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离别前的最后陪伴/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站起来,走向苏北。

“公子,我们先出去。”安苏看了一眼狐铃铛,见她抱着孩子就忘了旁人,便拉着苏北走出门槛。

“孩子一点也没变,我的奶水,她也不喝。”对一个男人说这些,确实不合适,但安苏却不得不说。

因为,孩子有变化。

“你是不是想为孩子好?”苏北认真地看着她。

“我希望她不要像母亲一样,无能为力!”安苏真诚地看着苏北。

“那就让她喂养吧。苏北淡淡地说,“至少还有三年时间,孩子都会保持在这个样子。”

安苏吃了一惊:“怎么会……”

“我通过一位神,看到了狐苏的未来。”苏北找了一个借口,“她叫做狐苏,并不是这么简单。”

安苏转眼一想,震惊地说:“狐铃铛,狐苏的姓跟她的一样。”

“是啊!她们早就有了缘分。”苏北叹了口气,“其实,狐苏长大之后,是一位比我还要厉害的九尾大仙。”

“神?九尾狐狸?”安苏摇头。

“她会成为万人敬仰的神。”苏北的双手按在安苏的肩膀上,定定地看着她,“如果你想让她强大到无人能够欺负她,那就让狐铃铛照顾,未来的狐苏,不是简单人物。”

“公子不会是骗我的吧?”安苏有些莫名地一笑。

“安苏的事情,你觉得我会欺骗敷衍吗?”苏北哼笑了一声。

“她会变成狐狸……”安苏喃喃。

“但她还是人。”苏北也不确定,但她倾向于狐苏日后会变成万众瞩目,因为这是狐苏该有的。

陷入轮回中最悲者的狐苏,苏北不想让她继续悲苦下去。

“我知道了。”安苏深吸一口气,似乎想通了什么。

“恩?”苏北疑惑地看着安苏。

“我会在旁边看着她长大。”

苏北一愣。

“公子,我相信你。”安苏有些大喜大悲地一笑,这笑有些勉强,“公子不会伤害狐苏,不会欺骗安苏。”

“那……”

“我觉得狐铃铛更爱护我的孩子,而且,没了孩子,她活不下去,那既然如此,我何必去强拆散她们?”

这话说出来,有些酸楚。

苏北是听出来了,他沉默地看着安苏。之前,安苏可不是这样的想法。

“反正我也在孩子身边,就这样也不错。”安苏耸了耸肩,“只要孩子没事,能够长大成人,在哪个的身边照顾,都是一样的。”

“多谢你!安苏!”苏北的这话让安苏内心产生疑惑。

“其实,这件事情跟公子,一直没有关系。公子能够帮助我到现在,我一直很内疚,因为安苏并没有为公子做任何事情。”

不过,安苏永远都不会清楚,苏北的这句多谢,是什么意思。

狐苏的未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母亲。

但苏北却有些想让狐铃铛照顾狐苏长大,因为那样的狐苏,有一个非常有希望的未来。悲剧的轮回之中,苏北想要偿还狐苏一些什么。

最后,安苏回到了狐铃铛的身边。

“铃铛,我想住在这里,可以吗?”

“好啊!不过,孩子你不能够抢走,你只能够当她的干娘。”狐铃铛事先说明。

“恩!我在旁边看着她长大就好。”

苏北站在门前,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安苏的这句话,他的内心总是说不出来的沉闷。

“那你搬过来吧!我每天带着孩子,虽然很满足,但是也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有些枯燥。”狐铃铛的这话,让苏北的神情一愣。

作为一个失去正常人思维的女人,应当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精神出现问题的人,一般都会固执的做一些很固定的事情,她们从来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太单调而枯燥。

但狐铃铛却恰恰相反。

“也许,时间一长,这女人也会改变的吧。”苏北莫名地笑了出来。

他离开了这里,叹了口气:“既然这件事情被莫名其妙地化解,那么,也该我上路了。”

“苦行路……圣地塔……”他喃喃。

不知不觉,回到了阁楼,但却发现,柳寒烟等人都在。

“苏北,尝尝我的手艺。”柳寒烟端着一盘炒菜从厨房中走出来,她喊了一声苏北,“别这么傻站着,难道很惊讶吗?”

“你竟然会炒菜做饭!”苏北吃了一惊。

忽然,他的身体一震,见到南宫瑾端着一盘荤菜走出厨房:“你也会!”

“哼!小看我们是不是?真是瞎了狗眼!”柳寒烟说话可不客气,瞪了一眼苏北,“小保镖,去洗洗手,准备吃饭。”

苏北一愣,笑:“好勒!”

