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人心路失败?/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去之前,他想要了解一下关于这个地方的一些背景。

在藏经阁内看书,正好可以吸收这些信息。

丫头坐在他的旁边,无聊但又不敢乱动,只能够站在苏北的身边,双眼乱转,胡思乱想。

“觉得无聊,可以出去走走,或者是跟我一起看书。”苏北头也不回地说。

“不无聊。”丫头急忙说。

苏北在没说什么。

半个小时之后,他放下书,揉了揉眼睛。

丫头很聪明地上前,两只小手揉捏他的肩膀,为他按摩去除劳累。

“对了,我那三个跟班的,早上也不会来我的院中?”苏北忽然说。

丫头想了一下说:“一般都会来的,只是今早上没有看见他们。”

苏北的双眼中有精光,现在他越来越警惕这三个家伙。

也在这个时候,外面有走动声传来。

一人忽然跑了进来,是一名下人。

“少爷,老爷找你有事。”这名下人满头大汗,想必来的时候也是急,只见到他的脸上带着笑意。

苏北微微一打量就猜出是什么事情,他也没有点明,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说:“丫头,我们走。”

“你带路。”他对这名下人说。

两人在下人的带领下,走出藏经阁,往府邸的真正大院走去。

一路上,下人丫鬟议论纷纷,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传言,看向苏北的时候,双眼也是变了又变。

丫头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人,但也不敢问,因为自家少爷还在,不敢冒然乱来。

行走到半路,他的三个狗腿子出现了。

“你们去哪了?”苏北在穿过花园的时候,站定,双眼盯着狗腿子说。

那两名侍卫一直跟在狗腿子的身后,这一个细节,让他深思熟虑地想了一番。

“老爷听闻了少爷昨天在荷花亭的传言,他以为是假,便传我们三人过去确认一番。”狗腿子一笑,“这当真是喜事啊!”

苏北猜测的就是这件事情,他笑了笑,点头:“行吧,你们先回去。”

他扫了扫那两名侍卫,见他们一直低着头,面色不语,他的脸上也没有出现任何情绪,只是感觉眼前这两名侍卫的表情,似乎不适合出现在这里。

“好勒!”狗腿子对苏北躬了身,带着人离去。

“把这里扫一扫,这让少爷老爷看了多不好?”一名这片花苑的总管眉头一皱,指使下人把苏北前方的一块脏地方扫干净。

苏北看了一眼,点头:“随时保持干净才行,毕竟家大,形象也要竖立起来!”

总管哈腰点头说好。

继续往前。

手持纸扇,他踏进了院大门。

腰杆挺直地站在院门前,双眼扫了一下四周。

不知道何时,柳应召的父亲端坐在石椅上,身后一排下人,与他下棋的是另外一名中年人,行为举动也不尽相同。

“来了?”他的父亲神色带着淡淡的威严,他看了一眼对面的中年人,嘴角一笑,“过来。”

苏北一见这样子,就知道柳应召的父亲在摆架子,故意做给他看,应该说是做给对面的中年人看。

他忍不住心中一笑。

这想必也是当爹的幼稚一面吧。

他在荷花亭大放异彩,从一个超级纨绔变成都城第一才子,当父亲的那种心情可想而知。

他也没有点破,坦然地走了过去。

他父亲的身后,一排下人目光各异地看着苏北。

“这位就是令尊之子啊!”那名中年人不胖不瘦,精神气很足。他笑看着苏北:“恩,不错!是个骏公子。”

他父亲哈哈大笑:“见笑了!这混小子整天就干些正经事,总是气煞我!”虽然是这样说,但双眼却已经内涵笑意。

那名中年人看的也是忍不住一笑。

“快过来,见见你的杨伯父。”他的父亲柳峰挥了挥手。

“杨伯父好。”苏北平静地说。

“昨晚,我还特意听了我闺女的话,说你这个传言中的公子,百名不如一见,才华五车啊!”

“见笑了。”苏北恭谨地点头说。这时,他才清楚,原来这杨伯父,竟然是杨菲菲的父亲。

柳峰哼了一声:“他能有什么能耐,整天就知道玩!”说罢,摇头叹气。

不仅仅是苏北和杨伯父看出了柳峰的嘴皮子凶,内心欢喜,下人也是偷偷忍住笑意。

但大家都没有说破。

“父亲,明日我想出去一趟。”苏北直接提出要求。

“去哪?”柳峰瞪了一眼,“又想去赌坊?”

杨伯父伸手阻止:“别这样说他,小孩子有玩心正常。正好,明天不是那个年轻第一才子明石,要在余江举办诗词汇吗?也许柳公子去的地方就是那里呢?”

