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4章 打闹/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恰好,苏北端着一碗鸡汤,走了出来。他一眼就看到许林燕与讶异的动作。

“看什么看,做你的饭去!”许林燕一副大地主的脸色,剥削苏北的劳动力。

讶异握住许林燕的手,不让她在自己的胸部乱来,脸红红地不敢去看苏北的双眼。

“该吃饭了!”苏北把汤放在桌子上,开始去盛饭。

许林燕以及讶异这才整理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等苏北盛饭。

“你们越来越懒了!”苏北无奈地看着许林燕。

许林燕自从知道他做得饭很好吃之后,每天下班回来,都会让他做很多有特色的菜,到最后,直接把她的嘴给养刁。

“来,姐姐犒劳你的!”许林燕夹肉给苏北。

讶异见状,也给苏北夹菜。

“你看看你,身在福中不知福!”许林燕笑眯眯地说,“小雅这么漂亮,是个小妖精,还天天陪着你!”

讶异已经改变成为张雅,而苏北则是改名为苏无墨。

“我本来就该在她身边!”苏北夹菜给讶异。

这话听得讶异的脸色微微一红,不由得往苏北那一边靠近。

“姐姐我也每晚陪着你,你就不该感受到幸福吗?”许林燕对苏北抛了一个媚眼。

苏北直接无视了这故意性的诱惑,他吃了一口饭,便给讶异夹菜。

许林燕看的无趣,便收起了这幅媚容。

夜晚,苏北给许林燕治疗,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

扫了一眼讶异,见她穿着单薄的睡衣,熟睡地躺在床上,苏北给她盖好被子,然后开始盘坐修炼。

早晨,讶异按时起床,然后脱掉睡衣睡裤,便在床边换上运动服。她转头扫了眼苏北,见他看着自己。

“还不起床吗?”讶异的脸色微红,但她还是在穿衣服。她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也对苏北越加的依赖。

以至于,她自愿给苏北看到自己的身体。

苏北摇头:“你每晚都要换睡衣,早上换运动服,你知不知道,我这样很难受?”他浑身热血。

“那你也换啊!整天就穿这个内裤睡觉,你就不觉得不舒服吗?”讶异反驳,打开门要出去。

苏北打量着讶异,然后认真地说:“”如果我让你重新和我去工棚房生活,你愿意吗?还适应吗?”

听到这话,讶异立马听到苏北的意思。

她爬上床,双手捧着苏北的脸,近在咫尺地对视,然后轻轻说:“苏北,我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我吃得了苦,现在你要是想过那样的生活,我陪你!”

苏北轻轻一笑:“不用了!”

讶异眨动着眉目,盯着苏北,那一刻,她的双眼忽然迷离了起来。

不知道为何,讶异缓缓低下头,呼吸有些急促。

也在此时,虚掩的门忽然大开。

许林燕穿着单薄的睡衣,出现在门口。她愤怒地盯着苏北和讶异,大喊:“你们在干什么呢?”

讶异被吓了一跳,急忙翻身坐在床上,有些惊慌。

“你看看你,屁股翘的这么高,是要给谁看呢?”许林燕腾腾腾走了进来,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讶异,“你才多大,他才多大?”

讶异低着头,哽咽地说:“对不起,许姐姐……”

苏北坐起来,指着许林燕说:“你看看你,你那是睡衣吗?都快看到大腿根了,还说别人?”

许林燕双手抱胸,大白兔都快露出来,她理直气壮地说:“我是大人,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

“所以你就穿着这么暴露,出现在我们这些小孩面前?”苏北瞪着许林燕,一点也没有道歉的觉悟,“我们这样,都是你教的!”

“你再说一遍?”许林燕语气森然,要爆发了。

苏北哼了一声,一点也不惧怕许林燕,他在床上爬动,忽然抱住讶异。讶异身穿紧身运动服,抱着她,几乎是紧贴着她。

那一刻,讶异被吓了一跳,不适应地挣扎了一下。

苏北抱着讶异,瞪着许林燕:“我和她都是孩子,还会做什么事情?你能拿我怎么样?”

许林燕的脸色一黑,活动拳头,直接跳上床。她要亲自制裁苏北。

运转真气,轻而易举地把讶异救了出来,然后双手按着苏北的胸口,瞪着双眼,愤怒地说:“小小年纪不学好,还学会跟我顶嘴了?”

苏北也运转真气,双手伸向许林燕的胸部。

“色胚子一个!”许林燕弯曲膝盖,压住苏北的手。但这样一来,短小的睡衣裙,直接被掀起。

讶异在旁边,有些发愣地看着这一幕,最后,她见苏北被压,急忙出手,抱住许林燕:“姐姐,你别欺负他,他还小!”

“他还小?占你便宜你都不知道!”许林燕气不过,全方位压制苏北,警告苏北,“你以后再这样占我家小讶的便宜,我罚你去杂物间睡去!”

苏北张口咬在许林燕的肩膀上,呜呜地说:“又不是占你的,管你什么事情,你去问问她,她愿不愿意!”

