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重走人心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妹妹如何了。

“快去找他吧。”苏北说完,下了楼。

妹妹去追,却发现人已经消失。

她深吸一口气,奔跑到石头的身边。

苏北出现的时候,还是那片天空,一动不动,好似在冷漠地看着地下的一切。

“哥哥,我不想嫁人!父亲想把我嫁给那名屠夫,可是你知道的……”

“行了,我知道了!”石头拍拍妹妹的肩膀,“只要有我在,你所做的一切,都不会被强迫。”

走了十年风雨,他每一次的努力,都让妹妹多了一分存活下去的希望,这一点点的积攒起来,让他看到了这名亭亭玉立的女孩。

“我想嫁给哥哥。”妹妹的脸色羞涩,大胆地说。

石头一愣,完全没有想到妹妹会如此说。

他十年风雨,想的完全是如何去救自己的妹妹,却没有想到这些事情。

但妹妹被他保护了十年,早已经离不开他,心中发誓,一辈子也不会离开石头。

“这样真的合适吗?你会受到非议的。”石头皱眉说。

“非议不非议的,我不怕,只要陪在石头哥哥的身边,我也很满足,你也会保护我的,对不对?”

“你说的这个,我可以想想。”石头淡淡一笑。

苏北在上空,终于露出了笑意。

在他的身后,有一道光门出现。

“第一条路,成功!”

他淡淡地看着石头,看着下方的一切生灵,叹了口气,走进光门之中。

人心路。

苏北悬浮在上空,看着下方的大地。

他的神之神识出现。

在深夜的院子之中,被下了毒药的柳应召晕死在院内,如果没有人去救他,他必死。

“如果死了,我会代替他吗?然后继续逆转仁心的阴谋,最后,我就会离开人心路。”他冷淡地说,“轮回之路,便是如此吗?”

摇了摇头,他消失在了原地。

出现的时候,他的神识已经控制了柳应召的身体,并且也救了这家伙的灵魂。

不过,柳应召的灵魂虚弱无比,被苏北的神魂强硬地压迫住这家伙的魂魄。想要彻底改变柳应召的未来,就必须要让他深切的体会到,自己再也不是自己

“没死那就好好看着,你应该活成什么样子。”苏北现在在学生死路上的办法,他控制了柳应召的身体,但并没有让柳应召的灵魂消失。

只不过,苏北的所作所为,柳应召的灵魂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

进入柳应召的身体内,强行压制他的灵魂。

行走在大街上,手持花纸扇,风度翩翩,玉树临风,路人看去,纷纷侧目,好一个俊公子。

即使他从那次仁心谋夺柳家家产的事情后,变得依然是纨绔不堪,但依然深受都城的人爱戴。

因为,他之所以纨绔,都是装的,其实,他的智商如妖,才华富斗五车,懂得圆滑世故,之所以变得这么的浪荡,不过是表面上的伪装而已。

可谁又知道,那本身就是柳应召的本性,他之前的才华、圆滑、智商如妖,都是苏北为他铺好的路。

苏北如今重走轮回路,来到人心路上,看到的如他所料。

即使完成了人心路上的任务,却成就了一个本不该有资格获得成就的人。

也许,从他走回轮回路开始,人心路就变了。

他要重塑柳应召,就像石头一样,他要让柳应召潘然醒悟。

行人纷纷,前方出现一行人。

“柳公子,你这是去哪?”一名姿色不错的少女,双眼柔柔地盯着化身为柳应召的苏北。

“凤凰赌坊。”

少女微微皱眉:“其实,公子不必去那等地方,我觉得书香苑才适合你,杨小姐也在那里。”

苏北的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杨小姐吗?”

“过不久,公子就要与杨小姐完婚,再去那里,恐怕有些不妥。”少女不认为柳应召是真的需要去赌坊玩。

只是世人都不懂,他为何要去罢了。

大家都这样认为,所以他做什么,所有人都会理解。

“那就让她等着吧,我去什么地方,自然有深意。”苏北合上扇子,悠悠走了过去。

“公子真是个奇人。”少女的下人不理解地说。

“那日为了拯救柳府,他所作的事情,真的很让人感动。”少女的双眼竟然发红。也许,那日的场景,她也在场吧。

柳府深陷危机,而柳应召褪下表面上的伪装,只身掌权,最终挽回了柳府的危机,也找到了最终的阴谋者。

那细腻的心思,临危不乱的心态,淡然应对危机的冷静,让整个都城的人,认为柳应召就是一个佳谈。

都认为,柳应召是柳府的福气。

他平时纨绔,但在真正柳府发生危机时,他将会化为战神,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不过,我真不喜欢公子去那种地方!”少女叹了口气,摇头离开。

“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苏北轻笑一声。

一旁的茶摊上,喝茶的一名公子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震,他转头愣愣地看着那道身影。那道整个都城,最光彩夺目的男人,柳应召。

“这就是你纨绔的理由吗?”他无意间听到这句话,内心受到震撼。

为何,他会这样说?难道真的看到了旁人看不到的东西?

