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5章偷手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见到,悬崖边上,一名身背巨斧的粗狂男人伸出头,看了过来。

“真是命大啊!带着你妹妹慌不择路地来到这里,没想到自己也差点身死了吧?”男人大笑,“想不想活命,小子?”

“放开我!”在男人的右手上,女孩被他提了起来。

“本想要把你们两个卖了,赚点赌资,但你们两个之前想要阴我,所以我的主意变了。”男人阴冷地一笑。

“你一个大人,好意思伤害孩子吗?”苏北愤怒地说,“有本事去惹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啊!”

“很好!”男人的脸色更加阴沉,他伸出右手,抓着女孩的衣领,悬挂在半空中。

只要他一松手,女孩就会直接掉落入深渊之中。

苏北的大脑一下子发热起来,愤怒、恐惧、惊慌的情绪冲击着他的意识。

他紧紧皱眉,强忍着这股意念,冷冷地说:“不要伤害她!”

“可以!但是我们两个来一个交易如何?”男人冷淡地一笑。

“你说!”这一刻,苏北所在的这具身体,有一种想要剧烈挣扎,然后冲上去吃了这男人血肉的想法。但他的意识理智的告诉他,这样做,只会让局势更加恶化。

一旦藤蔓断裂,他就真的无法活下来了。

“你选一个,是你死,还是她活!”男人的话好似恶魔的声音,说出口的那一刻,苏北的心中一颤。

他的意识一沉,这具身体也是浑身发冷。

那股愤怒的冲动瞬间消失。

女孩大哭:“不要!我要哥哥!放开我!”

“放开你?”男人哼笑了一声。

苏北倒吸一口气,这一刻,他忽然开口:“不要!”但是,这具身体却给了他一股强烈恐惧的情绪,甚至差点让他开不了口。

女孩的哥哥害怕了,他害怕死亡,之前的愤怒完全是因为他还没有死亡,才涌现在大脑之中。

也许,如果苏北的意识不进入这具身体之中,这名男孩的选择,应该会导致女孩死亡吧!

孩童之心,纯真。

害怕,就是真的害怕,不想死,那是真的不想死。

“也就是说,你选择死去?”男人的左手取下巨斧,对准藤蔓。

身体在瑟瑟发抖,苏北的意识死死地控制这具已经尝到死亡阴影的身体。

“有第三个选择吗?”苏北的意思强行控制住眼前这名男孩的身体与情绪,咬牙开口,“只要让我和她能活下来,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双眼发红地盯着男人。

孩童应该不会想到这些,但孩童的身体内,是苏北的意识,所以他开口了。

男人诧异地盯着这名男孩的双眼,忽然间,他笑了笑:“行!你的妹妹我就先留着,你上来之后,帮我做一件事情,事成之后,我会把她还给你。”

“行!”男孩咬牙开口。

“如果你上来之后,反悔了,那么很不幸,你的妹妹毕竟是女人身,虽然年纪小了点,但还是可以用的。”男人邪邪一笑,“还有你,也逃不出村子。”

苏北深吸一口气,压抑住自己的意识中的愤怒,他点头:“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

男人拽住藤蔓,把苏北拉了上来。

站在地面上,这具身体才缓缓地停止住发抖,情绪在调整之中。

女孩冲过来,抱住他,害怕地抱住。

苏北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低声说:“没事,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会有事。”这是他的意识控制身体说的,并不是这具身体的意思。

“好了,现在给我跪好。”男人倨傲地看着苏北。

女孩大哭,不知所措。

苏北深吸一口气,沉默地低下头,跪在地上,面向男人。

从被悬挂在悬崖上开始,苏北的内心就涌现出一股股强烈的求生yuwang。

为了走完生死路,他必须要忍辱负重才行,这是他的立场和态度,因此不管发生什么,只要能活着,他都会愿意去做任何事情。

“去,把你家里最值钱的手镯给我拿过来!”男人走上,一把抓住女孩的后脖领子,冷淡地一笑,“今晚上我在村口等你,要是你没出现,你的妹妹也别要了。”

“是!”苏北应声开口,毫不犹豫地答应。

只要能活着,他愿意做任何事情。

这里是苦行路,历练他的地方,他可不会因为满腔热血,导致自己的死亡。

那么,他来这里的意义,一切都白费了。

“你不会伤害她吧?”苏北多多少少还是会关心一下这名女孩,毕竟她是这具身体的妹妹。

“把我要的东西带过来,我保证不伤害她!”男人嚣张地大笑,抓着女孩离开了这里。

苏北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膝盖上的灰尘,转头看着远处的深山老林,喃喃:“生死路,生死在一念之间,到底要如何走完这条路?”他回想起之前在悬崖上的一幕,确实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但是,只要他的意识能够冷静下来,可以保证自己不死。

这种程度的历练,应该不是生死路的真正历练吧?