许林燕运转真气,肩膀上没有多大的疼痛,她听到这话,还真的转头看向讶异。

讶异抱着许林燕那柔软的娇躯,脸色绯红,她低着头,没说话。

但这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许林燕的神色一冷,忽然起身,把讶异抱起,下了床,看着苏北,冷哼一声:“以后,她跟我睡,知道了吗?”

“我不习惯!”讶异反抗。

“不习惯也要习惯!”许林燕瞪着苏北,“你没有发言权,闭上嘴!”

苏北抹掉嘴角上的口水,毫不示弱地说:“讶异睡哪里,我就睡哪里!”

“我把门窗全部锁上!看你怎么进来!”许林燕握着粉拳。

“真以为我没办法进来吗?”苏北坐在床上,挑衅地看着许林燕,“你就等着吧!”

“等你进来一次,我揍你一次!”许林燕一甩长发,抱着讶异,走出了房间。

讶异睁大双眼,可怜兮兮地看着苏北,她一句话也说不了。

“讶异,明晚我会来找你的!”

“叫张雅!还有,明晚你要是敢来,我打你!”

“姐姐,你别欺负苏北!”

“你怎么还为他说话!”

苏北一笑,穿上孩童类的正装。他收拾打扮之后,去厨房热了点早餐。

此时,许林燕穿着黑丝女装走了出来,在她身旁,是穿着运动服的讶异。讶异脸色发红,低着头一直跟在许林燕的身边。

许林燕淡淡地说:“把这里的东西全吃了,别给这家伙留着!”

苏北二话不说,上椅,然后自顾自的吃着。

“等会跟我去公司,就在我办公室,你哪里也不许走,我带你去熟悉熟悉环境!”许林燕淡淡地说。

“雇佣童工是犯法的!”苏北义正言辞地说。

“儿子,我已经在民政局给你登记了你现在的身份!”许林燕傲然一笑,“你是我收养的儿子,还有我女儿张雅。”

苏北的脸色一黑,不服地说:“我可不会认你这么妈!在家里穿的这么暴露,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这话听得讶异的心中一紧。

她愤怒地说:“苏北,你什么意思?”

许林燕幸灾乐祸地看着苏北。

苏北一愣,脸色更黑,他淡淡地说:“找不到男人的大龄剩女,一辈子过单身生活!”

啪!

许林燕把筷子砸在桌子上,忽然走到苏北的身边,抱住他,揉弄苏北的脸颊,威胁地说:“那是姐姐愿意,否则的话,追我的男人,都能组成一个连了!”

“那你倒是去找啊!每晚上穿的这么暴露,是诱惑给谁看!”

许林燕恼羞成怒:“这是我家,我愿意!”

讶异见打起来,她又气又急,最后愤怒地说:“你们还吃不吃饭了!”她的小宇宙爆发了。

许林燕一愣,这才收手:“没良心的家伙!”

苏北气不过,她走到讶异的身边,伸手抹向讶异的胸部,装作安慰:“别气了,讶异。我不过是和她开个玩笑。”

双眼盯着许林燕,看的许林燕牙痒痒,差点就想动手。她咬牙切齿地说:“叫张雅!”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讶异拍掉苏北的魔爪,别过头,生气地说。

苏北一愣,许林燕大笑:“你以为小雅什么都不懂吗?木瓜脑袋!”

苏北收手,用纸巾擦了一下嘴角,起身说:“走啊!去公司!”

“小雅,今天就你一个人在家,你能适应吗?”

“恩,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会好好照看家的!”讶异深吸一口气,认真地说。

许林燕摸了一下苏北的头,往前走:“走!”来到门口,转身提醒讶异,“对了,对面别墅那女人,你别让她进房间,在外面跑了步,就赶紧进来!”

“小雅,你开心就好,随便来!”苏北认真地看着讶异。

“你跟她说什么呢!不正经!”许林燕认真地说,“总之,你要保护好自己的安全,知道吗?”

讶异笑着点头:“恩,我会的!你们放心去吧!”

两人出门,上车。

车开出别墅的时候,苏北无意间扫了一眼那处别墅。

那个女人,穿着紧身运动服,刚好出门。她应该是要去寻找讶异。

“你为什么警惕这个女人?”苏北问开车的许林燕。

许林燕转头看向那女人,淡淡的说:“不是她危险,而是她身份危险。”

“她住在这里这么久,也没见人来找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身份必定不一般!难不城,她的身份,会给你带来麻烦?”

“是不想把你们卷入麻烦之中!”许林燕认真地说:“总之,你别跟她走太近了!”说到这里,她的神色暧昧起来。

“难不城,你被那饥渴的女人,占过便宜?”许林燕暧昧一笑。

“听说,饥渴很久的女人,总是会有很多的幻想!”苏北对着许林燕,似笑非笑地说。

许林燕一愣,随后大怒:“你说谁饥渴呢?我怀疑你已经不是处男。”

“想试试吗?”苏北大胆的话,让许林燕的脸色绯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