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8章 危急/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阳一直注视着讶异的神情,当他发现讶异脸上的焦急担忧之色渐渐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平静还有从容,这一刻,曹阳的心里猛然升起一丝强烈的不甘。

因为在这一刻,曹阳从讶异的双眼里看到了一丝决然。

曹阳不是傻子,他清楚的知道讶异心中所想。

这么明显的事情,如果曹阳再看不出来那他就真的是傻子了。

他所有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一开始想要得到讶异。

虽然后来曹阳的心里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可以说更多的是想要报复苏北。

但是想要得到讶异的心思却从来都没有消失过。

既然已经无法让讶异心甘情愿地被自己得到,那曹阳也不介意用强制性手段让她屈服。

但是到头来曹阳却发现,自己非但被苏北打成这个样子。

而且最后还很有可能无法得到讶异,这又怎么能让曹阳开心的起来。

从目前的形式来看,老爷子还不一定可以凭借自己一己之力击败苏北。

若是让苏北反将老爷子打败,那么他们可就远远不是丢脸那么简单了。

虽然曹阳有着绝对的信心,凭借现在己方的势力,最终一定可以将苏北留下。

但是却有可能以老爷子受伤为代价,只是这付出的代价,也未免有些太大了一点。

这件事被这么多的人见到,曹阳敢肯定一定会传扬出去。

到时候肯定会沦为其他几个家族的笑柄,而自己,也会被当作反面教材,永远留下最深刻的耻辱。

抛开外在的一切不说,这件事过后,老爷子肯定不会轻饶了自己。

因为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是因自己而起,而自己,则仅仅只是因为想要得到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曹阳的心里顿时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他看着讶异的双眼,此时已经充满了无限地恨意。

就连曹阳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对讶异的恨意,不知不觉已经上升到了和苏北同样的高度。

一念及此,曹阳的整张脸都变得扭曲起来。

可是曹阳却全然不觉得,这件事是自己做错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是自己伤害了别人,却总忽视自己为别人所带来的伤害。

反而将自己所受的微不足道的小伤,无限地放大,最后将所有的错全都推在别人的身上。

讶异自然也发现了曹阳此时变得有些狰狞的面色。

但是她却对此完全视而不见,因为此时,在她的眼里,只有苏北。

其他的人,无论怎样,对于讶异来说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即便下一刻,曹阳会扬起手中的屠刀,挥向自己,讶异也丝毫没有觉得恐惧。

但是曹阳扭曲的心里,一经开始,便越发被他放大起来。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也发现了曹阳的变化。

他们全都有些惊惧地看着自家的少主,此时在后者的脸上,布满了歇斯底里的疯狂。

“贱人,都是因为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我要杀了你!”

曹阳盯着讶异被他打得肿起来的俏脸,他的脸上,布满了浓重的阴霾。

听到曹阳的叫喊,讶异终于缓缓从苏北身上移开了双眼,看向近在咫尺的曹阳。

“呵呵!”

讶异丝毫不惧地直视着曹阳的双眼,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悲悯的冷笑。

“你知不知道,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只卑微的可怜虫而已。”

讶异看着曹阳,丝毫不理会他已经变得越来越凶狠的双眼。

“虽然你真的很可怜,但是虫子就是虫子,即便可怜也一样让人感觉到恶心。”

讶异脸上虽然浮肿,但却带着从未有过的冷意。

“就连现在看到你,我都觉得想吐!”

讶异的话可谓字字诛心,让曹阳变得更加疯狂起来。

“哈哈……哈哈哈!”

曹阳死死盯着讶异的俏脸,忽然收起脸上的阴霾,仰天痛快地大笑了起来。

“好啊,说得好!”

曹阳收起笑容,脸上露出一丝变态的残忍。

“既然你觉得我恶心,那么我不妨帮你一下,让你更恶心一点。不然怎么对得起你将我害得如此之惨呢!”

