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我名柳公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石头的身体忽地颤抖了一下。

“你不能够因为父亲的态度,从而对你妹妹失去希望。如果连你也不对你妹妹伸出援手,那她就真的没命了。”

苏北喘着气说:“你要想清楚,你父亲是父亲,你是你。大男人做事情,怎么能够受到别人的只言片语的影响?”

“如果你自责的话,那就重振旗鼓,我帮助你,救回你的妹妹。你可是男人!你放心,只要救回你的妹妹,我就离开你的身体。”

就在血色雾气彻底笼罩苏北的时候,石头的右手缓缓抬了起来。

即将剥夺苏北生机的血色雾气,突然一凝,然后缓缓地散了开去。

“你父亲对你说的话,跟你去救妹妹,完全没有联系。”苏北松了口气,他淡淡一笑,“只要石头对妹妹还存有希望,那么,你就该去救她,而不是在这里自责,心灰意冷。”

“大哥哥,你说得对。”

石头抬起明亮的双眼,坐在他的面前,泪流满面地说:“父亲和母亲不喜欢妹妹,所以我平时都很疼爱她。”

“就像大哥哥说的一样,既然父母不喜欢她,那就让我去照顾她就行了!”

他抹了抹眼泪。

苏北诧异地看着石头,然后看向自己的双手:“回来了!”

他与石头分离了,并且,他的身体与意识出现在了这张木床上。

“乖!知道吗,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对生活失去希望!这一次,就让我来帮你,救回你的妹妹!”

苏北再次体会到,生命中的某些热血状态。

“总之,石头,你活在这个世界上,要学会寻找自己的价值!”

“我不懂。”

“活出你自己想要的生活!”苏北摸了摸他的头发,淡淡一笑。

“当时在悬崖上的时候,我害怕极了,如果不是大哥哥的话,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石头抹干眼泪,坚定地说。

“走吧,现在就跟着我去救你的妹妹。”苏北走下床,伸出手。

石头握住苏北的宽大手掌,瞬间消失在原地。

“记住,再珍贵的东西,即使是银子金子,也不如亲人重要!”苏北平缓而真诚地告诫石头,“父亲看不起女孩,我希望你也后不要成为这样的人。”

“知道了!大哥哥。”石头看着四周的环境不断地飞速倒退,他睁大黑亮的双眼问,“大哥哥,我们还能见面吗?”

“有缘再见!还有就是,你要是想见我,你得成为我之前所说的一类人,否则,你会没脸见我。”

石头点头一笑:“我会记住大哥哥所说的每一句话。”

苏北一笑。

苦行路第一条——生死路,走完!

当苏北帮助石头找回妹妹,并且暗中处理了那男人之后,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中。此行,他受益匪浅。

双眼一花,再次出现的时候,是那血色的世界。

经历了生死路,身心得到升华,再去面对这个血色的世界,苏北竟然有些不适应,甚至隐隐有些排斥。

“好小子,领悟的很快啊!”巨人坐在巨大的石椅上面,笑声如雷声,看着下方的苏北。

“这里是什么地方?”苏北观察四周。

巨大无比的宫殿,他在殿内好似一只蚂蚁一样渺小。

“生死殿,生死路的尽头”巨人伸了一个懒腰,在没有之前的那般冷漠,“也多亏了你,让我也跟着来到殿内,而不是外面的血界”

“天地被鲜血染就的世界,称为血界?”苏北好奇。

“没错!不过,我们现在依然在血界内,不过转移到了殿内。”巨人站了起来,深深地看着苏北,“没想到这么快就走完了生死路,这倒是很让我惊奇你以前经历了什么。”

苏北一笑,并没有多说。

关于生死路的历程,在地球上的时候,他也体验过,因此才会这么快的领悟出其中的真谛。

“这里是生死路的尽头,往前有两个关口,一个是生门,一个是死门,很荣幸,你走的路很正确,通往生门。”巨人的脸色忽然严肃起来,“当时这对你来说,也是不幸,因为前面的路会更难走,你面对的威胁也就会越大。”

“我很期待。”苏北洒然一笑,跟当初他准备进入苦行路是一样的态度。

“希望吧。”巨人冷哼一声,带着几分嘲讽。

他大手一挥,殿门前出现两道门,一道漆黑如墨,透露出阴冷的气息,有死气传出,苏北猜想,那应该就是死门。再看另一道,有亮光出现。

“去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走多久。顺便送你一句话……”

听到这话,苏北的双眼一亮,认真地聆听。

“……贪心害死人!”

苏北喃喃:“贪心害死人?这一次,是要走什么样的路?”隐隐的,他甚至有些期待起来。

“人心路!”

走过生死路,体验过向死而生的真谛,他反而得到很多在心境上的好处,撇开危险不说,这还真是有意义的一次历练。

“多谢前辈!”他拳头躬身,转身踏入生门。

“小子,你这样的人,我在几千年来,看到过很多,只是在无数人中,你们少见而已。这一次,我还是跟以往一样,提醒你们,至于能否通过,还得看自己!”

