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不就是这样/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说起讶异还有苏北的感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讶异过来这个星球的时候,便忘记了之前的记忆。而苏北虽然也是从另外的世界过的,因为能力的原因,并没有忘记之前的记忆。

来到这个世界的苏北,知道自己只有保护好和自己来自同一个星球的讶异,自己才有可能回到自己的星球。

虽然苏北和这个星球的人一样,极其热爱古武。苏北在这个星球上发现了不少自己喜欢的东西,喜欢的规则。不过自己是属于别的星球的,从小到大都在那个星球生长的苏北舍不得就这么放弃那个星球。

于是,苏北决定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呀讶异,然后带着她一起回到自己的星球去。

刚到这里的讶异虽然对这个星球充满了好奇,但是因为失去记忆,而且到这边的讶异只有十四岁,所以比较害怕。甚是是会这里产生抵触。

所以,为了让讶异可以更加适应这里,苏北以保镖自称,然后极为关心讶异的心情。

“苏北,讶异刚才有跑出去了。”许林燕每次都会在讶异跑出去后告诉苏北。她不会自己去找讶异,因为对于讶异而言自己现在还是属于不太熟的人,心事之类的事情是不会告诉自己的。

所以,许林燕看到讶异的心情不好时,总是会找苏北。因为苏北是这里唯一可以解决讶异问题的人,也是自称的讶异的保镖。保镖总是跟在大小姐身边的,出于这样的考虑,许林燕会给他们两个人很多单独相处的时间,不去打扰他们。

这么小的保镖,许林燕也是很少看见的,特别是像苏北这样这么小但是能力却非常好的,更是没有看过。

苏北知道讶异会去哪里,因为每次讶异心情不好的时候总是会跑到那里去,所以,苏北很轻松地找到了讶异。

苏北问过讶异为什么会是那里?讶异的回答是因为她只认识那里。从这句话中,便可以看出讶异对陌生地方的恐惧。

因为只认识那里,所以心情不好的时候只可以去那里,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讶异的潜台词是这样的。

因为苏北本来便是一个很温柔的男生,所以不下几天,便已经两保护讶异这件事情当做是自己分内的事情。而在以后的相处中,苏北渐渐地将保护讶异当成了自己人生的头等大事。

苏北看到讶异后,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走到讶异的旁边,然后在讶异的身边坐下。一般这个时候讶异是不会理他的,讶异只会自己坐在那里,然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北已经了解讶异的习惯了,一般你在讶异伤心难过的时候靠近她,便只要先静静地呆在她身边,然后等一会儿,她便会告诉你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北并没有等很久。他发现,讶异告诉他自己不开心的事情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在最开始的时候,自己陪在讶异身边坐了好久,讶异才告诉自己到底是什么事情。然后到现在,讶异没等多久,也告诉了他自己不开心的事情。

所以。苏北觉得,自己和讶异的关系一直在变好。然后,自己在讶异心里的位置也越来越好,越来越高。讶异越来越没有太过的顾虑告诉自己她的心事了。

那时候的苏北觉得,总有一天,他和讶异之间,会变成没有任何秘密的。而这个语言确实在不久的以后得到实现。

同样的,这一次讶异告诉他的仍是一些小女孩子的简单而幼稚的问题。但是每一次讶异告诉他的时候,苏北总是会听得很认真。

或许这些只是一些小女孩子的小问题小毛病,但是苏北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这是讶异给他了解她的一个机会。所以,苏北不会浪费这样的每一个机会。

说完了自己的问题后,讶异就停下来了,什么话都没有说,然后一直哭。这种情况,苏北也已经习惯了,苏北从刚开始时的慌张到现在的淡定。他知道,说完一切的讶异是需要哭泣的,所以,他并没有安慰讶异,让讶异停止哭泣,而是轻轻地将哭泣的女孩子抱在怀里,让她可以在哭的同时,有一个依靠。

果然让苏北猜中了,苏北的这种方式,讶异很是喜欢,所以对待苏北的时候就会比较亲热一点。

等到讶异哭完的时候,就是苏北可以说话的时候,在这之前,苏北会先在脑袋里面想要要说的事情,然后在讶异停下来听她讲的时候可以有条理的说出来,并让伤心的小女孩子可以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同时解决小女孩子的心病。

果然,小女孩子在听他说完后,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会露出腼腆的笑容。这个时候苏北知道,小女孩子的心病已经没有了。

苏北发现,讶异在和他接触的时候,是非常的积极主动的。虽然,讶异的主动是很难被别人发现的主动,但是苏北还是准确无误地找到了那个主动,然后捉住这个机会,接近讶异。

或许是因为讶异和苏北之间本来就有一种奇怪的联系,或许是因为他们是从同一个星球出来的,又或许是因为苏北比较重视讶异的缘故,反正,当许林燕和唐明恍然回首的时候,讶异和苏北,已经是形影不离了。

