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0章 血契/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另一边,讶异只觉得自己面前一闪,便被老人带到了一处虚无的空间。

“我再跟你说一遍,苏北是我孙子。如果想要让他醒过来,你就必须将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始一来到这里,老人便放开了自己抓着讶异的手。不待讶异开口询问,老人便率先如此说道。

他说完这些便不再开口,目光却是丝毫没有缓和,反而变得更加凌厉起来,死死地盯着讶异。

听完老人的话,讶异却是没有任何表示,反而丝毫不畏惧地与老人对视着。

过了一会儿,讶异终于有所表示。

她的朱唇轻启,缓缓对着老人开口问道:“你真的能让苏北醒过来?”

讶异一点儿也没有对老人的身份有任何问题,她的注意力,始终在关注着苏北能否醒来。

而听到讶异的问题,老人差点被气得吐血三升。

自己已经跟讶异说了这么多遍,她一直到现在才对此有所表示,这让老人心中受伤不轻。

“哼!你说呢?”老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冷哼一声对着讶异如此道。

“我不管你和苏北是什么关系,只要能让他醒过来,你想问什么我都会回答你。”

讶异一字一句地开口说道,如果不是在黑暗的掩饰下,讶异绝对可以看到老人已经变成猪肝色的老脸。

“我想知道苏北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么严重的伤,我不信他会一点事都没有!”

老人没有想到,好不容易才让这个女娃子松口,却不想自己还什么都没问,反而要先回答对方的问题。

不过对此老人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要知道自己孙子能否醒来,还要靠眼前的这个女孩呢。

听完讶异的问题,老人深吸了一口气,主要是想要强压下心中的愤怒还有……憋屈!这才缓缓对讶异开口道。

“他胸口的伤看上去恐怖,实则却很容易就能治好。”

老人开始对着讶异解释起来:“主要威胁到他生命的,是那把刻有诅咒的弯刀。”

听到老人的话,讶异这才反应过来。之前只看到苏北身上的伤口,却不见了那把伤他的弯刀。

而此时听到老人说起,讶异的心不由得疯狂颤抖起来。

她当然知道老人所说的诅咒,要知道刻有诅咒的兵器,即便是最低级的诅咒,都绝对会散发出恐怖的威能。

讶异清楚地记得有一次苏北专门为她讲过这些各种奇怪的杀人手段,其中刻有诅咒的兵器,就是连苏北这样的高手都无比忌惮的东西。

被这种兵器伤到,诅咒之力会伴随着兵器上的锐气,猛烈突破人身体的防御,在人的体内肆虐。

即便是不小心被这种刻有诅咒的兵器刺破皮肤,对于一个寻常的高阶古武者来说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更何况,这一次苏北可不仅仅是被刺破皮肤这么简单,而是直接被刺穿胸膛。

即便弯刀上没有诅咒,这都绝对算得上是致命伤了。

“那……那他还有救吗?”讶异声音有些颤抖地对着老人询问。

“以他的修为,受了如此重的伤,加上还是有诅咒的力量已经完全进入他的血液之中,他是绝对无法撑过去的。”

老人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讶异的痛苦,漫不经心地对着她回答道。

“可是,我刚才看过他,他的身上除了胸膛上那个可怖的伤口,再没有其他的问题了啊!”

讶异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只是在她的眼底,却露出了毫不掩饰的痛苦。

老人本因为之前的不爽,这时候有些恶趣味地想要看到讶异难过的样子。

可是当他真的看到讶异如此,心中却有些不忍起来。

于是老人便打算放弃继续戏耍讶异的打算,毕竟这个女孩,今后很有可能成为他的孙媳妇。

“本来你来的时候他的身体都应该硬了,但是幸亏老夫来得及时,这才堪堪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听到老人的话,讶异顿时觉得长舒了一口气,于是接着问道。

“那,那为什么他一直没有醒过来呢?”

听了讶异的话,老人脸上的神色也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想到苏北身上的血契,老人心里就十分的不爽。

“这就要问你了?”老人面色不善地盯着讶异说道。

“问我?问我什么?”讶异被老人的话搞得有些不解。

“你还在给我装糊涂?”听到讶异如此说,老人脸上瞬间露出强烈不满的情绪。

在他看来,自己都将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可是讶异却还想要欺瞒自己,这着实让老人觉得有些愤怒。

“我是真的不知道,您就直说吧,我需要怎么做才能让他醒来。”讶异无比焦急地道。

想到苏北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讶异的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哼!”见到讶异这个样子,老人瞬间发出一声冷哼:“那你告诉我,我孙子体内的血契是怎么回事?”

