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宾馆一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会这么倒霉吧!”苏北皱眉说。

他选择的房间位置很阴暗,而且还是在五楼,难不成这种地方,也有人会选择?

他没有办法,只能够打断修炼,抱起讶异,躲入卫生间之中。

轻手轻脚的举动,并没有惊醒讶异。

门开了。

脚步声往房间内响起。

苏北感觉那人进入其内,在听到关门声,便悄然打开卫生间的门,顺着这小小走廊,走进去,在墙角处,看向床位。

床上的被单很乱,苏北来不及整理。

那是个穿着连衣裙的女孩,很古风,她站在床边外,一动不动,手里提着很多零碎的零食,忽然懊恼地说:“这是什么房间,还能不能让人住!”

她拿出手机,要通知这酒店经理。

苏北抱着讶异,悄然来到这女孩的身后。

尴尬的事情出现。

他站在女孩的身后,头只到女孩的腰部。

他一咬牙,忽然把女孩推倒在床上,手中的刀子,抵在女孩的咽喉处,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

女孩懵了一下,手里的手机甩落在地上,双眼中的瞳孔一缩,被吓到了。

她剧烈颤抖。

“别动,否则死的就是你!”苏北冷冷地盯着女孩。

剧烈的举动,惊醒了讶异。

讶异一醒过来,就看到苏北拿着刀子,抵在一名貌美女孩的脖子上,她被吓了一跳:“苏北,你在干什么!”

“讶异,站在旁边别动,我不会杀她!”捂着女孩的手,缓缓松开。

这话,让女孩稍微松了一下心。

“孩子,你要什么,我给你,那里有一堆零食,你要吗?不要冲动!”女孩颤抖着声音说。

她怕苏北不懂事情,真杀了她。

“我没有身份证,开不了房间。你很不幸,进入这间房间!”苏北见女孩的情绪稳定下来,他开始解释。

“苏北!”讶异又哭了,她焦急地站在苏北的身后,轻轻拉着苏北的肩膀,“不要在伤害人了,好吗?我害怕!”

苏北的眉头皱着,看着女孩,冷淡地说:“我给你钱,给你双倍的钱,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我不会打扰你,我和我姐姐,只想在这里度过一晚上。”

也许是讶异的痛哭,让女孩心安,再加上苏北和讶异只是孩子,她的神色平静下来,淡淡地说:“你们没有家吗?”

“我的家被坏人抢去了,我的奶奶也不见了!”讶异的双眼不断流泪。

苏北低沉地说:“讶异,这些事情,没必要对外人说!”

讶异哭个不停。

哭声能传染人的情绪。

女孩在危险之中,感触不深,但还是能体会出,讶异此时的情绪。

“你们是怎么打开门的?”女孩现在冷静下来,“你拿开刀子,我不会叫唤。”

苏北打量了一眼女孩,拿开刀子,后退到床边,冷淡地说:“如何打开,你不必问!我给你钱,让我们度过这一晚上!”

女孩犹豫了一下,没有反抗。

她看着痛哭的讶异,看着稚嫩的苏北,她指着地上的口袋:“里面有很多零食,拿去吃吧!”

“多谢!”苏北拿出钱,递给女孩,“你得收着,不然我心里会很警惕你!”他见女孩有些不想要。

女孩一愣,见苏北的戒备心很强,她不由得一笑,认为这是一个第一次拿刀子威胁人的小男孩罢了。

她接过钱,拍了拍床说:“孩子,你过来,有什么事情,是姐姐能帮你的吗?”她看向讶异。

讶异摇头。

苏北握住讶异的手,想给她一些安全感,低声说:“讶异,不要哭了!”

他扫了一眼四周,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面包,递给讶异,并且对女孩说:“零食的钱,我会给你!”

见女孩还想说什么,苏北冷淡地回答:“我和你并不熟!还是用钱交易吧!”

女孩诧异地看着苏北,她认为眼前这个小男孩,不一般。

讶异低声喃喃,好半天才平复下情绪,她抹了一把眼泪,低声说:“多谢姐姐能收纳我们,苏北不会乱来的。”

“今晚你们就和我睡吧,要是不介意的话,当然,你们得去洗澡。”女孩感觉自己安全下来,也许是苏北的用钱交易,让她安全下来。

她看着讶异那双红肿的双眼,反而起了怜悯之心。

最后,讶异和苏北分别洗了澡,坐在床边。

女孩已经脱去外衣,穿着单薄的睡衣,躺在床上,玩着手里的手机。见讶异裹着浴巾走过来,她问:“你们就没有想过报警吗?”

苏北警惕地说:“你报警了?”

“手机被你摔坏了,我想报也报不了!”女孩瞪了一眼苏北。

“对不起!”讶异低着头。

苏北掏出唯一的五百元,递给女孩:“给你。”

“不用!”

“收着!”苏北坚决地说。

“那你留着一百啊!”女孩感觉这样做,实在是太占一个孩子的便宜。

“你们都上床吧!”女孩看了一眼讶异。

苏北见讶异真要上床,他急忙上床,然后说:“我睡中间!”

