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7章老人离开/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

听到老人说血契二字,苏北几乎是下意识地睁大了双眼。

自小便在神墟大陆长大,对于这神族的血契,苏北不可谓不清楚。

要知道,在整片神墟大陆,最为强大的势力便是神朝。

而作为神朝的掌权者,神族更绝对算得上是整片神墟大陆金字塔顶端的存在。

对于神族,几乎整片神墟大陆都知道的,便是传自他们血脉之中的几种逆天的能力。

而在这几种逆天的能力之中,更是以血契最为出众。

所谓的血契,便是神族中人将自身鲜血抽离,然后注入到被种者的身上。

当然这样的前提,是被种者在潜意识里,一定要对前者绝对的忠心,不可以有丝毫的排斥。

当血契成立之后,种契约者与被种者之间便会产生某种莫名的联系。

当这二者其中的一方遇到危险,另一方便可以清晰地感知到。

当然,这只是血契的其中一点作用。

血契之所以被称之为血契,其最大的作用,便是将被种者的生命与种契约者相连接。

也就是说,一旦种契约者出现意外死亡,那么被种者会随其一起走向生命的终点。

反之,作为神族的逆天技能之一,被种者死亡却丝毫不会对种血契者产生什么影响。

而神族之中的成员,历来都会将血契下给对自己最为忠心的仆人。

作为被种者,每一名被种下血契的仆人,都要对主人绝对的忠心。

这也是血契的另一层含义,就是被种者愿意用生命来保护他的主人。

每一名神族的成员,都只能将血契种在一个人的身上。

想要再次使用,除非这个被种下血契的人死亡。

也就是说,神族的这种逆天的能力,是无法同时使用在不同的两个人身上。

……

而至于苏北,他清楚地知道,讶异从来都不会将他当作仆人。

至于他身上的血契,苏北在第一时间便想到讶异曾经为了救他输血给他。

而作为苏北,感受到讶异血液的气息,又怎么可能心生排斥。

所以,鬼使神差的,讶异便将血契种在了苏北的体内。

想通了这一点,苏北的情绪反而渐渐平静下来。

看到苏北的表情转换,老人似乎也知道了苏北心中所想,随即,心里也是重重一叹。

“我……!”苏北刚想要说些什么,便被老人开口打断了。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决定。”

苏北看着老人没有丝毫表情的面庞,不明白老人为什么这么说。

“你爹当年也是因为被你娘种下了血契,所以……!”

老人说到一半便没有说下去了,因为苏北已经明白了老人想要说的。

怪不得,苏北虽然没有见过他爹。

可是在整个神墟大陆上,血罗刹之名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

即便是当年的妖帝与鬼王联手,也不见得就真的能打得过血罗刹。

而据说当年正是因为血罗刹的妻子遭袭,陷入了假死状态。

这才导致血罗刹心神大乱,被妖帝与鬼王联手打败。

直到现在苏北才知道,原来这其中真正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血契。

只是既然自己的父亲能带他们妻儿逃离,那么应该就说明,当年他们二人并没有陨落。

至于这些年来他们究竟在哪里,又是否安全,这些还需要自己的爷爷慢慢去寻找调查。

想到这里,苏北虽然心中依旧担忧,但相对来说却又放心不少。

“如果我说,我能解除你和讶异之间的血契关系,你要怎么选择?”

老人思索良久,还是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对于老人而言,当年正是因为血契,才导致自己的儿子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现在自己的孙子身上出现了同样的事情,他的心中又怎么能够释怀。

苏北当然也明白老人心中所想,但想到自己和讶异之间有了这样一个契约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苏北竟然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

自己的母亲将血契种给父亲,现在讶异又将血契种给自己。

冥冥中苏北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是上天注定的,作为苏北而言,其实并不想要解除掉。

可是想到老人的感受,苏北心中还是微微有些松动了。

“如果这样的话,会对讶异造成什么影响吗?”苏北看着老人,问出自己心中的担忧。

听到苏北这么问,老人顿时露出一丝苦笑。

苏北没有问这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而是直接问会不会对讶异造成什么影响。

老人也不知道苏北究竟是相信自己不会伤害他,还是在他心中讶异已经超越了一切,甚至他自己的生死。

总之,老人知道,这件事情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算了吧!神族血脉中的能力如此霸道,堪遭天妒,又怎么是那么容易解除的。”

老人转身背对着苏北,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

“这个问题,你就当我没有提过好了。”

听到老人这么说,苏北也明白了老人提出了为自己解除血契,一定会对讶异造成伤害。

加上苏北本就并不想解除,于是在第一时间便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您放心吧爷爷,我会照顾好自己,更会照顾好讶异的。”

苏北明白老人心中有一个结,他知道老人心中的担忧,于是开口对着老人安慰道。

因为除此之外,苏北也不知道可以再为老人做些什么。

对于自己这个爷爷,虽然苏北见识过他的强大。

但是在苏北的心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血脉相连,苏北对他有着说不出的疼惜。

如此一把年纪,又有着如此的修为,本来应该坐享天伦之乐。

奈何儿子儿媳消失多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唯一的孙子好不容易找到,却不能带到身边时刻与自己为伴。

