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玩弄心计/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来这里,不过是想要看看这些家伙如何耍心机,特别是那名叫做明石的才子。他看得出,这家伙的城府很深。

常说诗人多思虑事,多是心机城府之人,苏北这下算是没来错地方。

既然是走人心路,苏北也就走上一遭。

“没想到柳兄隐藏的这么深,实在是让我等汗颜。”有人举杯相碰。

苏北在石桌上举起一杯酒:“冒昧前来,有些唐突,先干为敬。”

爽朗的举动,让人眼前一亮。

纨绔归纨绔,做人倒是挺会的。

世故圆滑的苏北,很快与这帮公子哥们畅谈起来,不时的一句诗词,每每惊艳四座,让人刮目相看。

杨小姐在莺莺燕燕之中,好似百花鸟一样瞩目,她吃吃笑笑,坐在石椅前,十指相触桌上古琴。

铮铮古音余梁三绕,久久不散,听的人心旷神怡,众人纷纷赞不绝口。

她收指,目光却是看向柳应召。

她没想到,这个纨绔的家伙,竟然会有这样一面。

是故意为之,还是本性如此?她的心中猜测。每每发呆时,她总会下意识地回想起苏北对她赞美的那几句美言。

这个时候,她的脸色总会出现几分绯红。

也许,他并不像传言中的那样,整日游手好闲。她的心中一笑。

一直在关注杨菲菲的明石,虽然被一帮支持他的公子哥围住,但他的心里并不好受。因为他注意到,杨菲菲的目光竟然开始注意起柳应召。

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开端啊!距离他的目标,正在走远。

双眼看向柳应召,虽然柳应召身边的人没有他多,可是他就是不服。

这家伙的威胁太大,必须要弄点麻烦给他,让他知难而退,同样的,也不能过分的得罪他,谁知道这家伙纨绔起来,会不会弄死自己。

明石的双眼中,阴郁目光不断。

苏北扫了一眼明石,心中冷哼:“一肚子坏水的家伙,敢来找麻烦,我弄死你。”

也在此时,狗腿子和两名带刀侍卫气喘吁吁地来到了荷花亭。

“少爷!少爷,我来了!”狗腿子大喊大叫,扰乱了这里的姣好氛围。

杨菲菲微微皱眉,她虽然对柳应召稍微改变了看法,甚至对他有了好感,但是这狗腿的痞子气,依然不喜。

柳应召转头看去,冷淡地说:“没想到还真来了,一边呆着去。”他对着三人可一点也不客气。

狗腿子看了看当下的局势,他点头哈腰,与两名带刀侍卫退到荷花亭的一角,不敢大声说话。

明石刚刚要出动,准备吟诗作赋,羞辱柳应召,但见到柳应召的手下过来,心中心虚了几分。

他在想,如果真的让柳应召下不了台,自己会不会受到他的报仇?

看柳应召的狗腿子和两名侍卫的样子,自己只怕没有好果子吃。

他正在犹豫无比。

内心正在做着挣扎的时候,他看向杨菲菲。

却见杨菲菲的目光看着苏北,脸上带着笑意。在那一刻,他的内心忽然做出决断,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走向苏北。

其余人一见,心中知道有好戏看了。

他们虽然说说笑笑,但是也看得清楚,这明石对杨菲菲可是有几分特殊感觉,这柳应召的忽然出现,算是打搅了明石的计划。

两人必定会有摩擦。

“柳兄,正所谓吟诗作赋,没有诗词陪伴,怎么能算诗词汇呢?”明石走了过去,虚空对着苏北碰了碰杯。

苏北一饮而尽,淡淡一笑:“明兄说的甚是合理。”他想了想,“不如,随心作词,以某个话题展开即可。”

明石一愣,在他的心中认为,作诗应当跟对联一样,双方必须要有一定的规则条件才是。

不过,他随即开口:“既然这样也好,对柳公子来说,这种程度应该很合理。”

明里暗里都是在讽刺柳应召的实力不足,只能够用这种简单的作词手段才比赛。

众人有些笑,有些却笑不出来。

明石自认为有几分成就感,他站头看向杨菲菲。

只是,他这样的做法,却刚好是杨菲菲内心所不喜的。

吟诗作赋,无非就是敞开胸怀,述说心中事,出口成才。杨菲菲今日来,就是想要见见各位才子的才华。

话里话外都是暗中讽刺,反而让杨菲菲觉得这吟诗作赋变了味。

她微微皱眉地看着明石,觉得这样一个在她印象里不错的才子,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情?

明石一愣,然后急忙转头看向苏北:“如此可好?”

“甚好甚好。”苏北是个好脾气吗?是,但不是随时都是,“那不如以杨小姐的美,作为主题,作词一番?”

“真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杨小姐如美如画,为她作词,实乃上乘。”

苏北无形中的马屁,让杨小姐微微羞涩地低下头,但她还是仔细地听着接下来的对话。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杨菲菲的心中回想这句话,“很美的词句,他这是要表达什么?”

