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真相大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管这小兔崽子!趁我们离去,便立马跑去唐明那里玩!”许林燕冷漠地扫了一眼苏北,然后把讶异拽向自己身边,气冲冲地冲进屋门。

砰!

别墅门被重重地关上,苏北站在门外,摇了摇头。

他坐在台阶上,叹了口气。

忽然,门又开了。

“车是谁的?”许林燕这才反应过来,她走出门,指着那别致跑车说,“是唐明给你买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许林燕的神色只有冷漠,她已经彻底对苏北失望了。

“有人送的。”苏北转过头说。

“很好!你倒是会玩!”许林燕冷冷地说,“以后别接触讶异,小小年纪就知道跟女人上床,你这样的人,我可不敢管!”

她后退一步,要进门,不过在进门之前,指着那跑车:“车别停在车库,我可消受不起!你可以停在对面!”

许林燕彻底把大门关上。

苏北一愣,他坐在台阶上,抬起头看着上空,一句话也没说话。

许久许久之后,他才轻轻地说:“人都是有感情的人!”一种特殊的感触从体内蔓延而出。

那一刻,他的灵魂微微发生蜕变,体内的力量正在悄然的发生变化。

苏北在外面没有坐多久,他把车开到别墅后院,然后跳到二楼的卧室窗前,打开没有反锁的窗子,他跳了进去。

在二楼,他在洗漱间直接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上干净衣服,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去看看那家伙还在不在外面!”许林燕在厨房里面轻声喊。

“好!”讶异小跑到门口。

苏北微微皱眉,他的双耳非常的灵敏,听到了安静的楼下,传出来的声音。

“不在了。”讶异失望地说。

“正好,剩下一双筷子!”许林燕冷哼一声,“又去对面那女人的房里!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许姐,也许他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那你认为他会去哪里?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他都干了些什么!”许林燕气冲冲地冲进厨房。

苏北躺在床上,干脆拿出手机,无聊地上网。

“有短信?”他疑惑地自语了一声。

是唐明发来,上面写着:早饭来我这里吃。

苏北一笑:“正好我还没吃!”他起床,直接从窗口跳了下去。

他跑到对面别墅中。

唐明围着围裙,穿着简单而性感,她把饭菜摆放在桌子上,刚想打电话给苏北,却见苏北从二楼走了下来。

“不走寻常路的家伙,我这房子对你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范作用!”唐明哼了一声,“都是前两天放在冰箱里的食材,不过做成热菜,还蛮香的!”

苏北拿起筷子,不客气地吃了一口:“看不出来,你这个富二代听会做饭的嘛!”

“经常一个人,当然不能够亏损自己了!”唐明端着碗,吃着饭,脸上带着笑意。

很快,两人吃完饭。

“你去洗碗!”唐明跑到沙发前,舒舒服服地看电视。

苏北耸了耸肩,进入厨房拿洗碗。

也许是因为刘岩的关系,以后的几天里,杨家人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唐明也安稳地度过这几天。

再说苏北。

他洗完碗,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然后返身回到对面别墅的卧室里面。

在卧室里,他盘坐修炼。

因为是古武者的关系,他身上的伤势恢复的非常快。

黄昏时分。

“别哭了!他就是个人渣!”许林燕安慰坐在沙发上的讶异,“我家讶异这么漂亮,以后肯定能找得到更好的男孩!”

“我去看看,他是不是在外面!”讶异跑向门外。

许林燕坐在沙发上,气的脸色发青:“越来越不像话了!一天不回来!”

“让她别出去了!”苏北终于走出卧室,他站在二楼的扶手旁,往下面的许林燕看去,“我一直都在这里。”

许林燕抓起茶几上的果盘,用了真力,扔向苏北,她大怒:“你舍得回来了!”

苏北运转真气,借助果盘,但还是被果盘带走,撞在墙上。他拿着果盘,淡淡地说:“我一直都在这里,没出去!”

“你不是喜欢去对面吗?去啊!”许林燕指着苏北,愤怒地说。

“有时间再去!”苏北扫了眼门口,讶异听到屋内的吵架声,跑了进来,他转身进入卧室。

“有本事一辈子别出来!”许林燕坐在沙发上,气的喘粗气。

“他在楼上!”讶异往二楼跑。

“站住!”许林燕严厉地叫住讶异。

讶异站在楼梯前,低声说:“他一天没吃东西……”

“饿死算了!”许林燕走过去,把讶异拉到身边,“正好,今晚这晚饭,我来做,就我们两个吃!”

讶异低着头,不敢说话,但双眼发红。

一晚上,许林燕都在气头上。

“姐姐,我知道你带着我去临边城镇一趟,很难受,苏北又惹了你生气,但是你这样气,对自己不好……”讶异端着碗,沙哑着声音说。

“吃饭!别说话!”许林燕面无表情地说。

夜晚来临。

整个房间只有凝重的安静气氛。

深夜来临。许林燕带着讶异回到二楼卧室,在没有动静。

苏北从修炼之中苏醒过来,他拿出狙击镜,观察这片区域是否有危险,见没有任何动静,便重新回到床上,进行修炼。

第二天早晨,许林燕早早的起床,给自己和讶异做了早餐,吃完之后,便出门上班,但在上班前,她嘱咐讶异:“你要是敢送饭给他吃,我一辈子也不认你!”

