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7章 困境/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周围一众曹家门人震惊的目光中,苏北和曹家家主已经大战了整整一个小时。

两人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一时之间分不出胜负。

随着时间的推移,曹家家族,也就是那个白发老人内心有些急躁起来。

虽说苏北的实力却是强劲,这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

在场所有人当中,除了自己,怕是还没有人可以有那个能力力敌苏北。

但是曹家家主本就活了无尽岁月,此时以一个长辈的身份与一个晚辈过招。

无论别人对此是否有微词,他自己的脸上都觉得有些过不去了。

毕竟无论怎么说,苏北还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自己以大欺小就不说了,竟然这么长的时间还无法将他拿下,这让老人脸色十分的难看。

而在老人刚才所坐的位置旁边,作为老人的亲孙子,曹阳自然是发现了老人的窘境。

于是此时,他也有些为老人着急起来。

要知道,老人今天如果无法将苏北留下,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噩梦。

被一个和自己爷爷一般的高手整日惦记,那种日子让曹阳想起来就直冒冷汗。

于是,此时曹阳的眼睛开始打起转来。

无论如何,曹阳今天都势必要将苏北留在这里。

他的这种感觉可谓是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强烈,作为他来说,比在场所有的人都还要明白惹怒了苏北的后果。

在曹阳的认知中,苏北绝对算得上一个发起狂来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疯子。

他不会考虑什么后果,惹怒了他,他就绝对会让自己付出代价。

这一点在之前与苏北的接触中,曹阳就已经深有体会。

如果不是有自己爷爷这样一个高手出手,恐怕曹阳的下半辈子就彻底的废了。

想到这里,曹阳的内心顿时觉得又气又怕。

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帮助自己的爷爷将苏北拿下。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将苏北留下,不然自己今后怕是很难再有安稳日子了。

曹阳心中如此想着,转身看向了自己身后被制住双手的讶异。

曹阳记得在自己之前所查到的资料上现实,苏北对于讶异是绝对十分上心的。

可以说,说讶异是苏北的软肋一点儿也不为过。

而且刚才自己只不过打了讶异一巴掌,苏北就直接发疯一般地对自己扑来。

这更加肯定了曹阳心中的猜想,于是,一个计划便在他的脑中悄然浮现。

“苏北!”

曹阳看着场中与自己爷爷缠斗在一起的身影,扯着嗓子大喊出声。

他知道此时苏北正全力和自己的爷爷交手,一时之间并没有功夫来理会自己。

虽然曹阳的修为还没有达到苏北和他爷爷那样的境界。

但是有一点曹阳却也知道,那就是高手之间的较量,往往胜负只在一瞬间。

况且曹阳也没有想要让苏北可以回答自己的话。

他这么大喊一声,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引起苏北哪怕一丝一毫的注意。

其实他这么做完全都是多余的,要知道即便苏北现在与老人打得不分上下。

但他将一点注意力放在了讶异的身上,在苏北看来,只有讶异的安危对自己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即便是他自己出什么事,他也绝对要保证讶异的安全。

曹阳大喊一声之后,丝毫没有出乎意料的,苏北连理都没有理他。

但是曹阳对此却不在乎,因为,在他的眼里,苏北已经是半个死人了。

不过曹阳这一声大喊虽然没有打乱苏北的阵脚,却是让周围很多人都向这边望了过来。

曹阳此时也不管那么多了,大喊一声之后,转身便抬手,朝着讶异的脸狠狠甩了过去。

这一下曹阳可谓用上了他现在所能用出最大的力气。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结结实实打在了讶异的脸上。

曹阳的动作立即引起了周围众人的注意,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苏北。

讶异刚才已经被曹阳狠狠甩了一个耳光,半边脸已经有些浮肿。

现在被曹阳狠狠一而光甩在另外半边脸上,她的整个脸颊,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肿了起来。

“啊!”苏北见到曹阳的动作,顿时目眦欲裂,这一刻,他恨欲狂。

自己一直以来呵护备至的讶异,从来就被苏北当作是公主一般,受尽宠爱的讶异。

此刻却被曹阳在不长的时间里,接连甩了两个耳光。

看到讶异已经肿起来的脸颊,尤其是她嘴角被打得流出来的一丝血迹。

苏北感觉曹阳这两个耳光是抽在了自己的心里,让自己的心一阵阵地抽疼。

“曹阳,我发誓,我苏北不杀你,誓不为人。”

苏北猛地两招逼退老人,然后目光越过面前的老人,直射向站在讶异身前的曹阳。

感受到苏北杀人般的目光,曹阳顿时有些发起怵来。

老人知道自己孙子的用意,所以当苏北的话音还没落下,老人便再度朝着苏北扑了过去。

他知道苏北此时已经心境大乱,这个时候,他是绝对不会给苏北一丝一毫喘息的机会。

而曹阳见到自己的爷爷如此勇猛,心中的不安瞬间被他强制压了下来。

“怎么样苏北,如果你不想你的小女朋友再受委屈,那你就给我乖乖地束手就擒。”