苏北听到这句话,心中一惊。

忽然间,他回想起昨晚上,从自己那三个狗腿子的口中听到的余江诗词汇……

“有古怪!人心路的难点,必定在他们之中!”苏北的心中猜测,“明石、三个狗腿子!”心中冷哼一声。

照理说,明石的事情和计划,断不可能会被自己的下人提前得知。

但是,他却提前从自己的三个狗腿子口中得知了此事。

那也就说明,自己的狗腿子已经与明石联合起来,或者是建立了什么秘密合作。

深吸一口气,他点头:“我要去的地方,就是余江诗词汇。”

“这小子能够有什么出息,去了只能够给我丢脸。”柳峰笑骂。

他说着,端起了茶杯。

上空,不知道何时,已经阴云密布。

苏北抬头一见,那云,常人看去,只是乌黑的,但他看去,心中却是一惊,一种极其巨大的恐惧感涌现内心。

云是红色的,也就是说,血雨即将来临。

“失败了?”他的大脑中不断地回想着自己所做的一切。

从一开始成为柳应召开始,一直到现在。

每一步,每一脚,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他都仔细回想起来。

四周隐隐有血腥味传来。

这里的人感知不到,只有苏北才清楚,这是人心路要失败的迹象。

压下焦急,不断地回想着。

最不会出事的,也就是最会有意外发生的。

各种推论不断地从心底出发。

外面的人叫他,他好似发呆一样,不予理会。

“混小子,还不给你杨伯父倒茶。”柳峰见苏北一动不动,大骂。

苏北被这骂声喝醒,他下意识地看过去,也在这一刻,心中一动,回想到了某个关键点。

“且慢!”他大喝一声,声音太大,语气太重,以至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他扫了一眼四周,血雾出现,即将笼罩在他的身上。

下人居住的区域,分男女。

在男区,三个狗腿子冷冷一笑。

“等这老头子一死,柳家必定大乱,然后在找机会,被他儿子也弄了。”狗腿子冷冷一笑。

另外两名侍卫想了想,其中一位说:“那明石这件事情……”

“这小子太怂,既然现在就能够出手,就不必用上他,等柳家到手,再把他给宰了!”狗腿子临时改变计划。

因为,今天老爷叫唤他们过去,给了他们机会。

“本想要在余江诗词汇上,利用明石解决这柳应召,现在看来,不必了!”狗腿子叹了口气,“真是累啊!为了得到这柳家。”

“是啊!上一次我们的行动简单得多啊!”

“这次可是大家族,不比其他势力。”狗腿子冷哼一声。

“那小子隐藏的深,难免会被他看出些什么……”一名侍卫有些担忧地说。

“等他发现,早就晚了。”狗腿子贪婪地看着四周。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上空,站起来说:“走!进屋去,下雨了!”

不过一会,大雨磅礴地下了下来。

而在柳府,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柳家家主柳峰身死,还有一件影响巨大的事情就是,跟随他死去的人,还有杨家家主。

一个下午,柳家门口就聚集了大量的人,府内已经大乱,无人主持得了这个局面。

“让我们进去,我家老爷在你们这里死了,必须要有一个交代。”一名身材魁梧的下人大吼,手中提着铁棍子。

一群人纷纷怒骂。

柳家府邸大门关闭,不敢打开。

大雨给这里的气氛增添了几分凄凉和焦急。

杨菲菲听闻此事,吓得脸色煞白,几次差点晕过去。

她坐着马车,急急忙忙来到柳府。

他的父亲还在柳府之中。

“小姐,这些杂碎不开门!”一名下人怒了。

老管家见杨菲菲的脸色苍白,伤心欲绝,当下转头冷喝一声:“来人!撞!给我把这门撞开!”

不仅仅是杨菲菲来了,她的母亲也在她的身旁。

两人哭哭啼啼,默认了老管家的行为。

一群人纷纷往府邸大门冲去。

恰在这时,门被打开。

“且慢!”一声断喝从苏北的口中传出。

他冒着漫天大雨,身穿的白色丧服已经淋湿。

但是,他的神情依然是冷峻无比。

一人挡在最前,大手一挥:“众人莫急。”

“什么叫不急,我家老爷在你们这里出了事,自然要快快让我们见到真相!”一名下人大喝。

以前,他可不敢这么针对这个纨绔大公子。

苏北扫了一眼杨菲菲,见她看向自己的时候,那双有些痛苦而漠然的眼神,他内敛心思,大喝:“想要进来可以,放下你们的武器,一个一个进。”

“谁知道你们打的什么鬼主意!害了我们的老爷,现在又想要来害我们!“老总管站在马车前,“保护好小姐和夫人!”

一群人群情激愤,纷纷围在马车身边。

“我父亲也出了事情,难道我就不急吗?你们这么愤怒,有什么办法?只有一些不法之人才想让这件事情地面矛盾继续激化下去!”苏北冒着大雨,脸上全是雨水。

好似,他泪流满面一样。

在他的身后,丫头痛哭流涕,打着雨伞便要上前。

“退下!”这一刻的苏北,再也不是那个整天嬉皮笑脸的柳应召,也不是人见人怕人见人恨的纨绔大公子。

他是柳府少爷,在这个时候,应当要出面阻止事态的恶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