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身魂分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兽惨嚎,身上开始冒出鲜血,双眼中带着对苏北的憎恨和恐惧。

它怒吼一声,苏北的全身上下再次出现重伤。

寒气化作冰刺,再次在他的身体内部肆虐。

苏北不敢再多想,急忙利用火系能力压制体内的冰刺。

这家伙在临死前的反抗竟然如此的强大。

真气释放,避免被这家伙给攻击到。

好半天,苏北才缓过劲来。

当他睁开双眼时,却发现雪兽已经消失在大河之中。

不过,在雪兽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颗发光的珠子。

珠子整体寒冰,散发着冷气。

“这是……”苏北降低高度,来到大河之上,仔细地观察河中的冰珠。

“难道说,击杀了这头雪兽就能够得到这东西?”他的双眼中带着思索,“也许这是走出这条路的办法。”

他想要得到这颗珠子。

只是看到过雪兽被大河活生生碾压的下场,他的内心又多了几分心悸。

他可没有雪兽那般的变态防御能力,下去就是被秒杀。

他摇了摇头,暂时放弃取出冰珠的想法,而是把目光看向了那道门。

那道释放出大河的巨门。

飞到了巨门前,听着涛涛大河的声音,他在观察这门到底来自于哪里。

在巨门后,他看到信息。

“死水之地!”苏北喃喃,“这是死水……”

他的双眼奇了。

苏北见巨门的上半部分还留着一大截空间,想了想,他试探着飞进去。

幽深黑暗的巨门中散发着寒气。

他站在门口,犹豫了几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要出去,就得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他缓缓地飞了进去。

刚刚进去,他就感受到一股全身都在颤抖的阴气从内部传出。

双眼看着里面的一切。

黑暗对他造成不了困扰。

扫了一眼门内的空间。

茫茫大河,从门内空间的深处蔓延而来,他见没有什么事情,也跟了进去。

走到一半,有深深鬼气传来。

苏北瞬间警惕起来,手持利剑,双眼冷冷地盯着四周。

“寒冰地狱路!欢迎你!年轻的鬼魂!”一道阴冷的笑声传来。”

苏北冷静应对,他冷淡地说:“我可不是鬼魂,而是人!”

“是吗?”这话说话,一个长着两头的怪人出现。

忽然出现在苏北的面前,反倒是把他吓了一跳。

“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那人手持镰刀,带苏北的身前滑动了一下。

苏北后退,避免这镰刀攻击到自己。

“既然你不让我摸,那就自己摸摸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这怪人怪笑。

苏北警惕地看着他,然后用余光打量自己的身体。

不知道何时,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颜色。

他,变成了魂魄!

这一刻,他的心中一沉。

这道门可不是这么容易进的。

想必在进来的时候,身体已经不知不觉与魂魄分离。

现在,身体应该还在外面,而魂魄已经进入了这道诡异的大门之中。

“年轻的鬼魂,你可知道,在门前与自己的身体分离之后,会是什么下场吗?”双头人诡异地一笑,“没了灵魂的控制,身体可是会坠落的噢!”

苏北不说话,但是心中却是一沉。他知道这家伙要说什么。

如果是在门口,他的身体与魂魄分离的话,身体必定会坠落入大河之中。

见识过雪兽被活生生碾压成为粉碎的下场之后,苏北已经联想到自己的身体到底会变成什么。

“你到底是谁?”他压下内心的不安,冷冷地盯着这家伙说。

“我?我是镇守此地的双魂人!”他滑动镰刀,有阴冷的气息传出,“寒冰地狱中的死水,就算是神,也不敢过多的踏足!”

他阴冷地盯着苏北:“你来到这里,应该是走苦行路吧?”

“好好的不在外面历练身体,与雪兽战斗,得到它的雪迫珠,非要玩小聪明,来到这上方的死水之河。”

“现在,谁也救不了你!”

苏北神色自若:“那你要如何治我?”

“治你?千百年来,少有人来,既然你来了,那就陪我吧!”

“前人就没有来过?”苏北的内心不信这寒冰地狱是自己第一个人来此。

“来是来过,但大部分都被外面的死水之雨活生生砸死,要么就是成为雪兽的口中粮,至于你这种闯进死水之门的人,也有,不过最后的结果也是死。”

说到这里,这双头人寒气森森地说:“他们的身体落入死水之中,魂魄虽然在这死水之门存活下来,但你知道最后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不等苏北说话,他自顾自地冷笑:“是被这无尽的寂寞给杀死的。”

“这么说,你不会针对我?”苏北担心的是这个问题。

“千百年来,无人来此,你要去哪就去哪,不过没有身体的鬼魂,离开死水之门,必定是魂飞魄散。”

双头人飘荡在这死水大河之上,幽幽一叹:“死水死水,谁又知道这水也是死的呢!”

