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章邀请/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群公子哥们纷纷喝彩,都在为苏北的这句经典诗句赞赏佩服不已。

诗句不是真正的经典,但在这个尴尬的时间内,化解了杨菲菲的尴尬,确实是一个经典的佳作。

此时,柳应召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彻底大变,没有任何人不佩服。

杨小姐看向柳应召的眼神也变了,她原以为这个纨绔真的是个贪玩的公子哥,没想到,如此的体贴。

如果是按照地球上的说法,他苏北就是个暖男,还会花式撩妹。

人帅,家富,高学历,会暖人。

苏北这番举动,让一群莺莺燕燕的芳心早已暗许。

明石一脸懵逼地看着柳应召,再看向身边的人,好半天,他仔细回想自己的每句话,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嘴了。

“明才子,是否还来?”柳应召手持纸扇,风度飘飘的一笑,引起众人的双眼侧目。

“在下佩服!”明石咬着牙低声说。

现在这个局势,他如果还要在强撑下去的话,只会是自己吃亏。

苏北诧异地看了一眼他,心中冷哼一声,皮笑肉不笑:“这荷花亭一聚,我看以后还要多办,都城需要的是一种风气。”

他的背后可不小,说这句话,自然也是有分量。

众人相捧。

不仅是因为他的背景深厚,还以为他的才识过人,做人世故圆滑,懂得如何审时度势,深得众人的心。

明石阴冷着脸,回到石椅上。

在他身边围绕着的,只有三个,而且这三个还是攀附他家的公子哥。至于其他人,早已经聚集在柳应召的身边。

这场诗词汇对于明石来说,已经彻底变味,他成就了柳应召。

没有举办多久,在苏北一声天色已晚之下,众人纷纷散去。

狗腿子蹲在岸边打哈欠,见柳应召走了过来,他哈腰走上去:“少爷,要回去了?”脸上出现谄媚的笑容。

苏北平淡地点了点头:“走吧。”

“柳公子。”一道细腻的柔声从身后传来。

苏北转身看去,只见到杨菲菲被一群莺莺燕燕簇拥着走了过来。

他的双眼一亮,看了一下四周。

此时,公子哥们还没有散去,特别是明石,一个劲地往这个地方看。

“杨小姐找鄙人是有何事?”

“柳公子是要打道回府?”杨菲菲对着苏北轻轻一笑,她现在对苏北非常有好感,自然说话的语气也很愉悦。

苏北点头。

“何必一起呢,杨府和柳府相距不远,都在一条街道。”杨菲菲的话惊呆了所有人。

这世道变了,竟然还有黄花大闺女要求异性同行的。

明石的双眼忽地睁大,心中一颤,彻底感觉自己已经没戏。

低着头,双手握紧,一脸的阴云密布。

柳应召的背景要比他大得多,他无法压制得过,他想要用其他手段得到杨菲菲,绝对不可能。

苏北一愣,心中其实是有些诧异。

他只不过是想要在这场诗词汇上玩弄心计,想要看看这人心路中到底会出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出现。毕竟上次的生死路,给苏北提了一个醒,任何一个信息,都可能是拯救他走出死路的关键点。

不过在诗词汇上,他暂时还没有发现。

他也没有想到,这个黄花大闺女竟然会邀请自己一同打道回府。

说话者杨菲菲的脸色微红。

女孩子家的脸皮薄,能够说出这种话,已经是很夸张了。

如果苏北在这个时候拒绝的话,简直就不是男人了。

“多谢杨小姐的邀请,我很荣幸!”苏北微微一摇扇,那双丹凤眼出现笑意,瞬间让众人莺莺燕燕捂嘴惊艳,双双羡慕的目光看着杨小姐。

公子哥们也不敢在妄想,孜孜称叹。

想必过不了多久,这柳府和杨府之间的关系将会更加紧密起来了吧?

联婚的几率将会大很多。

“少爷,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狗腿子的内心一惊,彻底改变对苏北的看法,现在他更加小心翼翼,不敢表现出任何异常出来,甚至他在怀疑,之前所做的那些,是否也被这纨绔给发现了?

否则的话,侍卫放在他茶杯里的无花散怎么没有毒死他?

在这种疑惑的心理之下,他的内心谨慎无比。

连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也是带着笑,似乎是在为苏北泡到杨小姐而高兴。

苏北淡淡地看了一眼他,忽然,他转头看向狗腿子身后的两名侍卫。

狗腿子的身体微微一颤,手抖了一下。

他发现什么了?

狗腿子的心中被吓到,僵硬地转头看去。

“你们两个也跟着他回去吧。”苏北淡淡地说完,转身脸带笑容地对杨小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狗腿子低着头,双眼观察柳应召的背影,他在思考,之前柳应召忽然转头,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他?还是说只是偶然为之?

