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又是保镖/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母恰好从厨房中出来,她招了招手:“先吃了饭再走啊!”

“不用了,阿姨!我还忙!”苏北背着背包,直接离开了别墅。

张成青抽了一口烟,看着苏北离去,淡淡地说:“果然不是个普通小孩,这要是长大之后,还得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张莎莎坐在沙发上,哼了一声说。

“你怕不怕他?”张成青问。

“有什么好怕的!我骂他打他,他也不还手还口!”张莎莎淡淡一笑。

张成青的目光深邃地盯着张莎莎,没说话。

而苏北,打开车门,开车离去。

离开了这片区域之后,他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把车停了下来。

接下来,他把副驾驶上的背包打开。

战术手套、匕首,简易防弹衣,各种武器,武装在身上。他穿着外套,看起来跟普通人一样,但是外表上什么异常都没有。

苏北的嘴角一笑,开车离去。

当他快进入西城区的时候,在那处废弃工厂停了下来。

在工厂之外,他把车停在一个隐蔽的地方,然后下车,从另外一个地方,进入废弃工厂。

顺着废弃工池进入工厂之内。他躲在一个大铁柱的身后,双眼悄然看向那处大铁炉。

这一看之下,心中一惊。

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大铁炉前,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影,手持长剑,与另外三人战斗。苏北的经验老道,一眼就看出,此人的身法步伐。

此人脚步轻点地面,手中的长剑,如水中鱼,在战斗之中,游刃有余,力战三人毫无压力。

忽然,此人低喝一声,剑中有一股特殊的气势爆发。

一剑,劈斩在此人的身上。

轰隆!

这人的手臂瞬间被斩断,而剑中的气势还在扩散,撞击在大铁炉上,竟然把铁炉劈成了两半。

苏北的双眼中带着精光,震惊地说:“真气!”

是的,他刚刚看到的便是真气。利用真气挥发长剑,爆发出来的气势,就是如此。

按照他以前的经验,可以看出,这人的境界,在黄阶中期左右。

这样的一个级别,在都市之中,几乎是强者的存在。

他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会遇到一名古武者。这还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见识到的第一名古武者。

忽然间,这三人之中,有一人拿出了枪,开始给持剑者压力。

苏北的心中一动,余光好似扫了什么,他忽地抬头看去。

在工厂之外,隔着破旧的窗户,一人站在一座废弃的高压线上,手中端着一把狙击枪。

苏北的神色一冷,冷淡地说:“又是你们这些袭击讶异的杀手,是叫做血组织吗?”他从腰间拿出了一把飞刀。

那一刻,他运转体内的一丝真气,灌注手劲之中。

手腕轻轻一震,手中的飞刀,直接甩向工厂之外。

飞到快而没有声音。

那正在瞄准持剑者的狙击手,根本就没有发觉,外面有一把飞刀接近。

砰!

一声枪响,从外面传来。

持剑者的心中一惊,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只见到工厂外面的狙击手,从电杆上掉了下来。

那个时候,持剑者没有多想,可是这么一不留神,就被手枪击中。

顿时,手中一麻。

身为黄阶的持剑者,完全不用在意子弹,但是,一不留神受到影响,让持剑者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很狼狈。

“你不该多管闲事!”

一道冷声从工厂之外传了出来。

持剑者看去,手中剑挥斩,在没有轻视之意。

轻而易举,斩杀掉铁炉旁的三人,转身冲向工厂之外。

一名双手带着白色手套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身穿皮衣,脸上有刀疤。

“血手!”持剑者冷淡地说,苏北听得真切,竟然是个女声。

“你应该知道,我们修血的规矩!在这件事情上,你现在走还来得及,要是还想插手,休怪我们无情!”

血手沉声,身上散发出黄阶后期的气势。

那一刻,持剑者后退一步,她释放出黄阶中期的气势。

两者一对比,双方的实力高下立判。

“是你们惹了我!”持剑者冷冷地说,她的双眼警惕地盯着血手。

“很好,那你还是留在这里吧!”带着白色手套,他冲向持剑者。

轰隆!

持剑者刚刚挥剑,就被血手撞飞出去。

“我的白色手套,见不到血,是不会停手!”血手的神色微微狰狞,神态有些扭曲。

显然,这是一个心理有些扭曲的古武者。

苏北的双眼打量着两人,只是一眼,他就看出,持剑者根本就不是血手的对手。

“你们修血斩杀了我的亲人,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今天见你们的人在这里还想祸害人,那就都留在这里!”持剑者的话语,让苏北明白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跟踪器放在铁炉旁,而修血的人来到这里,刚好,这名与修血有仇的持剑者,看到了这一幕。

因此,她准备斩杀修血的人。只是,她没有想到的就是,除了铁炉旁被她斩杀的三人之外,还有另外的两人。

一名狙击手和一名古武者。

持剑者口吐鲜血,她被对方的真气震荡的不轻。

“我会撕开你的肚子,让你亲眼见见,你的肚子里是什么东西!”血手一说出这句话,身上就兴奋起来,“或者,先玩玩你,才让你见见!”

