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6章生死路的真谛/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身体依然在颤抖。

摇了摇头,他从灌木丛中走了出来。

“小子,东西带来没有?”男人冷冷一笑。

身背斧头的他,块头大得像一头熊,有一种很大的威慑性。

苏北虽然不怕,但没有任何实力的他,自知打不过,因此表现的很顺从。

“我妹妹呢?”

“妹妹?”男人疑惑地看着苏北,故意地啊了一声,“是她啊!我忘记带过来了。”他伸出手,“你先给我手镯,我明天把你妹妹带过来。”

苏北早已经聊到这家伙会这样说,心中明了,这样一个赖皮家伙,必定会缠着他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当然,好汉不吃眼前亏,苏北老实地把手镯交给他,淡淡地说:“只要我妹妹不出事,什么都好商量。”

“真是个成熟聪明的小家伙。”男人诧异于这小男孩的态度。

他已经做好教训这个家伙的准备,没想到他这么顺从。

苏北当然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与他起冲突,毕竟这不明智。

只要石头的妹妹暂时没有出事,那么苏北就还有挽救的机会。

“我看着天气,明天可能会下雨,你妹妹,我明晚再给你。”男人握着金手镯,双眼中有贪婪的目光,他舔了舔嘴唇,“行了,你可以走了。”

“能告诉我,我妹妹现在在哪里吗?”苏北睁大双眼说,“这是我唯一一个要求。”

“看你小子这么乖的态度上,我就告诉你,她在鹰鸟山,我的家中。”男人阴笑,“不过你放心,我暂时还没有对她做什么,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就什么斗不会发生。”

苏北躬身点头:“谢谢你!”他转身离去。

“奇怪的小崽子。”男人冷哼一声,拿着金手镯离去,“今晚老子一定要把输的连本带利,全部赢回来。”

苏北走在回去的路上,附近住户的犬吠不时叫唤两声,他的脸色平淡如水。

他的意识在压抑着愤怒,压抑这具身体的愤怒。

很显然,男人的做法,让石头感受到了愤怒。

“我不清楚,你的灵魂在哪里!”苏北皱眉,“你太影响我了!”

是的,他的意识每次想要做出自己想要的结果时,这具身体就会反抗起来。

“相信我吧!太冲动,只会让结果更加惨淡,刚刚他没有带你妹妹来,但如果你不给他手镯,你猜猜,你会怎么样?你妹妹会怎么样?”他低声自语。

让苏北有些惊奇的是,愤怒的身体竟然开始缓缓平复下来。

“奇了!”苏北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回到家中。

他耽误的时间太长,但屋内的灯光还在亮着。

苏北走进房内,见老汉坐在椅子上,不时抽着老烟,眉头紧锁,桌上的饭菜纹丝不动,多半已经凉了,而石头的老母亲则是躺在床上,哭哭啼啼。

气氛凝重无比。

“回来了?”老汉淡淡地说了一声,“洗了手吃饭。”

他并没有询问妹妹的事情。

苏北观察这夫妻俩的神情,问:“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赶紧吃你的饭去!”老汉严肃地瞪了一眼苏北。

苏北没在开口,在院内的水井内打了一盆水,洗了洗手,坐在椅子上,开始吃饭。他现在的身体是普通人的素质,每天都需要进食,才能够保证身体机能的运转。

“你妹呢?”好半天,老汉才问。

“走失了。”苏北低着头,双眼观察老汉的神情。

“走失了!”老汉的脸上大怒,“我家到底是犯了什么孽!”

老母亲大哭:“老天啊!真是不开眼!怎么什么罪都在我的身上!”

苏北见他们似乎有把话题转移到了别处,不禁双眼出现惊讶的光芒。

比起他们的孩子,难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父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北低声问。

“给你未来买老婆的镯子丢了。”老汉叹了口气,不断摇头,老母亲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早知道之前就去当了买米买肉。”老母亲唉声叹气。

“我觉得你们更应该担心妹妹。”苏北的双眼斜斜地一转,观察老汉。

“一个女娃子,丢了就丢了,长大了还得给她嫁妆,就是泼出去的水。”老汉现在的心情很明显很乱,说出来的话,让石头的身体浑身一颤,坠入冰谷。

苏北的意识忽然想到,这里是深山愚民的境地。

重男轻女的思想,想必深入人心吧。

就跟为了辟邪,把自己的孩子送去跳大神,导致死亡,他们也不会有多少的愧疚。因为他们相信,这是为了辟邪,孩子的牺牲是值得的。

重男轻女也跟辟邪一样严重。

“话这么多干嘛?吃饭!”老汉带着怒意地说,“等我们老了,还得靠你,你不出事就行!”

