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7章 深夜趣谈/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深人静,两个小家伙静静地吃着东西。

讶异吃完手里的东西,舔了舔嘴唇,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你要喝水吗?”讶异很明显不习惯与另外一个人住在一起,特别是异性,她说话的时候很轻盈,一点也不像第一次遇到苏北的时候一样,非常的冰冷。

“谢谢,我也要喝一杯!”苏北则是显得很坦然,但是他为了不让讶异紧张,便有些扭捏地说,这样会让讶异也觉得,他很紧张。

这样一来,讶异也会感受到一点轻松的滋味。

讶异的脸色涨红,半天才说:“杯子只有一个……”

“那你喝完,就用那个杯子帮我接一杯!”苏北咳嗽一声,扭扭捏捏地说。

讶异见状,微微紧张了一下, 然后僵硬地点头。

“给!”讶异给苏北倒了一杯水。

苏北一口喝下去,感觉身体恢复了不少力气。

他吐出一口气,坐在床边,盯着讶异看。

讶异则是害羞,在床边低着头,不敢去看苏北。

“你明天是不是还要去上班啊?”苏北有些好奇,他现在在哪一个世界。

讶异不过是个十四岁左右的孩子而已,竟然还要每天上下班,这说明,这个地方确实很平穷,而且观念上还没有所谓的学习的观点。

“恩!那个……”讶异看了一眼苏北,脸色通红,浑身发热。

“我睡外面,你睡里面,讶异姐!”苏北干笑一声,一声亲密的称呼,让讶异的眼神变了一下。

她楞了一下,然后迷迷糊糊地点头。

忽然,她跳下床,端着木盆在外面打了一盆水,放在苏北的面前,然后站在苏北的面前看着他。

“你先洗!”苏北说,“洗脸的毛巾呢?”

“这里!”讶异似乎比苏北还要笨拙,似乎她才是外人。

等两人洗漱完,脱了外衣,躺在床上。

两个都是小孩子,除了苏北之外,讶异倒是没有多大的想法,就是很害羞和不适应。

她面向墙,一点也没有睡意。

苏北轻声说:“讶异姐,我失忆了,能否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讶异楞了一下,然后结结巴巴地说了一个字,这才正常地说话:“这里是一号废弃区,这里是我和奶奶生活的地方!”

她想了一下又说:“这附近还有很多我们这样的家庭,像我们这样的年级,都出去赚钱养家了!”

说到这里,她没有什么不适应,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苏北想到了那个来到神界的讶异,那才是真正的公主,连凡人是什么都不知道,她出生在禁忌界,家里很强大,有大帝也有圣者!

看着眼前这个跟他一样,光着膀子的讶异,忍不住笑了笑。

“你笑什么?”讶异的神色不满起来,“你是不是跟其他孩子一样,看不起我们家啊?”

苏北听到这话,心中一动,盯着讶异的目光,他瞬间会想到了第一次见到讶异的时候。

那个时候,讶异也是这种目光。

这说明,讶异之所以愤怒,可能是敏感其余孩子来到一号废弃区吧!

“没有!我在想,我什么时候也想有一个家,我现在除了自己的名字,其余的都不知道了!”

“对不起噢!”讶异翻过身,小眼睛盯着苏北,脸上非常的内疚。

“没事,讶异姐!我叫苏北,以后你就叫我的名字就行了!”

讶异喃喃自语:“苏北?”

两人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气氛开始放松,而讶异也开始没有之前的那么紧张。

到最后,讶异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一笑:“苏北北!你这么可爱,应该多加一个字!”

苏北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只是在这张稚嫩的外表面前,更多的则是可爱。

这让讶异笑了起来。

“我的名字就这么好起这个名字吗?”苏北在心中无奈地说。

当初,他遇到妖琳儿的时候,也曾经被他这么叫过,当他遇到星语的时候,也被这么叫过,现在,遇到了一个轮回中的讶异,竟然也被这么称呼。

“多可爱的名字!”讶异忍不住摸了一下苏北的脸颊。

苏北非常不适应,极度的不适应。

在部队生活开始之后,他就没有这么被人小看一样地触摸过了。

微微皱了皱眉,没有反抗。

“你不高兴吗?”讶异轻声问了一句,语气有些担忧。

“没有!讶异姐喜欢就好!”苏北一笑。

“恩!”讶异异想天开地看着天花板,然后说,“明天早上,我暂时不会去面包店打工,因为奶奶要教我习武!”

苏北的心中一惊,终于知道这屋子里的老人为何看似佝偻,但内心却非常的精明,特别是那双眼睛……

原来,这老人竟然会习武。

那么也就是说,这老人的背景并不简单,想必讶异也不简单吧?

“什么习武啊?”

讶异想了一下,然后很认真地盯着苏北说:“我给你说一小秘密,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

她很严肃!

