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8章 张莎莎的特殊爱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实在是想不到,苏北一个小家伙,是如何解决外面的大汉,这让她震惊的同时,也很害怕。

她在路上,打了一个电话。

在夜路上,她开车回到了别墅之中。

家中的保镖立马上前,检查车内是否被安装了什么跟踪器,或者是炸弹。

“妈妈!”张莎莎害怕地抱住自己的母亲。

“没事就好!”

张父阴沉着脸,他带着人离去,前往事发地点。竟然有人敢打他女儿的注意,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

“妈妈,这是我在面包店的朋友!”张莎莎转头看着浑身是血的苏北。

在灯光之下,苏北浑身是血,像一个刚刚经受磨难的孩子。

“面包店?”张母惊讶地说了一声,然后打量苏北,“他有没有事?”

苏北摇头:“多谢关心,我没有事!”

“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张母不敢小看苏北,因为她认为这是一个从面包店出来的人。

“是他救了我!”张莎莎红着脸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这也正常,毕竟苏北是个孩子,而她已经是个大人。

张莎莎的母亲,看向苏北的目光一变,她确认,果然从面包店出来的人,哪怕是一个小孩,也不能小看。

“你带着他去洗澡,接下来,你好好休息!母亲给你煮点安神的鸡汤!”

张母带着张莎莎进屋。

张莎莎打量着苏北:“走吧!”她现在算是安心很多,毕竟已经到家了。

她家是一个大别墅,二层构造。这倒是跟以前的海棠别墅有些相像,但里面的摆设,要更加古典的多。

“先去我的房间!”张莎莎让苏北跟上他,“暂时没有多余的房间,你在我房间休息一下!”

毕竟是个小孩子,张莎莎没有多想。

她进入卧室之中,看了看胸前的猩红一大片,她有些心悸。这可是人血。

“苏北,你转过身去,我要换衣服!”她翻弄自己的另外一件小胸衣。

脱下衣服,换了一件。

苏北转过头去,双眼一凝,浑身热血。

不知道何时,张莎莎连内裤也换了,全扔在地上。

“小孩子不许多看!”张莎莎瞪了一眼苏北,“等我洗完澡,你再去洗!”她想了一下说,“我的衣柜里还有一些我小时候的衣服,等会给你穿!”

苏北一愣,然后神色有些发黑。

之前的讶异也是如此,要他穿女孩子的衣服。

他极端的不适应,可看到一身的鲜血,而且这衣服还是讶异的女装,虽然他年纪小,穿起来平添几分可爱像。

他也只能够沉默地默认张莎莎的建议。

张莎莎穿着小花裙出去洗澡。

苏北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蕾丝内裤,然后走到窗边,抬头看着远处的景色,他喃喃:“讶异,你还好吗?”

他生怕讶异出事!

半个小时后,张莎莎卷着浴巾,走了进来。

她见苏北站在窗边,便问:“你想家了?”

苏北没回答他。

张莎莎已经习惯苏北这种爱理不理的样子,她继续说:“你身上都是血,快脱了衣服,去洗澡!我可不想弄脏我的房间!”

她很害怕有血。

“在这?”苏北有些不适应地说。

“你才多大!”张莎莎哼了一声,她走到衣柜翻弄,最后翻出一条粉色的卡其短袖,和一条短裙。

她偷笑:“就这个行了吧?”

苏北的脸色一黑:“不行!”

“凶什么凶!”张莎莎翻弄出一条小牛仔裤,递给苏北,“喏,给你!”

“在哪洗?”

张莎莎抱着苏北要换洗的衣服,然后走出门,带着苏北来到洗漱间。

“就这里!”她怕苏北不会使用洗澡间的洗浴盆,便指指点点。

苏北点头:“好了,你出去吧!”

他脱下一身鲜血的衣服,舒舒服服地泡了一次澡。

十分钟后,他走出洗浴间,穿着张莎莎以前穿过的衣服。有些是头发有些湿漉,再加上苏北那粉白色的小脸,这一看起来,简直就像个女孩。

他走进卧室,刚好看到张莎莎在收拾衣物。

“我今晚在哪里睡?”苏北问。

张莎莎转头一看,先是一惊,然后双眼眨动,目光中带着彩光,笑着说:“真像个妹妹!”

苏北的脸色一黑:“我是男的!”

“太可爱了!”张莎莎歪着头,打量着苏北,心中在想,为何这样一个出手无情果断的孩子,会长得这么像女孩子。

“喂?”苏北黑着脸,沉声问。

张莎莎可不怕这张黑脸,反正她在面包店里看得多了,她笑:“干嘛?”

“我今晚睡哪里?”

张莎莎的手指点在自己的嘴唇,想了一下说:“让你睡沙发,我妈妈肯定不同意,她会认为我在欺负你!”

看着苏北那可爱如女孩的容貌,她笑着说:“跟我睡!就在这间房间!”

苏北倒吸一口气凉气,下意识地后退。

张莎莎大笑:“你也会害怕啊?我有什么好怕的?”

“我去睡沙发!”

张莎莎摇头:“我这床大, 你又洗完澡,不脏,可以跟我睡!今晚,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在外面睡,会很麻烦的!”

