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到了关键时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尸体,他不敢乱动。

虽然不清楚双头人说的是否是真,但他还真的不敢乱来了,一旦自己的身体消失,那么他就真的没有任何机会离开这里。

“等会再回来吧!”双头人说完离去,一点也不担心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

“到底什么样的活物能够存活在死物之中?”苏北对着双头人的后背说了一声。

“神!”双头人叹了口气,“放弃吧,好好的陪我。”

他通过死水,进入死水之门,消失不见。

苏北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河底的身体,喃喃:“神……”

这一刻,他不敢乱动。

心中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的他,开始在整个河水之中游走。

又走了三天两夜,无意间发现了那颗雪迫珠。

苏北这几天烦劳于自己身体的事情,反倒是忘了那颗雪迫珠。

想起那天,雪兽被大河碾压的场景,他有些不寒而栗。

“这珠子竟然没有被碾压,到底有多坚固?”他还没有成为鬼魂的时候,就已经在河面上,感受到这珠子中生机。

既然有生机,就应该会被死水排斥才是,但是它并没有被碾压,反而安然无恙,没有出任何事情。

“这珠子……”苏北想了想,伸手去触摸了一下。

让他有些吃惊的事情发现。

只见到他的手还没有触碰到珠子,珠子就像是被自己吸引了一样,跟随着他的手而来。

苏北的心中吃了一惊,在这一刻,他想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转头看去,见那双头人似乎真的进入死水之门中,他当即牵引着这颗雪迫珠,往自己的身体所在地而去。

来到身体的旁边,苏北看着旁边的雪迫珠,想了想,喃喃:“可不可以利用这颗珠子来提升身体的强度?”他的这个想法有些大胆,甚至有些不可思议。

他想要不断寻找这种珠子,提升身体的强度到达神的境界,这样的话,等他与身体接触的时候,死水就再也不会摧毁他。

这个大胆的想法,也是在看到雪迫珠能够跟随自己而来,才产生的。

心中燃气一丝希望。

不过,让他有些烦恼的就是,这雪迫珠,到底要如何才能够进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用手?一触碰必定会被死水碾压。

现在,他只能够用手中利剑。

剑虽然也呈现魂魄状态,但它现在触碰的是尸体,而不是剑的实体。剑的实体还在苏北的身体的手中握着。

但他也不确定这剑能够触碰到实体。

毕竟,现在的利剑已经化作了半透明状态。

让苏北失望的是,手中的剑摸不到实体,直接就穿过了身体上的脑袋。

苏北叹了口气。

他牵引着雪迫珠在身体的脑袋上微微浮动,却无法让雪迫珠进入身体之中。

“那就试试,让雪迫珠触碰身体如何?”他的手小心翼翼地在身体的嘴部悬浮,不敢接触。

雪迫珠也跟着牵引过来。

经过多次危险的尝试,雪迫珠终于触碰到了身体的嘴部。

让他惊喜的事情发生。

这雪迫珠好似被吸引住了一样,直接固定在了身体的嘴部。

苏北在旁边观察着,让他心中失望的是,这雪迫珠一点也没有变化,他的身体同样没有变化。

也就是说,死物中的身体没有办法吸收雪迫珠内的力量。

“难道我苏北真的要长留于此?”他在河底,站在自己的身体的旁边,仰头不甘地说。

他在自己的身体旁边呆了两天,然后离开了这里,往死水之河的其他地方游走而去。

这一去就是一个月。

在每一个地方转悠,心中平静枯燥。

但时间一长,他的内心就开始出现一种阴郁的情绪。

这一个月来,他发现不只一颗雪迫珠。

想必这千百年来,雪兽也来到过这上方,好奇之下,落入河中,被死水碾压死亡,只留下体内的雪迫珠。

但这雪迫珠对苏北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他的身体无法吸收。

“回去吧!”苏北想起了双头人。

他转身离去。

在回去的半途中,路过自己的身体。

他从上方扫了一眼身体,忽然身体一震,加快速度落入河底。

“雪迫珠不见了!”他吃了一惊。

一个月之前,雪迫珠还在他的身体的嘴部固定住,现在却不见了。

苏北震惊地看着四周,喃喃:“难不成是双头人搞的鬼?”他往四周搜索,没有发现雪迫珠,“难道被吸收了?只是吸收的缓慢?”想到这一个可能,他的心中再次燃烧起动力。

他往侧方飘去。

在这一个多月,他发现了多颗雪迫珠。

现在,他要去牵引他发现的雪迫珠过来。

一天过后,他急急忙忙地牵引着雪迫珠来到了身体的旁边。

小心翼翼的尝试下,牵引着雪迫珠固定在嘴部。

从这一刻起,苏北干脆盘坐在身体的旁边,双眼盯着身体嘴部的雪迫珠,一动不动。

他想要看看,这雪迫珠的力量是否会进入身体之中。

这一坐,就是一个月。

在这一个多月,他惊喜的发现,不是自己的身体在吸收雪迫珠,而是雪迫珠主动融入他的身体之中,只是力量转移的较为缓慢而已。

“力量转移!这雪迫珠当真神奇!”他见身体嘴部的雪迫珠没了,又急忙去往其他地方,寻找来雪迫珠,然后几次小心翼翼的尝试下,让雪迫珠固定在嘴部。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在这里待着,因为他已经确定,雪迫珠可以进入身体之中。

