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3章 受伤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也不知道为什么话题的重点就跑到了这里,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只要讶异喜欢,无论话题的重点跑到哪里,苏北都会继续接下去的。

“那你告诉我,你刚才那样……!”说道这里,讶异的小脸又有些红了。

讶异原本想说,你刚才那样,那你现在算不算是我的男朋友了。

但她又觉得这样问有些不太合适,于是说出口就变成了:“你刚才那样,究竟是什么意思?”

听了讶异的问题,苏北仔细考虑了一下,然后缓缓开口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想要这么做。”苏北老实地回答道。

“哼!那说明你天生就是个无赖,混蛋!”讶异咬着牙,恨恨地对着苏北说道。

其实讶异现在心里有些纠结,苏北这样做,是不是说明他喜欢自己啊。

可是苏北又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得。

讶异了解苏北,既然他已经这么说了,就一定是真的不知道。

万一苏北真的只是脑袋一晕,下意识的行为。那自己告诉苏北自己的心思,苏北会不会拒绝啊!

搞什么飞机,连我的初吻都拿去了,还是没能跟苏北确定关系,讶异此时的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讶异强压着跟苏北告白的冲动,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女孩子。

不论心中深藏着多么灼热的爱,起码得保持一些女孩子的矜持吧。

再说了,告白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由女孩子开口呢,讶异气气地想到。

可是,讶异看了一眼依旧呆萌可爱装可怜的苏北,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讶异!”苏北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什么事?”看到苏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讶异是真的觉得自己被他打败了。

怎么感觉自己跟苏北两个人的位置完全掉过来了。

此时的讶异觉得,接完吻之后好像自己变成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男孩子。

而苏北,却化身成了被欺负了的小女生。

“你能不能先起来一下,我被你压得有些难受。”

“额……!”听到苏北的话,讶异脸上猛然僵住。

由于刚才讶异地爆发,直接跨坐在了苏北的身上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人身攻击。

所以此时,讶异正以十分不雅的姿势,整个人骑在苏北的身上。

感受到此时的情况,讶异顿时眼前一黑,差点仰头栽倒下去。

这都是什么事,自己现在的样子,不正是一个正在欺负女生的小流氓吗?

讶异几乎是逃一般地从苏北身上跳了下来。

她再也不想跟苏北待在一起了,讶异觉得自己每在这个病房多待一秒,对她的神经就是无比煎熬的挑战。

这个时候讶异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直接从病床上跳了下来,转身打开病房的门便冲了出去。

许林燕正在幻想着苏北究竟是怎么样对讶异告白,滔滔不绝地和唐明在讨论每一个细节。

丝毫不顾黄烨在一旁猛翻的白眼。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猛然被人从里面拉开。

然后,三人就看到满脸通红的讶异,浑身含煞地从病房里冲了出来。

“讶异,你这是……?”

见到讶异的表情,许林燕顿时觉得有些不妙,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道。

“没事,里面有点闷,我出来透透气。”

讶异故作镇定地对着许林燕说道:“他刚才醒来了!”

“哦,苏北醒了啊,我去叫医生。”黄烨预感到情况不太对,于是打算先行撤退。

“哐!”

病房的门再度被打开,苏北以比讶异还猛地姿态,从病房中冲了出来。

于是黄烨生生止住了准备离开的脚步,只不过缩到一旁的角落里静观事态的发展。

“讶异,对不起,我惹你生气了。我承认错误,我不该在你亲我的时候那样!”

苏北有些慌张地从病房里跑了出来,冲过来一把抓住讶异地手对着她急切地道。

他看到讶异跳下病床,连鞋都没有穿,就急急忙忙跑出了病房,以为讶异是真的生他的气了。

于是苏北也再顾不上手上还挂着吊瓶,一把拔掉针头,拿着讶异的鞋便追了出来。

而看到苏北手中拿着讶异的鞋,众人这才发现,讶异是赤着脚从病房里跑出来的。

但是听到苏北的话,一时间三人脸上的表情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都在死死憋着不想让自己笑出声来,一时间几人的脸都涨得通红。

被苏北在许林燕几人面前这么一说,讶异都恨不得立即找个地缝让自己钻进去得了。

许林燕最先反应过来,强憋着笑意从嗓子眼里发出声音:“苏北,讶异亲你的时候你怎么样了啊?”

