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十殿审判君/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去黄泉路!”双头人从那黝黑的通道之中走出的时候,身体彻底实体化。他的身上出现了狰狞的磷甲,手持钢铁刀叉。

指着前方的宽阔土路,上面有零零散散的影子在行走。他在原地活动了一下,缅怀地叹了口气:“没想到,我双生又回来了!”

苏北的目光打量着四周。

除了前方一条扑向极其远的道路,四周没有任何的颜色。苏北看不透这些黑暗中到底蕴含着什么东西。

跟他进入圣地塔一样,黑暗阻碍了他的视线。

见苏北打量四周,感觉好奇,便说:“这条路称之为禁忌黄泉路。”转身看着那已经消失的洞口:“这条路指向了你们的世界,没有地狱门,只有死后,地狱门才会向魂魄大开。”

在这条黄泉路上,没有尽头,没有起点。

那些在前方行走的影子,似乎也是从某个地段忽然出现。他们应该就是双生所说的死后鬼魂,走到这黄泉路上。

“走过黄泉路,我们才能够到达审判大殿。”双生认真地看着苏北,“我已经不记得,我是为了什么而受到处罚,但是我很清楚,我这样出现在这里,已经再次犯了大罪。”

目光凝重地盯着苏北:“知道我为何会这么信任你吗?因为你正在走苦行路,这乃是地狱之中值得瞩目的事情!”

各大世界之下,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地狱。

这样一种地狱都能够叹服苦行路,可见这路之艰辛,也能见到这条路的威慑力之庞大。

“你放心,我对你的诺言,必定会完成!”苏北认真地看着双生。

这世上已经很难有让苏北的情绪出现波动的事情,即使他现在行走在地狱行之中。那深邃的目光,让双生的心里多了几分底。

“进入审判大殿之后,你与审判君述说此事,着重讲你正在走苦行路,而我是你走在路上的一个关键点。”

双生之所以敢答应苏北,就是因为苏北再走苦行路。

这不禁让苏北再次注意这苦行路的重要程度。

仅仅是因为走苦行路,庞大无比的地狱能够给一个小小鬼兵开先例。

苏北记住了双生的话。

两人行走在黄泉路上。

“不管是冤魂,还是野鬼,他们最终的归途,还是地狱。”

“死后的魂魄,要多久才会进入轮回?”苏北有些忐忑地说。

双生转过自己的两个头颅,淡淡一笑:“这个要看鬼魂愿不愿意。”

“恩?”

“你知道死水的真正名称是什么吗?”

“你说。”

“血池河,按照人间的说法,也就是忘川河。”

苏北沉默。他确实听过这个传说,没想到这是真的。

“鬼魂啊!即使是死后,也会有自己的记忆和生前的感情。如果他们的执念太深,可能会抗拒黄泉路,会停止前进。”

双生遥遥指着看不到路的黄泉路:“走过黄泉路,就该上奈何桥,这些执念太深的鬼魂,为了停留于此,他们会从奈何桥跳入忘川河之中。”

淡淡地叹了口气:“死水不会对死物有任何反应。”

苏北诧异地看着双生,感觉他话中有话。

“但在奈何桥的桥边,有一块石头叫做三生石,里面不仅仅记录了每个生物的前世今生,还保存了他们的生机。”

“一旦有生灵从桥上跳下去,这三生石就会运转他们的生机,从而让死水,碾压他们。”

“他们是鬼魂,所以不会被碾压至魂飞魄散,只会每日承受魂魄被碾压的痛苦。”

苏北皱眉:“这执念得有多大啊!”

“万千大世界,总会有无数的生灵,带着太强的执念,来到此地。”双生摇头一叹。

“这黄泉路一个世界只有一个,那么这里的奈何桥,也应该是相对的。”

“你说对了。”双生淡淡地看着苏北,“魂魄是否要轮回,就得看他自己的执念如何!”

“执念……”苏北喃喃,他不敢再多想。

“如果他们早已经看开,可能在一天的时间内,就能够进入望乡台转世重生。”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了很远,不过距离奈何桥,还很远。

“你是神,不过是你们世界的神,如果真的到了神界,你会发现,你在里面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修炼者而已。”

苏北点头,他早已经能理解这些的存在。

神界要是不强大,如何去控制他?

苏北的目光中带着深邃的光泽,似乎一点波澜,就能够传荡很远。

深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说:“走一段苦行路而已!”

“苦行路可不好走,但你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想必会惊讶到很多审判君吧。”双生高深莫测地一笑。

“这苦行路,真的有这么出名吗?”

“有一段时间,禁忌黄泉路上,忽然出现大量的鬼魂,这种诡异的现象,持续了一百多年。”

“因为这件事情,阎王殿甚至下发命令,调查此事,事后才发现,之所以出现这么多鬼魂,那是因为苦行路。”

苏北忽然间想到了那个血色的世界。

血界本身是没有血的,可自从有了苦行路,无数人进入其中,但无数人也身死其中,鲜血染红了世界。

如此庞大的血界,可想而知,要死多少人?

