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荷花亭吟诗作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头上的人看着苏北:“还请柳公子明言。”

苏北觉得有趣:“我倒是想知道你们是什么身份。”

狗腿子一愣,怪异地看着苏北:“少爷,是杨家人。”他指了指马车上的荷花图案。那是杨家人的标志图案。

“让你说话了吗?”苏北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马车头上的人见苏北如此说话,心中肯定,他必定是来找茬。

明知故问。

“杨家人。”不过,他依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喜,恭敬地一笑。

“看你们行色匆匆,这是去哪?”苏北问。

“柳公子,我看我们还是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麻烦事最为重要吧!”车内的人儿细声细腻地说。

“我就是在准备解决麻烦。请回答我的问题。”苏北的语气很平缓,但很坚定。

与纨绔的嚣张公子不同,反倒是让马车头上的人有些怪异地看着行为举止不像平时的柳公子。

“荷花亭的吟诗大赛一聚。”车内的人沉默了一下,忽然说。

苏北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马车,内心猜想了一下。

来之前,巨人已经说过,这一条路是人心路,那么重要的就在于人心二字。至于人心,如何去看破,苏北暂时还没有头绪。

但在与车内的人说话的时候,他却看懂了车内人的心机。

仅仅一句且慢,再就是现在就解决我们之间的麻烦事,避免日后追究。苏北就看出,车内的人儿,用了心计。

他万没有想到,车内的人会这样停下来与他详谈。不过细想来看,以柳公子这种大家族的纨绔公子,确实会用一些卑劣的借口去占这杨家小姐的便宜。

现在解决这个小误会,只是为了日后的安宁。

“今日这赌坊,我也不想去。我们两者相遇,也算是有缘,我能否跟随杨小姐前往荷花亭一聚?”既然是人心路,那么就跟着人心走。这车内的杨家小姐用了心计,那么他就跟着这杨家小姐走,也许会有出其不意的结局出现。

“这……”说话者是马车头上的人,他文质彬彬地一笑,“吟诗作赋只怕对柳公子来说,实在是无聊,记得有一日你还对此说过,都是些耍嘴皮子的戏子罢了。”

“那不过是酒后乱眼而已。”

“我觉得这句诗的其中一段,很适合公子。”马车头上的人一笑,“楚腰纤细掌中轻。”

“小安,不得无礼!”车内的人语气忽然严厉起来,“柳公子乃是都城有名的公子,岂是你能乱说的?”

狗腿子疑惑地回想这句诗,他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苏北的心中冷哼一声,他淡淡一笑:“少爷我好歹也是读过几卷古书的人,我看你才是这狗眼看人低的人吧。”

见小安的脸色一变,他冷淡地说:“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值一杯水。”双眼冷淡地看着马车头上的小安。他在嘲讽小安看不起读书人,也就是看不起他柳公子。

同样的,这也表达了,柳公子身为读书人,也是心高气傲的一类人。

他当年好歹也是兵王,他国语言不仅仅要懂,连本身国家的历史,自然也要理解。吟诗作赋,只怕没人比他强,因为在他的身后,可是上下五千年的古国文化。

“好诗。”车内的人惊叹,“看来传言中的柳公子,果然不如真人啊!”

“今天荷花亭一聚,可行?”苏北淡淡地说。

小安再不说话,只是咬紧嘴唇,一脸的不情愿。

看到这里,苏北不禁在心中叹气,这柳公子的名号,只怕在外面真的比纨绔还纨绔吧。

空有庞大的背景身份,却被人排斥到这种境界。

“公子可有备马?”车内的人儿说。

但是,她不等苏北回答,便直接对小安说:“小安,如果柳公子没有备马,让前面的侍卫下马,让柳公子随行。”

苏北的嘴角一扬,他知道这车内的杨小姐为何这样说。

以柳公子的德行,肯定会想要进入车内。只是,杨小姐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她怎么可能会让柳公子如愿?

因此,她先放下话来,让柳公子无话可说。

“我家少爷……”狗腿子也是聪明,双眼一转,就像为自家少爷谋福。

“行了,你能跟得上马,那就来,跟不上就自个回去。”苏北可不想为这点唧唧歪歪的事情弄得心烦。

有时候,身边有个会拍马屁的,随时保持好心情,固然好,但有时候,却是个烦人的虚伪家伙。

“是是是!公子去哪,我肯定跟得上。”狗腿子露出苦瓜脸。

一行人继续出发。

苏北骑着马儿,紧随在马车旁。

两名带刀侍卫以及狗腿子在后面跟不上,但还是跟了过去。

等队伍消失在眼前,狗腿子那焦急的神色忽然消失。他阴冷地看了一眼前方的街道,冷淡地说:“人不是死了吗?为何今早起来,这家伙还跟没事人一样?”