因为老人还要继续寻找自己的儿子儿媳,还要为血族的光复继续奋斗。

想到这些,苏北的心里就格外的难受。

他已经暗自下定了决心,等到再次回到神墟大陆,自己一定要为了老人,也为自己的父母做些什么。

爷孙二人一时之间全都陷入了沉默,气氛出奇的压抑。

过了一会,苏北缓步上前,走到老人的身后。张开双臂,轻轻拥抱住了自己的爷爷。

感受着孙子身上传来淡淡的温度,老人的嘴角,也不知不觉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好了,臭小子,别腻歪了,我要走了!”老人对着苏北缓缓开口。

听到老人的话,苏北也默默放开了抱着老人的双臂。

“爷爷,等我,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回来。到时候,我一定会以一个强者的姿态,再次出现在神墟大陆。”

“哈哈哈……!”听到苏北如此坚定的话语,老人感到无比的慰藉。

“好!我等着你回来陪我一起并肩作战。”老人使劲拍了一下苏北的肩膀,对着他霸气地道。

说完,老人略微迟疑,再次对着苏北开口:“好好对讶异,她是个好姑娘。”

这次,老人深深看了苏北一眼,然后身影缓缓虚淡,最后消失在了苏北的房中。

苏北看着老人消失的地方,自言自语道:“血魔苏霸是我的爷爷,血罗刹苏战是我的父亲!”

说完,苏北的身上猛然散发出强烈的霸气。

有如此实力的爷爷和父亲,作为他们的后辈,他苏北又怎么能给他们丢脸。

……

客厅中,众人全都瘫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餐桌上一片狼藉。

今天的饭是讶异做的,不光是许林燕,其他人也都大吃特吃了一顿,众人都吃撑了。

众人好久都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吃完饭自然全都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谁都没有收拾。

讶异这些日子更是基本没怎么吃东西,今天可以说一天把前几天的都补回来了。

一顿饭足足吃了以往三倍的量,看得许林燕大呼心疼。

她心疼的当然不是讶异,而是被讶异疯狂塞进嘴里的食物。

“我说讶异,我还一直都没有发现你竟然也是个大胃王,竟然比我吃得都多。”

许林燕到现在还十分不满,一个劲儿地数落这讶异。

“不好意思啦许姐姐,我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这么饿,怎么吃都吃不饱,结果没控制住一个人吃了这么多。”

讶异平时本来就很腼腆,现在被许林燕这么说,自然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反倒是唐林在一旁看不过去了:“我说许林燕你差不多得了啊!”

“你没看到这几天讶异都没怎么吃东西,今天一回来又忙里忙外的给我们做吃的,讶异多吃一点怎么了?”

听着唐林的话,许林燕顿时一脸的委屈之色。

“也不能怪我啊,好多天都没吃过讶异做的东西了。今天好不容易讶异做饭了,结果我还没吃饱。”

许林燕摸着自己略微有些鼓起来的肚子,一脸幽怨地看向唐林。

“你快给我打住吧,救你这样还没吃饱,我看你比谁都吃得多。”唐林没好气地对着许林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许林燕自己这招对唐林没用,顿时撅着嘴扭过头去看电视了。

见到这两个冤家这么斗嘴,不论是讶异还是黄烨都是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

显然自从经过了黄烨那件事,许林燕和唐林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

可以说有的时候,两人之间真的就像是实实在在的情侣。

只不过谁都没有将话挑明了说,谁都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

就在这个时候,苏北房间的门响了一下,随即苏北便出现在了客厅之中。

听到这边的声音,众人全都不由自主地扭头向苏北看去。

见到苏北一个人出来,众人不禁都有些疑惑起来。

“怎么就你一个人,爷爷呢?”讶异最先站起来走到苏北的身边,一脸温柔地对他开口问道。

“爷爷……!”苏北本想如实说已经走了,但是他忽然想到什么一般,生生止住了话头。

“爷爷累了,就先休息了!”苏北一脸平常地对着讶异开口道。

“哦,这样啊!”讶异听到苏北的回答,丝毫没有任何的怀疑。

而这个时候,许林燕则站起身来,斜着眼睛看了唐林一眼,然后从苏北的身边走过。

“我也累了,我要去睡觉了!本姑娘今天不高兴,你们谁都别来打扰我。”

说着,许林燕已经走进自己的房间,“咣”地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嘿,这个死丫头,我还说不得你了是吧!”唐林对着许林燕的房门大声喊道。

但是许林燕却像是根本没听到一般,关在房子里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气死我了,我也要去睡了。姑奶奶我今天也不高兴,你们也都别来打扰我。”

说着,唐林也已经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跟许林燕一样,“咣”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留下讶异和黄烨均是一脸无奈的表情,只是苏北的嘴角,却微微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地微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