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 出大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忽然,一只手伸了出来,把他拉入屋内。

苏北的心中一惊,手中的匕首,直接斩杀过去。

可惜,那只手的力量非常的巨大,几乎让苏北没有任何反抗力,直接被甩了进去。

“莫要出声!”讶老的声音出现。

苏北立马震惊下来,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微微喘气。

一只温暖的小手,握住他的手。苏北看去,原来是讶异。

讶异紧张地看着他。

这一刻,苏北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却知道,必定会有危险发生。

突然,一道黑影在屋外闪过。

苏北内敛杀机,手中的刀,紧握着。

“孩子,带着讶异离开这里!”讶老低着头,“还好你来了!”她沧桑的双眼,在这一刻变得非常的明亮。

讶老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低声说:“去东城区的桥村别墅,把这封信,转交给一名光头老人,告诉他,我已经尽力了!”

苏北接过信封,他带着询问的目光,看着讶老。

“虽然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但是,你必须要保护好讶异!一个叫做修血组织的强者,即将来到这里!你快带着她走吧!”

讶异低声哭泣,拉着讶老的手:“奶奶,一起走吧!”

苏北的心中一紧,他已经知道讶老话中的坚决。

“她是讶家的人,东城第一家族的公主!你要保护好她,你就是她的保镖,很抱歉,我没有时间在教导你们了!”

讶老指着后面的窗户:“从这里走!”

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冷淡地说:“修血和讶家,到底有什么仇怨?”

“找到光头老人,他会告诉你们!”讶老说完,推了一把苏北,示意他赶快离开此地。

“讶老,此生,讶异要是出事,我也不想活下去,她就是我的命!我会保护好她!”苏北很理智,很清楚,讶老能说出这句话,可见事情的严重性。

要知道,他和讶异,现在不过是普通人,也就是比普通人要强大一点而已。

与修血组织相比,当真无法比较。

“不!”讶异摇头。

苏北直接把讶异背在身上,低声说:“你不要出声,我们在这里,只会拖累讶老她老人家!只有我们先出去,她才不会分心!”

讶异把头埋在苏北的肩膀之中,低声哭泣。

苏北轻手轻脚地来到后方客厅的窗户旁。

那一刻,前方的门外,再次有人晃动。

苏北连车也不敢要。也许,正是因为他开车过来,才惊动了外面的人。

悄然打开窗户,他脚下一用,翻身跳了出去,轻盈地落地。他压低身子,双眼中带着一丝冷光,警惕四周。

沿着墙体,他往后方的黑暗走去。

砰!

忽然,房门前有声响传出。

战斗开始了!

讶异的身体一紧,双手紧紧地抓住苏北的肩膀。

“不要说话!”苏北低沉地提醒一声,然后看着四周,压低身子,快速离开了这里。

当彻底离开工棚房之后,他运转体内的唯一一丝真气,加速奔跑。

背着讶异,他好似化作了一道风,不回头地狂奔。

“苏北北,我要奶奶!”讶异沙哑着声音,可怜地乞求苏北。

苏北面无表情,他的心中也难受得进。

拿出战术指示灯,咬在口中,他沿着这条废弃的工业池,来到了街道之上。

他关闭指示灯,背着讶异,缓缓地走在人行道上。

低着头,一句话不说。

风吹来。

“冷吗?”

“我要奶奶!”讶异颤抖了一下身子,低缓而沙哑地说。

苏北听得难受。

他来到一处停车牌前,放下讶异。

转过身,把外套披在讶异的身上,低声说:“讶异,我们先去东城区!”

“我要奶奶!”讶异的双眼瞪着苏北,非常可怜地说。

“我们不能去找她!否则,我们也会有危险!”

“我不怕!”讶异流泪。

“难道你想要让自己的奶奶的努力白费吗?”苏北加重语气,“她为了你逃出去,付出很多!”

讶异抱住苏北,低声痛哭:“我多么希望,我的身份很普通就好了!为什么啊!”

看来,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了。

苏北叹了口气,单手搂着讶异,走到人行道上的霓虹灯下。

走着走着,风吹来。

苏北转头看去,有两个高大的黑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可能是苏北发现了他们的原因,这两人加速跑了上来。

