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8章 僵局/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这两股惊天的气息笼罩此地,若是苏北和苏霸还猜不到来人是谁,那他们就真的有些笨的可以了。

在苏北的感知中,这两股突然出现的气息比面前的鬼王和妖帝绝对要高出一倍不止。

而当这两道气息出现的瞬间,无论鬼王还是妖帝,面上都露出了一丝恭敬甚至是惧怕的神色。

重要的是,这突然出现的两道气息。从强度上来看,并不弱于自己的爷爷苏霸。

“麒麟皇!冥皇!”

果然,苏霸的面色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便是紧接着开口,叫出了来人的身份。

而也是到此时,苏霸和苏北才终于想明白这其中的一切。

原来之前的两支穿云箭,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在召集族中精锐。

而更加准确地说,这只是在给麒麟皇和冥皇放消息罢了。而之所以这样做,完全就是为了蒙蔽苏霸的判断,让他的判断出现错误。

至于后来,鬼王和妖帝敢如此正大光明地出现在苏霸的面前,如此有恃无恐地对他大放厥词。

也正是因为二人知道,麒麟皇和冥皇就在不远的地方。看到他们所发出的穿云箭,应该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

包括后面二人不顾颜面身份,对苏北这样的一个小辈用激将法,对他冷嘲热讽。

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麒麟皇和冥皇的到来。

在鬼王和妖帝看来,不论苏霸修为如何逆天,战力如何强悍。对上与他同阶的麒麟皇和冥皇,也绝对是有败无胜。

要知道皇级高手平日里根本难以见到一个,此时一下出现了三个。二对一,如此惊天的手笔,若是还无法收拾得了苏霸,那就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不仅如此,麒麟皇和冥皇分别作为鬼族和妖族的上一任族长,与当时的苏霸一样。

三人不仅是同辈之人,而且更是同阶的强者。三人彼此之间全都相互了解,对于苏霸的战力,麒麟皇和冥皇也全都知晓。

正如所有人所说的那般,血族这一脉,战力无双,同阶之中难有敌手。

对于苏霸这个老对手,麒麟皇和冥皇自然只了解地十分透彻。甚至,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二人这才不惜联袂而至。

因为对于这个有着血魔之称的苏霸,即便他二人已封皇多年,但还是没有把握可以在单对单的决斗中与之匹敌。

甚至,在二人的心中,虽然不愿意,但不得不承认,若论单打独斗,二人之中任何一人,都不是苏霸的对手。

正因为如此,所以两人这才一起来了。可以说为了对付苏霸,妖族和鬼族这一次真的是布下了绝杀之局。

两大皇者带队,妖族和鬼族的二位族长为饵。这般豪华的阵容,若是说出去,估计绝对会吓死一大批人。

单就是曾经的魔族三大高手齐聚这里这则消息,若是放出去也绝对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甚至引发巨大的地震。

三个可以代表魔族三大势力的皇者,此时,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谁都没有出声。

“老族长!”

“老族长!”

见到来人,最激动的莫过于鬼王和妖帝,两人连忙上前对着麒麟皇和冥皇见礼。

刚才的情势看似简单,但其实,无论是鬼王还是妖帝,两人都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在面对着苏霸。

若论对苏霸的了解,恐怕苏北都还远远不及面前的鬼王和妖帝二人。

血魔,那可是曾经在神墟大陆上搅起一阵血雨腥风的人。无论是苏霸这血魔的名头,还是苏战血罗刹的名头,那可都是实实在在杀出来的赫赫威名。

曾经苏霸在神墟大陆叫闹起无边风云的时候,鬼王和妖帝还不知道身在何处,不过是籍籍无名的小辈罢了。

如果说二人对于血魔的手段还不了解,可是后来二人可都是与其儿苏战交过手的。

对于苏战的恐怖之处,这两人可以说是体会最为深刻。毕竟两人曾与苏战为敌的时候,正是苏战当年修为处在巅峰,最为神勇的时期。

就连两人都没有发觉,在那个时候,血罗刹苏战在他们两人心中就种下了不可战胜的种子。

至于血魔苏霸,其无论名头还是修为,都还远远在其儿子苏战之上。对于鬼王和妖帝而言,在面对苏霸的时候,丝毫不比当年面对苏战轻松。

而且,正是因为有了当年的阴影。所以当他们再次面对熟悉的气息,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是心中的惶恐,却是确确实实已经达到极致。

此时麒麟皇和冥皇的出现,无疑是给了二人一剂强有力的定心丸。

说是将两人从诚惶诚恐之中解救出来,那也是丝毫都不为过的。

而此时,无论是麒麟皇冥皇,还是早先对二人施压的苏霸,都没有再去看他们二人一眼。

包括苏北和黄烨,此时就连他们两人,都没有在去过多的关注那妖族和鬼族的族长,而是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麒麟皇和冥皇的身上。

鬼王和妖帝当然也发现了他们的变化,但是麒麟皇和冥皇站在他们前方。他们二人还没有开口,鬼王和妖帝自然也是不敢多说一句话。

此时,苏霸在打量了面前的二人之后,终于缓缓开口,对着面前的两人出声道。

“呵呵,你们两个老东西真的打得好算盘,竟然连我都蒙骗了过去。”

听到苏霸的话,冥皇却是淡然一笑,然后对着苏霸开口说道。

“若论头脑简单,恐怕在所有皇级强者之中,你苏霸绝对是排的上号的。想要故布疑阵迷惑你,恐怕真的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听到冥皇的话,苏霸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接着,一股惊天的煞气,猛然间自苏霸的身上爆发开来。

