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天黑路滑人心杂/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的内心愤怒于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制止事态的恶化。

“公子,你会生病啊!”

“此事甚大,不能儿戏!尔等退下!”他一声怒喝,让身后的一干人,用震撼的目光看着他。

这还是那个柳应召吗?

在这种危难的时刻,他的形象竟然如此高大。

“想要在这种时刻演戏,是在做给谁看呢?”一名下人躲在人群之中大喊,“你爹死了,受益谁最大,你自己清楚。”

此话让苏北大怒,双眼圆睁:“是谁说的,给我站出来!”他一声怒喝。

就算自己的亲爹不死,这家产最终也是他的。

这话实在是歹毒。

柳府内的人纷纷怒目而视对方。

杨家人自然也是维护自家人,毕竟他们的老爷也除了事情。

双方人互相瞪着对方,看样子,火药味不小。

有可能在不经意间,就有碰撞产生。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时。

苏北深吸一口气,压下怒气,淡淡地说:“诸位要冷静!我柳府想要害了你们的家主,不可能会把自己也害了。

“你们想清楚,我柳家家大业大,到底是看上了你们杨家的哪一点?”

这种局势下的冷静,让人叹服。

便是杨菲菲也是多看了几眼苏北。

“少爷长大了!”老管家老泪纵横。他伤心于家主出事,也因在这起悲哀之中,公子挑起了大梁。

柳应召是他看着长大,见到他成熟起来,心中不禁有几分感叹。

只是这个时间的感叹,实在是让人生不起任何愉悦心情。

“谁知道你的父亲死没死,赶紧让我们进去看看!”杨家老总管大喝一声。

“要进可以,放下武器!”苏北一夫当关,站在大雨之中,身子虽然单薄,但那份气势从丹凤眼之中一放。

犹如冷冰凤凰,朝华世间。

“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埋伏!”一人见苏北如此态度,说话声也小了不少。

柳家毕竟比杨家势大,他们再次想起自己与对方的身份地位。

“柳家在门内的人,全部出来,站在我的身后,一字排开。”苏北往前走,走到台阶之上,淡淡地说。

老管家抹了抹泪,大喊:“听少爷的,都出来!”

丫头第一时间跑出来,她满脸泪痕,打着雨伞走向苏北。

她第一次看不透这名以前喜欢祸害丫鬟的公子。这一刻的公子,形象竟然如此高大?

“平时嬉皮笑脸,但在家族危机面前,公子却展露出另外一面,难道他一直在隐藏着吗?”一名分总管摇头一叹。

一瞬间,一百来名下人站在苏北的身后。

他们身穿丧服,手中空无一物,双眼愤怒地看着杨家人。

丫头给苏北打伞,一个劲的抹眼泪。

“还有些老弱病残和个别的亲属,都在屋中躲雨,还请见谅。”头发上的雨滴不断地从双眼上滑落,让他看向前方的时候,有些模糊。

杨家人无话可说。

“请诸位放心武器,请。”他让开一条道路,身后的人纷纷退让,在中间让出一条小道。

“柳公子的吧。”杨菲菲哭啼着说。

“这样做很危险啊!”老总管担忧地说。

“我相信柳公子的为人。”杨菲菲的双眼哭得红肿,但语气依然很坚定。

“多谢理解。”苏北躬身。

他可是柳家大公子,如此屈躬屈膝,实在是让人感到震撼。

杨家人见柳应召的种种做法,实在是不好太欺人太甚。

“放下武器!”老总管叹了一声说。

众人纷纷扔掉手中的各类武器。

也在这个时候,街道上有一阵马蹄声。

苏北转头看去,双眼一冷。

“王家的人!”老管家吃了一惊,“王家主也来了!”为首的是个肥胖的男人,冒着大雨而来。

“且慢!”王胖子大喝一声,在他的身后是他的家丁,手中带着武器。

只见到他来到马车跟前,下了马,冷冷地看着柳应召:“此事不能够感情用事,应当从大局出发!”

他对着杨夫人拱了拱手说:“杨博乃是我的忘年之交,他出了好事情,我王家怎么能不管?”

在他身后,家丁纷纷下马,杀气腾腾地看着柳应召,好似家主一下令,苏北就会被他们乱棍打死。

“此事……”杨夫人在这件事情上,其实是有些手无足措,老总管说的事情,她也只能够应了。

现在来了一个王家家主,她顿时拿不出主意。

“出事的可是一个家族的顶梁柱,如果感情用事,随便就进去,一旦被陷害,你们后悔也来不及!”王胖子冷哼一声,“小小年纪,却在这里卖弄!”

他指着苏北大骂:“你的父亲要是出了事情,就不应该带着人在这里拖延大半时间!”

此话让所有人的脸色大变,特别是杨家人。

“差点就上了这小崽子的当!”杨家人中,有人大骂。

一瞬间,矛盾激起。

“少爷,报官吧!这件事情已经无法控制了!”老管家担忧地说。

“你和杨伯父是忘年之交?我倒是不清楚,看你冒着大雨来这里,还带着这么多人,确实是一个大支援啊!”

