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回府/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菲菲在这里选购了两套丝绸,并且准备两天后再来拿。

随后,两人上了马车离去。

路过柳府,苏北下车,并且拱手想谢:“承蒙杨小姐的照顾。”

“柳公子身份尊重,这是应当的。”她想了想,忽然说,“不知道柳公子还想来一次荷花亭一聚吗?当然,可以重新选一个地方,公子的才华,可不能埋没。”

苏北沉吟:“这件事情就随杨小姐吧,只要你高兴,我随时奉陪。”

杨小姐脸色一红,羞涩地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马车。

小安站在马车头,目光有些冰冷地盯着苏北。之前苏北那诡异的笑容,让他心生警惕。

苏北站在门前,见小安的态度冰冷,他再次流露出诡异的笑意,然后一扇扇子,转身走进府中。

这一幕,让小安的内心更加的不安起来。

这柳应召,必定是装出来的,小姐有危险,我得多提醒提醒。小安在心中猜测。

他一直忍着没说,是因为苏北还在场,他说了,只会让双方尴尬,反而会惹恼自家小姐。等回到府中,在给小姐提个醒。

苏北推开大门,见开着,也没多想就走了进去。

老管家从不远处的长廊经过,见苏北进来,他急忙小跑过去,低头恭敬地说:“公子,您回来了?饿了吗,我马上让厨房的送到你房内。”

“老管家,我想跟你说个事。”苏北可不认识这老家伙,他连自己居住的地方都不清楚。

“您说,公子。”

“那边那个小姑娘,看到没有?”苏北指着端着花篮,里面盛有果实的丫鬟,走在长廊上。

“公子这是……”老管家疑惑地说。

“把她手中的事情交给其他人来办,我要带她去我屋里。”苏北深知柳应召是个纨绔,说这样的话,应该不会让人起疑。

“老爷要是知道会生气的。”老管家听到这话,立马就清楚纨绔柳应召要干些什么了,这家伙以前又不是没有干过,但暴露之后,一般受到教训的,也包括协助过柳应召的人。

“让你去办就去办,等会她走远就不好找了。”苏北瞪眼,“你就放心吧,没人会知道的,我保证你不会出事。”

老管家不打不答应,他小跑到那丫鬟的面前,接过她手中的花篮。

丫鬟脸色苍白地转过头,看向苏北,她紧咬嘴唇,低着头走向苏北。

苏北摸着下巴,看着眼前的小丫鬟:“萝莉身材。”拍了拍她的肩膀,“带路,去我的房间。”

“是。”丫鬟已知接下来自己即将面临什么,她低着头,双眼灰暗地看着前方,缓缓在前方走,苏北在身后跟着。

一路上,遇到的下人纷纷对他行礼,看向那名给苏北带路的丫鬟时,隐隐有几分同情。

路过一段中庭长廊时,一名拄着拐杖的富态男子走了过来。

“混账小子,刚刚又去赌坊了?”富态男子在中年阶段,他站在原地,双眼圆睁,瞪着苏北。

苏北一愣,打量这男人,心想,敢骂柳应召的人,不多,眼前这家伙应该是他的父亲才是。

“老爷。”为苏北带路的丫鬟微微行李。

富态男子看也不看丫鬟,一个劲地说教苏北,让他别整天出去胡闹。

“父亲,我刚刚并没有前往赌坊,半路上遇到杨家小姐,便与她一同前往荷花亭诗词汇聚了一聚。”苏北的这话,让富态男子吃了一惊。

忽然,他的脸色一变:“是不是又打闹诗词汇,惹急了杨家小姐?”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苏北,“你也老大不小了,如果你正经点,我好准备去杨家提亲,他家的产业也不小,我们两家合作,可以互相进退。”

他叹了口气:“唉!你娘亲去世的早,就应该成熟点,为何会学到吃喝嫖赌的纨绔手段!”

“父亲,你想错了。今天只是寻常的聚会,诗词汇过后,杨家小姐亲自邀请我与她同行回来。”

“你强迫人家了?”父亲阴沉着脸说,“要是这样,我今天就关你禁闭,等哪天你想通了,我在放你出来。”

苏北同样叹了口气说:“为何父亲就不相信孩儿的能力,这一次是杨小姐自愿邀请我,你若是不信的话,可以亲自去问问。”他想了一下,补充一句,“或者,过不久,你就能够听到关于我的传闻了。”

“父亲,要是没有什么事,孩子先行告退。”他走到丫鬟的身后,轻轻揉了一下她的肩膀,示意她快些走。

丫鬟求助似的看向老爷。

老爷有些不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对自己的儿子可是知根知底,能够让杨小姐自行邀请,那得要有多大的手段和魅力?他自认为自家儿子不可能有。

但看他那双平淡的双眼,却是真假半信。

“你要带她回房?”老爷收起那份疑惑的心思,他被丫鬟的眼神注意到。

“是的,父亲。”苏北揽住丫鬟的腰,“最近这段时间,我不准备出去,想在书房多读些诗词。”

“你又想骗你老爹是不是?”老爷的脸色阴沉起来,他看着苏北揽住丫鬟腰部的手,“这个理由足够我允许你带她回房了,是不是?”

