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 此中深意谁能知?/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现在,他又回来了。

到底是什么让他回来?

“难道还有事情要做?”苏北微微皱眉。

石头结了婚,虽然是自己的妹妹,但到底还是保护住了她,让她免受愚昧思想的祸害。

苏北思来想去,已经无法知道接下来要如何走。

“地狱无边界……”他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了禁忌阎王给的令牌。因为这块令牌,他可以进入另外的世界里去。

“能否利用这块立牌,让我离开这里?”他在猜测。

他确实是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所以才想到了令牌之事。

转身,看着上方的天空,神之神识释放。

对他来说,有一股非常厚重的屏障笼罩着他,让他无法打破。

深吸一口气,神力在右手中酝酿,最后化作滔天之力,轰隆隆镇压上去。

“轰隆!”

天地好似震动了一下。

屏障没有出现任何裂缝,但苏北却被这屏障的反震之力,弹到了地面上,形成一个大坑。

“还是不行!”仅仅是那反震之力,苏北就能感觉得到这其中的恐怖力量。如果他再次加大攻击,受到的反震之力也会更大。

他无法强行攻破屏障。

目光中带着一丝冷光,冷然地看着上方的屏障。

“生死路,这生死路,明明已经走完,为何还要我来此?”他的语气已然带着杀气。

“可能是因为你自己的原因。”一道厚重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苏北的耳边。

苏北的心中一惊,下意识地看向手中的令牌,迟疑了一下说:“阎王?”

“阎王令牌随身,我就随行。”禁忌阎王淡淡地一笑。

“我自身的原因?”苏北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生死路,看破向死而生。”

“当初走过第一条路的人,虽然少,但不是没有,我也了解过。生死路,大部分的苦行者,都是以助人看破生死而走出困境。”

这个倒是很符合苏北的境地。

他就是帮助石头才离开这里的。

“不过,也有个别人,不是如此!”阎王的这句话,让苏北的心中一动。这想必还隐藏了什么玄机。

“我所知的这类人,只有两个。这两个人,他们并不是助人逃脱此路,而是自废自身,才离开这里。”

“自废?那他们下一条路,如何走?”

“人心路,需要武力吗?”阎王莫名地一笑。

苏北一愣,这才反应过来。

人心路,走的是人心苦行。只要有心,有智,便行。

“他们走到了哪一步?”

“止步于人心路。他们没有你这般的智力和想法,无法完成人心路上的任务,便身死道消,走入了地狱。”

苏北悬浮在空中,静静地思考。

“可否听听我的见解?”令牌中传来身影。

“您说。”

“之前听你说,重走轮回路,其实也不是轮回,只是让你深陷你走过的每一条路。”阎王细细道来。

“我并不知道你走的第九条路的真谛,但你可以尝试一下,用其他方法,走出这些路。”

“可能你也猜到了,苦行路中错综复杂,一旦走出其中的一条,其余路也会出现相应的变化。就跟走岔路一样,走错一条,就再也别想走回正确道路。”

阎王的见解跟苏北的相差无几。

“我也是从那个别人走出苦行路的结果中推断出来!”阎王解释。

有些人,并不是用苏北这种方法走出某一条路,只是他们没有苏北这么幸运,走到了第九条。

“也许你走的生死路是错误的,所以苦行路才把你送到了这里。如果你走的对,也许他会送到其他,你走的错误的路上。”

阎王淡淡地说。

苏北的双眼中有精光。

他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自己所走的每一条道路。

“我走的,应当是正确。”苏北摇头,“我每一次都是从生死路开始,然后一路走上最后一条路。”

“如果是让我自废走出这条路……”他想到之后的地狱行,他几乎没有可能生还的可能。

“也许你说的没错,可能还有这种说法。”阎王语气平和地与苏北商讨此事。这让苏北体会到不一样的阎王。

“破而后立!”阎王沉声说,“千锤百炼于你!苦行路认为你的实力和境界还不行,所以一直在锤炼你。”

“如果你错误的看成是轮回,那么你不但没有任何进步,反而会消沉下去,直到死去。”

这句话好似醐醍灌顶一般,倒入苏北的心中。

“跟地狱行一样,不断地锤炼我!直到成神!”苏北的双眼中有精光闪过。

“毕竟,苦行路可不是一般的成神路,从里面走出来的神,需得与众不同,才能够配得上苦行者!”阎王轻轻一笑。

“如果真是这样,那有太无法让人接受了。自废之后,我如何在地狱行中穿行?”