苏北转头看向楼下,见张父不知道何时,已经来了,他坐在沙发上,与另外两名穿着正装的男人商量着什么。

他想了一下,走进房间,坐在床边,有些不适应。

他现在是个小孩子,他自己也很清楚,而张莎莎也认为他是个小孩子,所以没有多大的警戒。

可苏北有着成年人的心,在这里坐着,他多多少少有些不适应。

张莎莎去洗浴间,把苏北的衣服,全部扔进全自动洗衣机内,然后回到房内,她疲惫地躺在床上。

收拾完所有东西,她没来由地感受到疲惫。

今天经历了一场生死,她现在放松下来,一股倦意涌现。

“我先睡了!”张莎莎躺在床上,翻身盖住被子,沉沉睡去。

苏北坐在传遍,看了一眼张莎莎,他坐在黑暗之中,一动不动。

许久之后,他走到窗边,拉上窗帘,然后把滑动的衣柜,挡在窗边,这才躺在床上。

“恩?”张莎莎似乎没有与人一起睡过,轻微的动静就把她惊醒。她一睁眼,就看到苏北那黑亮的大眼睛。

她模模糊糊地一笑,伸出手,勾住苏北的脖子,又沉沉睡去。

苏北感受着她的体温,在心中叹了口气:“果然,当个小孩子,占便宜是如此的好占!”

他邪恶地想了一下,然后放下身心,沉沉睡去。

一个小时之后,窗外有声响出现。

他瞬间睁开双眼,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双眼看了一眼张莎莎,他立马浑身发热。

张莎莎睡着了,但是睡的过程中,翻来覆去,身上的浴巾早已经被蹭到床下,现在她浑身**地躺在床上,而且上半身有一半裸露在被子之外。

而苏北,又被张莎莎勾住脖子,所以他只要稍微碰了一下,就能够摸到胸前的雪白。

他稳定心神,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去想这些画面,而是微微侧过头,看向窗外。

有衣柜挡着,所以窗子被悄悄打开的时候,外面的人撞到衣柜上。那一刻,四周再次寂静起来。

苏北一动不动,他躺在床上,装作熟睡的样子呼吸。

窗外的人,继续行走,准备搬动衣柜。

苏北悄悄抬起张莎莎的手臂,然后往后缩,最后脱离了张莎莎的纠缠。他缓缓起身,穿着张莎莎小时候的短袖,他来到衣柜前。

这一刻,他紧握小拳头,一丝真气凝聚。

这是他练出来的真气,他即将迈入黄阶阶段。但就算是一丝真气,他可以挡住一头黄牛的攻击。

这就是古武者与普通人的区别。

苏北站在衣柜前,等待着外面的人出来。

衣柜是滑动,被外面的人缓缓地推开。

五分钟后,衣柜再也不用滑动,有一丝凉气从外面吹来。张莎莎在睡梦中感受到凉意,她翻个身,盖上了被子

苏北的双眼出现杀机,紧握拳头,随时准备轰击想要袭击他们的人。

终于,一个黑影从衣柜后方走出来,他的双眼盯着床上的人,有杀机从身上弥漫。

苏北再不犹豫,抓住机会,在黑影刚刚出来的那一刻,一拳砸了上去。

砰!

沉闷的声响出现。

黑影的大脑被一拳给砸出一个血洞,他哼声的机会都来不及,便倒在墙上,缓缓瘫坐在地上,死去。

苏北冷冷一笑,他看了一眼张莎莎,见她躺在床上,还熟睡着,一点也不知道,刚刚她身处危机。

他走到黑影身边,见是个穿着黑衣人的家伙,他在这家伙的身上摸索,最后摸到了一块铁令牌,上面写着一个血字!

苏北也不清楚这是什么,他收起令牌,扛着尸体,直接扔向楼下的花园之中。

一道沉闷的声响再次出现,黑影的尸体滚落入花园之中。

他解决掉这一点,便关上窗户,然后搬动衣柜,挡在窗前,松了一口气,又爬上床,重新睡觉。

在床上,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却怎么也睡不着,他便盘坐在床上,开始修炼炼气诀。

修炼到凌晨时分,张莎莎翻身,上半身又露了出来,她毫无所觉,转过身的她,手放在苏北的大腿上,这让苏北的身体一颤,忍不住转头看去。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张莎莎的手,放在床上,然后继续修炼。

第二天早晨,苏北躺在床上,装作睡着,顺便给张莎莎盖上被子。

苏北算是了解张莎莎的一个特殊习惯,这姑娘喜欢裸睡。

早晨,张莎莎被闹钟吵醒,她睡眼惺忪地睁开双眼,见苏北还在熟睡,她翻身想要坐起。

忽然,她发现自己身上的浴巾不变,一身不挂,她的脸色一红,下意识地看向苏北。她见苏北熟睡,这才松了口气。

接下来,她悄悄下床,寻找可以穿的衣服。

不过,但她看到衣柜出现在窗边时,她的心中一惊,转头看向苏北。

这家伙的警惕性也太强了,睡觉前,竟然把衣柜挡在窗前。她没有多想,翻出一条淡蓝色长裙,急忙穿上。

也在此时,苏北醒了过来。

其实,他一点也没睡,他清清楚楚地听到张莎莎下床,翻弄衣服的声音。他现在醒过来,只不过是想要让张莎莎穿好衣服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