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苍海沧田/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禁忌世界之下有禁忌地狱,掌控着禁忌世界上的所有死者魂魄的地方。当初柳寒雪身死之后,进入的地狱乃是禁忌地狱。

那么,地球也应该包括在禁忌世界下的禁忌地狱之中才是。

也许,它们本身就是一个世界的产物,只不过是在两颗不同的星球上罢了。

“到底要如何进入禁忌地狱?”他从怀中掏出阎王令牌,释放出神力感应了一下,并没有任何的波动出现。

他摇了摇头,看了看静夜下的星空。

地球的夜晚没有禁忌世界的美丽,但却让苏北感受到了久违的温馨感。

这里,是他的家。

“还是走一步看一步。”收好阎王令牌,飞到了高空之上。

他的神识扫了一下四周。

他发现了熟人。

春城,达琳娜抱着自己的可爱孩子,坐在一辆豪车上,嘟着嘴哄孩子,一脸的幸福。即使是十七年过去,她的容颜依然带着曾经的依稀美丽。

但她终究论嫁他人。

驾驶室上,开车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一脸端正。想必,这是她的男人吧。

苏北淡淡地一笑:“当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他再次感受到了时间给这个世界带来的久违变化,并且,他也看到了时间给自己以及身边人的变化。

十七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就是这么的无法违逆。

苏北本人,不仅仅在禁忌世界中渡过十七年,如果换算到苦行路上,他已经有了三百多岁的年龄。

不管是在心智还是年龄上,他都有非常巨大的改变。

感受着高空的清凉感,他回到了江海市。

神识一扫。

姜涛正站在窗口前,在客厅有一名看着报纸的男人,穿着得体。

那应该是她的男人才是。

换算过来,姜涛应该将近四十岁了。在她的脸上,拥有贵妇气质。

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手中端着高脚杯,红酒半剩,双眸凝望夜空。

“在窗台想什么呢?”那男人扫了一眼姜涛。

“那个人回来了。”姜涛幽幽地说。

“哪个?”

男人放下报纸,微微皱眉说。

“失踪了十七年,他今天回来了,我看了新闻。”姜涛轻触杯口,红酒入口,却品尝不出平常的味道。

“噢,他啊!曾经在江海市创造出一个商业帝国,后来前往燕京,听我朋友说,他调整了整个燕京的局势随后消失不见。”

男人站起来,走到姜涛身边,抬头看着夜空说:“后来那几年,他也是莫名消失,但是在国际上,却出现了一个白发苏北。”

姜涛转过头,凝视着自己的男人,她低着头:“你别误会,整整十七年过去,我早已经忘记了他。”

“这样的男人,谁也无法企及,我也不能。”姜涛的男人叹了口气,“他确实很优秀。但十七年过去,真的能改变很多,即使他再次出现。”

“对不起。”

“没有对不起,这个家,还需要你我来维持。”

苏北悬浮在高空,静静地看着下方的江海市,他听到了姜涛的话。

此时,他的内心有种莫名的哀伤和无处发泄的郁闷之气。

十七年的变化,他早已经准备好去迎接地球的变化,身边人的变化。

但是,当他真正面对的时候,情绪还是出现了一股波动。

他摇了摇头,撇开了想去联系姜涛的想法。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出现,破坏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转过身,飞到圣乔亚丝医院。

这个医院,他结识了田琦,这个平胸罗莉,曾经患上白血病,甚至还想要在大海之中自尽身亡,不想给家中人添加任何麻烦。

不过在他的治疗下,已经恢复。

“十七年了,她应该三十多岁了吧?”苏北没有用神识搜索,而是悄无声息地落在医院门口。

他的身体隐藏在黑暗之中,只有双眼还带着几丝光亮,看着医院住院部。

曾经在这里,他与田琦拉近了距离。

那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如今,是否也嫁人了?

“应该嫁人了吧。”他踏步走进了住院部。

刚刚转角,他就看到走廊上走过来一名气质上佳的护士。

穿着白大褂,双手放在双口袋中,盘着头发,脸上擦着淡淡薄妆,美目看着地面,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田琦?”

