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神秘老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

发狂的苏北,从他的双眼中,竟然流出了粘稠的血泪。

然后,一柄弯刀,刺入他的胸膛。

……

画面的最后,苏北脸上带着解脱的微笑,露出他明亮的牙齿,重重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此时的众人,全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他们的双目中流出。在这段不长的视屏里,尽管隔着屏幕,他们依旧感受到了苏北对讶异刻骨铭心的爱。

没有人知道苏北最后,为什么会露出那样一种解脱的微笑。

是因为他觉得,终于可以结束自己的痛苦了吗?

还是,仅仅只是因为他帮助讶异解决掉了一个潜在、巨大的的威胁。

“苏北,你又淘气了,你睡觉又不盖被子!”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不急不缓,听不出喜怒。

但是她话语里的温柔,语气中的宠溺,却比撕心裂肺的痛哭,还让众人觉得心酸。

是的,这是讶异的声音。

在弯刀插入苏北胸膛的时候,众人已经发觉了到来了讶异。

尖刀刺破血肉的声音,让讶异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呼。

但是没有人阻止她继续看下去,因为,讶异有权利知道所有关于苏北的事情。

包括,苏北是怎么样死亡!

“苏北,你就这么睡在冰冷的地板上,着凉了怎么办?”

讶异的话语再一次让众人的眼泪决堤。

“苏北,你等着,我马上就来接你回家!”

“讶异……!”许林燕的脸上,早已经爬满了泪水,她有些担心这样的讶异。

“许姐姐,我们去接苏北回家好不好!”

讶异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只是略微红肿的眼睛,让她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好。

“我惹苏北生气了,我怕我去他不跟我回家。”

讶异缓缓的开口,话语里,透着些许无奈还有委屈。

“他把你们当作最亲近的家人,你们跟我一起去,他就不会跟我耍小性子不回来了。”

讶异一句一句平淡的话语,让黄烨这样的男孩子,都已经泣不成声。

“好!讶异,我们一起去,我们去接苏北回家!”

在所有人中,唐明是最坚强的一个,尽管平日里看似什么事情都以许林燕为首。

但其实,唐明才是大家真正的后盾。

所以,此时唐明率先忍住眼泪,对着讶异开口答应道。

“我就知道,大家对苏北最好了。不像我,只会惹苏北生气。”

说到后面,讶异的声音变小了一些。

只是很快,她有重新笑了起来。

“苏北能有你们这些对他这么好的家人,真的是太幸福了!”

黑暗空间之中,苏北的身体依旧安静地躺在冰凉的地上。

在他的周围,原本黑红色的血水早已凝固,散发着强烈的死气,摄人心魄。

他的身体也已经彻底冰冷,每一寸肌肤都变得僵硬。

周围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寂静的空间没有一丝声响,像是宇宙中亘古不变的永恒未知处。

……

一道乌光闪过,漆黑的空间中,凭空出现了一个魁梧的老者。

此时,他静立在苏北的身前,低头注视着苏北胸前可怖的伤口。

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中,写满了浓浓的愤怒和说不出的疼惜。

他就这么久久地站着,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而在他的身上,几乎感受不到任何的能量波动。

……

良久,他才微微抬头,打量着周遭清冷的空间。

老人双目如锯,略微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幻境,从鼻腔里发出一声怒哼。

“哼!好狠的娃子!如果不是我早在这小家伙的身上留下一缕神念,恐怕就是连我,都无法洞悉这其中的一切。”

老人说完,又重新将目光转到苏北的身上。

“还好老夫早就有所察觉,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赶来,不然当年的悲剧就又要重演了。”

老人自言自语地说道,不知道他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话音落下,老人缓缓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然抬起右手,并指入刀,割破了自己手腕处的动脉。

鲜红的血液从老人的手腕中喷薄而出,老人没有丝毫犹豫地,将手腕贴在了苏北冰凉的唇间。

之后老人并没有丝毫停顿,右手弯曲成爪,直接探进了苏北胸前恐怖的伤口之中。

然后老人像是抓住了什么东西一般,缓缓向外抽着自己的手掌。

随着老人右手缓缓抽出,一柄散发着黑色光芒的妖异弯刀,也渐渐显露了出来。

仔细观察,这正是之前能力怪用来杀死苏北的弯刀。

“当啷!”

老人将弯刀随手扔在一旁,像是丢弃一件无足轻重的垃圾一般。

此时,随着老人手腕处的血液不断涌入苏北的嘴中。苏北原本已经毫无血色的脸上,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了一抹红润。

而他僵硬的身体,也渐渐变得饱满,似乎在渐渐恢复着活力。

但是老人的脸色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

一直到苏北原本已经死寂的身躯,重新有了微弱的心跳,老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渐渐变得放松下来。

只是他对苏北的“喂血”却仍在继续。

“咦!”忽然,老人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只是紧接着,老人原本苍老的面容上,瞬间青筋暴起,布满了愤怒。

“天杀的小子,你身体里怎么会有神族的血契?”

