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章小心翼翼的丫头/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噢!”苏北点了点头,“他们现在在哪里?”他本想暂时搁下这事不管,但想着人心路必定参杂着诡异,他还是决定现在就去问问,这三个家伙,为何这么久才回来。

就算是走路,也能够在天色之前回来。

“在院内。”

“你在屋内守着,我去去就来。”苏北吐出一口气,推开门。

院内三人立马站直了身子,狗腿子哈腰上前:“公子,路上遇上了一些麻烦事,这才来得迟到了。”

“说来听听。”苏北的双眼深邃地看着狗腿子,时而望向他身后的两名侍卫。

“王家公子拦住我们的去路,非要见公子您,说上次输在你手上的钱,这次要连本带利的赢回去……”苏北淡淡地点了点头,“明日就去拜访一下这王家公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双眼在观察这三人。

三人一句话不说,低着头无动于衷。

苏北没从他们的身上见到任何异常,便说:“既然都回来了,那就各自去休息吧。”他说完,转身回房。

“是!”狗腿子低声一笑,转身离去。

不过,就在狗腿子三人离开的时候,苏北又悄然跟了上去。

至今为止,只有这三个家伙做事情,给了他很有诡异的感觉。

各种不在场证明,虽然理由充足,但苏北还是选择小心为上。

出了院门,往下人所居住的简易房屋走去。

一路上,两名侍卫说说笑笑,苏北并没有从他们的身上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就在他们要进入下人所在的院所时,一句话从一名侍卫的口中,隐隐约约地被苏北记录在心中。

“两天后的余江诗词大比……”

苏北站在院所外,眉头紧锁:“两天后,余江诗词大比?

“为何我不清楚?”他深深记载心中,返回院所。

房屋内,桌上已经有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

看的苏北食指大动,他是真的饿,坐下来,刚刚拿起筷子要夹菜的时候,他的手上动作一顿。

“这里面会不会有毒?”谨慎到这种地步,苏北感觉自己得了多疑症。

想到这里,他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丫鬟的碗里,“坐下吃吃,别等饿了。”

“奴婢还是站着好一点。”她害怕地说。

“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放轻松,坐下来吃饭。”苏北减轻了语气,生怕惊动这名容易受到惊吓的丫鬟。

“奴婢……”她低声,身子微动,声音却颤抖起来。

她是真的不敢与主人坐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

“让你坐你就坐,让你吃你就吃!”苏北加重语气,严厉地说,“真是,害怕我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苏北算是看出来了,这丫鬟就得严厉对待,她才能深切的明白自己所说的话。

只见到这小丫头小心翼翼地坐在椅子上,手握筷子,紧张地端着碗,也不敢吃饭和夹菜。

苏北看不下去,他亲自为这小丫头夹菜,吓得她快哭了,急忙说:“不用劳烦公子,丫头自己来。”

“你叫丫头啊?”

“恩,是管家给我取的。”

“真名呢?”

“我没有真名,我是个孤儿,被老管家收留进府里的。”丫鬟紧张地看着碗中的红烧肉。

这是公子亲自为她夹的。

“哦。”苏北想了一下说,“放松吃,就跟你平时吃饭一样,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情,也不会伤害你,知道吗?”他平缓了语气。

“谢谢公子。”丫鬟低声说。

“吃饭吃饭。”苏北的内心反而有些内疚。

因为,他让丫头先吃的原因是想要看看,这饭菜内是否有毒。

心中暗叹一声,玩心计的人,太累。

现在他有些体会到,为什么有些人喜欢闲云野鹤,隐世他乡,避开社会复杂的人心。

“玩心计的人,终有一天,会被心计玩死!”他的心中,忽然领悟到这句话,也让他隐隐感觉到,人心路是否也是这样考验他的?

不管做什么,都要警惕是否会发生什么。

短时间内,他可能不会有事,但时间一长,这种多疑的心态,可能会让他的精神接近崩溃。

不过,既然已经走到了这种地步,他如何能够放弃?

到如今,他还是无法明白,巨人在他走进人心路时,说的那句话,贪心害死人。他到底哪里贪心了?如何贪心法?

摇了摇头,不敢多想,再多想,他可能晚上都不敢睡觉。

见丫头没事,他也开始吃起晚饭来。

丫头从一开始的紧张,到最后慢慢地放开手脚,遇到喜欢吃的,也会自己去夹。

来自于柳应召的恐惧,在她的内心渐渐消散。

眼前这个纨绔大公子,也没有如当初的一样,凶神恶煞,对待下人如鸡狗。

吃过晚饭,苏北站起来,走出门,回头说:“收拾一下,让外面的人送出去。”他站在院子内,双眼望着上空。

没有乌云出现,也没有电闪雷鸣,那么,这也就说明,今夜可能不会出现雨。

苏北怕就怕在他还没有找到走出人心路的按方法,就被血雨夺走了生机。

丫头收拾碗筷,然后小跑到门外,两名下人跟着进来,对苏北行了一个礼,然后把碗筷端着出了门。

而苏北自己还在院子的石椅上,一言不发。

丫鬟安静地站在他的后面,一动不动,好似雕像。

“现在去后院,走。”苏北忽然站起来说。

“天色这么晚,丫头觉得明早去更合适。”