“我觉得妹妹还能够找得到,现在去找的话。”

“天这么黑,早给豺狼叼走了!莫要再想,好好吃自己的饭。”

石头的身体瑟瑟发抖,一股莫名的恐惧弥漫全身。

这一刻,苏北清晰的感觉得到,自己的意识能够彻底控制全身,似乎这具身体失去了反抗。

当一个人绝望的时候,他才会如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苏北何尝不是没体验过?

当初,柳寒雪死在自己怀中,他拖着一副身体进入都市,那个时候的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人,因为他的心已经生无可恋。

石头还小,但却初次体会到人情冷暖,而且还是从自己的父亲身上体会到。

孩子的纯真善良,被他的父亲的一句话,打击的体无完肤。

更让他失望的是,母亲似乎一点也无动于衷,依然念念不忘于手镯的价值。

“这么快就绝望了吗?”苏北的意识换位思考地体会到石头身上的悲伤。

他的目的是走出生死路,因此可以忍辱负重,做任何事情。但此时,他的心情被石头的情绪所感染。

世间冷暖,就是如此的让人心寒。

不知道何时,外面的天空出现打雷声。

“孩子,不要绝望,你以后的路还很长。”苏北在内心说了一句,“如果你感觉到无助的话,那就自己去寻找妹妹吧,我可以帮你。”

“血腥味?”苏北的内心忽然一惊,他闻到了空气中流传过来的血腥味道。

心中一沉的他,放下碗筷,走到门口。

“不想吃就回去睡觉!”老汉似乎没有察觉到异常,他瞪了一眼石头。

苏北的意识在石头的身体之中,他控制石头站在门口,望了一眼天空,血雨降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心中一惊,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出现。

听到身后老汉的声音,他回头说:“父亲,外面下血雨了。”

老汉伸头看去,顿时大骂:“小崽子整天玩些哄骗手段,再不听话,我打断你的狗腿。”

苏北的心中一沉,老汉似乎见不到上方的雨是血雨。

那么也就是说,这场雨是针对苏北的!

这场雨,是否也在代表,生死路快要结束了?

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结束?

他的内心开始不安起来。

石头彻底绝望,身体已经被苏北彻底控制,因此,他的身体也开始不安起来。

“听到没有?回去睡觉!”老汉骂了一声。

“噢!”苏北回到了一声,不安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自言自语。

双腿盘坐在床上,望着上空的雨。

血雨越下越大,浓烈的血腥味充斥整个房间。

“我怎么可能会在第一条路上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苏北不甘,在危机时刻,他忽然回想到那名巨人嘱咐他的话,“向死而生,向死而生!”

他眉头紧锁:“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他习惯性地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这是苏北的习惯性动作,但因为这具身体太小,让他有些别扭。

“恩?”双眼中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置之死地而后生是向死而生的一种含义,另外一种则是……”

他霍地站起来,震惊地说:“这……生死路考验的不是我,而是石头!石头的心死,代表生死路走向了死路,除非石头的心活。”

身体不是他自己的,但是他却如此的熟练控制,让苏北想起,石头已经心灰意冷,他的意识才能够控制这具身体。同样的,也时在石头心灰意冷的时候,外面下起了血雨。

再加上巨人所说的向死而生,意思是,人本身就会死,何不在活着的时候,做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至少心怀希望!

这一切,让苏北豁然开朗,解开了生死路中的真谛。

石头承受不住老父亲对妹妹如此冷漠的态度,从而心死。这也让生死路走向了死路。

“也许,石头的灵魂还在身体之内,不过是我的灵魂占了上风,不然的话,之前遇到的很多事情,这具身体为何会有这么多情绪涌现?”苏北可不想让这条路彻底变成死路。

否则,他所做的一切,都会白费。

“石头!想不想救你的妹妹?”苏北的心中焦急起来,生怕死路彻底降临。

他急忙躺在床上,全身心放松,自言自语:“如果你想救,那就抬起右手,我可以帮你。”

说完之后,他紧张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只是让他心中不安的就是,右手根本就没有动弹。

“石头,相信我,我比你成熟,虽然我占用了你的灵魂,但是以我的能力,我还是可以帮助你,帮助你找到你的妹妹!只要你相信我!”苏北再次开口。

只是,他的身体还是没有任何的动弹。

外面电闪雷鸣。

血腥味浓烈到可以让苏北看见丝丝血色雾气弥漫在四周。

他深吸一口气,强压着不安,急忙说:“你可是个男人!你父亲做的不对,但是你难道也想跟着他一辈子愚昧下去?她可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够因为你父亲的话,从而放弃了救你妹妹的希望?”

血色雾气往石头的身上涌来。

苏北的意识一惊,又说:“想想在悬崖上的时候,你是多么的没有用!如果没有我,你可能为了选择自己活下去,从而让你的妹妹掉下悬崖。”他低沉地说,“现在回想起来,你是不是觉得很自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