明石见杨菲菲的神色带着几分羞涩,好似心中被扎了一样,他的脸上平静,但语气却冷了几分。

“那明石就不遑多让,先来一句。”

“请。”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思之如狂。”明石算是表达了爱意。让莺莺燕燕一番心动无比,纷纷羡慕地看着杨菲菲。

今日的吟诗作赋,因为柳应召的到来,变了味,成了表达爱意的大赛。

其余公子哥也识趣地让了开,想看看这都城第一才子和都城第一纨绔之间的斗争,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请。”明石见杨菲菲沉思于自己的词之中,嘴角一笑,饶有兴趣地看着柳应召。

“今日杨小姐一蹙一笑勾动我心。”苏北看向杨小姐。

杨小姐一愣,刚要说什么,却被苏北打断。

“看。”

众人看向杨菲菲。

“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苏北摇头叹气。

“啊!”杨小姐捂着小嘴,脸色绯红无比。

她确实是含辞未吐,但没想到,苏北会来这一招。

按照地球上的说法,说明苏北会撩。

比明石干巴巴直接明了地表达爱意要生动的多。

众多莺莺燕燕低声尖叫,连她们也受不了苏北的这种方法,纷纷醉心地看向苏北。

其余公子哥嫉妒、羡慕,各种情绪纷杂。

明石的眼角闪过阴郁,他紧闭嘴唇,咬紧牙关,内心更加憎恨起苏北。

在一旁的狗腿子心惊地看着自家公子,他低声说:“这家伙怎么会变得这么有才,难道一直在装?”

他的内心有不祥的预感。

因为,他一直以来,都隐藏的很好,自认为这纨绔公子整天吃喝玩乐,根本就不知道他暗中的动作。

但现在,他却看到了另外一个不一样的柳应召。他感觉,这家伙似乎不能够小看。

“隐藏的再深,今夜也要死。”一名侍卫低声冷冷地说。

“不得大意。”狗腿子深吸一口气,“万事需要小心才行。”

再看明石与柳应召。

“请。”苏北淡淡一笑,对明石说。

明石感觉自己受到极大的挑衅,他之前还说作词会很适合柳应召,这是在认为柳应召的才华太薄弱。

现在,他却被打脸。

深吸一口气,他淡淡地说:“作词我想已经赞美不了杨小姐的美,不如作诗一番?”

他忽然改变主意,反而让人觉得他这人有些小人之心了。

不仅仅是杨菲菲不喜,就是其余人也开始对他有看法。

不过,他还是没有发觉罢了。

苏北淡淡一笑:“行!一切听明兄的。”他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无形之中,让一个人不知不觉走向更远方,这才是玩心计的高等境界。苏北一开始,就在算计明石。

他要让明石走出这群人的中心,被排斥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回眸一笑百媚生,绿叶相衬无颜色。”明石自认为很有道理地看向杨小姐。

只是,他之前的做法,已经让很多人觉得不喜,现在做得这半句诗,却有抄袭柳应召诗词的嫌疑。

他作完之后,四周并没有声音传来。

沉默代表的是排斥!

杨小姐看着桌上的古琴,面无表情。明石的内心疑惑,他作的分明很合理才是,无形之中赞美了杨小姐。

只是他却忘了,这半句诗也无形之中得罪了杨小姐四周的莺莺燕燕。

美眸一笑百媚生,直截了当是指杨菲菲,那么绿叶相衬无颜色,很显然指的就是杨菲菲四周的莺莺燕燕。

他这是在表达,除了杨小姐之后,其余的莺莺燕燕只是绿叶。

正所谓爱美之心皆有之,女人好些都是小心眼,明石这番说,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苏北却看出了另外一番气氛。

站在杨小姐的角度上来说,明石明里是在赞美她,但却让她无形之中成为了所有莺莺燕燕之外的一个刺眼存在。

杨菲菲现在很尴尬。

明石在抬高杨菲菲,贬低她身边的女性。

但明石却没想清楚,莺莺燕燕现在对杨菲菲产生了隔阂,隐隐有排斥之感。

站在话题外,挑明话中刺,无非就是搅乱是非,坐山观虎斗。

这明石的做法,当真是小心阴险行为,虽然他自己不清楚自己的这番举动,会带来什么后果。

苏北心中猜想,想必杨菲菲已经真正的对明石产生排斥感了吧。

这货竟然还疑惑自己的诗句为何没打动杨菲菲。

“咳咳!”苏北往前走一步,打破这僵硬尴尬的气氛,他一笑:“女人扎堆啊!就是莺莺燕燕一群,说说笑笑,好似百花鸟。”

他笑了笑,见所有女人好奇地看向自己,他用手上下笔画:“欲把荷花比百花,浓妆淡摸总相宜。”

他这诗的意思就是,有人总想把最美的花对百花内的莺莺燕燕作比较,但女人之美,各有不同,百花似的女人有百种,女人的美自然也有百种,不能比较。

一时间,莺莺燕燕欢笑不止,杨菲菲松了一口气,她的脸色绯红,低声一笑:“公子才华,深得我心。”

“柳公子好会说话!”一群女人低声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