他现在有些迷茫,这生死路,到底要如何走才算成功。

摇了摇头,他离开了这里。

这具身体内残留着一些记忆,模模糊糊,苏北的意识吸收了这些断断续续的记忆。

“水坡村。”苏北的双眼带着光亮,“这具身体的家在水坡村东面,家中最珍贵的金手镯是祖传下来,父母是农民,早出晚归。”

他在分析这具身体的背景。

“没有任何实力,无法反抗者家伙,孩子也在他的手中,只能够按照他所说的做。”苏北叹了口气,迈着小脚步,在大山之间行走。

一路上,他在想着,这生死路,是否也在考验他,如何在大山之间,面对各种凶禽猛兽的攻击。

但他想多了,一路上没有任何危险地回到村子之中。

他低着头一路小跑到家中,熟人遇见跟他找招呼,他也不理。

苏北可没那心情,而且他也不认识。

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再过不久,父母就要归来。

“趁这段时间,赶紧把手镯给找到。”苏北在家中搜索。

大约半个消失后,他在父母的床下的墙角落,找到了一个盒子,打开一看,正是沉甸甸的金手镯。

“这家人,对不住了,我要是不这么做,你们的孩子会出事的。”苏北把金手镯取出来,把盒子放到原处。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循着模糊的记忆,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简单的木床上,他躺着,脑中在回想,他所做的一切到底对不对。

“向死而生……”他喃喃。

这句话,是那名镇守生死路的巨人所说,是建议他的一句话。

仔细地品尝。

“按照兵法上所说,向死而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破而后立的意思。在生死危机之中,闯出一条活路。”苏北不断地分析这句话的意思。

“地球上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人活在世界上,本身就是走向死亡的存在,既然如此,那不如寻找真实的自己,在剩余的时间里,寻求自己的真正价值。”

“这向死而生,到底要表达一些什么!”他紧紧皱眉。

不知不觉,黄昏时刻到来。

父母归来。

是朴实的夫妻俩。

“石头,你妹呢?”母亲放下农具,在门外喊了一声。

“在村口玩呢。”苏北敷衍地说。

“饭也没煮,小兔崽子越来越懒了!”母亲哼了一声,“去把你妹妹叫来。”她无奈地骂了一声,转身走进厨房。

“你们可得早点懂事,你母亲和我啊!每天出去,就是为了给你们谋生计。”父亲在窗口说了声,抖了抖手中的烟枪,坐在小椅子上,缓缓地抽了起来。

“噢!”苏北见天色差不多,转身离去。

跳下床,出了门,见皮肤黝黑的老汉看扫了一眼自己,他说:“那我去了。”

“去吧。”老汉挥了挥手,抽了口烟,走向厨房。

苏北刚刚走出院门,他转念又想,这里是生死路,每一件事情都透露着不简单,不可大意!他的心中生疑,生怕遗漏了某些致命的关键性信息。

扫了一眼四周,四下无人,他偷偷地往厨房门口走去。

偷了金手镯,倒霉的是这夫妻俩,他想要看看,能否从这夫妻俩身上得到些信息。

“媳妇儿,这石头也老大不小了,到了读书的年龄。”

“家里没钱,你问这干嘛?”石头的母亲诧异地说。

“正是因为我们没本事,才会一直在大山里面,每天这么累这么苦的活。”老汉吸了一口烟,“孩子还小,我不想让他走上我这一条路。”

石头的母亲转头看着老汉:“你想要让他去镇上读书?”

“床底下不是有老祖留下来的手镯么?那是家里唯一之前的东西,我看把它变卖了,供孩子读书。”

“那还不如多买点米,留着过冬。”母亲没有父亲这么多想,她想的很现实,能够多过一年是一年。

这苦日子,谁受得了多久?

“行了,别说了,等石头在长两年,把手镯卖了,给他买个媳妇回来,或者是现在就卖了,多买点米肉回来,过冬。”母亲严肃地说,“这手镯可值钱,不能够乱用。”

老汉再没说什么,只是抽了一口烟,走出厨房。

苏北见状,一个转身,溜出了门。

目光中有思考的光芒,他摸了摸胸口内放着的金手镯,叹了口气:“对不起你们两位,但是性命攸关,这手镯,我必须要拿!”

在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冲向了村口。

夜色渐渐降临。

他来到村口之后,见没有人,扫了一下四周,躲在一处灌木丛之中。

时间一点点过去,十分钟后,那名男人走了过来,只是在他的身边,并没有石头的妹妹。

苏北的心中一沉,双眼冷冷地盯着男人,但是身体却是忍不住颤抖。石头害怕这个男人,并没有如苏北一样,想到更多。

“你妹妹都快出事,为何还想着自己是不是会出事?”他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他是在对这具身体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