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9章 重走生死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站在塔前,目光深邃地盯着巨人。他感觉巨人说的话,带着某些更深层次的意思。

他没有说对巨人说任何一句话,直接进入第一座塔内。

塔内黑暗无比,让他非常吃惊的就是,以他现在成神的境界,竟然看不清楚内部的环境。

黑暗,能影响到他。

“第九条路,轮回路!”声音夹带煌煌天威,直击他的心底,“好好的审视一下自己走过的路,成神者,看破它,你将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苏北的内心平静如深潭,好似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惊动他,打乱他的心态。

淡淡地叹了口气说:“轮回!又是轮回”他本身就是一个轮回者,能够深切的体会得到轮回带给他的悲苦。

现在出现一道门,黑暗深邃。

苏北没有任何犹豫,一步踏入。

乌云密布,大雨磅礴地降了下来,

他悬浮在空中,俯瞰着下方的大地。

大雨中的大地,好似沼泽般泥泞。

“轰隆!”

上方的雷声炸响。

苏北好似木头一样,静静地看着,没有东西能够引起他的波澜。

忽然,他的双眼一凝,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神之神识释放。

“快点,马上就能够回到家了!”一道稚嫩的声音艰难地说。他小小的身躯,冒着磅礴大雨,非常吃力地行走着。

在他的身后,牵着一名比她还要瘦小的女孩。

“石头。”苏北的眉头微微一皱,见到了在第一条路上的熟人。

那发出稚嫩声音的男孩,是石头,生死路上的关键性人物。

在他身后的女孩,是他的妹妹。

不知道为何,他们竟然还在村中,冒着大雨。

“我不行了!”妹妹脸色苍白,浑身都在发抖。这雨水太大,淋了她全身,冷的牙齿都在打架。

她几乎是被石头拉着前进。

“我背你!要赶快离开这里,否则会出事的!”石头的双眼快被雨水遮盖,他只能够模模糊糊地看到前方的路。

“要是父亲看到你生病,肯定会生我的气,你以后是家里的顶梁柱,哥!”女孩很艰难地说出话。

话中没有多少的情绪在里面,可能她只是不能理解父亲对待她和石头,态度为什么不一样。

却无法体验会这样做,对她有多么的不公平。

“我不能留下你!你是我的亲人!”石头咬着牙,转过身,背上自己的妹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挪动。

“他还是听信我的话啊!这石头。”苏北平淡地说,但语气还是带着几分轻松。当初走完生死路的时候,他就让石头记住他说过的话。

现在看来,石头确实是听信了,只是要坚持下去,真的艰难。

石头完全可以扔下他的妹妹,提前回到家中,但是他没有。

要知道,孩童之心纯净而不会做出任何掩饰。害怕就是害怕,做什么都很直接。

但石头却顶着恐惧,坚持要保护好妹妹。

“那我就来帮你一把吧!”苏北淡淡地说。

轻轻地动了一下手,石头上空的雨水,少了几分。

“不能够全帮你,只是让你量力而行。”苏北才想着这轮回路,应该是要让他回到以前的起点,看看自己所做的造成什么影响。

同样的,也让他们看看,这苦行路走后,那些受到苏北影响的人,是否真的进入正轨。

石头抬起头,感觉上方的雨势小了点,他背着妹妹,加快步伐,前往家中。

侧方的山上有泥石流出现,苏北见状,再次出力。

泥石流瞬间凝固不动,而石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直接从泥石流的侧方离去。

当他走过,苏北的手一挥,泥石流瞬间进入村中的中部地段,石头回头一看,吓得直接开跑。

他关心的是石头的未来,而不是彻底改变一个历史。

泥石流该如何那就必须如何,否则的话,村里在未来的命运,将会被重改。

而石头的命运,需要苏北亲自来铺路,即使这前方有太多的艰难和辛苦。

站在高空之中,一动不动,观察人世间的种种变化。

石头回到家中,并没有被骂,反而受到家人的关心,而他的妹妹,浑身淋透,却没有受到任何的照顾。

那一天过后,妹妹生病了。

这一病,就重病不起。

他去求父亲母亲,却见到父母的冷漠态度。

其实,他隐隐猜得出,父母是故意的。

也许,少一个妹妹就少一双筷子,减轻一个家庭的负担。

他可以无动于衷,因为这真的不关他任何事情。

但他真的会无动于衷吗?

默默地承受住父母对他的这种冷漠态度的打击,一个人请求无用,便跑到山上寻来草药。

如果没有苏北的那一次经历,石头可能真的会承受不住父母的冷漠打击,从而默认了妹妹被折磨到缓慢死亡。

苏北见到了石头的决心,也看到妹妹的生命危险。

他轻吹一口气,有清风吹过,直接席卷到了石头的妹妹的鼻息之中。

涨红的脸微微的恢复了几分肤色,她的病情暂时得到了压制。

没有人管的话,必定会受到生命危险。

“唉,不能够让他体会到世界绝望的到来!”苏北淡淡地说,“否则的话,石头也会绝望吧?”