他拉开与女孩的距离,让讶异上床。

还好床很大,又是三个很瘦的人睡,倒也不觉得挤。

女孩扫了一眼苏北,感觉这孩子的戒备心太强,反而给她一种安全感。

讶异面对着苏北,双眼盯着苏北,忽然撅起了嘴,双眼又红了。

苏北眼见讶异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要哭,他伸出手,把讶异搂入自己的怀中,低声说:“别哭,明天就能好起来!相信我!”

讶异低声呜咽,在苏北的怀中呜咽。她从来没有在这一刻,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无助。

女孩放下手机,轻声问:“能跟我说说,你们的遭遇吗?”

苏北摇头:“我们只想度过这一晚上!”他背对着女孩,但手里还藏着一把刀子。

“好吧!”女孩玩的很晚,凌晨三点才躺在床上睡去。

这是一名警戒心很低的女孩,似乎涉世未深,她对苏北和讶异,并没有多少的警戒心,便沉沉睡去。

苏北没有修炼,身体也撑不住这么晚不睡,他抱着讶异,悄然入睡。

第二天早晨,当他醒过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那一刻,他的双眼一惊,立马转头看去。

一双明亮的双眼,正在盯着他。

苏北被吓了一跳,脸色微微一变。

这明亮双眼下的嘴笑了笑:“这就吓到你了?”她噗嗤一笑。

苏北推醒讶异,她睡眼朦胧地醒了过来,脸色非常差。

他伸手一摸,脸色沉了下来:“高烧!”

女孩不再逗弄苏北,她坐在床上,顺手越过苏北,要去抱讶异:“让我看看,我是护士!”

苏北抬头看去,不大不小的胸罩在他的眼前一晃,而且还有香气。

他犹豫了一下,把讶异递给女孩。

“真重!”女孩吃力地把讶异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身边,开始简单的诊断。

她指着床柜上的包包:“我里面有一些简单的医疗物品,你拿过来。”脸色微微凝重,“她这是心力憔悴,昨晚可能也吹了寒风,所以发了高烧,还得去一趟医院才行!”

苏北拿着包包,放在床上。

女孩把简答的医疗用品放在床上,苏北忽然发现,包包里竟然还有一套银针。那一刻,他的心中浮现起一抹熟悉感。

当初,他还在地球上的时候,曾经有一手银针,在圣乔亚私医院救过很多人,这包括田琦小丫头。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些久远的回忆。

他身手把银针拿了出来。

“哎哎,你干嘛啊!”女孩职责苏北,她瞪了一眼,“放下银针,这可是我要送去医院的!”

苏北不听,他冷淡地说:“把她平放在床上。”

单手握着这套银针,随后轻手一展,一套银针,被熟练地铺展开。

女孩见到这手法,一愣,吃惊地说:“你还会懂针灸之术?”

“你别打扰我!”苏北十指飞动,十指之间,银针出现。

“你别乱来,快放下!”女孩还是不相信,眼前这男孩会治疗。

“她是我姐姐,难不成我还会乱来?她出事,这世上我就没亲人了!”苏北的眸子盯着女孩,那眸子中毫不动摇的目光,让女孩的身体一顿。

“好了,让她平躺在床上,帮她脱掉所有衣物!”苏北观察讶异的身体,按照以前的记忆,他正在寻找穴位。

很快,讶异的衣服全部被女孩脱下。

苏北的神色不变,忽然,手指一动,银针插入讶异的周身各处。

女孩看的担心受怕,但见苏北真的插针,只能这般干看着。

讶异闭着双眼,眉头紧皱,脸上有汗水流出。

苏北十指飞动,不过一会,在讶异的身上插满了银针。

这一刻,他吐出一口气,体内的真气,被他引导入右手上。

他伸出手,放在讶异的头部天灵盖上,忽然用气,真气直接被导入了讶异的体内。

那一刻,真气冲进讶异的全身经脉。

因为银针已经打开了所有穴位,所以真气毫无阻拦,洗刷着讶异体内残留的毒素以及失调的气血。

苏北伸出手,抚摸讶异的额头,见她的高烧快速褪去,神色也恢复红润,这才缓缓拔针。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果然,使用针灸,太费心神,而且他还把自己凝聚不久的真气,打入讶异的体内,更是体力不支。

他还想要凝聚这一丝真气,虽然不困难,但也耗费时间。

当所有针被拔出,女孩检查讶异的身体,惊讶地说:“好了!”她转头看着苏北,“就这样好了?”

“多谢你的照顾!”苏北帮讶异穿上内衣内裤,然后是衣裤,最后自己去洗漱间,洗了一把脸,快速回来。

见女孩刚好在穿衣裤,他转眼看向讶异。

不知道何时,讶异已经醒了过来。

她稍微有了些精神,见苏北出现,她才心安,淡淡地说:“苏北,我想喝水。”

“等会去外面卖,你先撑着!”他可不放心使用宾馆里的水。

女孩直接从自己的包包内拿出一个保温瓶子,里面有水:“不介意的话,喝我这个!”

苏北拿过来,打量了一眼,打开盖子,趁女孩不注意, 用舌头沾了一点瓶子里的水,见没有什么异常,这才递给讶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