苏北也很严肃地点头:“你说!我保证不会说出来的!”

“其实啊,我们是古武者!”讶异的话让苏北的神色微微变色,身体一颤。

古武者,这不是地球上的修炼者吗?

为何这里也有?难道说,这里是地球?

“什么是古武者?”苏北悄声问了一句,很是好奇。

“就是……”讶异刚刚要说完,外面传来老人的咳嗽声。

“小讶,该睡了!”老人严厉的声音传了进来。

讶异再不敢继续说着古武者的事情,而是乖乖地应了一声:“奶奶,那我睡了!”

也许讶异看不出来,但是苏北已经心生警惕。

这老人也许一开始就在外面监视着她们。

当他们说这关于这古武者的事情之后, 才让老人的心中出现警惕,虽然是在提醒讶异睡觉,其实是在让讶异不再开口。

苏北也没有再问,而是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刚刚要闭眼,忽然发现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在打量着自己。

“讶异姐?”

讶异的脸色一红,轻轻一笑:“你好可爱。”她捏了捏苏北的脸颊。

苏北的神色一黑,他不满地伸出手,捏着讶异的脸颊说:“你也很可爱!”

讶异调皮起来,她与苏北互相打闹起来:“小弟弟,姐姐的脸是不能捏的,知道吗?”她一本正经地教育起苏北来,

苏北很是无奈。

他好歹也是一名宇宙中的大帝人物,修炼几百年的存在。现在,却被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女孩教育着。

而且,他还不能够暴露自己的成熟心里,反而要装作很年轻的样子。

他叹了口气,看了看窗外。

“怎么了?”讶异很亲密地触摸苏北的额头。

她现在已经适应下与苏北在一起的生活。

小孩子之间很容易就会建立起友谊,特别是在苏北有意的调和下,讶异很快就与他熟成一片。

“我想家了!”苏北随便敷衍了一句。

“对不起,又让你想到不好的事情!”讶异双手抱住苏北的头,轻声说。

苏北的脸贴在这讶异的胸膛上,那小小的凸起让苏北张了张嘴,很是无奈。

十四岁了,至少也应该知道一下穿胸罩了吧?

可能是一个人睡习惯了,让讶异没有这方面的观念。

“你别压着我的鼻子!”苏北含含糊糊地说,“我呼吸不了!”

讶异松开手,笑着看着苏北。她感觉让一个小男孩在自己的床上,心里全是好奇和莫名的兴奋。

苏北叹了口气,揉着自己的鼻子,揉着讶异的胸口说:“你以后要买一个小胸罩,你十四岁了,都大了!”

讶异听到苏北的话,有些觉得怪异,忽然,她的心中一惊,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这才反应过来,苏北再说什么,而她之前又做了什么。

顿时,讶异的脸色通红,急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愤怒地说:“小色鬼,你刚刚干了什么!”

“你的那里压着我的鼻子了!”苏北淡淡地说。

“小色鬼,竟然敢占我的便宜!”讶异想动手,但是又怕暴露,最后直接躺在床上,不敢动弹半分。

“你自己不穿,怪我干嘛!”

讶异转过头,愤怒地看着苏北,忽然情绪波动起来,双眼发红,呜呜哭了起来。

来了,小孩子最常用对于一招,特别是女孩子!

都十四岁了,竟然还哭!

苏北慌了神,这回是真慌。

他翻身坐起,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最后他叹了口气说:“讶异姐,你别哭了!是我的错!”

讶异听到这话,越哭越大声。

“糟了,外面那老人肯定听到了!”苏北的神色有些难看。

毕竟是才进来,要是那老人知道他惹哭了讶异,可能会心生不满,然后把他赶出去。

要知道,他是第一次来啊!

苏北叹了口气说:“是我的错!你这样哭,我也会哭的!”

讶异忽然开口:“你不许哭!”她瞪着苏北,眼泪不断地往下掉。

苏北看了一下四周,然后把自己的外套拿过来,盖在讶异的身上,哄着笑:“以后啊,我保证不会看了!姐姐应该是忘记穿了, 这里是你的房间,我过来本来就不适合!”

这让讶异保住了面子,她的心里好受不少,但依然对苏北不满。

“哼!以后不准占我的便宜!”

苏北的心中很无奈,完全接受了所有的错误,他点头:“保证不敢占便宜了!”

好半天,讶异才安静下来。

在屋外,那老人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摇头:“这样也好,让她有个玩伴!”

夜深,两个人来了瞌睡。

苏北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来瞌睡的感觉。不过他很享受这个感觉,因此很舒适地闭上了双眼。

讶异静静地打量着苏北,轻轻用手触摸着苏北的脸蛋,时而会笑一下,但也不过一会,她也来了瞌睡。

很快,两个家伙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

讶异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苏北正在打量着她。

“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讶异轻声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