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1章 救醒苏北的方法/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自己的实力,讶异可谓是清楚的很。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有苏北保护,那么讶异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总会有能力怪找上自己,而且实力也是一次比一次强。

讶异想不通的是,自己究竟有什么地方吸引着他们。

虽然从前讶异也想过要让苏北永远在她身边,一直保护着她。

而且现在莫名其妙出现了这连讶异自己都不清楚的血契,无疑可以更好地实现讶异的愿望。

但是苏北的能力也是有限的,这一点无论是苏北还是讶异,他们都清楚地知道。

并不是讶异对苏北没有信心,实在是这世界上的意外真的太多。

没有谁可以完全百分百地保证谁的安全,包括苏北对讶异,即便是他时刻守在讶异的身边,寸步不离开讶异,也无法保证讶异永远都不会出事。

再说除了这些威胁之外,还有各种人力不可抗拒的天灾,甚至即便是自身修炼出了什么问题,也有可能导致讶异意外消亡。

这倒并不是说讶异过于悲观,而是她实在不愿意用苏北的安危去赌。

“那……这什么血契,可以取消掉吗?”讶异向老人开口问道。

听到讶异的问题,老人面上瞬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他跟讶异说了这么多,为的就是让讶异自己说出这句话。

其实原本老人并没有思考到这些问题,但是从讶异刚才的反应看来,她似乎并不知道这血契的存在。

加上之前老人在暗中观察到讶异对苏北的态度,所以老人断定讶异肯定不会让苏北来承受这样巨大的风险。

于是老人脑海中便忽然有了这种念头,老人有着绝对的自信,只要讶异肯配合自己,那么自己就一定有把握解决掉苏北身体里的血契。

可以说,老人完全是利用了讶异的善良,更多的,还有讶异对苏北的感情。

很明显,老人赌对了。既然讶异已经主动提起了此事,那么她就一定会全力配合老人。

其实这也不能怪老人太过阴险,想必任谁得知自己孙子的性命跟别的人绑在一起,心中都不会好受。

不论对方的修为能力是强是弱,这种自己性命掌握在别人的手中的感觉,都不会好受。

更何况,这血契还只是单方面的只对苏北有影响,这更加让老人不能忍受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至于是什么,也只有老人自己知道。

如果可以,老人甚至一辈子都不愿意去回忆,因为这对于老人来说,实在是有些残忍。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只不过……!”

老人说到这里,忽然有些说不下去了。

“不过什么?”倒是讶异,感觉好像他比老人更加在乎苏北的生命。

“不过这个办法,对你的影响会很大。”老人缓缓开口,对这讶异说道。

“不论有多大影响,只要可以将苏北身体里的血契取掉,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听了老人的话,讶异几乎没有丝毫犹豫的,也没有问究竟是什么样的影响,便直接开口说道。

“你不用太过担心,虽然会有影响,但这也并不是完全无法承受的。”

见到讶异这样,头一回的,老人心中产生了些许愧疚的念头。

这个女孩一心都只为自己的孙子着想,而自己却这么阴险地算计她,老人的心中有些不忍起来。

而且他所说的并不是不可承受的影响,其实对于一般人而言,却实在是有些承受不起。

可是转念一想,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而且站在老人的角度,为了自己的孙子,即便是阴险一点又怎么样,这完全都是无可非厚的。

想到这里,老人顿时咬了咬牙,不管了,为了苏北,就是让自己违背良心,老人也心甘情愿。

虽然心中略有些不太舒服,可是为了自己的孙子,老人还是做了这样的决定。

“好了,这件事我们随后再说吧,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先将这个臭小子弄醒来。”

老人对着讶异开口说道,面上也是带上了些许笑意。

“对了,爷爷,刚才您说苏北现在还无法醒过来,跟这血契有关系,究竟是什么原因?”

现在讶异已经几乎完全相信了老人,甚至她相信,只要有老人在,那么苏北就一定不会有事。

所以此时,她叫老人“爷爷”也是越来越顺口,下意识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而听到讶异一口一个“爷爷”叫得如此亲切,即便是以老人的定力,心中也有些感动起来。

而也是因为如此,让老人原本强行狠下来的心,又一次变得有些不忍起来。

只是老人的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异样,淡淡地对讶异解释起来。

“刚才还忘了告诉你,想要种下这血契,必须要有一个换血的过程。”

看到讶异不解的神色,于是老人再度开口。

“也就是说至少要将被种者体内的血液放掉至少一半,然后将主人的鲜血输入被种者的体内。而被种者在潜意识里又得要心甘情愿地接受,这才能将血契完成。”

听到老人这么解释,讶异瞬间明白过来。

“原来是这样,那就肯定不会有错了……!”讶异喃喃自语地道。

“什么不会有错?”听到讶异地话,老人顿时露出不解的神色。

于是,讶异简单将之前自己与苏北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老人。

……

“所以,肯定是我为苏北输血的时候,误打误撞地就将血契种在他的体内。”

听完讶异所讲的,老人心中顿时有些动摇。

自己这样做真的对吗?要知道讶异那时候可是为了救自己的孙儿才会将血契种下。

虽说即使讶异不为苏北输血,在苏北出现危险的时候,老人都会及时出现。

可那也是讶异并不知道有自己的存在,要知道讶异完全是出于好意。

可自己非但没有对此向讶异表示感谢,反而还恩将仇报,再让讶异做出巨大的牺牲,来换自己孙子的自由。

老人心里无比纠结,但是很快却被讶异的话打断了。

“可是爷爷,这血契又与苏北现在醒不来有什么关系?”