讶异转头一看,被吓住,她紧紧握着苏北的手,不断加快脚步。

“不用,先解决麻烦再说!”苏北看出这两人的举动,并不是一个练家子。

可能,他们是专门从夜行人身上寻找点有价值的宝贵物品的混混吧。

深深吸了一口气,苏北抱着讶异,转身,面对这两个跑过来的人。

“小家伙,拿出你所有有价值的东西!”一名绿发混混冷冷地盯着苏北,似乎是想要用愤怒而狰狞的脸色,来吓唬苏北。

另外一位是黄发,他手拿刀子,逼近苏北和讶异。

讶异紧张地在颤抖。

“算你们倒霉!”苏北走向黄发,只有他的手上有武器,先解决他才说。

黄头微微皱眉,他后退一步,手中的刀子,却伸得更长。

“不要命了吗?”黄头低吼一声。

“不要命的是你们!我还没吃饭,交出你们身上的东西!”苏北的双眼蕴含杀机,锁定在黄发身上。

那一刻,他动了。

“找死!”绿发忽然发动攻击,一脚踢向苏北。

苏北冲向黄发,是虚招,他抱着讶异,原地转身,手中的匕首,直接切下绿发的手掌。他的力度非常的足,而且速度很快。

要知道,他的体内可是有一丝真气,拥有着怪力。

绿发惨叫一声,跪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再叫,我割了你的舌头!”苏北那冷森森的话,当即吓到了绿发。

他闭上嘴,疼痛得浑身颤抖。

黄头的脸上有冷汗,吓得握着刀子的手,在颤抖。

“拿出你们身上的钱和手机!”苏北冷冷地说。

黄发和绿发,急忙拿了出来。

苏北收走,冷哼一声:“以后找点眼睛!去一趟南城区,也会这么麻烦!”

他带着呆滞的讶异,离开了此处。

很久很久,讶异才问:“我们要去南城区吗?”

“东城区!”

“那你刚才……”

“傻瓜,我们怎么能够真的说出真话?”苏北握着钱,“以前与我们有牵扯的东西,不能用,眼下这点钱,可以让我们平安度过今晚!”

他有一张卡,是张莎莎给的,但是他现在不敢用,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这张卡也被锁定,一旦使用,将会被定位。

苏北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他很谨慎。

“你有身份证吗?”他问讶异,他自己没有。

“没有!”讶异的身体颤抖,低声说。

“苏北北,我想去见奶奶!”

“见不了!”苏北冷着脸说,“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讶异听出苏北的口中的断然,而她低声哭泣。

苏北面无表情,他不知道如何安慰讶异,因为他不知道安慰了讶异多少次,但总是没有成功。

所以,想要让讶异释怀,就必须要让她自己想通。

此时是深夜十一点左右。

苏北抱着讶异,来到了闹市区。

这里还是灯火通明,有烤肉摊、有酒店开着,总之,鱼龙杂混。

他带着讶异,走了进去。

“你要吃什么?”苏北转头问。

讶异低着头,下巴贴着胸,一句话不说。

苏北把头凑过去,几乎是额头贴在讶异的鼻子上,低声问:“你要吃什么?”他说话的哈气,直接扑在了讶异的脸上。

“我要奶奶!”讶异从来没有在这一刻,是如此的惶恐和无助,她的内心失去了方向感。

苏北抱住讶异,嘴触及讶异的耳朵,低沉地说:“讶异,你要吃什么?”

讶异被触及到敏感处,她的身体一软,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再次哭了起来。

“苏北,我好怕!求你救救我!我真的好怕!”讶异浑身颤抖。

苏北抱着讶异,顶着冷风,坚定地说:“你怕什么?我是你的保镖,不管是任何人,只要敢伤害你,就得打败我才行!”

讶异哭泣,哭了很久。

大约在半个小时之后,讶异哭累,直接睡倒在苏北的怀中。

站在街道上,吹着冷风,讶异睡着了。

苏北叹了口气,他抱起讶异,走向一家烧烤摊。

他在这里简单吃了点东西,然后离开了这里。

“孩子,是不是迷路了?”烧烤摊老板问了一声。

苏北没有回答,直接离去。

他看了一眼四周的宾馆,然后进入一家酒店。他堂而皇之走进去。当大堂经理问起来的时候,他便说:“我父母在上面等着我,我和我姐姐出去买东西吃!”

他自己就是个小个子,抱着一个跟他差不多身材的女孩,实在是怪异。

但大堂经理也没多想,便让苏北走了进去。

随意地选择在第五楼,进入这寂静的走廊,他注意着监控器的死角,在一处拐角处,拿出在外提前准备的铁丝,轻而易举地打开了房间门。

他松了口气,关闭房间门,抖了一下身子,把讶异放在床上,看了她一眼脸上的泪痕,他摇了摇头。

这是一间单人房,但他与讶异也是生活在一起,倒没有觉得什么不妥。

苏北深深吸了一口气,拿出那张信封。

那是一张白色信封,外面什么标记都没有。他想了一下,并没有打开,重新放回了怀中。

“还是先修炼吧!”他看了一眼熟睡的讶异,开始运转炼气者法决。

现在到了很危险的时候,他必须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不说年纪小不小的问题,首先把境界提升上去,就算是有枪手攻击,对他也构不成威胁。

一旦到达黄阶初期,他的身体将会被真气保护,就算是子弹打在身上,也不会有致命危险。

当然,破甲弹等一类弹型除外,除非他的境界更高。

凌晨两点时分,他睁开双眼,转头看向门外。

有人在开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