说完之后,许林燕再也憋不住笑意,丝毫不顾忌星象地咧开嘴大笑起来。

许林燕这一笑,就像是导火索一般,让一旁的唐明和黄烨也再忍不住,纷纷大笑了起来。

听到三人的笑声,讶异的本来就羞红的脸,更是直接红到了脖子根。

讶异想要就这样直接离开,但是当她看到苏北手背上因为针头的拔出缓缓渗出的血,顿时心里是又急又气。

讶异恨恨地跺了跺脚,对苏北的关心让她终于没有再跑开去。

只是羞愤让讶异说话的时候明显带着些赌气。

“你别碰我,我生不生气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不用你管我,你给我进去。”讶异气鼓鼓地对着苏北开口道。

“你先把鞋穿上,就这么光着脚踩在地上会生病的。”苏北丝毫没有理会讶异的话。

“我说了,我不用你管我,”讶异丝毫不让地对苏北道,同时手臂一用力,狠狠甩开了苏北的手。

只是这次,听完讶异的话,苏北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讶异的眼睛。

讶异被苏北看得有些发毛:“你看我干嘛?”讶异强装镇定的问道,语气依旧不肯服软。

这时,许林燕三人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起来,都缓缓收起了笑声。

“苏北,你怎么了?”唐林也在旁边开口问道。

只是苏北根本就连看都没去看唐林一眼。

“讶异!”苏北缓缓开口,只是他的声音此时听上去有些颤抖:“你告诉我,什么叫你不用我管?”

此时的苏北就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两眼眼睛再度像下午一样变得通红起来。

只是下午时候的他是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让人敬而远之。

而与下午时候阴冷暴躁相比,此时的苏北,看上去竟让人觉得有些心疼。

“用不着你管就是我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不给我添麻烦我就要烧高香了!”讶异依旧赌着气对苏北道。

“讶异,你嫌我烦了吗?”苏北明显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努力不让自己的话音颤抖。

“讶异,你有什么就跟苏北好好说,不要赌气了。”

许林燕也发现了苏北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对着一旁的讶异开口劝道。

“许林燕,我没让你说话!”

苏北冷冷地对着许林燕开口,听不出喜怒。

同样的声音,来自同一个人。

只是与讶异说话时的语气,简直与许林燕说话的语气判若两人。

见到苏北这个样子,许林燕张了张口,终究是没有再说什么。

这里除了讶异,她算是和苏北接触时间最长的一个了。

她知道,每次涉及到讶异的事情,苏北都不喜欢别人参与。

尤其是,当苏北真正认真的时候,除了讶异,他不会给任何人面子。

苏北这样跟许林燕说话,唐林心里说不在意肯定是假的。

但是她虽然没有许林燕那么了解苏北,却也知道苏北其实并没有恶意,只不过他的本性如此而已。

“苏北,你以为你是谁啊。许姐姐在跟我说话,你凭什么凶她!”

此时讶异也有些爆发了,在她看来,许林燕站出来是来打圆场,是为了自己二人好。

可是苏北却似乎并不领情,难道他就是想借题发挥,和自己争吵?

不得不说,接连的意外,让讶异的神经始终处于紧绷的状态。

眼看事情就要过去,苏北也已经没什么大碍。

但偏偏这个时候因为种种原因,苏北莫名其妙地就这么对着许林燕发起火来。

其实刚才讶异一直都没有真正生气,只是由于一系列的事情,觉得有些压抑。

而紧绷的神经终于渐渐舒缓放松,于是不自觉地想要耍耍小性子,借此来驱散胸中的阴霾。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苏北却好像变得认真的起来,还对许林燕冷言冷语。

所以讶异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猛然觉得心底各种委屈、愤怒一齐涌上心头,也真正有些生气起来。

“讶异,我就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我烦了?”

苏北没有回答讶异的话,却再次问了和刚才同样的问题。

“是,苏北,你真的很烦。你跟个笨蛋一样,你什么都不知道。还动不动就乱对人发脾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讨厌。”

讶异对着苏北大声地道。其实她只是在借此发泄着对苏北不明白她心意的不满。

还有就是,不论是下午的时候还是现在,苏北这样充满攻击性的样子令她觉得不安!

于是讶异想要大声说出对苏北的这些不满。

或许是因为爱他,所以,讶异才想要让苏北变得更加完美。

按照讶异对苏北的了解,以往自己每次认真对苏北说出他的问题,那么苏北就会想法设法地改变自己,尽量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

但是这次,苏北并没有这么做。

原本一脸严肃地看着讶异的苏北,忽然之间却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好看的牙齿。

如果不考虑苏北此时通红的双眼,或许他这个笑容,算得上十分阳光而且温暖。

只是这个过程里,他的双眼之中通红,散发着与这个笑容格格不入的气息。

看到苏北这个样子,讶异楞住了,许林燕楞住了,唐明和黄烨也愣住了。

她们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都这个时候了,苏北还能笑得出来。

只有讶异,心里不自觉地紧紧揪在一起。

讶异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苏北,即使是下午对自己发火的时候,讶异也并没有像现在这种感觉。

此时的苏北,忽然之间让她觉得无比地陌生。就好像,苏北,与她们这些人而言,只是陌生的路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