持剑者站起来,想往后跑。

砰!

血手一拳,砸在持剑者的后背。

顿时,持剑者在地上翻滚了两圈,神色苍白:“怎么这么强大!”她看着空荡荡的工厂,双眼中有些绝望。

“自己脱衣服,还是我帮你?”血手低沉地笑,犹如野兽。

他来到持剑者的身前,双手往持剑者的衣服上撕扯而去,低沉地说:“我喜欢看你挣扎的样子!”

持剑者的双眼出现决然的目光,手中的剑,凝聚全身真气,毫不犹豫地刺向血手的胸口。

血手单手握剑,狰狞地笑:“没用的!”

也在此时,苏北出手。

他一直在寻找血手的弱点,也一直在等着持剑者出手。他的身上有一点真气,但连黄阶初期都不是,他根本就不是这两人的对手。

甚至,在血手和持剑者的面前,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手中的飞刀,快而准地射入血手的胳膊关键处。在那里,肌肉的运转力量非常的强。

刀轻轻切割过去,然后落入血手的身后地面。

砰!

刀落地。

在看血手,他的肩膀上忽然喷出鲜血, 握剑的右臂,忽然无力起来。

他的神色一变,另一只手来不及反击。

持剑者的长剑,凝聚她最强的力量,刺进了血手的心脏之中。

她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反杀成功。

用完全部的力量,她的全身疼痛。

她在这之前,已经被血手攻击成重伤,再加上全力使用真气,她现在脱力了。

转过头,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帮助了她,却在此时,一个小孩,走了过来。

苏北神色平静地看着这脸上是血的女人,然后一脚把她的剑,踢出去,走向血手。

让他惊喜的就是,这血手的身上,竟然有一株仙草。

他收入囊中,然后捡起自己的飞刀,来到女人的面前。

女人无力地坐起,她看出苏北是个普通人,便放松下来,淡淡地说:“孩子,离开这里!”

“你与他有什么仇?”苏北捡起远处的长剑,这让女人的神色微微警惕起来。

“把剑给我,以后被出现在这里,会很危险!知道吗?”女人看起来,并没有伤人之心,“这里很危险!”

苏北扫了一眼女人,走向大铁炉,一脚踢开地上的三具尸体。这平静的神色,让女人惊异起来。

这孩子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尸体?

忽然,女人的目光中带着震惊的光芒,问:“是你刚刚出手,救了我?”

她不敢相信会是这个孩子。

苏北来到大铁炉前,把跟踪器取了出来,淡淡地说:“不然还有谁呢?”他走向女人,“我带你离开这里,为了我的安全,这把剑,我先收着!”

见女人站起来,他又提醒了一句:“以你现在重伤的身体,没了真气,根本就无法与我对战!”

“噢?”女人吃惊是这男孩救了自己。

要知道,与她对战的可是一名黄阶后期的强者。

“那我试试!”女人此时的体内稍微有一点真气,她运转真气,忽然冲向苏北。

苏北见她过来,身形一动,脚踝一动,以一种特殊的转动方式,躲开女人,而手中的剑,已经落在女人的脖子上。

“以后可别试!”稚嫩的苏北,说出这句话,实在是让人觉得怪异。

“你分明这么小!”女人不可置信地又说了一声。

“好了,先别说这些,我们先离开这里!”苏北收剑,往来的方向走。

女人跟上去,问:“那名狙击手,也是你杀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苏北想与古武者接触,自然也准备救这名女人。

女人被苏北的话逗乐:“你这么小……”

苏北转身,手中剑,指着女人:“别说我小!”

女人一愣。

苏北转身,回到车内。

女人哼了一声,看了一眼车内,见没人,这才进去。当她见到苏北坐在驾驶位上,忍不住说:“你会开车吗?实在不行,就我来!”

“你还是先看看你的伤势吧!血手的重击,已经让你右手骨折,肺部受损,连吸一口气,都很吃力!”

苏北这话,让女人的神色一变。

“你……”女人不敢相信苏北会知道这些,可是,苏北所说的事情,与她身上出现的伤势,简直一模一样。

要知道,这可是她自己身上的伤势,但苏北是旁观者,他竟然知道这些。

这一刻,他再也不敢轻视这名小男孩。

手段和能力,甚至于心里素质,都很强。

“先去一家宾馆,治好你的伤势!”苏北开车进入西城区。

女人点头:“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现在也很危险,我救你,也想让你救我!”苏北这话,让女人的目光中出现疑惑的光芒。

苏北的话,让她不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