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苏北出事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趴下!”许林燕见苏北不动,伸手过去,把苏北落在沙发上,然后粗鲁地把苏北的衣服给脱掉。

这一下,疼的苏北闷哼一声。

“活该!”许林燕把苏北的上衣全脱掉,看着苏北身上到处都是发紫的身体,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声。

她拿着药水,帮苏北擦拭,然后冷冷地说:“别以为我原谅你了!以后你要是敢做出任何接触我和讶异的动作,我见一次打一次!”

“他肯定不敢了!”讶异急忙走到苏北的身旁,她替苏北说话。

她也很担心苏北又说出让许林燕愤怒的话。

苏北抽了抽鼻子,他闭着双眼,很享受地躺在沙发上。

许林燕见苏北的腰部那发紫的皮肤上有淤血,她的心软了下来,手上的动作也轻很多。

苏北的全身上下都是淤青,让许林燕认为自己下手实在是太重。

很快,擦拭完。

“还有下半身!”苏北翻过身要脱裤子。

“混蛋!”许林燕大怒,一巴掌扇在苏北的胸膛上,那里有一块淤青,扇得苏北倒吸一口凉气。

“你也太狠了吧!”苏北瞪着许林燕。

“吃饭!”许林燕把药水丢在一旁,去洗漱间洗完手,然后开始吃饭。

苏北哼了一声,坐在讶异的身旁。

“过来!”许林燕看向讶异。

讶异扫了一眼苏北,她怕又有什么事情发生,急忙走到许林燕的另一边,低着头吃饭。

“今晚我要去你房间,有事找你!”苏北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让许林燕警惕起来。

“休想!”

“哼!”苏北冷冷一笑,再不说话。

许林燕同样是冷眼回敬,气氛非常的僵硬。

吃完饭,苏北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是讶异叫醒他,这还是苏北第一次被别人叫醒。

他起身,脑袋有些昏沉,他坐在沙发上,缓了一会,声音有些沙哑地说:“没想到一架打出病了!”

“我们现在去医院!”讶异有些慌张。

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苏北的这种状态。

这一刻,苏北看到许林燕换了一身,准备去公司,他淡淡地说:“算了,先去学校!”

他往门外走去。

“你的衣服!”讶异从苏北的房间内掏出一套外衣。

“谢了!”苏北出门,许白已经等候多时。

“小少爷,好多了吧?”许白问。

“没事了,我们先去学校!”苏北回头看了眼讶异,然后往车内走。

讶异在门口对许林燕挥手告别,然后进入车内。

刚刚进去,她就看到苏北的神色微微苍白,身体也不是很稳定,开始摇摇晃晃,她问:“你真的没事吗?”

苏北摇了摇头,直接倒在讶异的大腿上,然后面朝车顶,淡淡地说:“没事,我睡一会!”

讶异摸了一下苏北的额头,有些温热。

许白皱眉看着这一幕,然后说:“先去医院!”

“不用!先去学校,把试卷做了,我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苏北的态度很坚决。

“先去学校!”许白想了一下,开车离去。

一路上,苏北的双眼有些昏沉,他躺在讶异的大腿上,脸色很苍白。

讶异一直就没有放下心,她抱着苏北的脑袋,神色焦急。

到了学校,苏北深吸一口气,下车,然后拉着讶异的手,什么话也不讲,直接往教室走去。

许白紧紧皱眉,他把车放在停车场,然后跟在苏北和讶异的身后。

在教室里面,苏北微微昂着头,依旧拉着讶异的手,走了进去。

讶异想要挣脱,但是苏北的力气太大,她低声说:“无墨,现在在教室……”

苏北这才反应过来,他站在教室门口,看了眼教室里面的人。

辛可可以及其余同学,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她们看到苏北拉着讶异的手,进入教室。

“抱歉!”苏北松开讶异的手,直挺挺地往自己的座位上坐去。

讶异转过身,担忧地看着苏北。

“苏无墨,有人找!”门口一个麻子脸的女生喊了一声。

苏北抬起头,看了一眼,心想是谁找自己,他站起来,往外走去。

讶异想了一下,跟了上去。

辛可可叹了口气,她坐在座位上发呆,现在她才清楚,苏北根本就不喜欢她,是她自作多情罢了。

在门口,刘洛可在自己的闺蜜的陪伴下,站在教室门口。

一时间,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纷纷吃惊。

“你真的来了!没事吧?”刘洛可担忧地看着苏北,忽然,她发现,在苏北的身后,跟着一名非常漂亮的女孩。

“他当然没事!”讶异走上前,扶助苏北的手臂,然后说,“你找他什么事情?”

刘洛可忍不住打量讶异,她直接忽略了苏北的身上有伤的事情,她见到讶异一脸警惕的样子,忍不住说:“当然是来找他了!”