苏北悬浮在原地,沉默地看着空旷的四周,握着手中的剑,喃喃:“你这把剑,难道也有灵?”

叹了口气,他继续往深处飘去。

在他的前方,是那双头人。

不过,双头人根本就不管他,自顾自地走着。

飘荡了很久,大约有一天吧,也有可能是两天,苏北终于从这枯燥的大河之中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前方有大轮盘出现。

轮盘在旋转,而死水之河即使从这轮盘之中流出。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看到这里已经是尽头,无路可走。

“死水入口。”双头人坐在轮盘上,跟着旋转。

“通往哪里?”

“地狱。”双头人冷哼一声,“小子,你想进去吗?”

“现在不是走投无路了吗?如果可以,我倒是想进去瞧瞧。”

“间有管人的东西,地狱也有管魂的东西。一旦进去,将会被当做孤魂野鬼,然后被鬼官押入其他地域,受尽轮回之苦。”

苏北没有多问,他来到近前,观察着轮盘。

“这死水能碰吗?”苏北问双头人。

“想下去洗洗?”他把镰刀扔入死水之中。

镰刀没有任何的影响,沉沉地沉入河底之中。

双头人跳入死水之中,捡起自己的镰刀,又飞了上来。

苏北见状,想了想,试探性地把自己的长剑探入死水之中。

只要他发现任何一个不对劲,就会立即把长剑拔出。

不过,他所遭遇的跟双头人是一样的情况。

长剑在死水之中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末了,他大着胆子,把手也伸了进去。

死水没有对他产生任何破坏力。

“死水已死,对死物鬼魂没有任何影响,知道了吗,小子?”双人头淡淡地说,“以后你就陪着我镇守这死水之河吧!”

“既然来到这里的人,都是被折磨疯而死,那他们的魂魄是如何消失的?”苏北笑盈盈地看着双头人。

在这处空间,没有任何可以自杀的东西。

除了这双头人。

“被我吃了。”双头人冷冷地看着苏北,“疯了的鬼魂,留下来也没有陪我的必要!”

“你是如何在这个地方留守千百年?”苏北奇了。

“我可是鬼兵!没有任何寂寞感!”双头人愿意跟苏北说话,因为他在这里存在千年,甚至更久,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苏北再也没有说话,双头人也是。

两人就这么隔着一定的距离。

很久很久之后,苏北离去。

他原路返回,来到死水之门的门口,不过他并没有出去。

他观察外面的情况,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经消失不见。

想了想,把长剑伸到外面。

他震惊的发现,半透明的长剑在消失,他赶忙收手。

这双头人说的不错,外面的世界对于他们来说,是致命的。

苏北叹了口气,不敢去想以后的事情。

这条路,当真危险。

一个下潜,他直接进入大河河底行走。

不需要呼吸,不需要任何力量,心念一动,他就能够在河底之中行走自如。

他在死水之河中行走了半天有余,终于发现了一些让他心惊的东西。

有尸体躺在河底之中。

这尸体完好无缺,好似活人一般。

“这……”忽然间,他想起了之前双头人说的一句话。

死水已死,对死物鬼魂没有任何影响!

他的双眼一亮,喃喃:“对啊!既然死水对鬼魂没有任何影响,那我人死了之后,沉入死水之中,也不会受到死水的侵害才是!”

想到这里,他再次转身。

这一次,他加快速度,来到了死水之门前。

望着外面的苍穹,他想了想,站在死水河底,也就是门槛前,再往前,就是死水之门外。

手往外伸了伸,心中顿时一喜。

因为,他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

也就是说,只要在死水之中,不管是在死水之门的内外,都可以存活下去。

苏北没有任何犹豫,手持利剑,跳出死水之门,来到了云海之中的死水之河中。

河底是纯白的云层,上方则是无尽苍穹。

“既然我的灵魂离开了身体,那么身体没有任何生机,想必也能够找得到吧?”他开始在附近寻找。

不过一会,他就在下游不远处的河底之中,寻找到了自己的尸体。

双目紧闭,手持利剑,直挺挺地躺在河底之中。

苏北走过去,想要触摸,却听到身后冷哼声传来。

他霍地转身,看了过去。

不知道何时,双头人也跟了过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双头人冷漠地看着苏北。

苏北警惕地看着他,冷淡地说:“你要吃了我?”、

“吃你?你还是陪着我吧!”双头人滑动镰刀,“你最好不要有任何想法!我说过,死水之河对死物没有任何克制作用,但一旦死物复活,你想想,会发生什么后果?”

苏北心中一惊,看向身旁的尸体。

“你只需要触碰到他一点半点,这具尸体瞬间就会被死水碾压,因为灵魂和身体结合,会产生生机!知道吗?”双头人冷笑地看着苏北,“你只能够永远望着自己的尸体,不能够动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