听到讶异的话,老人也只好暂时放下心中的这些想法。

现在的他,已经暂时不打算立即让讶异牺牲自己来取掉苏北体内的血契了。

而至于究竟应该怎么做,老人心中一时之间也毫无头绪。

既然如此,那么这件事就先暂时放下,以后再做打算,老人心中这样决定到。

想清楚了这些,老人也再度对着讶异解释起来。将自己初来时苏北的状态,以及自己是如何将苏北救过来的事情一一告诉了讶异。

……

“所以,现在因为有了血契的存在,还需要你的血,才能让他彻底醒转过来。”

听完老人的话,讶异的双眼瞬间变得明亮起来。

“真的吗?只要这么简单,只需要我的血,就能让苏北醒过来了?”

讶异的话里满是兴奋,仔细去听,似乎还有一些小女孩的雀跃。

看到讶异这样,老人脸上露出一丝从未有过的慈祥笑容。

对于自己孙子的眼光,老人是绝对表示肯定的。老人明显可以感受到讶异对苏北强烈的感情,加上之前讶异讲给老人为苏北输血的事,心中对讶异也是越发喜欢了。

“爷爷,那我们赶紧出去吧,我们先救苏北醒来好不好!”

讶异一脸欢喜地看着老人,明亮地眼底是隐藏不住的跃跃欲试。

看到讶异这个样子,老人也是顿时心情大好,大手一挥对着讶异说道。

“好!我们先去将这个臭小子叫醒来。”

于是,与来时一样,讶异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闪,便已经出现在了黑暗空间之中。

苏北依旧安静地躺在地上,脸上还残留着临死前解脱的微笑。

讶异原本因为马上就可以将苏北救醒过来的开心,在看到苏北脸上的微笑时顿时烟消云散。

而唐林等人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无时无刻都在为讶异的安危担忧着。

现在一见到讶异出现,也顾不上一旁深不可测的老人,顿时全都围了上来。

“讶异,你怎么样,没什么事吧?”许林燕第一个开口向讶异问道,双眼却不时撇向一旁的老人。

“我没事,爷爷已经告诉我了要怎么将苏北叫醒。”讶异转头看向许林燕,微微一笑对她说道。

“你们先躲开一点,等我叫醒苏北,我们大家再慢慢说。”

讶异扫视了一眼众人开口说道,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马上将苏北叫醒了。

而原本有很多问题想要问的众人,在听到讶异的话时,顿时充满了惊讶。

他们自然注意到了,讶异刚才竟然开口管这个老人叫爷爷。也就是说,这真的是苏北的爷爷无疑。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老人与讶异都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讶异为什么会认同他的身份。

但是当他们听到讶异可以叫醒苏北,却都很识趣的并没有再追问什么。

一是他们也知道这个时候并不是提问的时候,另外一点就是他们也想苏北可以快点醒来。

所以,当他们听到讶异说的话,全都退到了一旁,看向躺在地上的苏北。

此时讶异和老人分别站在苏北的两侧,两人都缓缓蹲下身来。

讶异用手轻抚着苏北的脸颊,眼底写满了无尽的温柔。

“爷爷,我准备好了!”讶异抬起头来,对着老人开口说道。

“好,接下来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什么都不用管,全都由我来控制就好。”

老人也同样抬头看着讶异,一脸严肃地看着她道。

“恩,我知道了,爷爷,我们开始吧。”

听到讶异的回答,老人也不再犹豫,与之前对待自己的时候一样,并指如刀,猛然滑过讶异手腕处的动脉。

随后,一股鲜血便瞬间喷了出来。

众人看到讶异这个样子,不由集体发出一声惊呼。

只是先前讶异已经说过,这样是为了让苏北醒过来。于是众人只能在焦急地在一旁干等着,谁都没有上前。

“将手腕按在他的嘴边,你自然放松身体,我来帮你。”

老人说着,已经迅速用两根手指捏住了讶异的胳膊,只见原本喷涌的鲜血,顿时变得柔和起来。

讶异按照老人所说的,将手腕轻轻贴在苏北的嘴边。

感受着苏北唇上的温度,想着他马上就会醒来,讶异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一丝淡淡地温柔。

而一旁的许林燕,脸上则写满了焦急之色。

“怎么又要讶异放血给苏北,不会出什么问题吧?”许林燕对着一旁的唐林开口问道。

“我也不清楚,这苏北的爷爷也真是的,就那么割开了讶异的动脉,”唐林也有些担心地开口说道。

“他们那么做不怕讶异出什么事情吗?万一等一下血止不住该怎么办?”

这边唐林几人都忍不住开始小声商量着,而另一边,讶异手腕处流出的鲜血,却是一丝也没有浪费的,全都流进了苏北的口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