老人愤怒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黑暗空间。

之后,老人没有丝毫犹豫地,当即拿开了他放在苏北唇上的手腕。

只见老人轻轻一挥手,他手腕处的伤口,便奇迹般地恢复如初。

完全没有一丝被割破的痕迹。

做完这一切,老人的额上已微微见汗。略微有些苍白的脸色,显示着之前巨大的消耗。

直到这时,老人才猛地站起身来,破口大骂起来。

“我@#¥%……!混账小子,你怎么跟你那个没出息的爹一样是个窝囊的情种。”

老人的声音充满了暴怒,在这空旷的空间里久久回荡。

愤怒的叫骂整整持续了半个钟头,不知道是不是老人骂累了,这才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只是持续半个钟头的发泄,似乎依然没能让老人解气,依旧满脸愤怒地盯着地上的苏北。

此时的苏北,身体已经恢复了生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从他的胸膛处传出。

只是,他的双眼依旧紧闭,胸口处狰狞的伤痕,也仍然没有复原的迹象。

“小王八蛋,你和你爹这是要气死老夫吗?”老人看着苏北清秀的脸庞,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只是躺在地上的苏北对此,却是毫无所知。

不然他一定会觉得委屈,因为就连苏北自己,都不知道老人所说的血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老人看着苏北紧闭的眼睛,越看他一脸无辜的样子,老人就越觉得来气。

只是事已至此,老人也只能无奈地对着苏北干瞪眼,而且就算他瞪眼,苏北也对此一无所知。

所以老人也只好选择接受这个事实。

现在摆在老人面前的,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那就是苏北现在虽然恢复了基本的生命体征,但是由于莫名的血契约,老人并没有办法让他完全醒转过来。

而对于这血契的力量,老人也是颇为的头疼。

如果找不到与苏北递交血契的对象,那么任凭老人手段如何逆天,也是无法将苏北救活过来。

而且这是单方面的血契,所以老人也不知道与苏北递交血契的人究竟与他是什么关系。

先不说老人能否找到这个人,即便找到了,如果对方不肯帮忙那也是白搭。

“臭小子,你可真会给老夫找麻烦。”老人看着生命体征恢复正常但就是无法醒转过来的苏北,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这也难怪,原本对于老人来说只不过是信手拈来的事情。结果半路忽然杀出来个程咬金,硬生生将老人的计划打乱,这直接将他的鼻子都快要气歪了。

忽然间,老人眉头一挑,眼里猛然散发出一道惊天的光芒。

随后,老人便突兀地从原地消失了,与来的时候一样突兀。

紧接着,这里再度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随后,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波动,一声声若有若无地抽泣声传了出来。

当讶异进入黑暗空间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冰冷黑暗之中的苏北。

顺着讶异的目光,许林燕三人也相继看到了苏北。

此时,众人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难过,悲痛地大哭了起来。

而讶异,就保持着进来时的姿势,始终一动未动地站在那里。

默默地看着安静躺在地上那个略显孤单的身影。

她没有流泪,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默默出神。

她饱含深情地看着那道身影,仿佛他就是这片空间中的唯一,眼底写满无尽的温柔。

接着,讶异缓缓抬步,轻轻走向那道身影。

她的脚步放得很轻,仿佛害怕惊醒那道安静的身影。

“苏北,我来接你回家了,你还在生我的气吧,不然你为什么见我来了不理我。”

讶异走到苏北的身边,缓缓俯身,对着他轻声说道。

见到讶异这样,众人更是泣不成声了。

“苏北,你看,许姐姐、唐明还有黄烨他们都来了,我们一起来接你回家。”

讶异温柔地看着苏北,缓缓伸出手来轻轻抚摸他的脸。

“苏北,苏北……苏北!”

忽然之间,讶异的声音猛得提高,然后瞬间变得兴奋起来。

“许姐姐,快看,你们快来看,苏北还没有死。”

讶异虽说没有在场其他人厉害,可也毕竟是中阶古武者了。

当他触碰到苏北的脸颊,感受到苏北皮肤上依旧传来的温热和弹性,当然知道这不可能是一个死去的人该有的表现。

于是讶异赶忙去探苏北的呼吸和心跳,自然无比惊喜地发现了苏北此时的各项生命体征完全正常。

如果不是他满身的血污和胸口那个狰狞的伤口,讶异真的都会以为是苏北在这里睡着了。

这下讶异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欢喜,便大声叫了起来。

讶异猛然提高的声音顿时将众人吓了一跳,听到讶异后面的话,许林燕更是猛地扑过来抱住讶异。

“讶异,苏北已经这样了,你可不能有事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