一瞬间,脸上的谄媚消失,只剩下阴冷的情绪。

两名带刀侍卫畏惧地看了一眼狗腿子,一名低头说:“手下昨日在他的茶里放了无花散,无形无味,即使是死后也无人得知是他杀,但不知为何,他还能活着。”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狗腿子冷哼一声,“等这小崽子回去之后,再想办法弄死他。柳家那老头子也快活不长了,家产如此庞大,弄丢了怪可惜的。”

狗腿子叹了口气:“还要再忍一天这家伙的嚣张气焰!走吧,跟上去,免得等会受他的气。”

“是!”两名侍卫紧随其后,往荷花亭跑去。

在前方的苏北,万没有想到,真正玩弄他于鼓掌之中的,却是身边隐藏至深的狗腿子。

荷花亭,一群莺莺燕燕,一群穿着得体的公子哥们聚集在一起,好不热闹。

“杨家小姐来了!”有一名公子忽然惊喜地说。

“相传这名杨家小姐虽然深居闺中,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今日最大的看点,就是她了。”

“错也,还有都城名少明石,他三岁就能够熟读百诗,七岁就能一句成诗,乃是都城的有名才子!”

“咦,马车旁的那人怎么这么熟悉?”

有公子哥的脸色忽然难看起来:“是柳家公子,柳应召。”

一时间,议论纷纷。

但大多都觉得这场诗词会会变味。

因为,都城有名的大纨绔柳应召也来了。

苏北下了马,他看了眼四周隐隐排斥他的众人,淡淡一笑:“幸会幸会。”其实,他一个也不认识。

众人并没有出声,安静的可以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柳应召身上的尴尬。

苏北一笑,并没有如纨绔一般的发怒,而是说:“我只是个绿叶,真正的红花还在车里呢。”

此话此态度,让所有人都打量了一下苏北。

这可不是平日里的柳应召啊!

被打了脸,现在还笑得出来,还捧了别人。

这还是柳家大公子柳应召吗?

小安看了一眼苏北,然后打开车门,搀扶着杨小姐走了出来。

当真是闭月羞花之美,完美的脸颊上,与柳应召有一样的凤眼,亭亭玉立,站在那里,就是一道美景。纤手拢了拢耳边的发丝,她对苏北轻轻一笑:“柳公子,见笑了。”

“世人常说美人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我看杨小姐这一笑,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冰雪为肤, 以秋水为姿,当真是倾城倾国,一笑百媚生。”

苏北的一番赞美,惊艳四座。

“车上一笑我今夜难独眠。”苏北孜孜摇头。

杨小姐内心一颤,脸色发红。她惊艳于苏北那出口成章的能力,也欢心害羞于苏北那字字在美的语言。

“好句好句!当真配得上杨小姐啊!”人群中走出一人,飘飘公子风范,他淡淡一笑,看向苏北,双眼中隐隐有其他意思,“没想到柳公子的才华隐藏的这么深,从不显露人外。”

苏北谦虚一笑:“不才,不才!”

“看来,今天我得好好跟柳应召公子对上几句了!柳公子可由意愿?”

“今日我是来高攀杨小姐的才艺,杨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柳应召心下也好奇的很。”一句话让杨小姐不知不觉地一笑。

众人看向柳应召的目光变了。

本以为,这个纨绔大公子是要来大闹荷花亭聚会,因为他此前公开过,**裸的贬低过诗人是耍皮子的戏子。

可看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透露出来的气质,无不是一位才华能斗五车的才子。

便是杨家小姐这样一位都城美人,也对他刮目相看,这让众人的内心产生几分牙痒痒的恨意和嫉妒。

毕竟,单说他们的背景,柳应召和杨菲菲算是门当户对,身份背景都很合适。

传言杨小姐喜爱作诗,这柳应召要是真的是个隐藏很深的才子,那众人不得不想到,两人的归属问题。

作为女神的杨小姐,可能会被这位曾经人人害怕人人恨的纨绔大公子收入囊中,他们如何能够甘心?

特别是这位明石大才子。他自认为才华过人,虽然家境身份没有杨家庞大,但也不能说对不上号。

他准备在彻底诗会上展露风采,杨小姐必定会另眼相看,这样一来,他与杨小姐的联系肯定会加深,日后的相处,也就少了几分障碍。

满心算计好的他,此时脸色有些阴沉。

万没有想到,这个纨绔的柳家公子竟然会来搅局,这让他非常的不爽。可毕竟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他只能敢怒不敢言。

这一次一定要彻底的打压这个家伙,纨绔的柳应召,应该是有备而来,这一次我出口成诗,看你如何应付。

明石阴冷的目光在看向苏北的时候,瞬间内敛。

他以为没有人能发现这一幕,但苏北却感觉到了。

不过,他此时的身份是柳应召,因此并没有暴露出神色上的任何异常。他一笑:“既然是吟诗作赋,何不美酒相伴,岂不美哉?”

豪气冲天的一笑,有些公子是个心胸阔达之人,见柳应召有才华,确实心下佩服,没有多想,便也符合了一声。

总算有人看我顺眼了。苏北的心中莫名地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