“不是骗,是真事。”苏北淡淡地说。

“今天我就和你许下这个诺言,半个月内,你要是敢出门,我让你永远也出不去。”老爷冷哼一声,姑且再信这小子一次,他带着下人离去。

丫鬟的脸色彻底苍白,心中绝望。

她应该想清楚,她们这些下人,在富家上层之中,连口头交易的价值也不如。

苏北松开她的腰部,轻声在她耳边说:“快点回去。”

“是,少爷。”她的双眼溢满眼泪,楚楚可怜。

苏北的心中猜想,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丫鬟推开院门,苏北走进去,轻声一笑:“算是到了。”

在丫鬟的带领下,他回到自己的房中。

一路上,他记住了回来的路线。

苏北推门而入,坐在木椅上,舒了一口气。

他现在是个普通人,今天大半时间都是站着,实在是让他这具身体有些疲惫。

丫鬟站在他的身前,垂着头一语不发。

“随我出门的那三人,现在回来没有?”苏北喝了一口茶说。

这个小事件,引起了他的注意。

现在可是人心路,苏北可比平时在现实世界之中要警惕得多。

“一般他们回府上后,都会回到公子的院子,只是今天并没有见到。”丫鬟的话让苏北的心中生起警惕。

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换一个说法解释,就是越是想不到的地方,越是会让人觉得出其不意的地方。

往往危险就来到于那些不曾多想的事物之中。

苏北记住了这三人。

“公子,我今天尚未洗澡,能够洗完澡之后,再来服侍您?”丫鬟好似彻底认清自己的结局,她的双眼灰暗地看着桌面,低声说。

“你先坐下。”苏北淡淡地说,他的脑中则是回想着今天遇到的,看到的和与自己有联系的事物和人。

也许,人心路考研的答案,就在这其中。

一个狗腿子,两个侍卫,这必须要注意。

杨家的小安和杨菲菲也要注意。

明石也要注意。

还有那个丝绸店也是,杨菲菲决定两天后去拿自己的丝绸。

这一幕幕,都在苏北的脑海中不断地回忆。

需要注意的,需要警惕的,需要防范的。

“你怎么不坐下?”好半天,苏北才发觉丫鬟并没有听自己的,依旧站在桌前。

“奴婢不敢。”丫鬟低声害怕地说。

“让你坐你就坐。”这里的登记层次森严,但苏北的想法可不是这样,他也懒得解释,直接命令丫鬟坐下。

“是!”丫鬟被苏北的语气吓到,她小心翼翼地坐在木椅上。

“老头子肯定会注意我的动向,想要出门,得从另外一个地方才行。”苏北的内心猜测,想到这里,他的双眼不由得在丫鬟的身上游走,“也许靠她,能够知道更多的出门路线。”

不过在丫鬟看来,苏北如此看她,应该是在做上床前的准备,因此她紧张无比,坐在木椅上,一动不敢动。

“你知道哪里可以离开府邸的地方?”苏北忽然问。

丫鬟忽然蒙了一下。

“你要是说出来,今天我就放了你。”

这话有歧义。

丫鬟低声说:“公子以后也会放了我吗?”

“会!”苏北想了一下说。

“从后院的花园就能出去。”丫鬟心中一喜,急忙脱口而出,只是刚刚说出来,她的内心就后悔了。

因为,不管她现在说出来,等于是把自己要交易的东西提前递给了对方,而她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苏北一笑:“你多做会。”

“公子,你……”她楚楚可怜,语气带着怨气地看着苏北。

“行了行了,你多坐会,等会带我去看看后院的哪里能够出去。”苏北扫了一眼外面,天色将暗,“你去让门外的下人送点饭菜进来。”

见丫鬟起身离去,他多加了一句:“你吃了没?”

“公子不必关心奴婢。”

“就问你,吃了没?”他在炼气者世界也经常遇到过这类人,见的多了,他也烦了,也懒得跟他们狡辩。

“没。”

“那就让他们做两份,你一份我一份。”苏北见她还要说,皱眉加重语气,“就听我的,快去快回。”

“噢!”丫鬟多看了一眼苏北,转身出门。

在屋内,苏北点上烛光,望着光亮发呆,他喃喃:“也许人心路可怕的地方,是在你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危险正在悄然来临吧。”他忽然有感而发,转头看着昏暗的四周,“毕竟,玩心计,就得暗地里进行啊!”

现在的他生怕外面下起大雨,然后血雨蓬勃,往他笼罩而来,那也就说明,人心路上,他失败了。

心中想要出去了解一切可能与他有关的事情的心态,越来越急。

不过一会,丫鬟进了门。

“公子,他们回来了。”丫鬟低声说。

“谁?”

“今天跟公子出去的侍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