生死路,考验的就是他对向死而生的看法。

不管何时何地,都必须要生起对生活的希望,否则的话,心死,那来到这个世界有何用?

苏北会帮助他,只是帮助他不会彻底绝望下去。

在希望中挣扎,当彻底成功的时候,他的心会受到蜕变,因为他相信,只要坚持下去,总会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结果。

山上寻到草药,在村中的药铺作为交易,只求大夫治疗自己的妹妹。

大夫被石头这个小男孩的举动打动,决定救治妹妹。

只是,昨晚上的泥石流,伤害了大量的人,整个药铺都挤满了人。

石头想要治疗自己的妹妹,就必须要排队。

可拖延一点时间,妹妹的生命就会多一份危险。

他心急到想去求大夫。

可同样有很多生命危险的人理解不了石头的想法,因为他们同样需要治疗。

正是因为如此,有人开始排斥这两个小屁孩。

也许是小孩子的缘故,他们被人欺,被人骂,甚至被赶出了药铺之中。

石头的双眼发红,他的内心害怕这些大人,也愤怒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

苏北叹了口气:“会让他绝望吧?”

再次释放出神力,他在维持妹妹的病情。

“坚持住!石头!”他低声说。

只见到石头咬着牙,背着妹妹,老老实实地排队。他不时给妹妹擦汗,喂她喝水。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心中的坚持态度也被一点点地磨灭。

但一看到自己的妹妹还活着,他咬着牙,坚持着。

一个多小时过去,大夫终于对石头的妹妹进行治疗。

“真是奇迹,竟然能够撑到现在!”大夫惊讶地说。

“孩子,还好你没有放弃,否则的话,她就没有失望了!”大夫赞赏地看着石头,“以后要善待她,知道吗?”

“我会的!”石头的双眼燃烧起熊熊烈火,因为他看到了希望。

他坚持了下去,所以妹妹活了下来。

这给了他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不管环境有多么的险恶,不管人心有多么的黑暗,只要坚持下去,总会看得到第二天的太阳。

苏北的嘴角一笑,情绪终于出现一点点波澜。

妹妹救活了,她更加依赖于石头。

因为,整个家里,只有石头对她呵护倍加。

苏北的心境再次恢复到了平静之中。

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十年。

石头长大成人,成为村中唯一的读书人,而她的妹妹长大得亭亭玉立,即将出嫁给村中的屠夫。

妹妹抗拒嫁给这缺了胳膊的屠夫,也是在这个时候,石头去了镇里考试,获取功名。

“哥哥,你在哪里,我害怕!”她无法反抗父母的强烈要求。

“屠夫有什么不好,还给了我们银子,你应该很庆幸才是。”父亲数着手中的碎银子说。

“他品德不好,上次还差点杀了自己的姐姐。”妹妹非常抗拒,但是反抗没有任何效果。

苏北磐石般在空中十年,这次,他的双眼眨了眨,然后消失在了原地。

“姑娘,是有何事?”他化身成为一个翩翩公子,走到石头的家门口说。

气质空灵,语气平淡若雨,绵绵不断。

这等才子的出现,让石头的家人一愣。

在他们村里,可不会出现这种读书人。

“我不想嫁给那个屠夫,但是我父母必须要我答应!我哥肯定会尊重我的意见,我不想嫁出去!我要等我哥!”

石头的妹妹摇头大哭。

“既然不想嫁出去。那就不要嫁了。”苏北平淡地说,双眼看着石头的父亲。

“此事与你无关,还请你离开这里吧”读书人没有一身怪力,但却非常受人尊敬,并且不识字的人,在读书人面前,会产生自卑感。

“姑娘要是觉得不想嫁,那就来我身边,我保护你。”苏北负手而立,清高地看着石头的父母。

这一气势,让石头的父母有些畏惧。

不过,想到屠夫给自己家的银子,再想到眼前这个大哭的女孩是自己的女儿,他们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我家的事情,你没资格瞎参合,快离开这里,否则的话,我打死你。”父亲拿着烟杆,愤怒地盯着苏北说。

苏北的双眼斜斜地扫了他一眼:“你敢?”

这一逼迫性的气势,让老汉的动作一顿,不敢动弹。

“救救我!”石头的妹妹趁机跑到苏北的身后。

“我现在你离开这里。”苏北冷淡地看了眼老汉和他的妻子,“没人敢欺负你,知道石头回来。”

“请问,哥哥与你是朋友吗?”女孩抹掉眼泪,跟在苏北的身后,小声地说。

“是朋友。”苏北再也没有说过话。

他带着女孩住在客栈,吃穿住行都是如此,直到石头考试归来。

整个小村中的人都在迎接石头的归来,因为他是读书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