语气也变得有些冷。

“他一路上靠在我腿上休息,现在已经好多了!”讶异紧紧靠在苏北的身上。

这一幕,让走出教室的同班同学非常吃惊。

平时很乖巧的讶异,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刘洛可一脸冰冷地看着讶异,她走上前对苏北一笑:“谢谢你给我的裤子,无墨,不然我只能呆在厕所里一早上!”

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胆量,忽然说出这句话,简直是没有任何想法地说出来,要是换做平时,肯定不敢说。

她的闺蜜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二班班花刘洛可,三班班花张雅!这两个在对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吃醋!”有男同学在大声评论。

讶异没有听到这句话,她只听到刘洛可对苏北说的话。

那一刻,她的脸上大怒,甚至想大骂苏北几句,但她没有,她靠在苏北身上,轻声说:“无墨,我们回去!晚上我帮你洗那几件脏衣服!”

她挑衅地看了一眼刘洛可,淡淡地说:“他没有事情,你还是回去吧!我和他住在一起,我可以照顾他,不需要你担心!”

苏北的病情越加严重,他的脑袋越加的昏沉,甚至有些听不清讶异和刘洛可的对话。

刘洛可听到讶异的话,顿时大怒,她开口对苏北说:“无墨,你既然能出来,说明你还是惦记我!以后我们多联系!”

她红着脸,转身就走,直接回教室。

这时,她才发现,在教室门口,同学惊讶地看着她。

一瞬间,她的脸色发烫无比,低着头往座位上跑去。

张新咬牙切齿地说:“王少爷怎么还没来!”

讶异扶着苏北进入教室,她的脸色大红,但更多的是愤怒。

那个刘洛可,竟然对苏北说这样的话,她实在是忍无可忍,即使坐在座位上,脑子里依然是刘洛可那不客气的话语。

而苏北,直接趴在桌子上,脑子越加迷糊。

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他,反而是关注着讶异。

班花与班花的斗争,实在是吸引眼球。

很快,上课。

这次是国语考试。

下发试卷,苏北强撑着坐起,他看了一眼试卷,然后拿起笔,开始了乱画。

是真的乱画,画到一半,他的意识忽然一黑,直接昏倒在桌子上。

安静的教室,这声音很大,讶异转过身,看到这一幕,她尖叫出声,什么也不管,直接抱起苏北就往外面跑,她大喊:“唐明姐!”

楼下的许白声音,直接从一楼跳到二楼,然后跳到三楼,见到讶异哭着要下楼,他走过去说:“给我!”

“许叔叔,快救救他!”讶异大哭,她把苏北递给许白。

许白点头:“你别担心!我现在就送他去医院,没想到,真出事了!”

“我也要去!”讶异乞求地看着许白。

“上来!”许白抱着苏北,然后微微低身,要讶异到他背上来。

许白带着讶异和苏北,从楼下跑去。

苏北感觉意识很沉,好似要沉入湖底一般,再也无法起来,但是,最后他还是起来了。

他一咬牙,睁开了双眼。

看到的第一眼,是许林燕红肿的双眼,然后是震惊看着他的讶异。

“醒了!”讶异大喊一声。

许林燕浑身一震,看向苏北,然后说:“我去叫医生!”

苏北疑惑地看向四周,感觉身体舒服多了,他问:“怎么了?”

“医生说你脑震荡,现在好多了吗?”讶异关切地看着他。

“脑震荡?”苏北忍不住说,“那女人也太狠了!”

“许姐姐哭了一下午,你别怪她了!”讶异低声说。

“没怪她!只是她出手太狠了!”苏北感觉这具身体实在是太脆弱,竟然三两下就打出病来。

很快,许林燕带着医生过来。

“这么小的年龄,就出脑震荡,你这大人当的也太不称职!这要是严重点,是会成植物人的!”医生带着口罩,快速走了进来。

许林燕低着头,她愧疚地看了一眼苏北,然后说:“以后肯定会注意点,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

苏北有些沙哑地说:“水。”

许林燕急忙给苏北用纸杯倒了一杯水,小心地坐在苏北的面前,小心翼翼地送到他的嘴边。

她轻声说:“慢点喝。”

“知道对我好了吧?”苏北白了一眼许林燕,然后喝下水,顿时感觉舒服多了。

“我做了很多好次的菜过来,你休息一会,我在喂你吃!”许林燕的脸色微红,但更多的则是担忧。

苏北淡淡地说:“对我太好我消受不起!”

讶异瞪了一眼苏北,加重语气说:“不要在乱说话了!”

苏北这才闭了口,没说风凉话。

医生检查完,非常怪异地说:“奇了怪了,差不多要好了?”

许林燕惊喜:“这不是好事情吗?”

“是好事!只是这也太怪了!”医生打量着苏北。

“好了好了!接下来他是不是还要住院?”

“最多休息一天,就可以出院了!”医生摇头,“莫名其妙的恢复速度!”

苏北淡淡一笑。他可是黄阶中期的古武者。

虽然小孩的身体脆弱,但是同时,他的恢复速度也是非常惊人和可怕的。

“记住,辛辣和太油的东西,不能给他吃!”医生说完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