苏北他也知道审时度势,冷哼一声:“诸位请”他转身提醒所有柳家人,“一旦这些人打砸柳府伤人,大家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东西没了,可以再买再造,人没了就真没了。”

丫头大哭:“少爷!我担心你!”

其余下人纷纷落泪。

王胖子冷漠地哼了一声:“如此年少就懂得玩弄心机,以后长大了还了得?”他转头看向杨夫人,“请夫人允许我,带领门下人,闯入柳府,看一看这里面的真面目。”

“切勿伤人!”杨夫人见来了一个支持自己的人,暗叹一声,把控制权交给了王胖子。

杨菲菲看了一眼苏北,又陷入伤心之中。

“退后!”苏北后退一大步,身后的人直接让出一个大道。

王胖子带着家丁和杨家人经过他的时候,冷冷一笑:“我倒是要看看,你会玩什么把戏!”

苏北冷漠地看着他,看着他进去。

王胖子的家丁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进去的时候动作太猛,总是磕磕绊绊,四周的建筑被他们破坏。

“来者不善!”苏北带着人也跟了进去。

“母亲,我们也进去吧。”杨菲菲说。

在他们的身边,还有二十来人守着,避免他们出现意外。

“这……”杨夫人的胆子小,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还是在等等,有王府的人在,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

杨菲菲挽着母亲的手臂,一脸哀伤。

王胖子带着人,一路打砸,进入了柳峰居住的大院子中。

“把这里给我围了。”他一声大喝,然后带着家丁二十,手持武器,走入院内。

苏北带着人也走了过来,但被人拦住。

“这里乃是柳府,不要太得寸进尺。”一名下人身材魁梧地站在苏北的面前,冷冷地对王胖子的家丁说。

“你们进去还了得?至少也得把真相查清楚再说。”那家丁冷笑,其余人也赶过来。

“就我一人进去就行!”苏北往前一站,淡淡地说。

“不可啊!少爷!”老管家立马冲了出来阻止。

丫头急切地说:“他们人多,而且有武器,少爷一个人进去,会很危险的。”

苏北摇头,执意要走进去:“在这里,他们还伤不了我,一旦出事,难道他们还能从容走出这里?”

他冷冷一哼,看着那名家丁说:“让开!”

“既然是柳公子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这家丁假笑一声,让开了道路。

苏北不听劝阻,走了进去。

门开。

他一步踏入。

王胖子站在屋门前,准备带人闯进去。

但门开的声音吸引了他们。

“很有胆量啊!竟然一个人进来!”王胖子的双眼带着杀机,“你知道你这样做,会是什么后果吗?”

苏北从容不迫地转身,关上门。

再次转身,面对王胖子和他的家丁,淡淡地说:“自然很清楚。”

“来两个人,把这小家伙控制好,其余人随我进去查明真相。”王胖子冷冷一笑。

两名家丁粗暴地冲上来,压制住苏北。

其实,就算苏北没了炼气者力量,但以他兵王的身手,可以轻松制服这两名家丁。但是,他没有,因为这样做,会让局势更加恶化。

王胖子刚刚进去,就看到柳峰端坐在首座上,笑吟吟地看着他:“王兄,别来无恙啊!”

王胖子心中一惊,看向四周,见无人,他才安下心来:“果然有古怪!杨博可是你杀死的?你想要吞并杨家的家产,是也不是?”

“你觉得呢?”柳峰的笑容,让王胖子不敢轻举妄动,深怕这是个埋伏。

“你为何这么忌惮我?我才一个人而已!”柳峰忽然恍然大悟,“对了!按照你们的计划,我应该是必死的人,这样做,可以让你们更好的得到我的家产,是不是?”

此话让王胖子的脸色一变。

“来人,把他绑了!”他下令,并没有回答柳峰的话。

柳峰没有任何反抗地被绑住。

他被王胖子的家丁抓在王胖子的身前。

“想来一次空城计?你是走投无路了吧?杨博身死,你身败名裂,柳家也身处危机!”王胖子的心中大定,“只是我疑惑,你为何知道我们的计划?”

“因为我儿子说了一句话,贪心害死人!”柳峰大笑,笑的肆无忌惮,笑的王胖子身心恐惧。

“我儿子身边的三个下人,今日被我唤来此地,却没想到,给了他们在我茶壶里下毒的机会!”

“还好我儿子机警,发现了这个关键点!”

王胖子暴露出真面目:“只可惜,你发现的太晚了!来人,杀了他!”

“杨博也没死,你敢杀我?”柳峰大怒。

“贪心可害不死人,杨家的家产,我也一并收了!”王胖子狰狞地说。

“天黑路滑人心杂啊!”苏北推门而入,洒然大笑。

外面,早已经雨过天晴,刺亮的光芒照射进来,让王胖子不由得眯了一下眼。

“万没有想到,最危险的人,就在我的身边。”苏北冷冷一笑,“来人,救我父亲,镇压王家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