“此句必须要收录,传给所有人听。他的纨绔,没人能懂。”

苏北走过茶摊,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他低声说:“看到没有,我为你所作的事情,就是让你从纨绔之中走出,并不是让你凭借自己的成就,大肆玩弄。”

说到这句话,他的身体出现排斥,但都被他的身体强行压制下去。他知道,这是真正的柳应召的灵魂在反抗。

“如果没有我帮你,也许你早就被那仁心毒死了,甚至柳府现在早已经消失在都城。”苏北冷哼一声。

但这么一个桀骜不驯的公子哥,如何能够听得进他说的话?

“你不是想要去赌坊玩吗?你知道为什么你每次去,都是输?但反而赌坊的人,都很喜欢你来?”苏北依然是喋喋不休。他走入赌坊之内。

“柳公子来了!”一名下人惊喜地说了一声。

赌坊的负责人刘大炮跑过来,哈腰点头:“柳公子,你今儿来的可算及时了,刚好有一桌赌的大,需要你来撑场面。”

“哦?”苏北平淡地看着这刘大炮,深邃的目光,让刘大炮不敢对视。

刘大炮从柳应召的身上捞到太多的油水,可他并不会觉得太心安理得。因为,他不敢拿柳应召当做傻子。

在都城,谁不知道柳应召的精明手段?

但赌博起来的时候,柳应召跟一个傻子一样,因此刘大炮欢喜柳应召送银子过来,也担心他看出一些什么。刘大炮还在怀疑,柳应召来此,并不是真的为了玩。

此时,看到柳应召的反应,刘大炮的内心有些心悸。他感觉到柳应召的不同。

“需要我撑场面,还是需要我的银子撑场面?”苏北高深的一笑,让刘大炮忍不住后退。这家伙下意识地就想到那个在都城,关于柳应召的传说。

此人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

也许,今天他是来找茬的。

“哪里的话?柳应召能够来这里,是我们的荣幸!如果公子今儿不想去的话,那我们便不去就行。”刘大炮小心起来。

“那还是去吧,我倒是想看看,你们赌的到底有多大?”苏北冷然地话语,让刘大炮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今儿的柳应召,与往日不同。

前往二楼的贵宾房,当苏北进去的时候,所有人像看到金山银山一样地看着他。

苏北面无表情地进去,跟以往不同。

赌客没有发现这些,但刘大炮发现了。

“知道了吗?他们拿你当傻子呢!他们谁都能够从你这里拿到银子。”苏北冷哼一声,“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出老千。”

这话一说,一直抗拒苏北灵魂的柳应召,忽然平静下来。

苏北见有效果,便亲自坐下,准备赌博。

他释放出神之神识,让柳应召见到了他们的各种卑劣手段。

有人在他的身后看他的牌,然后通知其他人,进而如何出牌。

这让柳应召的身体忍不住愤怒起来。

他来这里,无法就是有钱,花的大牌,有人羡慕,他能够从这里找到存在感。可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装出来的。

苏北输光身上的钱,转头见满脸开花的刘大炮,他淡淡一笑:“以后要找人,不要找同样的,知道吗?即使是站在我身后,时间一久,就会变成老熟人的,你不觉得尴尬吗?”

此话,所有人都听见了。

一时间,笑声停止,整个贵宾房陷入寂静之中。

刘大炮的脸色一变,他的侥幸心理终于在苏北的这句话之中破裂。

原来,他早就看出来了。

只是,他为何还要继续赌博下去?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哼!”苏北冷淡地哼了一声,他转身离去,只留下发呆一样的众人。

“柳应召是故意输的,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刘大炮愣愣地说。

出了赌坊,苏北抬头看了看上空,淡淡地说:“你不是一向鄙视读书人吗?反而倾向于自己的狐朋狗友,那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你那些所谓的朋友,是否真的对你真诚。”

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柳应召很少在抗拒苏北的灵魂,其实,他也想要知道,自己身边的人,到底是如何描述他的。

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苏北站在巷中,他看着侧面的墙壁,淡淡地说:“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身体,只是,我想让你看看,你这个所谓的纨绔,到底是因为什么快感,让你成为纨绔的。”

苏北说完,直接从柳应召的身子之中分离。

柳应召倒吸一口气,背靠在墙壁上,震惊地看着苏北。

“你是大仙!”

“我是神,不是仙。”苏北平淡地说。

柳应召吓得跪在地上:“原来是大神一直在帮助我!”他的语气很激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