“血契?什么血契?”听到老人的问题,讶异心里充满了不解。

“你……!”老人这下算是动了真怒,在他看来,当自己对讶异说出这一切,她应该不用自己多说便会知道应该怎么做。

可是此时讶异非但什么都没有做,还在这里给他装起了糊涂,这怎么能让他不生气。

其实老人对讶异说这么多,完全都是因为看到了之前她见到苏北时的反应。

讶异脸上的悲伤还有难过,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所以老人心中也算是有谱了。

可是现在讶异这个样子,又让老人心中有些不确定了起来。

如果说讶异面上的悲伤是她之前装出来,那么这个女孩未免有点太恐怖了,至少老人是这样想的。

“爷爷,您就跟我明说吧,要我怎么做我都愿意!”

此时讶异的心里完全乱了,她根本不知道老人在说什么,所谓的血契又是什么。

但是讶异还是从老人的话中听出了些东西,那就是苏北之所以无法醒来,绝对与自己有着直接的关系。

加上此时讶异感受到了老人的怒火,这明显是不同于之前的强烈的愤怒。

所以对于讶异来说,现在也管不了其他那么多的问题了。

在她的心里,现在至少已经有七分相信了老人的话,认同了老人是苏北爷爷的身份。

不说别的,单就是老人告诉讶异,插入苏北胸口的是带有诅咒的弯刀。

而且从之前苏北胸口的伤痕来看,讶异就绝对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老人,或许苏北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所以,讶异几乎是完全没有任何犹豫地对着老人叫出了“爷爷”。

既然是苏北的爷爷,那么讶异叫他爷爷也就丝毫不为过。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讶异也算是搞清楚了自己在苏北心中究竟是什么地位。

而同时,也更加明白了苏北在自己心中究竟是怎样的不可取代。

所以,不论苏北有没有承认。在讶异的心里,苏北和自己之间已经是爱人的身份了。

而老人在听到讶异叫自己“爷爷”的时候,心中说完全没有一丝悸动是不可能的。

由于诸多原因,老人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还从来都没有人叫过自己“爷爷”。

甚至就连苏北,都没有这么称呼过自己,因为苏北根本就不知道他这个爷爷的存在。

虽说心中有所悸动,但是很快的,老人还是收起了多余的情绪。

毕竟,现在自己的亲孙子还依旧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可是见到讶异这个样子,老人心中却怎么也无法释怀。

难道……

老人看着讶异紧张的神情,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异样之色。

因为无论如何,老人都觉得讶异这个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不论是之前的悲伤,还是此时的紧张,当然还有可以为了苏北不顾一切的决绝。

老人活了这么久,自然是阅人无数,眼光自然非比常人,可谓是毒辣之极。

在他看来,讶异的样子完全是无比真实的,不像是有丝毫作伪的样子。

那么如此说来,讶异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样一个想法一冒出来,委实让老人觉得无比的震惊,同时还有一丝疑惑在里面。

老人双目如钜,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讶异的双眼,试图从她的眼里看出什么破绽。

但是老人注定要失望了,讶异是真的不知道老人究竟在说什么。

这片虚无的空间似乎比外面的黑暗世界还要安静,没有一丝声响。

老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盯着讶异,而讶异似乎也猜到了什么,丝毫不畏惧地与老人对视。

良久……

老人终于渐渐放弃了想要从讶异脸上看出什么的打算。

此时老人心中虽有疑惑,但却已经渐渐相信了讶异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我说得是什么?”老人缓缓地开口,低沉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在得到讶异的否定之后,老人的双眼终于缓缓恢复了平和。

“那你知不知道,所谓的血契是什么东西?”老人继续开口,对着讶异问道。

“爷爷,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说的这些,难道苏北无法苏醒跟这些有关系?”

听到讶异的话,老人终于还是长出了一口气,有些替苏北感到轻松。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对此一无所知,但是苏北身体里的血契,却是真实存在的。”

老人缓缓开口,开始为讶异解释起来。

“什么是血契?”讶异面带不解地看向老人。

听到讶异的问题,老人本想直接告诉她,但是又似乎是有什么顾虑一般,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什么是血契,这个等到时候到了,自然会有人告诉你。”

老人思索良久,最终也只对讶异说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老人没有给讶异解释所谓的血契究竟是什么,但却告诉了她血契的作用。

“你只需要知道,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作为与你有血契的苏北,他也很难再继续存活。”

老人的话,无疑让讶异充满了震惊。只是接下来,老人又告诉她一则更加让她目瞪口呆的消息。

“只是,作为血契的发起人,如果苏北死亡,对你不会有任何影响。”

老人说完,随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而他的眼底,则写满了无奈。

“怎么会这样,我从来没有对苏北下过什么血契啊,这什么血契可以解除吗?”

讶异已经被老人的话惊得目瞪口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这血契究竟是怎么样种下的。

虽然老人并没有详细告诉讶异血契的作用,但仅仅是老人对她所透漏出来的内容,就已经让讶异坚决无法接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