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真正地狱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帮你铺好了路,为何还要变成这样?”苏北的眉头微微皱起,“也许你内心还没有真正的改变,我改变的只是你的身体。你跟我来,我让你看看,这些纨绔的下场。”

“是!”柳应召虔诚无比地对着苏北磕头。

苏北往前走了一步,他消失了,身后的柳应召,也跟着消失在了都城。

他带着柳应召,去了其他城池之中。

站在空中,他看着下方的城池,神识一扫,便轻手一点:“看那。”

他释放神力在柳应召的身上。

柳应召一愣,随后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抽空一样,意识忽然一黑。

他的灵魂出现的时候,是在一个襁褓婴儿之中。

他反抗,可是反抗没有任何的效果。

苏北站在空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这一看,就是二十年。

时间对于苏北来说,真的没有概念了。

二十年的时间,柳应召的灵魂一直寄居在这位婴儿之中。

从婴儿长大成人,他作为一个旁观者,看到了这个孩子一生的历程。

从小被家里人娇生惯养,养成了桀骜不驯的性格,不懂亲情,只顾自己开心。

从旁人的角度看到这一切,柳应召的心中受到震撼。

时间一长,他接受了自己现在的状态。

看着这个孩子成长,他感触良深,有时候为这孩子的桀骜而愤怒,他难道就不知道点尊老爱幼吗?

可是柳应召却忽视了自己曾经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孩子成长,成为一个翩翩公子。

他带着自己的狗腿子,到处招摇撞市。

柳应召站在他的体内的一角,看到的却是狗腿子虚伪的嘴脸。

每当这翩翩公子做出伤天害理的时候,欺负良家妇女的时候,他痛心疾首。

在最后,当这位翩翩公子要继承家产时,他身边那些伪善的人,揭露开了内心的黑暗,纷纷向他倒戈。

有人想要抢夺他家的家产,而他这时才发现,没有任何人来帮助自己。

最后的最后,这位公子死在了一处黑暗的小巷之中,无人问津。

人死之后,柳应召的灵魂得到解脱,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恍然如梦。

他站在原地,神色发呆,似乎还在没有从之前的那场悲剧之中恢复过来。

“看到没有?他就是以后的你!”苏北站在原地二十年,第一次开口,“如果我没有帮你救回柳府,你应该和他一样,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放心,时间没有这么长!你还是你,刚刚的那些经历,只是我创造出来的一瞬间而已。那些,都是我根据你的记忆打造出来的另一段你。”

柳应召的心脏加快跳动,他摇头后退:“不!我不要成为这样的人!”他的脸色惊恐,极度抗拒这样的人生。

“现在想要改变,还来得及。”苏北深邃的目光与柳应召对视,“我已经为你铺好了路,你要如何走,就看你自己的态度。”

“走吧,我们回去。”

说罢,苏北带着心境已经大变的柳应召消失在原地。

出现的时候,是在柳府门口。

苏北站在柳应召的身边,淡淡地开口:“去吧!你看到的都是曾经的你,现在,你应该去改变才是。”

柳应召深吸一口气,转身,下跪:“多谢大神恩赐!”

对方轻轻一挥手,一道清风托起了柳应召:“读书人,虚伪的伪装,很正常,但你一定要学会内心的清醒。”

他认真地看着柳应召:“记住,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

说完,消失在了原地。

柳应召站在原地喃喃:“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他忽然愣愣地笑了笑,“我是柳应召,不过是重生的柳应召。”

看完另一个自己走的二十年,他的双眼清明无比,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去做。

苏北悬浮在空中,等待柳应召的结果,也在等待人心路的完结。

当柳应召踏入柳府的时候,上空出现一道门。

苏北转头看去,一步踏入。

人心路,完!

重走轮回路,苏北要做的就是把它走完。

当他出现的时候,是在冰天雪地之中。

第三条路,包括在地域行之中。

这是一条磨练他身体的路。

他好奇的就是,如今自己已经成就了神体,那么来到这条路,他要做的到底是什么。

悬浮在苍穹之下,云海之上,死水在脚下流淌。

这一切似曾相识,因为这里是他成神的道路和尽头。

两百年,他都生活在这里。

他在这里留下了太多的时间。

这里成就了他,也摧毁了他,因为,时间已过两百,所有的一切,早已经物是人非。

轻轻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抵不过时间的侵蚀。”他不在多想这些。

曾经沧海难为水。

“难道说,是来实现他诺言的?”