“怎么?怕半路被人劫了?”苏北哼笑一声。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苏北调侃地一笑。

“我……我……”

“要是太晚回不去,就睡我这里。”苏北的话让丫鬟的脸色大变。

只见丫鬟急忙说:“能回得去,回得去的。”

“那就走吧。”苏北示意丫鬟带路。

他对府邸还不熟悉,因此在这里,他时刻都需要一个下人,这样就能够保证他离开自己房屋的时候,不至于在自家府邸迷失,否则只会引起其余人的怀疑。

这名天真烂漫的丫头,很正好是苏北的人选。

丫鬟从屋内拿出灯笼,在前方走,苏北在后面跟。

夜里很安静。

下人们忙活了一天,也差不多回到自己的房中休息。

苏北与丫头走在长廊上,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走了小半会,丫头悄声说:“到了。”她走入花园之中。

“哪里可以出去?”苏北问。

“这里。”丫鬟指着一面假山后面的一堵墙说,再墙外,有一棵杨树,正好可以从假山上攀登到那颗杨树上,借此逃出此地。

苏北见状,一笑:“你是怎么知道的?”

丫鬟的脸色紧张,急忙说:“是其他人告诉我的,我从来没有胆子逃出去。”对于她来说,这里的等级虽然森严,但却能够养活她。

冷了有棉袄,饿了有饭吃。

她完全没有想过,出去之后,她能干些什么。

所以,柳氏府邸就是她唯一能够生存的下去的地方。

“我相信你就行。”苏北打量着这假山,他爬上去,然后望着对面的杨树,点了点头:“很不错的逃离之地。”

丫鬟紧张地看着四周,生怕随时会窜出一个人出来。

一旦柳应召出事,她肯定也是在所难免要受到惩罚。

“好了,我们走吧。”苏北观察好地形,带着丫鬟离去。

他见丫鬟的脸上带着倦容,便补充说:“你现在赶紧回去休息。”

“是!”丫鬟如蒙大赦,小跑着离开了原地。她生怕苏北改了主意,要带着她回到房间。

现在能逃多远,她肯定是逃多远。

苏北看着假山,然后缓缓点头:“明天,或者是后天,我就出去瞧瞧。余江诗词汇吗?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是如何知道的。”他现在开始怀疑起这狗腿子和那两名侍卫。

同样的,他也想去看看,那处玫瑰丝绸店铺,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异常。

待了一会,他转身离去。

作为普通人,他必须要在晚上进行睡觉休息。

回到房中,苏北站在房门前,隔着窗纸,望着明月。

很久很久之后,他才转过身,吹灭房中的火焰烛光。

整个世界好似安静了。

躺在床上,他望着天花板,淡淡地说:“贪心害死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人心路,是玩弄人心,还是被玩?”

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再不去想其他事情。

明早起来,出乎苏北意料的是,那名丫鬟竟然端着盆,进入他的房中。

这是要服侍他洗漱的节奏。

“公子起的很早。”丫头小心地观察苏北的表情。

“恩。”苏北洗漱之后,多加了一句,“以后你随时来我的院子,我有事情吩咐你去做。”

“公子有何事,丫头必定会鼎力相助,赴汤蹈火。”

“行了行了。”苏北见这单纯的小姑娘竟然也说出这些违心的话,一早上的情绪瞬间崩塌。

洗漱完,丫头端着盆离去。

“记得回来。”苏北加了一句。

一夜,他在思考,什么时候去假山一趟。

不过一会,丫头走了进来。

“你现在带着我去藏经阁。”

“哦。”丫头这次学乖,没有多说一句话。

这一次,丫鬟算是见识到不一样的柳应召。

在柳府,除了老头子,柳应召是个无人敢惹的家伙。

一路上,有下人打招呼。

当苏北出现在藏经阁的时候,门外的老者吃惊地看着苏北:“你是要进来?”

“是!”苏北淡淡地说。

“好小子,让我的双眼一亮。”忽然,老者担忧地说,“你可别放火烧了里面的正规物品。”

“行了,我清楚了。”苏北带着丫鬟,直接走了进去。

一楼凉快安静,苏北选取了关于这个都城的历史的信息。

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翻看着,身旁的丫鬟的双眼一直流露出惊讶。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一个纨绔的大公子,有一天会放下内心的枯燥,来到藏经阁,安静地细度地看书。

一时间,她的双眼中全是对苏北的好奇。

其实,苏北之所以选择来这里,是因为他下定决心,明天再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