曹阳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缓步走到讶异的身边。

“现在,我忽然改变主意了,因为我突然想到一件更好玩的事情。”

曹阳的脸缓缓贴近讶异,看着面前这张近在咫尺的俏脸,露出一抹阴邪的笑容。

“我不想那么快杀死你了,因为,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曹阳说完,扭头看向一旁压着讶异的那个人。

接触到曹阳近乎病态的双眼,那个人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

“给我把这个贱人的嘴堵起来,我不想再听到她开口说话。”

吩咐完之后,曹阳再度转身,走向不远处四大门主之一的忠伯。

“忠伯,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曹阳走到曹忠的面前略微施礼,然后低声对他开口说道。

“阳儿,你要做什么,现在我们几个全都在高度戒备,以防万一被这个小畜生逃掉。”

其实所有的人都清楚的知道,四大门主现在守在周围,其主要目的,就是要在苏北体力不支的时候一起上前,然后迅速出击将其制住。

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现在的局势十分不妙,因为老家主在和苏北的交手中已经尽落下风。

可以说败局已定,落败只是早晚的事。

这让所有人心中震惊苏北恐怖战力的同时,也是暗自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不论如何,在和老家主打过之后的苏北,也已经筋疲力竭。

即便真的击败了老人,苏北也已经成为了强弩之末。

只要四大门主一起出手,绝对有着足够的信心可以将苏别今日彻底留下。

而现在老家主就是在拼着最后的力气,一直在消耗着苏北的体力。

他坚持的时间越长,等一下苏北就会越疲惫,而四大门主得手的机会也就更大。

但是虽然这是众人都明白的事情,曹忠还是不敢如此直白地说出来。

于是他只能找了一个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既是说给众人听,同样也是在心里欺骗一下自己。

可是曹阳却对此没有丝毫的顾忌,他看向曹忠的眼神之中,不自觉地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

曹忠自然注意到了自家少主的反应,但此时他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没事的,忠伯,我爷爷和苏北的战斗一时半会还不会结束。”

曹阳虽然有些轻视曹忠,但此时有事求他,却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分。

“你只需要帮我将那个贱人身上修为暂时封住,以免等一下她自尽就好。”

曹阳说着,伸手对着曹忠一指远处的讶异。

“阳儿,你现在还管她作甚,难道你还没有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吗?”

曹忠扭头看向曹阳,脸上尽是不悦之色。

“忠伯,你误会我了,难道刚才我的动作你没有看见吗?”

曹阳耐着性子为曹忠解释起来。

“你知道这个苏北对那讶异可是上心的很,我现在已经封住了她的嘴。现在我要再使一些手段,让苏北心境不稳,自乱阵脚。到时候我爷爷便可趁此机会一句将他拿下。”

曹阳脸上带着一丝残忍的笑意,看得曹忠隐隐皱眉。

“你想要怎么做?”曹忠不知道是被曹阳说动了心思,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开口对着曹阳问道。

“很简单,我要折磨那个小贱人,让苏北乱了心神。但是我就怕她受不了折磨,自己了结,那样非但不能让苏北自乱阵脚,反而会激起他的杀性。”

曹阳说到这里,再次扭头看向曹忠。

“所以我要麻烦忠伯,帮我将这个小贱人的修为暂时封住。”

听了曹阳的话,曹忠不由得看向远处的讶异。

如果按照曹阳所说,那么老头子就很有可能反败为胜,一举拿下苏北。

而到时候也就用不着他们几个门主出手。

要知道虽然苏北此时依然露出些许疲态,可是无论再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曹忠还是十分清楚的。

苏北的强势和强大的战力,他们早已清晰地看在眼里。

即便到时候自己四人可以将苏北拿下,但曹忠却不敢说可以毫发无伤地完成这件事。

而如果让老头子直接将苏北拿下,那么他们四人也就不用冒这个险出手。

这样一来,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想通了这一点,曹忠缓缓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了曹阳的要求。

见到曹忠点头,曹阳的心里顿时一喜,但是他面上却不漏任何声色。

“那我就代我爷爷先谢谢忠伯了。”

曹阳说着,躬身对着曹忠施了一礼。

曹忠微微点头,然后便如鬼魅一般迅速穿过人群,来到了讶异的身前。

站在讶异的面前,曹忠二话没说,伸出手用上他浑厚的内力便在讶异的身上点了几下。

随即讶异便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发软,浑身用不上一丝力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讶异有些虚弱地开口,扭头死死地盯着曹忠。

“哈哈哈!没什么,就是我怕等一下将你折磨的太狠,你会忍不住要自己了断。”

出声的是曹阳,此时他已经缓缓从一旁走了过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见到曹阳这副样子,说不上为什么,讶异的身体猛然打了一个寒战。

而曹阳已经不再理会曹忠,缓步朝着讶异走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