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 地狱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豁然间,房梁上,床底下,里屋内涌现二十多人,都是柳家精心培养的好手,个个手持砍刀,杀气腾腾地围住王胖子和他的家丁。

柳峰被救出,他冷冷地看着王胖子:“据我儿子猜测,你的家产想必也被我儿子身边的三个家伙给吞并了吧?只是你太贪心,所以也跟着他们同流合污。”

杨博从里屋走了出来,叹了口气:“当真是天黑路滑人心杂啊!”

“伯父,还有一句便是,雨过天晴满目花!”

杨博赞赏地大笑:“好一句满目花!对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一声岳父也行!”

苏北一愣,低头说:“还是先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再说吧。”

“好!”杨博冷淡地看着面如死灰的王胖子,“柳家主,还是赶紧这件事情通知下去,今日听到了真相,可不能被他们蒙骗了。”

苏北转身出了门,看着晴空,闻着混着泥土味的空气,嘴角一笑:“原来这贪心害死人,说的不是我,而是他人。”

这让他想到了生死路上的向死而生,考验的不是他,而是他人。

如果没有经历过生死路,他也不可能推断出,自己身边那三个狗腿子的各种手段。

当杨博和柳峰走出大门,所有的一切,全部被揭开。

“少爷,老爷,杨家主,我听命少爷的命令,前往王家打探消息,发现这王家主早已经不是家主,而是另有其人!”

一名身穿朴素下人衣服的家丁单膝跪地说。

“噢?他叫做什么?”

“仁心。”

苏北喃喃这个名字,目光看向不远处,被自家家丁捆绑起来的三个狗腿子。

“你叫做仁心吧?”他看向自己的狗腿子。

事情已然暴露,但他不甘心。

他狰狞着脸说:“你是如何发现这一切的?”

“还记得我在半路上的时候,遇见你们的场景吗?”苏北前往柳峰的院内时,半路上遇见了这三人。

这三人是被柳峰唤去的。

从一开始,苏北就一直警惕这三人,毕竟他们之前就已经暴露出让苏北怀疑的手脚。

所以他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会让苏北留意。

前往柳峰的住处,让苏北怀疑。

但仅仅是怀疑,还说不通是看到了真相。

“那又如何?”仁心不甘心地哼了一声,“我想知道,你到底是如何发现的!”

此时,他们就在大院子之中,所有人在场。

杨博和他的夫人女儿,坐在首座之下,首座上,是柳应召的父亲柳峰。

他们的双眼依然带着震惊,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做出这种事情。

“玩弄心机,总有一天,你也会被人玩!”苏北看出了人心路的真谛。

他站在仁心的面前,所有人都在关注他。

“你做的很不错,但是另外两个可就不一定了!”苏北冷然一笑,“在半路遇见你们三个,只是你们太不小心,竟然把毒药散落在地上。”

仁心回想,当时,确实是那个区域的分总管吩咐下人打扰道路上的垃圾。但他没有多想,可现在他却非常后悔。

“白色的粉末,当时我还没有起疑,在院中,我父亲让我为杨伯父倒茶时,却发现茶壶的边角也有白色粉末。”苏北哼了一声,“你觉得我接下来会这么做?”

“错一步粉身碎骨!”仁心摇头,“当真是贪不得啊!”

所有人用惊异的目光看着苏北。

没想到,这位公子竟然有如此敏锐的目光。

其实,在当时苏北也很心悸。

在那个时候,满天血雾降临下来,即将围困住他。

也在那个时候,他在回想,到底是因为什么东西,才让血雾出现?这必定是发生在身边的某件关键性东西。

倒茶时,他才发现茶壶边的白色粉末,这才清楚,关键性的不是东西,而是人。

柳峰就是这个关键人物,一旦死了,那么人心路也就失败,他苏北也会走向死亡深渊之中。

而想要让柳峰死的人,是仁心。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放下茶壶,砸了柳峰手中的茶杯,四周的血雾消失,雨的颜色也变得透明起来。

人心路出现转机。

从那个时候起,他才明白,贪心害死人这句话,指的不是他贪心什么,而是指向仁心。

仁心贪心于柳家家产。

“你为何知道王家也被我吞吃了?”仁心玩弄心机多年,最终败给了一个纨绔,他的心中真的不甘,因此就算是在临死前,也想要知道这一切。

其实,不仅仅是他想要知道,就算是柳峰和杨博也想知道。

苏北是临时决定的计划,如此的果断,让他们此时想起来,也不得不服。

“我觉得贪心害死人这句话中的贪,恐怕不只是贪我柳家这么简单!”他看向杨博,“连杨伯父也敢害,你仁心的手里没点底气,敢贪吗?”