为了不引起双头人的注意,他收拾起心情,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呆滞,然后慢悠悠地走进死水之门之中。

走了一天多的时间,他进入到死水之门的尽头,轮盘所在。

“怎么样?想通了?”双头人淡淡一笑,“过来坐着吧!你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

看他的样子,似乎根本就不清楚雪迫珠的事情。

苏北叹了口气,一句话不说,沉默地坐在轮盘上,淡淡地开口:“进入地狱之后,是否要承受十八层地狱之苦?”

“主要你有胆量!没日没夜地承受各种痛苦,经历个几千年,你就可以进入轮回,重生为人或者是畜生。”双头人在轮盘上旋转,他淡淡地开口,“我是鬼兵,自然不会遭受这种苦头。”

“那你为何来这里?”

说到这里,双头人的神色有些尴尬,好半天才说:“发配边境,你懂吗?”

“哦!”苏北的神色并不是很高涨,因为他自身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和双头人在这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聊了一个多月。

“我出去逛逛。”苏北叹了口气,他心中其实很紧张,生怕这家伙会看出点什么。

“去吧去吧!你就是去了百来年也没问题,但是千万别疯,否则我会吃掉你。”双头人对时间没有任何概念,想必也是留在这里太长时间的原因。

苏北悠悠晃晃地进入死水之河中,往外面走去。

确定自己的身体在哪里之后,他用两天的时间,找到自己的身体。

在他身体的嘴部,那颗雪迫珠不在。

苏北没有多想,往远处寻找雪迫珠而去。

牵引一颗过来,娴熟地把雪迫珠固定在嘴部,然后往四周游走而去。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需要更多的雪迫珠。

现在去寻找,只是为了以后的使用。

这种枯燥的日子,并没有让苏北发疯,因为他看到了希望。总之有一个动力在,有一个执着在,所以他并不会出现心理问题。

一晃百年过去。

这百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雪迫珠。

他的心境早已经被磨平,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波澜,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寻找雪迫珠,只为等待身体成神的那一刻到来。

百年,他每十年回到死水之门之内。

每一次,他都看到双头人平静地坐在轮盘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北实在是不清楚,他是如何活到现在的。

不过,他也挺佩服这家伙的,竟然没有在这里疯。

想必真的跟他说的一样,他是鬼兵,所以不会疯。

百年,他最大的收获就是心境得到极其巨大的磨炼。

百年孤独,百年寂寞,只为等到希望的出现!

这一次,他又寻找来雪迫珠。

他牵引着雪迫珠固定在身体的嘴部,然后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他已经忘记自己的身体吸收了多少颗雪迫珠,但是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得到,他的身体开始在变化。

隐隐有风雷之声在身体内出现。

他在旁边时间一长,就会听得到。

又一次过了百年。

当他这一天,把辛辛苦苦寻找了两年多才找到的唯一一颗雪迫珠放在身体嘴部的时候,他再也没有动弹,而是站在身体的旁边,低声说:“雪迫珠越来越少,以后想要找到更多的,只怕会更难了!”

等了一个多月,他见雪迫珠消失在身体之中,转身离去。

只是他刚刚要离去,却发现,身体出现了异变。

风雷之声在身体内出现,并且隐隐有金色的光芒在体内释放。

“轰隆!”

上方传来巨响。

苏北的心中出现波动。

两百年来,他第一次听到外面的异变。

漂浮到河面之下看着上空,他的心中一惊。

上方的苍穹,凝聚了血雾,有血色的闪电出现。

“来了!我要失败了吗?”苏北震惊地说,“双头人不是说过吗,我会永远被留在这里!”

他一咬牙,转身冲向河底,来到自己的身体旁边,自言自语好似要疯掉一样的说:“生死路和人心路出现这种情况,都是在关键时刻才会出现血雨,难道说,这次的历练也到了关键时刻?”

上方的雷鸣声不仅仅惊动了苏北,还惊动了双头人。

他快速地来到苏北的不远处,吃惊地看着他:“小子,上方为什么会出现血云?你到底做了什么?”他的神色有些狰狞。

见苏北不说话,他把目光看向这家伙的身体上,冷冷地说:“你这两百年来,到底做了什么?快说,否则我吃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