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缠绵/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拖着有些疲劳的内心回到阁楼,一路上,南宫瑾陪伴。

她也跟了过去,看到安苏和狐铃铛的那一幕场景。

“这不是你的错。”南宫瑾伸出手握住苏北的宽大手掌。

苏北叹了口气。

在这之前,他根本就没有实力和资格去问天牢救回狐苏,可当他有实力的时候,却发现,狐苏已经被另外一个女人照顾。

“会好起来的,至少她们两个能够和睦相处。”南宫瑾轻声安慰苏北。

“安苏是个心软的女人。”苏北说。如果不是,那么,安苏也不会如此低声下气地对待狐铃铛。

“那我呢?”南宫瑾很少吐露心声,这一句话,让苏北一愣。

苏北侧过头看着她,她也在用美目盯着自己,似乎想要从自己的双眼中发现一些什么。

“你对我是个心软的女人。”他一笑。

南宫瑾的脸色绯红,低声说:“苏北,你就是我生命的全部,知道吗?”

苏北的内心一震,他再次想起他要去苦行路的危险。

在她们的眼中,苏北是如此的重要,那么他这样冒险的前往苦行路,真的好吗?

他不禁问自己。

“你也是我生命的全部。”苏北抚摸她的长发,顺着细腰向下。

“不,我只是你生命的一部分,还有周曼她们,我知道的。”南宫瑾睁大双眼看着天空说。

苏北说不出话来。

“我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只要你不抛弃我,我不想成为狐铃铛。”南宫瑾握住苏北的手紧了紧。

“你不可能会成为狐铃铛。”苏北坚定地说。

狐铃铛是悲剧,她的历史无人得知。

也许,如果不是这一次的宿命轮回被打破,可能狐铃铛永远也不会从问天牢中出现。只有她抚养的狐苏,会走出那个地方。

“我听狐苏说,孩子两年前还是婴儿,现在还是跟以前一样,是不是有些问题……”南宫瑾的心中一暖,转而询问另外一个问题。

“狐铃铛是狐族的人,据她所说,她们的孩子要在母亲怀中被照顾五年,狐苏现在才被狐铃铛照顾两年。”苏北猜测应该就是这个原因。

“太不能理解了。”南宫瑾摇头。

“喂奶给孩子,应该是这个原因。”苏北淡淡地说,“不用担心,狐苏肯定不会有事情,而且被狐铃铛照顾,日后必定会走出不一样的人生。”

他想到了前世的狐苏,那名媲美神的九尾大仙。

正是因为狐铃铛的照顾,狐苏才能够走到那神一般的地步。

所以,苏北相信狐铃铛的照顾,只会给孩子更多的好处。

回到阁楼,他抱住南宫瑾的腰部:“太晚了,还是早点睡吧。”

“恩。”低声的回应声从南宫瑾的口中传出。

早晨,苏北从床上坐起,转头看向身旁的人儿。

洁白肌肤下的锁骨清晰可见,他伸出手,把被子往她的身上挪了挪,避免见光。

只是这一举动,闹醒了南宫瑾。

她醒来之后,见苏北在看她,脸色微微发红。

坐起,胸前洁白的玉峰赫然醒目。

“你准备去哪里?”南宫瑾轻声问,她正在穿衣。

苏北穿上衣裤,站在床边:“去找汉莎。”他来祝氏家族,不仅仅是为了见南宫瑾等人,他还需要从汉莎的身上,得到一些重要的信息。

他已经从火兽的身上看到了某些神秘的图像,不过不全,他要在汉莎的身上找全这些图案。

“她跟花魅在外历练,不知道今天回不回来。”南宫瑾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带着责怪,“花魅应该不是一个普通人,也不是你半路捡来的吧?”

苏北干咳一声:“总之能聚在一起,就是缘分。”

“帮我拿一下裙子。”南宫瑾指着床脚说。

苏北拿过雪白的盛花裙,递给南宫瑾。

她看了看四周,见无人,这才快速地穿上内裤,然后是盛花裙。穿完,心中似有所感,转头一看,见苏北正在盯着她。

“你还不去?”南宫瑾的脸色绯红,声音加重了不少。

“多看一会。”苏北调侃一笑。

南宫瑾别过头不去看苏北,脖子处也已经红了起来。

“我走了。”苏北不由得一笑,转身离去。

“你让管家带你去历练的地方,她们两个见到你,应该很高兴才是。”南宫瑾转头嘱咐一声。

“我就知道你还是会关心我。”苏北调侃。

“哼!”南宫瑾白了一眼苏北。

苏北回到祝氏家族不过三天,这三天来,汉莎和花魅一直在外历练,并不知道苏北已经回来的消息。

而这几天,苏北有很多事情要忙,也没有时间去找她们。

现在看来,时机已经成熟。

神识一搜,在中庭找到管家,他寻过去询问:“老管家,汉莎和花魅现在在何处历练?”

