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包厢里的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最好别动我,否则的话,你今晚必定会死在你家里面!”少年站在苏北的不远处,他盯着苏北,直接威胁。

苏北反手一巴掌,直接把少年扇飞出去,落在墙上,差点晕死过去。

“谁让你说话的?”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少年,然后转过头,看向杨成。

杨成吓得浑身颤抖,脑子里面空白一片,都不知道要想些什么。

“我在想,如何处理你的尸体!”苏北摸着下巴,冷笑地看着杨成。

这句话,吓得杨成趴在地上,直接抱住苏北的大腿,大哭不已。

“你……”少年愤怒地看着苏北。

苏北侧过头,目光冷漠地看着少年。

那一刻,少年的心中一颤,他再不敢说话了。

砰!

门再次被打开。

杨虎带着十多个人走进包厢。

杨成大喜,他连忙爬起来,往杨虎冲去。

苏北一脚踩在他的背上,冷冷地说:“原来,饭局上的人,还没有彻底到来!”他转过头,冷笑的看着杨虎。

杨虎愤怒地盯着苏北,然后冷冷地说:“杀了这小子!”

直接用杀!

杨虎身后的人微微犹豫了一下。

“出了事情我负责,谁杀了他,我给一万!”

“我给十万!”少年冷冷地盯着苏北。

“王少爷!”杨虎的神色微微一变,他急忙过去,扶起比自己小一个个头的王少爷。

“杀了他!太嚣张了!竟然连我也敢动手!”王少爷用怨毒的目光,盯着苏北。

苏北嗤笑:“来多少,我接多少!”

杨虎怒吼一声,拿出匕首,带着人冲了上去。

其余人没有带武器,因为他们是来赴宴,为王少爷护甲,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那一刻,苏北的双眼中带着杀意。

人冲了上去。

顿时,一场混战发生。

这场战斗,惊动了整个楼层中的人。

许白和堂龙推开围观这处包厢的人,然后走了进去。

杨志也跟了进去,他看到里面的一幕,神色微微一变。

只见到苏北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个啤酒瓶,在他的身旁,跪着一个少爷,是杨成。

而在杨成的侧边,也就是苏北的正面,地上倒下十多个人,一名少年倒在这些人的最上面。

地面上流了很多血。

这些人在房间里面哀嚎无比。

“来了!”苏北见杨志过来,他冷淡地说,“还得劳烦你,收拾一下残局!”

杨志看出了苏北的实力和价值,那一刻,他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看向堂龙:“让我的人都上来!”

他横眉冷眼的看着四周的人:“闲杂人等,都给我离开这里!包括这家店的店主!有什么赔偿,等会我自然会赔偿!”

堂龙直接挡在门口,瞪着外面的人。

这些人有些是客人,有些是酒店的人,他们见堂龙如此身强力壮,立马一哄而散。

此时,讶异背着书包走了过来,她听到房间里面有声音,她轻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白立马上前,拉住讶异:“没什么事情,你没吃饱吧?我们回去继续吃!”

苏北脱掉外套,穿着T恤,走出包厢,他对讶异说:“我们订一份餐,然后就回别墅里面!”

“你在这里面?”讶异狐疑地打量,她想进去。

“有几个朋友,所以进去叙叙旧!”苏北搂着讶异,往外面走。

讶异受不了这种架势,她的脸色瞬间通红,身体发软,无法多余的思考。

杨志站在门口,皱眉看着这里的人,淡淡地说:“去查查,这些都是些什么人!”

杨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早已经哭得不成样子。

许白看向杨志,冷淡地说:“既然苏无墨出手,必定不会是乱来!查出原因,严惩!”他拿出电话,也开始通知在东城的关系。

再说苏北,他带着讶异回到了包间之中,两人继续吃着。

也许是房间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再加上苏北一直搂着讶异,以至于让讶异一直处于幸福之中。

她根本就没有多想其他的事情,只知道苏北很少如此主动地和她在一起吃饭。

“好吃吗?”

“恩!”讶异的脸色羞红,闻着苏北身上的熟悉的气息,她的身体瘫软,直接靠在苏北的身上。

不过一会,许白走了过来。

“我们该走了!”

苏北站起身,问:“给许姐的餐还没有到!”

“已经送过去了,不用我们亲自拿!”

“那倒是好!”苏北带着讶异离去。

他们刚刚下楼,一群警察以及其余的不明身份的人也跟了上去。

讶异疑惑地打量着这些人。

“这里出事了吗?”她问。

苏北立马搂住她,摇头说:“不管我们的事情,今晚回去,你要好好复习,明天要考试了!”