“难道你还忘了我吗?”阎王出声提醒了一声。

他存在的岁月比苏北不知道久多少。他能够考虑到的事情,自然也比苏北多多少。

“这如何不能接受?”阎王反问苏北。

“请阎王明言。”

“我先确定一种猜测。”阎王在整理思绪,“首先,你一开始,走生死路、人心路和地狱行,也许是对的。”

“苦行路安排地狱行的目的,我想我已经清楚,那就是与我们禁忌地狱建立联系。”

“因为,只有地狱行才是真正淬炼身体的地方!”阎王的这句话,让苏北感觉到了什么,但又抓不住其中的真谛。

“你怎么不这样想想呢?”阎王在引导苏北的思路。

“这苦行路,如一张网,他需要你慢慢的走完。”阎王缓慢地说,“你第一次走苦行路成功,这时,你已经成神!”

“成神之后,苦行路还要让你继续走。你走的第二次苦行路,遇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苏北细细想来,他在第二次走苦行路的时候,完善了生死路、人心路和地狱行中的遗憾。当然,更重要的就是遇到了阎王。

“很荣幸见到阎王!”

阎王大笑:“这苦行路的建立者,当真是自大自狂,他早已经猜测到,走到第九条路的苦行者,地狱阎王必定会垂涎,因此与之结交。”

苏北丝毫没有想到这个念头,因为,这种念头太夸张,太没有依据。但此时,阎王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这一刻,他真切地感受到建立苦行路的存在,到底有多么大的伟力。

“你走第二次苦行路成功的话,必定会与我结交,而且是我主动结交。”阎王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他轻轻一笑,“苦行路的建立者,你是否也是这样想的?”

“如果我猜测正确,那么第三次,你走苦行路,将会非常的便利,你知道为什么吗?”阎王问。

“这应该就是在苦行路中,千锤百炼出不一样的苦行者,走出不一样的神的真谛吧!”阎王好似猜到了苦行路的用意。

苏北此时想得出来,他拱手说:“因为有阎王出手,我走出地狱行,将会事半功倍!”到了此时,他也觉得这样的猜测是正确的。

“那些自废功力的苦行者,他们的选择是对的,不过是走上了岔路。他们万没有想到,这轮回路,还要走多次。自废这种行为,他们提前使用,导致他们,无法走远。”

阎王一叹:“苦行路,不仅仅艰难,还要靠运气,还要靠机遇。”

苦行路就是一张网,走错一步,后面的路,就是死路。

选择好了正确的道路,走下去,然后在重新走的时候,才能够想得到苦行路中蕴含的更所深层次意思。

“小子,在这条路上,自废功力!即使我猜测的是错误,但在地狱行,我可以开方便之门,让你重新修炼成神!”

阎王傲然一笑:“在地狱行上,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

“多谢阎王!”苏北只能赌。

“要破而后立,要千锤百炼自身!”他的双眼中出现果断,“做事不果断,败事缠身啊!”盘坐在虚空之中,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自废,需要莫大的勇气。

因为,他即将面对未来的不确定因素,这才是最恐惧之事。

不过,走不出轮回路,他永远也回不去。

想了那么一瞬间,他低喝一声,强行逆转体内的身体。

刚刚逆转开来,他的全身弥漫出鲜血,身受重伤。

神力在摧毁他的身体经脉。

“啊!”做到了这一步,他已然没有回头路。双眼闪过阴冷之色,对自己更狠。

神力充斥全身,强行逆转。

“轰隆!”

身体内的风雷之身肆虐,横扫全身。

“轰隆隆!”

无数爆炸声从体内传来。

苏北闷哼一声,晕厥过去。

不过,在他晕厥的那一刻,他看到侧方出现了一道门。

他一笑:“阎王所料不错,第三次走这条路,应该是让我重新成神……”

“走苦行路的苦行者,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够走出去呢?”阎王拭目以待。

苏北晕厥了过去。

在他手中的令牌微微散发着黑光,包裹着苏北,进入到这忽然出现的大门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北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天花板,再看四周,桌椅样样齐全。

“这是……”

“公子,公子,他,他醒了!”门外的丫鬟激动地大喊了一声。

“丫头?”苏北猜出这丫鬟是谁,是他在第一次走人心路的时候,相遇过的那名丫鬟。

“我到了人心路了吗?”苏北苍白着脸色,喃喃。

不过一会,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柳应召快步冲进房内,一眼看到苏北躺在床上,他当即跪下来:“大神,您终于醒了!”

“你莫要下跪,起身说话。”

“好好好!”柳应召挥手,让丫头离去。

他红着双眼说:“大神,多谢了你,我才能够走回这条道路!我现在终于体会到这条路给我的影响!如果不是你……我……”

柳应召在苏北的两次引导下,终于走回他铺好的道路上。

苏北见柳应召诚挚地看着自己,他的心中猜测:“第三次走苦行路,在生死路上自废,难道要在人心路上养身吗?”

这一下,他更加深刻地感觉到,阎王所说的实在是正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