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 再赌一局/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刻,苏北和曹天罡之间的空气缓缓凝固,气氛顿时变得十分压抑起来。

“曹阳必须死。”苏北一脸平静地看着面前的曹天罡,缓缓开口对着他说道。

对于苏北来说,所有今天的事情,全部都是曹阳一手导致的。更逞论他对讶异的所作所为,是真正触到了苏北的逆鳞,所以苏北绝对不会放过他。

听了苏北的话,周围依旧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而曹天罡则缓缓点了点头。

“这个我知道!你还想要谁的命,一并说出来。我只希望,你可以放过曹家其他无辜的人。”

此时曹天罡倒也硬气,虽然在苏北的身后站着苏霸和讶风两尊实力逆天的大神,但是曹天罡依旧表现得不亢不卑。

听到曹天罡的话,苏北当即想都没想便是对着曹天罡答道:“即便你不说,我也不会对无辜的人动手。”

听了苏北的话,曹天罡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苏北因为今天的遭遇迁怒在场的所有人。

如果苏北真的想要让整个曹家满门被灭,那么曹天罡清楚地知道,凭借那个紫袍男子所带来的这一支钢铁洪流,绝对可以轻松地做到这一点。

“我记得我刚才说过,如果你们敢伤害讶异,那么我就灭你曹家满门。”只是还不待曹天罡开口,苏北便再次缓缓说道。

听到苏北这句话,曹天罡的双目顿时一凝:“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要你知道就因为你刚才对讶异出手,才将曹家带到如今这样危险地境地。”

苏北直视着曹天罡的双眼,没有丝毫避讳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开口道。

“这么说你还是不打算放过曹家其他的人了?”曹天罡的双拳已经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不,我说了,我并不想伤害无辜的人。”苏北淡淡地开口道。

“那你究竟是要怎么样?”此时曹天罡强压住自己的愤怒,对着苏北怒目而视。

在他看来,既然苏北说要灭曹家满门,但是现在却又说不会对无辜的人动手,这让曹天罡不知道苏北究竟要怎么样。

“你应该庆幸你们并没有对讶异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不然我一定说到做到。”

苏北没有回答曹天罡的问题,反而缓缓扭头,扫视着在场的众人。

过了一会儿,苏北这才收回目光,再次直视着面前的曹天罡:“既然刚才你设下赌局,强迫我参与。那么现在,我就用你的方法,再和你打一个赌如何?”

听到苏北的话,曹天罡不由得一愣,随即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你想怎么做?”

“很简单,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赌局。”苏北缓缓开口:“但是这一次,我要你们四个一起上。”

苏北说着,用手指了指曹天罡身后的曹天生和曹天养,还有最后方的草天雷。

“哗!”尽管此时现场的气氛格外的沉闷,压迫的很多人心口都有些发闷。

但是此时当苏北的声音清晰地传遍各处,顿时引起了众人的一阵哗然。

甚至就连讶风和苏霸两人,也同样有些面露疑惑地看向苏北,不明白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相比之下,那站在远处的三千禁卫,则始终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古井无波地立在远处,只是无数道目光,却已经自冰冷的甲胃之中射出,投向不远处的苏北。

“你确定你真的要这么做?”曹天罡的话里有着丝毫不加掩饰的惊疑。

“你看我的样子,难道很像是在跟你说笑吗?”苏北也依旧淡淡地开口,没有一丝波澜。

听到苏北的话,曹天罡不由得仔细打量起了苏北。直到确认苏北却是是一脸的认真之色,面上这才重新回归正常之色。

“赌注呢?既然是赌局,那么你想要赌什么?”曹天罡见到苏北真的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也认真地开口对着苏北问道。

“很简单,如果你们赢了,除了曹阳,我再不会伤害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似是早就料到曹天罡会有所问,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苏北便紧接着缓缓开口。

说着苏北像是要证明什么给曹天罡看,转身看向身后的讶风。

感受到苏北的眼神,虽然讶风对于他的这个赌局实在有些不能理解,但还是马上知道了苏北想要什么。

于是讶风一脸平静地缓缓开口:“我保证这里不会有任何人干涉你所做的决定!”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苏北顿时对着讶风露出一丝笑意:“那我就先谢谢伯父了。”

“你确定你能保证的了?”正在苏北打算继续转身与曹天罡交谈的时候,苏霸却是缓缓转过身子,对着一旁的讶风开口道。

听到苏霸的话,不光是讶风,就连苏北都是一脸的尴尬。

只是还是讶风最先反应过来,转身对着苏霸微微拱手道:“血魔前辈这说得哪里话,晚辈当然不能代替前辈发言。这次是晚辈说话欠缺考虑,失礼之处还望莫怪。”

见到讶风无论是礼节还是言语上,都十分恰到好处,苏霸也是冷哼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反而是苏北,此时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个爷爷在搞什么飞机。

苏北直接向讶风开口,询问他的意见,却完全将苏霸给忽略掉了,这自然让苏霸心里十分不爽。

在他看来,苏北这个臭小子也太势力了,就这么可这劲儿拍着老丈人的马屁,连自己这个亲爷爷都不放在眼中了。

所以为了表示心中的不满,苏霸直接如此开口。

而此时始终风轻云淡颇有一丝高手样子的苏北,却是有些气急败坏地猛然转过身来。

“老头子,我现在在很认真的处理事情,你能不能不要这个时候给我添乱。”