“是苏公子啊!”老管家知道眼前这个人物不简单,他恭谨地看着苏北,“东水沼泽历练,我看苏公子才来这里没几天,想必还不熟悉,由我来带您去吧。”

苏北罢手:“你告诉我大致的方向就行。”

以他的能力,只要能够大概的摸清楚她们的动向,就能够很容易发现她们现在在哪里。

“往东就行。”老管家一笑,“只要一直往东,就能够见到一片巨大的沼泽,她们就在里面历练。”

“多谢。”苏北离去。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便离开了祝氏家族。

从扭曲的空间中出来,转头一看,庞大的家族院落消失不见,只有一片荒芜的大地出现。

“果然不同凡响,存在于另外一个空间之中。”苏北释放出神识,搜索四周,然后往东方飞去。

他的速度很快,搜索速度也很快,不过一会就看到前方出现大片的沼泽。

在沼泽之中,时不时的会出现凶狠的巨鳄以及蟒蛇,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凶残生物。

“大部分都是天阶左右,这两个妮子真的能吃得消?”苏北可是深知汉莎以及花魅的实力。

花魅的话,现在应该是在天阶左右,对付这里面的生物,能够勉强应付得过来,但汉莎的实力弱小,当初见到她的时候,她连地阶实力都没有。

这样一个小家伙,能够吃得消?

“她应该十七岁了吧?”苏北的嘴角带着笑意。

那个花痴小女孩如今也该长大成熟不少。

苏北继续寻找,终于在沼泽的中部区域,发现了这两妮子的身影,不过他没有直接现身,而是看着她们历练。

“花姐,这样做是不是有危险啊!”汉莎担忧地说。她身穿战甲,英姿飒爽,手持一把长枪,看着前方的一头巨鳄说。

“不过天阶中期而已,我们两个应付得来。”花魅舔了舔嘴唇,手持花剑说。

苏北看向那巨鳄,实力在天阶中期,但是,花魅的实力也不过是天阶初期左右,而汉莎只是地阶中期上下。

两人这样上去,实在是有些勉强。

再看向不远处的灌木丛之中,有祝氏家族的天阶后天境界的炼气者在看守。

看来,他们两个人的历练,也并不是完全处于原生态之中的啊!

“上啊!”花魅手持花剑,释放出真气,剑气如莲花,往巨鳄飘荡而去。

巨鳄早已经警惕多时,见状,怒喝一声,扑了过来。

“注意危险!”花魅提醒一声。

汉莎释放真气,在旁干扰巨鳄。

一时间,双方战斗起来,好不激烈。

这一场战斗,可谓是惊险无比。

好几次,汉莎都差点被巨鳄吃掉,好在花魅拼命攻击,这才让她幸免于难。

战斗一开始,花魅两人就处于下风,但时间一长,巨鳄消耗不起,最后被花魅和汉莎镇压。

从巨鳄的腹部抽出长枪,清纯靓丽的汉莎摸了摸脸上的汗水:“好累!为了杀这样一头巨鳄,好吃力啊!”

“很不错的战绩,等会姐姐教你烤巨鳄肉。”

花魅说完,忽然脸色大变,她指着地上死去的巨鳄,一句话说不出来。

“怎么了?”汉莎看向巨鳄,吓得尖叫起来,“诈尸了!”

只见到巨鳄竟然在地上活动起来,血盆大口对准汉莎,不断地闭合。

忽然间,它冲向汉莎。

“快跑!”花魅从没有遇到这件事情,她被吓得拉着汉莎的手就走,殊不知她们之前已经镇压过这头凶兽。

暗处的祝氏家族的炼气者也被吓了一跳,刚刚要动手,却发现身旁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人。

“你不用出去。”苏北淡淡地说。

“你是谁?”这名炼气者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动弹,他应该被苏北控制。

“苏无墨。”苏北说完,这名炼气者的心中一惊:“你是苏无墨!”

“不要声张。”他伸出食指,对准巨鳄的尸体,不断地晃动。

只见到巨鳄追着汉莎和花魅跑。

炼气者静下心来,看着苏北的举动,内心的紧张消除不少。

巨鳄的速度忽然间加快起来,终于追上汉莎。

也在这个时候,苏北出现。

“二位莫要怕!”他出现在汉莎以及花魅的身前,面对她们身后的巨鳄。

“帅大叔!”汉莎吃了一惊,脸上有惊喜。

“苏前辈!”花魅的心中也是一喜。

“看好了。”苏北伸出食指,对准巨鳄,不断地晃动。

两人转身一看,只见到巨鳄随着苏北的手段,不断地坐着各种动作,这下,两人算是清楚,这巨鳄为何诈尸了。

两人责怪地看着苏北。

“帅气大叔,你都是大叔了,还这么整人。”汉莎哼了一声,满眼的抱怨。

“你回去吧。”苏北传音给那名暗中的炼气者。

那名炼气者迟疑了一下。他在暗中跟着汉莎和花魅,同样不清楚族内发生了多少大事情。

“我与她们两个认识,你不必多疑。要是出了事情,在这片大陆,我还能逃得了吗?”苏北冷哼一声。

那名炼气者再不敢多想,暗中离去。

“很不错,实力都已经到达地阶中期。”苏北打量了一下汉莎。

十七岁的她,发育的亭亭玉立,该有的都有了。

汉莎见苏北打量自己,她害羞地站在花魅的身边,抓着她的手,不知所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