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4章 离开/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慢步走到讶异的身前,缓缓蹲下了身子。

在一众人有些不明所以的目光中,苏北轻轻抬起了讶异的一只小脚。

接着,用自己有些冰凉的手,将讶异脚底的灰慢慢拭去,拿起讶异的鞋,温柔地将鞋穿在了讶异的脚上。

然后,另一只。

在这过程中,讶异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滴落在自己的脚背上,让自己的脚轻微颤动了一下。

但是讶异还没来得及感受,便已经被苏北用同样冰凉的手掌,像是拭去脚底的灰尘一般,轻轻地拭去。

讶异一动不动的,任由苏北为她将鞋穿好,然后帮她理顺她的裤脚。

他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就弄疼了讶异。

他的动作那么轻缓,那么温柔。似乎,捧在他手中的,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最后,苏北缓缓站起了身子,然后抬起了头,看向讶异的眼睛。

这一刻,讶异呆了,许林燕呆了,唐明和黄烨也呆了。

这个在她们眼中无所不能的男人,这个偶尔坏坏的让人气得嘬牙花子的男人。

他的脸上,此时,却挂满了泪水。

当一个如山一般坚强、厚重的男人,忽然之间向你展露他的软弱。

那种刻骨铭心的震撼,绝对可以在顷刻间,抽走你全身的力气。

苏北没有去管脸上的泪水,他不在乎被人看到他的软弱。

他依旧带着最阳光的微笑,依旧露出他好看的牙齿。

此时,苏北脸上挂着眼泪的微笑,就这么永远刻进了讶异的心底最深处。

多年以后,讶异都不会忘记。

那一刻,苏北脸上无限放大的悲伤,成为了她这一生,永远都难以忘怀的记忆。

而此时,看着讶异有些失神的眼睛。

苏北再一次,狠狠地、狠狠地……吻了上去。

讶异依旧呆立在原地,不曾有任何的动作。

直到,一丝苦涩的咸味从苏北冰凉的唇间滑进她的口腔。

这……是苏北的泪水!

这一刻,讶异再也顾不上其他,伸出手,用力地向着苏北拥去。

只是,她的手并没有触碰到苏北的身体。

而她的唇,也失去了那一丝既熟悉又陌生的冰凉。

“是啊,我什么都不算。对不起,打扰你这么长的时间,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打扰到你。”

苏北的声音在讶异的耳边响起。

可是待讶异反应过来,在她的面前,已经失去了苏北的身影。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苏北的悲伤,那是从他的心底,散发出来绝望的哀伤。

只是当众人被苏北的声音惊醒,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

讶异平躺在苏北的床上,这张床上,还残留着苏北的气息。

苏北从来没有生过讶异的气,可是讶异知道,这一次,苏北是真的生气了。

苏北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讶异,可是讶异不知道,这一次,苏北会不会再回到她身边。

讶异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好像要永远失去苏北了。

讶异讨厌这种感觉,可是这个念头就像是顽强的小草。

一旦扎根,便很难从她的脑海中被剔除。

……

昨天晚上,苏北离开之后,讶异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之后,她便重重地倒在医院冰冷的地板上。

大理石的地板如此冰凉,可是为何,远远不及苏北唇间的冰凉。这是讶异昏迷之前,脑海中最后的想法。

当讶异再次醒来,众人已经将她带回了家中。

而讶异醒来之后,便来到苏北的房间,安静地躺在了他的床上。

睡在这里,讶异口鼻间都是苏北的气息。

讶异没有哭,没有闹,也没有再大声喊叫。

因为她知道苏北最受不了她哭,因为她哭的时候,苏北总是比她还要难过。

因为她知道,这一次是因为自己胡闹,因为自己大声对苏北喊叫,所以让苏北生气了。

所以,她不哭不闹也不叫。

“苏北,我这样,是不是你就会回来了?”讶异在心里默默地想到。

在这期间,许林燕来找过讶异,告诉了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当时所有人都沉浸在苏北的悲伤之中,没有人接住倒地的讶异。

就连众人之中修为最高的黄烨,也不过是在讶异倒地后,第一个反应过来而已。

“如果苏北在的话,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我倒在地上的,你说是吗?许姐姐!”