苏北有些郁闷地盯着苏霸,对着苏霸十分不满地开口道。

“小崽子,你怎么跟你爷爷我说话呢,信不信老头子我现在将你的屁股踢开花了。”

苏霸此时哪里还有一点高手的样子,活生生一副地痞无赖要跟苏北过两招。

不得不说,见到苏霸这副样子,就连一旁的讶风嘴角都有些抽抽。

在神墟大陆,他可是绝对听说过血魔苏霸的那些个光辉事迹。

按照他以往的行事风格,在神墟大陆上绝对算得上一朵清新脱俗的逆天奇葩。

那些与他交过手的对手,没有一个不对他无赖的行为感到愤怒的。

而以往讶风也只是听说过,血魔苏霸最厉害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每次他都能将自己对手给气个半死的逆天能力。

今天虽然没有见识到他那如此逆天的能力,不过对于他此时的行为,讶风也着实感到这个老爷子实在是有些奇葩。

苏北此时面对自己的爷爷,也顿时生出了一股深深地无力感。

对于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头子,苏北还真的完全没了脾气。

因为他真的害怕老爷子一个不开心,直接走过来开始踢自己的屁股。

想到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老爷子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苏北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讶异自然看到了苏北的神色,她又哪里不会明白苏北在担心着什么。

在这个时候,讶异肯定是要帮着苏北的,至少也不能让苏北太过难堪不是。

于是讶异缓缓挪步,走到苏霸的身边,伸出两只手直接挽上了苏霸的胳膊。

“爷爷,你就别打扰苏北了,先让他将这些事情处理完好不好。”

讶异手挽着苏霸的胳膊,露出十分乖巧的笑容,对着苏霸开始撒起娇。

讶异这动作,不光让讶风的脸色变了,就是苏北,都不由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要知道苏北与讶异相处了这么多年,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讶异撒娇。

甚至他都无法想象,一向乖巧可爱的讶异撒起娇究竟是什么样子。

见到苏北愣在原地,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讶异顿时一阵气结。

“你看什么看,先去把你的正事处理好。”讶异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着苏北道。

听到讶异的话,苏北这才回过神来,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头。

不过在他转身的时候,讶异清晰地看到了苏北眼中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眼神。

随即也不知道是被苏北气的,还是被他羞得,一抹羞红直接爬上了她的俏脸。

而苏霸却是压根没有再理苏北,当讶异挽着他对他撒娇的时候,苏霸就直接缴械投降了。

苏霸本来就十分喜欢讶异,觉得她长得既漂亮,而且性子也乖,对于她做自己的孙媳妇,苏霸是相当地满意的。

加上讶异本来就天生自带可爱的技能,她这一撒娇,谁还能抗得住。

于是几乎就在瞬间,苏霸便直接被讶异整得丝毫没有脾气了。正如讶风无法抵挡讶异的撒娇,苏霸也同样是如此的。

而站在一边始终没有开口的讶风,已经被讶异这一手搞得目瞪口呆。

看着面前这个在神墟大陆上威名赫赫的血魔,竟然被自己的女儿压制地死死的,讶风突然觉得一股强烈的自豪感由然而上。

能让桀骜不驯的血魔变得没了脾气,按照讶风的了解,可是只有一个人做到了这一点。

而且这个人讶风也相当的熟悉,就是当年与自己同一个时代的神族圣女。

而她,后来也成了血罗刹的妻子。也就是苏霸的儿子,面前这个苏北的父亲。

在讶风同时代的一批人之中,血罗刹和当年神族的圣女,都是绝对惊才绝艳的存在。

当年他们的风头可以说盖过了许多老一辈的强者,直压得与他们同辈的年轻一代喘不过气来。

而讶风,当年可是直接将血罗刹当作他人生的目标来奋斗的。

时过境迁,没想到,多年之后,血罗刹之名已经快要被人们所遗忘。

而讶风竟然见到了血罗刹的儿子,更让讶风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是,这个小子竟然还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勾搭上了自己的女儿。

讶风看着场中负手而立的苏北,再看看在自己近前挽着苏霸胳膊的讶异,嘴角顿时露出一抹苦笑。

女儿啊,你可真会给我这个父亲出难题啊!讶风心中暗自想道……

而另一边,曹天罡缓缓地对着苏北点了点头,答应了苏北提出的赌局:“好,我相信你!”

“呵呵,刚才我也对你说过同样的话。”

苏北看着曹天罡,面上露出一丝浓浓的揶揄之色。

很明显,对于曹天罡他们之前的失信,苏北心中依旧存有很大的芥蒂。

而曹天罡也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没有用,于是也没有再过多地去试图解释什么。

“既然这样,那么,来吧!”曹天罡说着,缓缓上前一步,站在苏北的对面。

而在他的身后,曹天生和曹天养也学着他的样子,同时上前一步,与他并肩站在一起。

“为了家族,我们也不怕被人耻笑以多欺少、以大欺小了。”

“难道你就不问问如果我赢了,要提什么样的要求吗?”苏北看着曹天罡几人缓缓开口。

“不用了,现在主动权本来就掌握在你的手中。如果我们兄弟联手都不赢不了你,那么你想做什么,我们也根本无可奈何。”

听了曹天罡的话,苏北也缓缓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那,就战吧!”

说着,一股强横的气息自苏北的体内猛然爆发出来。而在他这道强横的气息之下,四周的人群,也是缓缓陷入了安静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