重走生死路,他要做的就是帮助石头完成他心中坚持的意志。

虽然第一次走上生死路的时候,他让石头重新燃起希望,可是这种希望脆弱,对于一个小男孩说,保护好自己的妹妹,那是很艰难的事情。

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了重男轻女的严重愚民思想。

而在人心路上,他为柳应召铺好了路,也成就了他。可铺好路的是苏北,当柳应召重新回到身体中的时候,他还是那个纨绔无比的柳应召。

重走轮回路,苏北的任务就是帮助柳应召,走回正确的道路,让他背着苏北所做的一切,继续走完人生。

仔细回想起来,苏北重走轮回路,似乎一直在完成某些路上没有完成的遗憾和补缺错误的影响。

在寒冰地狱之中,他唯一觉得遗憾的就是时间的侵蚀,这已经回不去了,就算他是神,无法逆转时间。

因此,重走在这条路上任务绝对不可能是逆转时间,很有可能是关于曾经的一个承诺。

双眼扫了一眼死水之门,消失在了原地。

空间挪移,当他出现的时候,是在死水之门的尽头,轮盘之前。

双头人低着头坐在轮盘上,如几千年来的一样,他重复着这个动作,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应该会重复到永远。

“我来了!”苏北平静地说。

在这多少年没有出现过声音的地方,双头人吓了一跳,他抬起头,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人。

“你怎么回来了?”

“我来走第九条路!”

“走到了这一步!”双头人激动地看着苏北,“虽然第八条路以后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但能走到这一步,很不错。”

“我来此,是为了完成我对你的承诺。”苏北深邃般的双眼双头人,“我说过,我会救你出去。”

“这就是第九条路的任务?”双头人没有多想,因为他确实在这里呆的太久了,“你要救我出去,不过我要去的地方不是地狱,而是人间。”

“可以!”

“如何进入人间?”苏北的神力试探过,这里的空间无法地。

“打破这个轮盘,进入地狱,如果想不喝孟婆汤直接进入人间,你需要为地狱做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双头人盯着苏北的双眼,生怕他会反悔一样。

苏北反而没有去深入这个话题,而是问:“每一个世界的下面,都有地狱吗?”

“地狱是通用的,它无比的巨大,当然,地狱蕴含的力量,比所有世界的还要强大,就算是神在地狱的面前,也与凡人无异。”双头人的刷新了苏北的世界观。

双头人关心的是自己能否进去,他说完,指着轮盘说:“只要逆转轮盘,我们就可以进入地狱之中。”

“以神的实力,可以轻而易举地逆转它。”双头人兴奋地看着苏北。

“打开便能进入地狱之中,那我能见到我以前的亲人吗?”苏北反问。现在,不仅仅是双头人想要进入地狱,就是苏北自己,也有这个想法。

蒋寒雪、婉清,这些都是他做梦都想见到的人。

“打开地狱门,会有无穷无尽的负面能量影响你,就算是神也无法抵御这种能量,你无法见到,除非你的实力强大起来。”

双头人知道苏北想说什么,他直接忠告:“我建议你还是走完你的第九条路吧,也许这也是对你的一种考验,别被蒙蔽了心,走入歧途。”

苏北再不说话。

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轮盘,深深吸了一口气,释放出神力,强行控制着轮盘旋转。

果然,在他滔天神力之下,轮盘的速度在减缓,而死水也在这轮盘缓慢的运转下,也在渐渐变小。

不过一会,轮盘彻底停止运转。

死水再也没有从轮盘中流出一滴水。

“逆转!”双头人惊奇地看着这一幕。

苏北低喝一声,使用全力,强行让轮盘逆转起来。

当轮盘逆转,死水之门内的死水,竟然开始倒卷起来,全部往轮盘中流去。

“让死水干枯,我们才可以顺着死水进入的通道,进入地狱,你坚持住!”

苏北的眉头一皱,这家伙没有说完全话。

不过,他现在已经在箭上,不能够松懈下来,否则这一切都白费了。

大量的死水不断地倒灌入轮盘之中。

双头人的神色越来越兴奋。

死水倒灌,直到第三天,才消失赶紧。

这三天来,苏北用尽神力,咬牙坚持。

第一次,身为神,他感觉到了无尽的疲惫。

仅仅是进入地狱之门,神也颇为勉强,这要是进去之后,想要做些事情,岂不是需要更高等的境界。

既然有神界,想必有比神还要强大的强者存在。

苏北成为神,从来没有自傲不过,不仅仅是他清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强中自有强中手,更是因为他的内心没有任何波澜,平静如深潭。

只要他还存在,那么一切都可能会发生。

“可以进去了!”双头人看着轮盘中那黝黑的洞口,心中激动。

千百年来,他终于可以回到地府之中。

苏北看着洞口,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想要去寻找蒋寒雪灵魂的想法,他在松开轮盘的一瞬间,直接进入黝黑洞口之中。

至此,他与双头人,踏入了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地狱。

真正的地狱行,降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