常说小偷多疑鬼神,现在放在他的身上,正好合理不过。

“不用骑马,以柳公子的身份,坐在马车内才合理。”杨小姐说。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苏北说完,跳上马车。

马车头上,小安的双眼深深地注视着苏北,似乎是在警告些什么。

苏北内心的玩心大气,他微微侧过头,对着小安做了一个莫名的笑意。

看到这莫名诡异的笑意,小安的心中一惊,低着头,思考着什么。

玩弄心计,在这人心路上,苏北无时无刻不再玩弄心计。

车内香气扑鼻,苏北坐在侧边的软塌上,恭恭敬敬,与杨小姐相距一米左右。

这是尊重,也是态度。

杨小姐很喜欢苏北的这种做法,她淡淡一笑:“相传柳公子的身平事迹与现在的柳公子很不符。”

苏北一笑置之。

“柳公子是在隐藏些什么吗?”她想了一下,“柳家是都城大富,在官道上想必也有很强的背景,柳公子这样隐藏,似乎很不妥。”

“是吗?我想听听你的想法。”苏北根本就没有隐藏什么,只不过现在的柳应召不是真的柳应召,而是苏北他自己。他对这具身体的背景一无所知,所以想要玩点心计,从这姑娘的口中知道一些关于自己的信息。

“我猜不出来。”杨小姐微微蹙眉,“不过柳公子的才华这么好,如此隐藏下去,实在是可惜,可否想过做一个文官?”

“我喜欢自由,书香气太重的气氛,有时候还会变味。”苏北这话说的莫名。

杨菲菲沉思良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的美目打量着苏北,低声说:“自由,纨绔算是自由吗?”

“算是吧。”苏北靠在软垫上,侧头看着杨菲菲,“你这样邀请我上来,就不怕有人说闲话?”

此话不算暧昧,但对于这样一个闺女家说话,却让她想多了。

只见到杨菲菲的脸色微微绯红,轻声说:“诗词汇上,柳公子做得很多事情,我想年轻一辈不会胡乱传言才是。”她这是在告诉苏北,苏北可不是那样的人。

豪华马车打道回府。

而在荷花亭旁。

狗腿子带着两名侍卫站立良久,他的脸色阴沉,缓缓地说:“刚刚他为什么忽然看向你们?”

一名侍卫摇头:“我们也不知道,当他看向我们的时候,我们也是很疑惑。”

狗腿子的脸色阴沉,不知道再想什么。

忽然,眼前有一个人走过。

是明石。

这家伙在这里被打击的不小,因此走的时候也很晚,想必心情很不爽才是。

“这家伙……”狗腿子的心中改变主意,不能够在今晚,贸然行动,击杀柳应召。这个柳应召隐藏的太深,他计划了这么久,不想因为一时心急,从而兵败柳家。

他看着明石,低声说:“倒是可以利用利用!也许,杀人不一定要亲自动手。”他冷哼一声,“把他拖到巷子中去。”他吩咐两名侍卫。

豪华马车行至半路,小安在外面传话进来:“小姐,玫瑰丝绸店到了。”

杨小姐见苏北的双眼带着疑惑,便说:“是我特意吩咐小安,在玫瑰丝绸店短暂停留一下,我想挑选几件衣裳。”她歉意地看着苏北。

“闲来无事,我也出去瞧瞧。”只要与自己联系密切的人或者是事物,苏北都想要去观察个清楚。

这苦行路可不好走。

苏北走过一条,心中多了几分老道经验,不能够放过身边任何一条线索。

他自从跟了杨小姐之后,玩弄心计的时机也多了起来,那么人心路多多少少会与杨小姐扯上关系。

她的事情,苏北要看得明白。

“劳烦公子了。”杨小姐下了车,苏北跟了下去,抬头一见,一家不大不小的丝绸店出现在街边。

庞大的队伍实在是有很大的阵势,丝绸店的老板娘亲自迎接,对着杨小姐一笑:“杨小姐,我们店内的丝绸齐全,随您挑选。”她打量了一下苏北,感觉眼前这名公子哥有些眼熟。

但她依然不敢得罪,因为她看到这公子哥是从杨小姐的车内下来的,这只能够说明,两人的关系不简单。

杨小姐看了一眼苏北,有些脸红,她款款走上台阶,进入店内。

苏北没有多想,合上纸扇,也跟了上去。

“夫人,我们的丝绸店也有适合相公的衣裳。”老板娘见苏北走进来,立马谄媚笑了起来。

杨小姐脸色微红:“我还未嫁人。”

“那就是未婚了。”老板娘的这句话,终于让苏北醒悟。以他在炼气者世界生存多年的经验,立马猜出了杨菲菲为何脸红,老板娘为何说出这类话。

“我和你一同进来,一般都会认为是夫妻俩?”苏北诧异地说。

杨小姐脸色微红地点头。

“那我先退出去。”苏北咳嗽一声。

这应该是这里的习俗才是。

不过,为何杨小姐一开始没有提醒,而是默认了他跟进去?

苏北心计一动,似乎猜出了杨小姐的几分心思。

“不用,进都进来了。”杨小姐对老板娘一笑,“这是误会。”

算是一次小小的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