“我能当她的干妈吗?”安苏忍着心痛,低声说。

苏北的瞳孔一缩,内心受到震撼。

狐铃铛抱过孩子,褪去一旁的衣袍,给孩子喂奶。

苏北大手一挥,一股大风吹过,让四周的所有人忍不住闭上双眼:“打扰诸位了,这件事情只是个小意外,给大家带来不便,多多包涵,现在没事了,请诸位回去休息吧。”

四周的人知趣地离去。

屋内灯光,屋外月光。

清冷的空气之中,两位母亲,痴痴地看着喝奶的孩子。

“我能当她的干妈吗?”安苏再也忍不住悲伤,痛哭出声。

刘淑走到苏北的身边,低沉地说:“她才是亲妈啊!”

苏北叹了口气:“以后会改变的。”

“你要当我孩子的干妈?”狐铃铛用纯净的双眼看着安苏,“你会欺负她吗?”安苏她瘫坐在地上,痛哭摇头,一直摇头。

狐铃铛天真地一笑:“好啊!只要你不抢我的孩子,我可以让你当她的干妈。”

在她的身后,只有冷灯与空荡的房屋,对了,还有一名孩子。

“乖乖,山上的花儿任你采……”狐铃铛清凌凌地笑着。

苏北看着这一幕,回想起狐铃铛愤怒发狂的一幕,那凶残的场景跟如今的她产生对比,不由得摇头叹气:“造化弄人!”

她疯了,但不是真疯。

孩子在的时候,她比任何人都温柔,也比任何人都害怕孩子会受伤,可孩子不在的时候,她比谁都凶残。

之前抢了孩子的安苏此时却能与她坐在一起,而她好似忘记之前的愤怒,天真地对着安苏一笑,然后说,我的孩子真可爱。

不知不觉,苏北想到了蒋吟吟受伤的一幕。

淋血的攻击余波让蒋吟吟的后背出现深可见骨的伤势,孩子凄惨的叫声让苏北愤怒到浑身发抖。但当孩子被治疗好之后,她好似忘记了淋血,像个天真的孩子一样。

她空有一身强横的天阶实力,却不敢与一只地阶级别的幼狼战斗,因为她害怕,更多的则是不忍伤害一条生命。

“你的孩子真可爱。”安苏而适应下内心的痛苦,伸出手,触摸孩子的脸蛋。

“你轻点,她很脆弱的。”也许,这个孤寂的狐铃铛有了话题,她愿意与安苏分享很多母亲之间的经验。

“南宫瑾比你幸运,虽然她因家族的事情而孤僻冷漠,但至少她没有疯。”苏北的心中默默地说。

狐铃铛也是世间无数生灵中的一名可怜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