巨人见苏北进入生门,冷淡地哼了一声。

他躺在石椅上,准备睡觉:“如果你能够通过这条路,我也能跟着你享福,前往环境更好的地方!”

人生路漫漫,苏北踏入生门,来到了一片古镇。

身穿古衣,一手纸扇,闲云漫步,好似哪家公子出来游街。

发簪之下,两鬓长丝垂于耳前,额头之下,丹凤眼放于四周,嘴角添了一份笑:“奇特的苦行路,我这身打扮,还算苦行吗?”

他再看身后,两名带刀侍卫紧跟其后。

“少爷,凤凰赌坊到了。”狗腿子从前面跑了过来,讨好谄媚地一笑。

“行吧!”苏北开始适应起苦行路的各种花样,他合拢扇子,“那我们就去走一遭。”

笑带英姿,路上行人纷纷侧目,猜想这是哪家有钱公子,竟然生的这般俊俏。

“这位公子,来玩玩吧。”青楼之下,两名花枝招展的粉转女人对着苏北招手。

苏北侧过头,淡淡一笑:“改天来。”

“哎呀,就今天了吧!今天天气好,奴家做什么都愿意。”

苏北依然是一笑,带着人离去。

“少爷,你要是想玩,等会我就吩咐人,把杨家小姐带到你的房中,好好玩。”

“杨家小姐?”苏北对自己的身份,一无所知,不像之前的生死路一样,至少他还有模糊的记忆可以吸收。不过,不知道不代表不可以装。

“哎呀,少爷真是贵人多忘事!杨家在都城内可是有名的家族,不过跟少爷比起来,如大象跟蚂蚁一样,如何能够与皓月争辉?”狗腿子见少爷有兴趣,立马口沫横飞,“杨家小姐杨菲菲乃是都城第一美人,可惜她不识相,竟然不懂少爷的俊美和才华。”

苏北忍不住一笑:“你这口才用来拍马屁,可真是有些浪费了。”

“奴才不敢。”他低眉顺眼地一笑。

“杨家小姐的事情,今日过后,休要再提。”苏北奇怪这身体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情绪在,他好似完全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一样。

在生死路的时候,他的意识压制石头的意识,虽然得到了石头的身体,但依旧会受到排斥。

而今,他竟然能够完全掌控,身体也没有对他做出任何反抗情绪。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这苦行路本身就奇特无比,如何走,随心便行。

“少爷,赌坊到了。”狗腿子一指前方的赌坊说。

苏北抬眼看去,如同酒楼,门前铭刻凤凰赌坊四字。

“走,进去瞧瞧。”

“少爷不准备赌?”

“赌太多,伤人。”苏北淡淡地说。

狗腿子诧异地看着苏北,他感觉今天的公子有些不同,似乎变了不少。

刚刚要走进去,一群队伍从前方的街道上奔走过来。

“都闪开!闲人避让!”一声怒喝从最前方的马背上传来。

两名带刀侍卫急忙上前,护住自家公子,让到一旁。

“你们瞎了狗眼吗?竟然连我家公子的路也敢挡!”狗腿子大骂。

奔走的队伍听到这话,立马停了下来。

队伍的后面,驶来一辆华贵马车。

“报上名来!”马车头上的人,身穿劲装,腰悬利剑,剑眉星目地瞪着苏北。

那喝骂的只是个狗腿子,真正有用的人,是眼前这名骏公子。

苏北微微皱眉,扫了一眼狗腿子,见他嚣张过头,上前一步,指着那马车头上的人大骂:“瞎了眼吗?不知道都城柳公子的名号?”

“噢!”此人淡淡一笑,“原来是柳家的公子啊!失敬失敬。”他居高临下,冷淡地看着苏北,“因为有要事要做,无心与柳公子起冲突,好请见谅。”

“小事,请走吧。”苏北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狗腿子一愣,他总是发觉眼前的公子太陌生了。

以前要是遇到这种事情,他肯定会大骂不已,现在怎么变得如此有礼了?

马车头上的人同样也是一愣,他已经做好与这柳家公子对峙的局面,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

“多谢原谅,改日登门道谢。”此人打量了一眼苏北,喝令一声,“继续前行。”

“且慢!”马车内有声音传来,温柔细腻,听着忍不住亮了双眼。这应该是个美人儿。

“小姐,他是柳家公子。”马车头上的人加重了语气,似乎是在提醒车内的人,这柳家公子不好惹,被缠上很麻烦。

“我知道。”车内的人没有现身,隔着车门传出声音,“柳公子,今日一事,是我们的不对,如果有什么对不起的,我希望现在就解决,不必拖到日后。”

苏北听到这话,顿时明白车内人的意思了。

原来,车内的人见他如此好说话,必定认为反常有妖,日后应该会借此事做文章。这小姐也是聪明,想要在这里一次性把麻烦解决,省的以后麻烦不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