一道熟悉而有些陌生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安静的走廊上,她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忽然停止,转身,看向身后,不过什么都没有。

“谁?”她扫着四周。

她的脸上早已经褪下青春给她的稚嫩,成熟端庄,才是她现在的代名词。

苏北站在她的前方不远处,看着她的背影,凝视着。

“田琦。”他轻轻喊了一声。

她被吓了一跳,急忙转身,有些心悸的双眼中,瞳孔瞬间一缩。

“你……”十七年,并没有给这个男人带来多少的容貌上的变化,可当自己看过去的时候,他好像真的变了不少。

应该是时间沉淀下来的某种气质吧。

“是我。”苏北穿着休闲装,一如十七年来,他面对那个小姑娘一样,“还记得吗,当初你坐在我的大腿上,一个劲帮我打针。”

“苏北!”田琦倒吸一口气,她的情绪莫名地波动起来。

双眼一红,跑了过去。

“我以为你出事了!这十多年,你到底去了哪里啊?”由于跑得太快,脚下不稳,就要摔倒在地上。

苏北出现在她的面前,扶住她:“还是这么不小心。”

“苏北!”她发出哭腔,一把抱住苏北,“十多年,我一直在打探你的消息,除了十五年前你在国际上的传闻,我……我……”

苏北的心中一暖。

斗转星移,还是有人还记得他,而且,记得他的人,似乎对他的态度也没有变化。

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淡淡一笑:“这么成熟有魅力,田琦也长大了。”

田琦把头捂在苏北的怀中,大哭不已:“你到底是什么人啊!说消失就消失,一点消息也不留下。”她哽咽不已。

对于田琦来说,苏北不仅仅普通朋友这么简单。

当初,她身患白血病,无法在社会上生活,只能够在医院与自家的饺子馆来往。她是一个被孤立在一个小圈子的女孩,懵懂长大,对外面的世界好奇而害怕。

而那个时候的她,白血病真的严重到可以随时都能够要她的命。

也是在那个时候,苏北出现了。

是苏北补缺了她彷徨的心,是苏北在她余下的时光里,给了她不一样的生活。

她曾经想要在大海中自尽,却被他一把抓住手,给了她希望。

同样也是因为他,让她的生命得到延续到如今,不至于让自己的家人,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个彻底改变她人生的男人,却在她双十年华,最想要在他身边挥霍自己的青春时,却消失了。

这一消失,就是整整十七年。

这十七年,她一直在寻找苏北,去过奇迹公司,去过曾经去过的海滩,去过海棠市,但却一无所获。

田琦有很多话想说,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她有特殊意义的男人,在十七年后再见,她还能说什么?

想必,就算是周曼、柳寒烟等人也无法对苏北有如此多的特殊情绪在里面。

这是一个给予她重生机会的男人。

一直低声哭泣,却无法开口说话。

清风从外面扑面而来。

“你应该三十五岁了吧?”苏北低声问。

“你知道这些,那么不提前几年回来?”田琦大哭。

这一刻,她再也没有在众多护士面前的沉稳和成熟,只有当初的那个不安的小女孩一样,依赖着某个人。

“事出有因……”苏北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田琦用手堵住:“我不想听这里。”

“你现在应该也成家了,这样在我怀里,实在是有些不妥。”苏北无奈地一笑,笑的有些勉强。

“我下个月结婚……”田琦哽咽了一声,她松开苏北的怀抱,站在这个高大男人的面前,话没说完,但话也没必要说完。

双眼复杂地看着苏北,她的内心又是一阵波动,她流着眼泪:“你为什么不早出现三年啊!我等了这么久……”

那一刻,田琦的内心有一股冲动,想要抓住苏北的双手的冲动。她不想让他离开这里。

“幸福吗?”苏北轻轻的说。

他想去摸去眼前这个姑娘的眼角泪眼,但却不敢。

田琦不在是他随意能开玩笑和玩闹的女孩了。

“本来是幸福的,可是现在很伤心。”田琦幽怨地看着苏北。

“那我现在只能祝你幸福。”苏北凝望她,她也凝望苏北。

很久很久,两人没有说过一句话。

田琦平复下情绪,她低着头,沙哑着声音说:“父母让我早点嫁人,没必要在等某个人了……”

苏北沉默。

“下个月的婚礼,我不想你来。”

“但是,我又想你来……”

“我会来的,我会在角落里一直默默注视着你,祝你幸福。”苏北释放出神力,轻轻透过田琦的身体,“不要熬夜,对身体不好。”

双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肩膀,神气渗透。

一瞬间,田琦感觉全身上下的疲惫和酸痛,忽然消失,精神也起来了。

她莫名地笑了笑:“你这个华夏古神医,当初,整个医学界都在找你,可惜啊……”

苏北耸了耸肩:“你知道的,我对那些不感兴趣。”

她嘟了一下嘴,好似撒娇一样地说:“好了,你现在立马离开这里,不然我又会哭。”低着头,沉默了一下说,“你在我身边长了,我会变心的。”

“好好去经营自己的生活,田琦。”苏北淡淡一笑。

“你要走了吗?”田琦睁大双眼,好似当初那双懵懂的双眼一样。

“是啊!要回去了。”

“你能告诉我,这十多年,你去了哪里?”

苏北微微低下头,双眸凝视着她,认真地说:“我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田琦一愣:“另外一个世界?”

双眸看向苏北,心中一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