讶异这么问许林燕。

可是面对讶异的问题,许林燕却是无论如何都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回答。

没有人知道,苏北离开之后,是否还会再回来。

只因为,他是苏北。而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曾真正了解过苏北。甚至,包括讶异。

当讶异回想这些年来和苏北在一起的种种。

她悲哀的发现,原来,这些年,始终都是苏北在照顾着自己的一切。

苏北甚至比讶异自己还要了解她,但是讶异,却从未想过试着去了解苏北。

于是,讶异也慌了。

她可以自欺欺人,但是,这却并不代表她傻。

接下来的时间,讶异再也没有过苏北的消息。

许林燕和黄烨发动了所有的力量,但是,也未能得到哪怕有关苏北一丝一毫的消息。

苏北就像是从未在这个世界出现过,说走就走,什么都未曾留下。

就像当初苏北突然出现在讶异的世界,这一次,苏北又突然从她的世界消失。

“苏北,你到底在哪里,你到底去了哪里?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回来好不好。”

讶异无力地声音在苏北的房中响起,可是回答她的,却始终只有一片令人绝望的死寂。

……

当天苏北离开医院之后,便一路疾行来到了一片辽阔的狂野。

这里是只有他和讶异两个人才知道的地方。

如果当时讶异没有晕过去,那么她一定会想到,苏北是来了这里。

只是,这个世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当讶异第二天再来的时候,苏北也早已经离开了这里。

所以,讶异并没有找到苏北,而苏北,也并没有打算在这里等待讶异。

苏北在这里待了很长的时间,坐在自己从前和讶异坐的地方。

这一夜,苏北时而大哭,时而大笑,一直到天际泛起了白光才缓缓起身离开这里。

离开的时候,苏北的脸上已经看不出喜怒。

只是依旧通红的眼睛,让他看上去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

接下来,苏北又去了学校,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苏北进入到了教室。

坐在讶异的位子上,桌子上依稀还有讶异身上的余香。

这在从前对苏北来说每天都能闻到的味道,但是今后,却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了。

苏北在心里,绝望地想到。

学校里已经依稀可以看到有人的身影,于是苏北再次离开了这里。

苏北没有回家,他怕自己再看到讶异,就会忍不住舍不得离开她了。

讶异那么讨厌自己,自己怎么可以再去打扰她呢。

讶异讨厌苏北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那是苏北他傻吗?答案也绝对是否定的!

可是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太过在乎了吧!

正是因为苏北太在乎讶异,所以才会分不清讶异的气话和真心话。

在苏北看来,既然讶异嫌自己烦,那么自己就一定让讶异感觉到讨厌,

而对于苏北来说,讶异的感受永远高于一切。

这个念头已经在苏北的脑海里扎根,成为了苏北所有行动的准则。

只要可以让讶异快乐,那么无论是要苏北做什么,他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即使,将讶异的快乐,建立在苏北的痛苦之上,苏北也是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在苏北看来,讶异的身边有黄烨,还有许林燕和唐林。

这样的阵容,已经足够保护讶异的安全了。

但是在这之前,还有一个能力怪,只要杀死这只能力怪,那么讶异就可以说绝对的安全了。

苏北原打算让黄烨去查那个可以让能力怪变形的孩子。

只要可以控制住这个孩子,那么苏北在面对无法变形的能力怪时,就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而只不过是一只高阶初级的能力怪罢了,苏北有信心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它。

但是现在,苏北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要做的,就是马上去杀死这只能力怪。

只要杀死了这只能力怪,那么在讶异的身边,就再也没有可以威胁到她安全的存在了。

他已经决定,无论怎么样,他都要杀死这只能力怪。

即使它可以变成讶异的样子,即使它可以让苏北的心神打乱。

苏北只需要告诉自己,如果不杀死这个“假讶异”,那么真正的讶异,就时刻会有危险。

于是,从学校离开之后,苏北便独自一人去了打怪的地方。

能力怪聚集的地方,透着森森的寒意。

不论外面阳光多么灿烂,这里,依旧是终年不变的阴暗湿冷。

以往苏北出现在这里,总会有能力怪向他冲来。

因为他总是可以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气息,让那些能力怪感受不到他的力量。

可是这一次,不同以往的,苏北并没有隐藏什么。

他浑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气息,一步,一步地向着最深处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苏北所过之处,那些平日里张牙舞爪的能力怪,都彻底失去了声音。

低阶的能力怪智慧很低,平日里,它们不会知道何谓恐惧。

但是今天,它们却都毫无征兆地,为苏北让开了一条路,都躲在相对远的地方不曾有丝毫动作。

它们是没有智慧,但它们却有着所有生物都有的本能,趋吉避凶的本能。

苏北身上散发出来惊人的气息,他身上笼罩着无边的煞气。

让这些平日里桀骜不驯的能力怪,都发自本能地感到恐惧。

于是几乎是没有任何阻碍的,苏北缓缓进入到了这里最深处的地方。

苏北在这里站定,一双通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黑暗之中,双目含煞地静等待着。

在他目光所向的地方,苏北可以感受到这里最为凶悍的一道气息。

这种强度的气息,自然还不至于让苏北感到如此重视。

让苏北如此重视的是,马上,他将看到讶异的样子从里面走出。

“哒、哒、哒、哒……!”

一道人影从黑暗中显现出来,它走得那么慢,让苏北感觉仿佛像是等待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