讶异被吓到,她一句话不敢说。

许林燕离去之后,讶异想了想,她出门,见许林燕真的离开了别墅,赶忙跑回房屋内。她冲进厨房,急忙热了一份饭餐,端上二楼卧室。

“苏北,你赶紧吃点东西,她走了!”

“楼下吃!”苏北坦然没有任何表情的模样,让讶异忽然又愤怒起来。

这完全就是没有悔改的样子。

但是,讶异还是担心苏北的身体,她忍着怒意,坐在苏北的旁边,看着他吃饭。

“你以后别惹许姐生气了,好不好?”讶异压抑着语气说。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苏北吃完之后,看向讶异,“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你们好,你们理不理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安全就行!”

“你以后少去接触唐姐,我们只要知道,她对我们好就行了。”讶异握着苏北的手说,“我真不希望你跟那些大人发生关系!”

她的神色很焦急,甚至于脱口而出这样一句话:“你要是想要,我现在就给你!”她的脸色通红,但神色很坚定。

苏北的心中一跳。他没想到,讶异竟然会如此的害怕失去他。

“好吗?”讶异带着眼泪,几乎用乞求的语气对苏北说话。

“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不管!”

“我不想失去你!”讶异抱住苏北,“我太害怕了。自从你跟唐姐接触之后,就很少像以前那样,总是对我呵护体贴!”

她的身体颤抖,似乎很难接受苏北的改变。

“许姐都说了,我长得很漂亮,你以后肯定会喜欢的!”

苏北推开讶异,有些恼怒地说:“你自卑了!你知道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让我生气?”

讶异长着小嘴,看着苏北。

“你别离开我!”讶异痛哭。

“讶异,你别放下自己的尊严,去求我!”苏北站起来,把讶异来到沙发前,轻声说,“我可是你的保镖,你怎么能够求我?”

“可是,可是你会离开我!”讶异压抑了一天的情绪,终于喷涌而出。

“我怎么会离开你?”苏北认真地看着讶异,“你觉不觉得我很强?”

讶异点头:“什么都会,反倒是讶异什么都不会!”

“这么厉害的我,要是离开你,可以过更好的生活!”苏北这话,让讶异花容失色,受到惊吓。

“但是,我从遇见你之后,离开过你了吗?”苏北认真地打量着讶异,“我现在完全可以离开你,过上更好生活,但是,我离开过你了吗?”

讶异浑身一震,她愣愣地看着苏北。

“你别说你什么都不会,你还是有优点的!”苏北抱着讶异,轻轻一笑,“比如,你吸引了我!”

讶异倒吸一口气,身心俱震。

忽然,她抱住苏北,失声痛哭,情绪再次失控。

好半天,讶异才控制住情绪,她的脸色害羞地发红,低声问:“你还饿吗?”

“饱了。”

“我去洗碗!”讶异害羞地跑进厨房,她的嘴角上带着笑意,一丝自己也没有发觉的笑意。

“我上楼了!”苏北喊了一声。

“等等!”讶异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苏北,想了一下,问,“那车是唐明姐送给你的吗?”

苏北摇头:“是另外一个朋友!”

“你昨晚都去干什么了?”

“帮你们去了!”苏北说完,回到卧室之中开始修炼。

黄昏时分。

讶异刚刚做饭,许林燕回来了。

她的脸上带着怪异的情绪,坐在沙发上,她脱下黑色丝袜,放在包包里面,解开衣服上的扣子,透透气。

“许姐,今天上班还好吧?”讶异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那小子在哪里?”许林燕反倒是询问起苏北来。

“他今天哪里也没去,就在卧室里!”讶异急忙为苏北辩护。

许林燕没说话,她打开电视机,翻看新闻。

半个小时之后,东城电视台开始重播昨天发生的新闻,一条让他们震惊的消息传了出来。

在临边城镇的许氏集团制药厂出现不法分子,但被一名个子稍小的男人出手镇压。

新闻播的很简单,就是这一句话,就没了。这其中必定有刘岩的背景在里面。

至于这个子矮小的男人是谁,谁也不知道。

但是,许林燕看到这消息之后,却很震惊。

“许姐,昨天我们离开之后,制药厂发生了意外!”讶异惊呼,她还没有意识到,那矮小男子是谁。

“苏北昨天去了临边城镇!”许林燕神色复杂地看向二楼,语气掺杂了很多复杂的情绪。

“什么!”讶异忽然想起今天早上,苏北说的那句话。

他昨天去保护她们了!

难道,苏北真的在昨天,去了一趟临边城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