讶异的脸色通红,对苏北的话听之任之。

许白看到这一幕,双眼睁大,他看着苏北,最后用佩服的眼神看了过去。

如此年龄就能够让一个女生服服帖帖,果然是个情圣的资质。

回到车上,苏北离去。

“要是你不会做的,我给你答案!”苏北笑着说。

“不行!我要凭自己的本事!”讶异认真地说。

“那行!就凭你自己的本事!”

回到别墅之内,许白离去,而苏北与讶异刚刚进屋,就看到许林燕围着围裙,准备进厨房。

“嗨,别做了!我们给你一个惊喜!”苏北喊了一声。

“莫非你们又给我礼物了?”许林燕诧异地问。

“姐姐!我们在酒店里面吃饭,给你也交了一份!”

“什么?”

讶异有些害怕地说:“我们吃完就立马回来了!”

苏北觉得好笑,他笑着说:“反正给你准备了一份,你别去厨房!”

“哼!也许以后我回来,你们已经从酒吧里面回来了!”许林燕不喜欢苏北和讶异擅自做主,做一些让她担心的事情。

“你放心,我会叫上你的!”苏北这话让许林燕的神色一黑。

“你真不把我放在眼里!”许林燕愤怒地走向苏北。

“你总是把我当成孩子!我要是在长十岁,你还会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吗?”苏北也不服了,“我去过的地方数不胜数,见过的人同样也是数之不尽,你别把我当成小孩。”

“莫非是我白担心了?”许林燕走在苏北的面前,满脸怒火。

讶异拉了拉苏北的手,急忙说:“你别跟许姐姐顶嘴!”

“你要怎么样才能明白,我并不是个小孩?”苏北问。

许林燕还真有些回答不上来。

苏北从进入她的生活之中为止,似乎从来就没有做过危险白痴一般的行为和事情。

“你能够独自在社会上生存!”许林燕见苏北质问着看着她,她随意地说。

“很好!那从今晚上开始,我就出去!你放心,学习我还会去!生活上的事情,不用你担心,我自己去处理!”

这话一说,讶异立马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许林燕心软了,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见到苏北走向了二楼。

“随你便!让我看看,你有什么真本事!”许林燕怒气上涌,冷哼一声。

见讶异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她叹了口气,抱起讶异,往沙发走去。

讶异在沙发上被许林燕一直安慰,不过一会,二楼上的苏北走了出来。

苏北提着手提箱,穿着单薄的外套,淡淡地说:“今晚我就出去!你别想拦我,我做给你看!”

“你出去就永远别再回来!”许林燕见苏北动了真格,语气顿时变得冰冷无比。

“你玩我是不是?”苏北打量着许林燕。

“谁让你出去的?”许林燕站起来,指着苏北,“回去!”

“你以为我是开玩笑?总是认为我是小孩,我从今天开始,就做给你看,我跟你是一样的!”苏北听自己的语气有些愤怒,他放松说,“我说的是真话,我要证明给你看,以后你就不用以小孩子的角度看我!”

“别出去!”讶异站起来,哭着看着苏北。

“许姐,我是真要出去!”苏北是在调节紧张的气氛。

“她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讶异走到苏北的面前,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

许林燕愤怒地看着苏北,她哼了一声:“那就让他出去,以后就别回来了!”

“许姐姐,你这样只会刺激他!”讶异慌张地看着许林燕。

许林燕没说话,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苏北叹了口气,淡淡地说:“我是真要出去!讶异,你也该学会一个人生活!”他实在是不想被人当成是小孩。

虽然曾经,他认为自己应该要扮演小孩,可是那样很难受,在面对很多事情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无力感。

所以,他要做自己!

提着手提箱,他缓缓下楼。

“你别走!”讶异哭着说。

“你做了决定,伤害的只会是讶异!”许林燕冷淡地说。

苏北看向讶异。

讶异红着双眼,看着苏北,苦苦哀求。

“讶异,我真要出去!不然以后做什么事情,都是束手束脚!”苏北看了一眼许林燕,见到她望了过来,但很快,她别过头去。

“你还在生气对不对?”讶异问。

“没有!”苏北轻轻拔下讶异的手,淡淡地说,“我还是想要出去一趟!”

“为什么!就因为你不想成为小孩吗?”讶异无法理解苏北的这种态度,她低声说,“可是我们真的是啊!”

“讶异,莫要在求他!”许林燕皱眉说,“你过来!”

讶异看向许林燕。

“真不能强求!”苏北耸了耸肩,“你们好自为之!”

他走出了别墅。

房间里面,只剩下讶异和许林燕。

两人相视,沉默在这房间之中蔓延,

没想到一个简单的小事情,会演变成这种情况。

许久许久,许林燕抱住讶异,轻轻哭了起来:“这一年,是我哭得最多的一次!”

苏北抬起头,看着天空,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其实,在他的内心世界里面,早就有了想要独自生活的念头。

只不过,他初来乍到,由于年龄上的原因,他想要独自生存,太困难。

但是现在,他有人脉基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