“苦行路啊!”双生似乎还在回想某个场景,“记得苦行路的事情,还惊动了一位阎王,他亲自查明此事之后,微微感叹,此路太难,一旦走过,必定会有一名冥王诞生。”

“冥王?”苏北不理解这个意思。

“冥王是地狱的说法,夸大的意思。冥王乃是地狱第一强者的称号,放在其他世界,也是无敌的存在。”

双生深深地看着苏北:“知道我说的意思了吗?你,可能是下一个冥王。”

“我只想走完苦行路。”苏北并没有为这些口头上的预言而兴奋,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境界。

想要走到阎王那种地步,无异于让他再次走上九死一生的危险历程。

他的心已经很疲累,早就没了要去奋斗的心。

上次在寒冰地狱的两百年孤寂,抹去了他内心的菱角。

“那就走吧!我们都拭目以待。阎王特意关注了苦行路,想必你的出现,会轰动很多的审判君。”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黄泉路尽头。

前方有暗光,隐隐有惨叫传来。

“听到了吗?”双生叹了口气,“忘川河内传来的声音,无数人有太强的执念,可也有无数人的,承受不住这种痛苦,从而重新踏上奈何桥。”

当然,他们在彻底离开黄泉路的时候,审判大殿出现在前往奈何桥的道路上。

“走!”鬼兵双生低着头,往前带路。

苏北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知道,完成双生的承诺,就得看审判大殿。

“禁忌审判君十殿。”他看着上方的大字说。

双生示意他往前走,因为身后的鬼魂即将与他们发生碰撞。

“也就是说,这座大殿是在第十殿,在它的身后,还有几百个大殿。”双生低声介绍。

“好了,我们进去。”他说完这句话,就再也没有开口。

两大鬼兵身长两米,威武地站在殿门前。

“来者属于哪一方审判大殿?”左边的鬼兵森冷地说。

“寒冰地狱放逐者,今日前来此地,只求解脱。”双生与他们的身高查不到,不卑不吭地说。

“恩?从寒冰地狱闯入禁忌界地狱,你可知这是死罪?”那鬼兵大怒,一身鬼气森森,让人忍不出浑身颤抖。

“双生只求审判君一面,有苦行者行走苦行路,我今日到此,也因苦行二字。”双生看着那鬼兵说。

“苦行路!”那名鬼兵终于从双生的身上转移开,他看向了苏北。

苏北乃是活人,他一眼就看得出来,而且实力不错,已经到达了禁忌界的神。

“他是苦行者?”鬼兵问。

“正是!”双生沉声说。

话毕,两名鬼兵推开大门,一条大道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此路直达审判门!”那鬼兵说,“你们让开道路,让鬼魂进入审判宫!”

苏北和双生走进审判门。

但那些鬼魂虽然也是与他们一同进入审判门,可并没有一起与他们走入那条大道,而是往另一个地方消失而去。

当真如鬼兵所说,鬼魂走的是审判宫,而他们走的是审判门。

双生在前方带路,苏北跟在身后。

站在审判门前,门内有声音传来。

声音沉闷厚重,好似暮鼓!

“来者何方生灵?”

双生看向苏北。

苏北拱手:“苦行者求见十殿审判君。”

“哦?”那声音带着惊异,“这一千年来,好久没听到这三个词了!”

门开。

里面是很普通的装饰,在书桌前,有一名男人,身穿血色官服,脸色平淡。

“进来吧。”

苏北和双生进入其内。

“苦行者,你走到了哪一条路?”其内的男人淡淡地说。

“第九条。”苏北的话让男人的心中一惊,“第九条!”

男人稍稍平静下内心,转头看向双生,想了想,说:“我刚查看了他的神魂。一个寒冰地狱的放逐者,敢来此地,想必也因为苦行二字吧?”

“第九条路中,包括了他!希望十殿审判君能够对他网开一面,为了求一条往生人间路。”

审判君上上下下打量着苏北。

苏北佁然不动,双眼深潭如水,微微低垂着目光,面对审判君。

“走苦行路,也叫作成神路,根据阎王的推断,走过第八条,就可以成神!你此时正在走第九条路,应该不假。”

审判君站了起来,站在苏北的面前,面色柔和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苏北!”苏北说出自己的真名。

“我也不问这路是什么路,看在你是苦行者的份上,并且还走上了最后一条路,想必我们的阎王也会对你开一条便利的门。”

扫了一眼双生,只见到他低着双头,一动不敢动。

“我可以为他开一条往生人间路,不过,有所得到,也要有所付出。”

“这是自然,苏北能够做到之事,我必定尽心尽力。”

“与我禁忌界的禁忌阎王殿签下契约,他日能成功走出苦行路,你就成为禁忌阎王殿的门下一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