讶异给你苏北很多的机会,比如给苏北理解自己的机会,给苏北安慰自己的机会。在这个星球里面,讶异感觉到的最大的温暖是苏北给她的,感觉到的最过安全的地方也是苏北给她的。

或许讶异伤心难过的时候来的这个地方,在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自己唯一知道的地方,可是到了后来,这里变成了苏北知道唯一的自己可能在的地方。

为了让苏北可以比较容易的找到自己,讶异便选择了在这个地方,而且是总是在这个地方,因为她想要的是,苏北可以永远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找到她。

所以或许,在生活中的一些有一个自己固定的伤心场所的人,可能个讶异是一样的。希望有一个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可以在自己伤心难过的时候找到自己,安慰自己,让自己不再是一个人。

而那些伤心难过的人,跑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那里去伤心难过的人,难道就是不想要让别人找到自己,来安慰自己吗?

其实并不是,他们只是比那些有固定场所的人,更加需要一个单独地空间让自己思考。这其实也只是给其他人一个机会。

他在告诉其他人,找吧,找吧。在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思考。在你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可以面对你们了。

所以,请不要以为那些跑到你不知道的地方去伤心的人是不想要让你找到他。其实他在暗暗地计算,计算你可以找到他的时间。

所以,请记得去找他。别以为他不需要你,其实,他需要在自己想不通的时候,发现一个找到自己的人去解救自己。而不是让那些不了解他的愚蠢的人,找到他。他需要的,是真正了解他的人。

所以,在苏北说了自己的想法之后,接下来的环节,便是两个人之间的简单的对话。这个时候,讶异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所以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比较轻松。苏北可以跟讶异说一些自己的经历,尽量地就是让讶异的心情变得更好。

而讶异的心情变得更好,心里面对苏北的感谢就越多。本来两个人就是在异球相遇,可是苏北却对自己很好。

在一开始的时候讶异也是会怀疑苏北,认为苏北这么对她是有别的原因。可是经过长期的相处,讶异发现苏北接近她并没有其他的原因,单纯是为了保护她和开导她。

这样想着,讶异对苏北的感觉越来越好,对苏北也越来越亲近。所以这才有了给苏北的了解自己的时间。

“苏北,有时我觉得你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我有时会想我们是不是有血缘关系。”讶异以一种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虽然她也确实有这的想法。毕竟苏北对她实在是太好了。

苏北知道,现在讶异最需要的表示亲人,可是苏北表示自己不可以给讶异她嗯亲人。所以苏北便想着,或许自己可以当讶异的亲人。没有血缘关系,同样是可以成为亲人的。

所以苏北便说,“讶异,其实你完全可以把我当成是自己的亲人,毕竟并不是要有血缘关系才可以成为亲人的不是吗?”苏北说着朝讶异眨眨眼睛。

讶异知道这确实是这个样子的,因为苏北虽然不是她的亲人,但是却对她很好。亲人的这个定义,并不是局限在血缘关系上的。

毕竟血缘关系很远的人,也可以称作是亲人。而或许她和苏北在几千年前是一家人。

显然,苏北也想到这里去了,两个人分别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然后相视一笑。相同的观点一般都会让人与人的关系更加靠近。所以,这也是苏北还有讶异关系接近的一个过程。

苏北真的对讶异很好,讶异知道。讶异在里面发誓,一定要报答苏北。苏北那么为她,她怎么可以不报答他呢?她可不想要成为忘恩负义或者是将这一切接受得理所当然的小人呢。

而苏北,这么为讶异的苏北。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报答的问题。并不是他很确定,讶异是会报答她的。而是他并没有将这个放在心上。

讶异的报答和不报答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这并不可以改变他对讶异好。他对讶异的好,并不是想要得到什么,而只是一种直觉,他觉得,自己应该要对讶异好,于是他便对讶异好了。就是这么简单。

很多时候,很多人的付出并不是想要得到什么,他们只是简单的想要一个人或者是多个人好而已,就是这么简单。但是有时候却有一些人会误会,认为他们是有利可图,所以才这个样子的。

但其实,这么想的你,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便会不自觉地有利可图起来。或许你觉得并没有这样,但是你用这样的看法去看待别人的时候,那个时候,你是一个会有利可图的人。

而那些不会回报别人,将别人为她做的那些事情当做是理所当然的人。他们的内心,一定是有一把尺子的,一把衡量别人帮自己的力度的尺子。请问为什么在一个人的心里会有这么一把无意义的尺子呢?这把尺子注定是不准确的。

而那些帮助你的人,会懒得理你所谓的口头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