“哼!冥皇老鬼,好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欠收拾。”

对于苏霸所散发出来的煞气,麒麟皇和冥皇的面色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

两人的身上,也全都散发出来相同恐怖的气息,轻而易举地便将苏霸的煞气抵挡了下来。

麒麟皇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是充满阴邪的妖气。而至于冥皇身上,则散发出来惊天的死气。

三人始一见面,就开始忍不住较量起来。

虽然没有动手,但是此处已经充满了剑拔弩张的味道。

三股惊天的气息爆发开来,使得周围的空气都是微微变得凝滞了起来。

只是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的是,苏霸仅仅凭借一己之力,便与麒麟皇和冥皇二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在三人身前,可以明显地看到。一股血红色地煞气,硬生生抵住了对面二皇所散发出来的灰色妖气与黑色的死气。

苏霸稳稳地抵住了二人的气势,三人之间这三股气息,竟然一时之间僵持不下了起来。

这种情况,看得待在麒麟皇和冥皇身后的鬼王和妖帝,心中都是不由得有些发凉。

在他们两人脑海中,仿佛又看到了曾经与苏战交手时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苏战与此时的苏霸简直如出一辙,都是凭借一己之力,硬生生抵住了两名与他同阶的劲敌。

想到这里,鬼王和妖帝二人不由得嘴里一阵发苦。这血族还真不愧是战斗种族,而苏霸他们这一脉,更加地神勇不可匹敌。

老子战力如此逆天,儿子也同样拥有着同样的表现。

在同阶之中,恐怕这血族的父子二人,还真的是不惧任何一个人。

这么想着,二人便不由自主地讲目光投向苏北的身上。看着这个血族这一脉的后人,两人的心中不由一惊。

两人不知道苏北的战力究竟如何,但是看到苏北如今的年龄,便拥有了如此的修为。

无论是鬼王还是妖帝,眼中全都闪过了一抹精光。

如不出他们所料,若是给这个苏北充足的时间。假以时日,恐怕这又是一个当年的血罗刹。

难道血族这一脉就真的如此逆天?这么想着,两人心中便有了决定。

本来当他们得知苏北的身份,就不打算再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此时想到这些事情,两人的心中,就更加坚定了这样的想法。在他们看来,绝对不能让苏北活着离开这里。

因为他们的心中已经开始怕了,害怕再过几年,苏北又会是第二个苏战,第三个苏霸。

那个时候,就凭妖族与鬼族对血族所做的一切,苏北就绝对不会将此事轻易揭过。

无论那时苏霸和苏战如何,苏北都一定会成为妖族和鬼族的敌人。

而平白多出这么一个有可能战力逆天的敌人,是鬼王和妖帝两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们的心中,已经将苏北看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鬼王和妖帝二人心中对于苏战的惧怕,开始发酵,起了变化。

从他们两人对苏战的惧怕,渐渐开始加重,不知不觉地竟然变成了对血族的惧怕。

确切的说,是对血族苏霸这一脉的惧怕。

甚至就连苏北如此年纪如此修为,都已经开始让他们两人在心中生起了惧怕之心。

对于这一点,谁都没有发觉。包括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

或者说即便他们发现了,但是作为妖帝和鬼王而言,他们可是妖族和鬼族的一族之长。

他们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说就代表着整个妖族和鬼族,更甚至代表着整个魔族。

无论是他们的身份地位,还是他们骄傲的强者之心,都让他们绝对不能承认这种惧怕。

而唯一有可能发现他们二人这种变化的三个皇级强者,此时则根本就没空去理会他们。

麒麟皇和冥皇两人联手,与苏霸稳稳地对峙着。

两人的面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在心里,却早已经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无论麒麟皇还是冥皇,两人都自知若论单打独斗,都绝对不会是苏霸的对手。

但是二人心中,却是始终认为这差距绝对不会太大。

毕竟同为皇级的强者,他们认为,就算是与苏霸有差距,但那也绝对是一点半点,绝对不会与他相差太多。

但现实却是丝毫没有给他们留任何情面,狠狠在他们的脸上扇了他们两个人的耳光。

就从目前对峙的情况来看,苏霸竟然完全可以同时与他们二人相持而不落下风。

单就是在修为上,他们两个人已经处于绝对的下风。

更何况,苏霸从来都是以战力逆天著称。一旦动起手来,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了的。

而就在麒麟皇和冥皇心中惊疑不定的时候,苏霸的心里,也同样在暗自焦急。

他之所以一上来就表现得如此强悍,为的就是想要震慑住对方,让对方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这样一来,他才有时间去细细思考接下来究竟该如何应对。

毕竟,在苏霸的身后还有着自己的亲孙子苏北,还有一个修为连苏北都比不上的黄烨。

而目前这种状况,一旦动起手来,苏霸有信心可以抵地住麒麟皇和冥皇两个人。

甚至苏霸有着绝对地自信,可以在与二人交手中不落下风。

但是如此一来苏北和黄烨怎么办,三大皇级高手交手,苏霸就肯定无暇再顾忌他二人。

而在对面,鬼王和妖帝还在虎视眈眈地站在一旁。

两人已经知道苏北的身份,那就断然不会放过苏北,虽说二人之前在苏霸的手中吃了一些亏。但他们所受的也只是小伤,想要收拾苏北和黄烨两人,也绝对足够了。

此时,三大皇级高手就这么站在中间,谁都没有轻易动手。

三人就这样各怀心思的在心中思量,一时之间竟然再次僵持在了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