不知不觉间,他发现,柳寒烟也变化了不少。

这个娇气而倔强的女孩,也变得会持家了。

一盘盘菜从桌面上出现,苏北坐在椅子上,忽然感觉到家的感觉。

柳寒烟坐在苏北的身边,为他夹菜:“你尝尝,这是我做的。”

苏北有些不适应柳寒烟的这种无事献殷勤的举动。

以柳寒烟的性子,万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兵哥哥,你马上就要走了,不要忘记我噢!”安琪儿也夹了一份菜在苏北的碗中。

听到这话,苏北这才明白,为何柳寒烟为做出这么多奇怪的举动。

“谢谢你,寒烟。”他轻轻地说。

“哼!谁要你的谢谢。”柳寒烟夹着菜,慢慢地吃着,但显然,脸上写满了心事,“是曼曼教会我们的,你要谢她。”

周曼轻柔地一笑:“寒烟之所以要学炒菜,是为了等苏北你回来的那一天,她好给你做饭炒菜,等你回家。”

苏北的心中一颤,第一次感受到柳寒烟这里给的心意。

以前的柳寒烟,不是惹他生气就是给他添烦恼,即使真的依赖他,柳寒烟也不会表达,反而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

但来到这个炼气者世界之后,柳寒烟变化了。

苏北一笑,没说什么。他是第一次感受到柳寒烟的心意,虽然,表达者是其他人。

柳寒烟听到这句话,恼羞成怒:“谁要给他当全职太太了?曼曼,你的嘴怎么这么坏了!小心我回去,就扣你工资!”

周曼吃笑:“本来就是啊!”

“还有我还有我!我也是为了给兵哥哥持家,才向曼曼讨教厨艺的。”安琪儿生怕自己被忽略,急忙说出来。

南宫瑾着急了,但她不会表达,只能不时看向苏北。

苏北见状,淡淡一笑:“这饭,好吃!我记住你们了,以后要是吃不到,你们要赔偿我的胃。”

“饿死算了。”柳寒烟哼了一声。在她旁边的蒋寒雪吃吃笑了起来,这妮子话虽然少了,但却与众人融洽的更和谐了。

苏北吃着,看着。

他发现,柳寒烟与周曼两人的关系,似乎不再是以前那般尴尬而又有隔阂。也许,两人真的坦然相诚了吧。

吃完饭,众女把碗全放在厨房内,然后陪在苏北的身边。

苏北站在楼阁上,他扫了一眼众女。

柳寒烟还是有些不适应这样的氛围,周曼也是。

“吃完饭,应该出去走走才是。”苏北想要解开这个尴尬的氛围,“我带你们去高空走走。”

“好呀好呀!”安琪儿兴奋地说,“大姐平时都忙于修炼,我想让她带我飞,都不敢说出来。”

“大姐?”苏北问。

“南宫瑾啊!”安琪儿拉住南宫瑾的手,“她在我们之中最厉害,有她在,没人敢欺负我们这帮女人!是我们的大姐大。”

“我才不是……”南宫瑾有些慌张地说,“因为我不是第一个与苏北相遇的……”

柳寒烟反倒是脸红起来。

“这有什么关系!反正南宫瑾就是大姐,恩,柳寒烟勉强为二姐,周曼是三姐,我是四妹!”安琪儿胆儿肥,什么话都敢说。

“什么叫勉强为二姐?”柳寒烟第一个开口排斥,她伸手就要打安琪儿。

“虽然你与兵哥哥是首先相遇的,但是你又不承认你喜欢他,看三姐和大姐,她们为兵哥哥做了多少让人感动的事情。”安琪儿瞪眼。

柳寒烟怒,但内心却是心虚起来。

周曼与南宫瑾当初为苏北付出过很多,她历历在目。

“不要吵了!”南宫瑾忽然开口。

她不善言辞,一开口,就让尴尬暧昧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柳寒烟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我说的又不是这个意思。”声音很小声。

“讨论这些没什么意义,我带你们出去走走。”苏北的内心反倒是平静不少。他更在意的是与这些女人们在一起的时光。

马上就要进入苦行路,他想多陪陪她们。

而她们想必也是这样想的吧。

释放出真气,笼罩所有人。

“也包括我?”蒋寒雪诧异地说。

“你是我的姐姐,不能抛弃你。”柳寒烟挽住她的臂弯,惹得她一笑。

“有龙吗?我想骑龙。”安琪儿睁大双眼,看着自己悬空起来。

周曼有些恐惧,她以前虽然也经历过,但那是在危险之中。

她还是第一次这样缓缓腾空起来,只是为了去散步。

下意识地,她挽住柳寒烟的手臂。

“不要怕,不会受伤。”南宫瑾自己飞了起来,她放松地对周曼说。

“恩!”周曼报以一笑。

“有龙!”苏北扫了一眼所有人的情绪,才缓缓地说出来。

飞到空中,他释放出神识,传音给巨龙。

也许下午时分的陪伴,是苏北最后一次与这些女人相处的时光,因此,他非常在意和珍惜这段时光。

巨龙一声龙啸,出现在祝氏家族的上空。

苏北带着所有人来到巨龙的背部,指着远处的云海说:“走,去云层上方走走。”

下方,一处非常安静的华丽房屋之中,祝仟抬起头,好似看穿了屋顶,她淡淡一笑:“好好相处吧!”

她也清楚,明天,苏北就要离去。

虽然现在的她,还沉浸在祝晓琳出事的悲伤之中,但苏北的离去,却是为了要拯救自己的子孙,因此,她现在的心情显得很复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