“原来如此!你竟然是猜的,好果断,好气魄!”仁心即使是被绑着,也依然有枭雄的气势。他大笑不已。

“当我看到王家主竟然冒着大雨,带着杀气腾腾的家丁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猜测是对的!你仁心实在是贪心,最终也害死了自己!”

苏北摇头一叹。

众人不仅佩服。

“我家公子果然英明神武!”下人佩服自豪地说。

“柳公子隐藏的这么深,以前的传言,当真是对不起你啊!”有杨家人惭愧说。

杨菲菲破涕为笑,双目散发光彩地看着苏北,目光异样,带着别样的情绪在其中。

就是愤怒无比的柳峰,在此时也不禁笑了起来。

“你有一个好儿子啊!”杨博羡慕地说。

第一次,有人对他柳峰如此说自己的儿子。

苏北淡淡一笑,内心却是疲累地说:“人心路,走完了!”他真的很累。

人生处处是心机,就算是他苏北,也是在生死一刻,看破了仁心的诡计。

这条路,比生死路还要累。

处处算计,处处行走如履薄冰,当真是行走一步,都要思考百年一样艰难。

“贪心害死人……”苏北哼了一声,“当真贪心不得啊!”

总之,他现在庆幸巨人送给他的这句话,否则的话,抓了仁心,还真有可能会被王胖子给反打一击。

到时候,柳峰一死,他苏北在人心路也就完了。

“看破真谛不是关键,关键是能否保住能保护自己性命的人或者是事情!”

他的双眼一花,眼前的事物即将消失。

可也在这个时候,身后有声音传来。

“柳公子……”苏北转头看去,是杨菲菲。

见她款款走向自己,脸上带着微红,低声一笑:“明天的余江诗词汇,你要去吗?我想为你跳一段舞!”

她芳心直指苏北,脸色微红。

在看四周的人,杨家人和柳家人期待地看着苏北。

“可以吗?”让一个女儿家如此说话,便算是再不喜欢,也应该答应吧,毕竟这里可是有两大家族的人。

苏北淡淡一笑:“改日再约吧!其实,我也想听你跳一段舞。”

“什么时候?公子定一个时间!”杨菲菲松了口气,她笑吟吟地说。

“有缘再定!”苏北想了想说,“对了,注意一下明石,他与仁心也有关系,不过我已经告诉我父亲了,以后你也不会受到他的威胁。”

“你这句话……”杨菲菲似乎察觉到苏北话中的异样。

“贪心害死人!很抱歉,我不能贪心留在这里,陪你度日!”苏北叹了口气,双眼清明。

他知道,贪心这两个字,会随时出现在每个人的心中,包括他自己。

如果他贪心了,可能人心路会变化,他可能会在他贪心的那一刻,死于非命。

“你这是去哪?”杨菲菲忽然问。

“去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苏北闭上了双眼。

当他睁开的时候,是在一座巨大的宫殿之中。

巨人坐在上面,笑盈盈地看着他:“好小子,让我惊讶啊!你竟然回来了!”

苏北的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悦,因为他在那个世界,留下了自己的记忆和联系。这算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吧。

“你放心,那只是苦行路映照出来的世界,虽然对那个世界的人来说,是真实世界,但他们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改变。”

“我在那个世界所做的事情,也会改变?”苏北问。

“这可说不定啊!”巨人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苏北。

“什么意思?”

“总之,关于苦行路,你只需要走就行,想知道是什么意思,你还是先走出苦行路,进入圣地塔再说吧!”巨人站起来,指着这恢弘无比的宫殿,“这里就是人心路的尽头,第二个宫殿,比之前那个舒服多了!”

总之,苏北是没看出来。

“九条苦行路,还有剩余的七条。”苏北期待,但也觉得太累。

“接下来的路,会很艰难,小子,做好准备吧!”巨人走在苏北的面前。

苏北在他的身边,就是蚂蚁。

“第三条路,地狱行!”

“地狱?”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就让苏北凝重起来。

“行走地狱行,犹如走到刀尖上,不是之前的生死路和人心路可以比较的。”巨人凝重地说。

“为何是行,不是路?”

“因为地狱行就包括了五条苦行路!”巨人冷哼一声,“好好去享受吧,每条路都会让你死千百次!”

苏北有了兴趣:“一次性来五条,这倒是有趣了!”

“你还笑得出来,说明你心态很好,进去之后,希望你也能保持!”巨人说完,手一挥,只见到宫殿门口出现两道门。

一道是漆黑如墨的死门,另外一道则是一半灰色,一半黑色的门。

“去吧,前往地狱行!”巨人指着灰色的门说,“一如地狱门,永世尝百苦。欲要求活路,身心业火焚。”

苏北喃喃:“欲要求活路,身形业火焚。”他看向巨人。

“记住这句话!小子,你别太让我失望!”巨人悠悠地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