曹阳脸上带着一丝病态的疯狂,歇斯底里地对着苏北大声说道。

此时老人已经再度杀到苏北的面前,苏北只能打起精神来继续迎敌,再无法分出心神去理会曹阳。

曹阳刚才分别用两只手各打了讶异一次,此时他的双臂又有些隐隐作痛起来。

由于之前出手太过用力,这一下应该是又让骨头有些松动。

此时他的两只手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感到无比的沉重,连抬一下都十分费劲。

曹阳原本还想通过同样的方式来刺激苏北,但是此时他实在是有些有心无力。

而这件事情曹阳又不愿意找人来代劳,因为他太享受这样折磨讶异来刺激苏北的快感。

他觉得如果让别人来代替自己做这件事,反而会让他失去很多报复的快感。

看着此时因为心境受影响而动作渐渐不那么顺畅的苏北,曹阳的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正如曹阳所看到的,此时在场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

苏北与老人交手不再像之前那般游刃有余,而是脚步有些凌乱,渐渐地有些招架不住。

老人一直在与苏北交手,对此可谓是感受最为真切。

于是老人心中大喜,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攻势变得更加凌厉起来。

这样一来,苏北就更加变得险象环生,有好几次都差点被老人打中要害。

讶异看到苏北此时的状态,心中不由变得焦急起来。

“苏北,沉下心来,别管我。”讶异被两人压着手臂,大声对着苏北喊道。

“如果你要是被他打败,那么我们今天都走不出这里,认真起来,一心一意对敌。”

听到讶异的声音,苏北因为急怒而有些狂乱的内心,顿时浮现一道清明。

接着,苏北按照讶异所说的,渐渐静下心来,开始一心一意应对老人的攻击。

老人一波又一波凌厉的攻势被苏北接了下来,不但如此,苏北反而越打越稳,逐渐稳住了局势。

见到这一幕,老人的脸色再一次沉了下来。

这样都没能将苏北打垮,让老人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丝阴霾。

因为老人十分震惊的发现,沉静下来的苏北,攻击竟然逐渐变得凌厉起来。

比起刚才暴怒时的他,进攻更加犀利,让老人一时之间有些乱了手脚。

老人越打越心惊,因为此时的苏北,竟然隐隐占了一丝上风,无论是从气势上,还是攻势上,都让老人有些招架不住的感觉。

曹阳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场中的情形,面上不由露出一丝阴霾。

他猛然转身,一脸阴沉地看向讶异。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帮爷爷占了一丝上风,竟然被讶异话就给逆转过来。

这让曹阳心中愤恨到了极点,同时刚才被自己清醒压制的对苏北的恐惧又再一次出现。

讶异自然也注意到了曹阳看向自己的目光,顿时毫不示弱地扭头与他对视在了一起。

“曹阳,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讶异双目喷火地看向曹阳,第一次,讶异心中升起了想要杀人的感觉。

如果不是曹阳,今天苏北就不会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

虽说此时苏北在和老人的交手中隐隐占了一丝上风,可是讶异清楚地知道,局势对他们而言并不占优。

要知道此时在这院子之中,还围满了曹家的门人家丁。

苏北与老人一战,不论胜负,都会对他产生巨大的消耗。

到时候即便苏北胜过老人,还有周围如此多的人一拥而上。而到时候力竭的苏北,不知道还能不能同时面对如此多人的围攻。

更何况,在这些人之中,讶异清晰地感受到四道极为隐晦的强大气息。

她明白,这就是黄烨之前对他们所说过的曹家忠义孝礼四大门主。

这四人可不比其他人,全部都是高阶中级的古武者。

到时候力竭的苏北,就是想要战胜这四人的联手,都肯定会变得十分艰难。

一个搞不好,今天自己和苏北就真的要永远的留在这里。

而这一切,全都是面前曹阳一手造成的。

所以此时在讶异的心里,有生以来第一次的,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杀意。

讶异没有说要苏北先走,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在这里,苏北就无论如何都不会丢下自己独自离开。

她太了解苏北了,她清楚地知道,在苏北的心里,自己有着怎样重要的地位。

而讶异已经暗自做好准备,她知道,即便苏北要死,那也会是堂堂正正的战死。

而她,作为苏北的女人,讶异是绝对不会独自一人苟活。

她已经在心里暗自做了决定,如果苏北今天战死,那么她就会跟随苏北的脚步而去。

想到这些,讶异的脸上反而没有了担忧,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平淡。

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死在一起,讶异的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恐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